第1章 绝望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章 绝望

张容儿痛苦的睁着眼,救救她,救救她,谁来救救她? 此时,她赤裸着全身平躺在地上,以一种相当屈辱的姿势,身体被一个丑男人操纵控制,正被亵玩。 而再看正在她身子上起伏着的男人,这个男人身体像个球一样胖,眼睛浑浊,皮肤蜡黄,嘴唇肥大如香肠,男人身体上下起伏,一条缝隙一样的鸡米眼貌似很陶醉的样子,这个男人正在她身体上做着某种原始的“运动”,刺眼的阳光从阁楼的窗户照射下来,男人身体上一块一块的肥肉在灯光下晃着张容儿的眼,男人的乳从最上面垂到腰间,松松垮垮的,颜色泛着黑,像是两坨快腐烂的烂肉。 男人在张容儿身体上起伏了一会儿,虽然药物控制着张容儿,但到底心底的抵抗太大,过了这么久,张容儿下面依然干涩如初,肥男人不过瘾,肥大的手掌一掌拍过去,“啪”的一下打在张容儿的脸上,一边骂道,“真是个软货,白长了一张俏脸,屁都不中用!” 胖男人有些愤怒的站了起来,那因欲求不满的脸上,留下了满满的阴冷。 而张容儿看到他脸上的神色后,身子不由的发了一下抖,心里不好的预感一闪而过。 下一刻,男人深深的盯着她的脸阴冷一笑,然后手掌轻轻的一用力,很轻松的,就把张容儿翻了一个身,而张容儿赤裸的屁股,也暴露在了天空里。 张容儿挣扎着想把那旁边的被子拉过来遮羞,但是,胖男人手指一挥,那被子就扔到了最远的角落。 没错,这个胖男人是个修士,是张容儿继母手下的得力狗头之一,张容儿作为一个没有灵根的人,即便是奉天王朝天下兵马统帅张天河的原配嫡子,但因为没有灵根不能修炼,所以,也不得父亲张天河的心,相反,不仅不得张天河的心,且因为张天河本身是闻名奉天王朝的绝顶高手,因为有这样一个女儿的缘故,深以为耻,从小,张容儿便被关押在府邸里,长期吃不饱饭不说,且偶然吃到的食物,也只是下人都不会吃的嗖饭冷菜,且时不时的被人拳打脚踢,反复羞辱,那是时常的事。 不过,即便如此,张容儿还是一天天的活了下来,等她十五岁的时候,偶然一次,被继母的手下鬼山怪母看到,因张容儿长相随母,容貌相当的美貌,也因此,鬼山怪母一见之下,就被勾住了魂魄,说起鬼山怪母,其本来的名字,再也没有人记得,且因他的行事准则,修行界的人便给他取名叫鬼山怪母,当然,这个名字也是有由来的,因鬼山怪母修行的功夫,主要是以驱逐操纵吸收蚊虫毒素胀气等为主,鬼山怪母长期修炼以驱逐操纵吸收蚊虫毒素胀气来提升修为,时间久了,他整个人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容貌变得奇丑无比,但是偏偏他修炼了这样的功法后,人变得欲望旺盛不已,他也经常了的抢了长相貌美的女子来享用,且享用完后,再把女子整个用来喂他的毒虫,女子的身体一点一点被毒虫吃食,通常情况下,要挣扎厮叫个几天几夜,死相相当的痛苦难看,他行事狠辣,修炼这诡秘的功法后,因其胸前长了一对长长黑黑的乳,故得了一个外号“鬼山怪母”。 奉天王朝嫡庶分别非常明显,一般情况而言,哪怕张容儿没有修为,但是因为她是其父原配嫡妻的唯一女儿,所以,天下兵马统帅府,以后都应该由她来继承(在奉天王朝,虽然依然以男人为尊,但是由于张容儿是其母留下的唯一孩子,所以,她是唯一继承人),她的继母刘月儿哪怕是张天河的续室,但按照奉天王朝的规矩,续室也是妾,续室所生的女儿,是没有继承财产的权利的,顶多分家的时候,分给部分金银就罢了。 这样的规矩对刘氏而言,又怎么会让她甘心?也因此,在张容儿小的时候,刘氏就吩咐下人对其进行折辱,目的就想折磨死张容儿,当然,张容儿能够自杀那更好,这样更加不会让她留下把柄,可惜,她的如意算盘虽然打的精,但是张容儿饥一顿饱一顿的,在下人的百般折辱下,竟然也活了下来。 而现在,张容儿十五岁了,已经成年了,她的女儿也有十四岁了,按照奉天王朝的规矩,即便张容儿没有修为,但依然可以先回老家进行祭祖,祭祖后,张容儿就可以在老家管理家族闲杂事务,且任代理族长一职,只要让张容儿顺利回老家祭祖,那她女儿张倩如且不是不能任族长一职?虽然老爷张天河已经给她承诺,答应以后的统帅府会交给她的女儿张倩如继承,张容儿则会被关在老家,再也不会踏入京城一步,但是,刘氏还是不高兴。 尤其是每一次看到张容儿那张像极了那个女人的那张脸,她想起那个女人惨死时的情形,想着斩草一定要除根,她也因此越发的把张容儿视如眼中钉。 所以,当她发现鬼山怪母看向张容儿的目光后,她心里一动,立即就生了一计。 等到第二日,从来不带张容儿出门的刘氏,便以张容儿已经成年了,要带她多认识人为借口,带着张容儿回了她的娘家去。 回到她娘家的当天,张容儿就被刘氏送给了鬼山怪母,且连续十多天,张容儿都被鬼山怪母在床上反复折磨。 鬼山怪母把张容儿覆着放在床上以后,她当下对着张容儿身子上一点,张容儿立即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弹了。 而接下来,鬼山怪母骑到了张容儿大腿上,她肥大的双手在自己的腋窝底下掏了掏,立即掏出了一只黑如锅墨的虫子来,张容儿看着那只虫子,吓得脸色惨白,她对鬼山怪母的所为,也是有所耳闻的,当下道,“你……你要……做什么?” 鬼山怪母“咕咕”的怪笑几声,双手把张容儿的屁股一下子的,就分开了,张容儿使劲的想挣扎,但是奈何早已被鬼山怪母施了法,整个身体根本动弹不了。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而鬼山怪母,在把张容儿的屁股分开以后,当下的,拿了手指探了探,就把手里的虫子送进了张容儿的屁股里。 虫子被送入屁股后,鬼山怪母立即把对张容儿施展的法术给松开了,她刚刚一松开张容儿,张容儿立即扑到鬼山怪母身上,双嘴用力的咬向他的喉咙,鬼山怪母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初时,只当挠痒痒,当增加情趣,所以,也就任由张容儿扑到了她那满身肥肉的身子上,而等张容儿用尽全力要向他脖子的动脉时,他急了,那脉搏处由于被张容儿咬得又紧又狠,已经出了血了,所以,他当下一个巴掌,就把张容儿打飞在一旁。 凡人始终无法和修士比拟的,鬼山怪母摸了摸脖子处的血液,对自己施展了一个法术,他脖子上的伤口立即止住了血液,他“呸”了一声,大骂道,“小畜生,真是不适抬举,等着,有你求老子的时候!” 他说完话,就目光阴冷的看着张容儿,好像在看一只待宰割的猎物。 张容儿吐出一口血沫,道,“你……你到底对我弄了什么?” “对你弄了什么?哈哈,你是不是觉得屁股很痒?是不是觉得身体很痒?哈哈,求老子啊,求老子的话,老子倒可以给你个痛快!” 鬼山怪母说完话后,”咕咕”的越发笑得欢快。 再看张容儿,则整个脸色都变了,只见她的脸色一会儿变成青色,一会儿变成紫色,而她的手指,控制不住的,便在身子上开始抓着。 鬼山怪母舍不得她这样一身细皮嫩肉就这么没了,最美味的“食物”还没有享用呢,他赤裸着身体走过去,毫不用力气的,就把张容儿推倒在了地上,而下一刻,他正要跨坐到张容儿身体上的时候,忽然,阁楼外传来了敲门声。 鬼山怪母是个很警觉的人,虽然被打搅后,他异常的生气,但是,却依然按捺住自己,沉声问道,“谁啊?敢破坏老子的好事?” “鬼母,小姐和姑爷要过来看看一个人被虫子吃掉是什么样子的,特叫奴婢先过来禀报!” “什么?小姐和姑爷要过来?你这奴才,怎么不早点过来通报?”,鬼山怪母的声音说不出的献媚,只是他的声带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早就被破坏来,说起话来,怎么听,那声音怎么的尖锐古怪。 鬼山怪母当即就从张容儿身子上爬上来。 鬼山怪母这人别看长得丑,但巴结的时候巴结,这种难得可以巴结上未来主人的事情,他可不会放过。 等他站起身来又给了躺着翻滚着打滚的张容儿脸上打了两巴掌,心里觉得气消了不少,他这才站起身来。 这时,阁楼的房门被推开,一个风光雯月,翩然若仙的少女挽着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走了进来。 张容儿一见到这个少女,立即有些激动的叫道,“妹妹,妹妹,救我!” 原来,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刘氏所出的女儿张倩如。 张倩如目不转睛的看着张容儿,她的目光看得很仔细很仔细,良久,她那张恍若仙子的脸好像有些心疼似的,叹息道,“大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疼很难受?” “妹妹,我好疼好难受,都是那个胖男人做的,你快叫他把我身体里的虫子取出来,妹妹,妹妹,我好痛苦好难受啊!” 说话之间,张容儿当下又抱着身子在地上反复摩擦着,希望通过摩擦,可以缓解身体的不适。 当然,张容儿由于疼痛,并没有意识听清楚开始阁楼外的人和鬼山怪母的对话,如果听清楚了,只怕她就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在张家,在张容儿看来,张倩如是张家人里,唯一对她好的人。 每一次,当她被堂兄弟,表兄弟,下人辱骂殴打过后,经常的,就是她这个妹妹路过这里,然后叫那些人住手,而那些人,才会停止对她的折磨。 当然,不仅不如,她这个妹妹还会给她送来一些伤药,吃食什么的,还会很温和的关心她安慰她。 也因此,她见到张倩如后,才会很惊喜的叫救命,且自以为得救了。 只见那风光雯月的高洁少女,正皱着眉头,好像为她很难受似的,而旁边的英俊男子,则有些宠溺的拉着旁边少女的胳膊,道,“倩如妹妹,走了,这个女人好丑,没什么好看的!” 那高洁少女淡淡一笑,道,“慕,知道她是谁吗?她是你曾经的未婚妻呢!” 英俊男子脸色有些难看,道,“什么?她就是那个不能修行的废物?这个丑八怪怎么能配得上我?倩如妹妹,快走,快走,看见她那张脸都让人做噩梦!” 由于开始脸上被打了几个巴掌,再加上身体上中了毒,张容儿此时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整个脸青中泛着紫,且脸色有些浮肿。 当然,即便她没有中毒,她的容貌即便比张倩如长得好,但是由于没有修炼,在气质上,却完全差了张倩如几个层次,毕竟张倩如修为高强,是难得的单一灵根,是修行界里难得的天才,那种自信,那种淡然,那种仙起,完全不是张容儿可比的。 “慕,不能这么说,她好歹是我姐姐!”,高洁少女貌似很好心的说道。 少年嘀咕道,“这么个窝囊废还想做我妻子?做梦!倩如,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好心了,这样的废物姐姐认她做什么?这种人根本不配做你的姐姐。” 少女则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只在他说话间,走过去,在张容儿身上点了几下,原本很难受的张容儿,疼痛立即得到了缓解,张容儿精神也集中了很多,她此时也看清了和张倩如一起姿态亲密的英俊男子,那男子长得真的很帅气,他身材挺拔,浓眉挺鼻,一双风流的桃花眼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姿态风流,身形诱惑,张容儿看着这张脸,却有些呆住了,她张了张嘴,道,“慕,是你?” 这个男子,不是白慕吗? 要问白慕是谁?他是她从小就定亲的未婚夫啊,他比她大一岁,是白家的嫡出大少爷,她从记事起,就知道他,她一直努力的活着,就是为了成年后,能够回乡祭祖,到时不再受人欺负,好和他结成道侣。 记得两年前,他来找她,说是等着她长大,他等着和她双休,除了她他不会娶别人,听了这话,她感动非凡,当时,母亲一个神秘友人送来的母亲的一个遗物———玉液瓶,他要索取为定亲信物,她也当下就给了他。 可是,现在看着白慕和她妹妹张倩如的神态,两个人之间如果没什么,傻子都不会相信。 张容儿有些颤抖的道,“慕,你,你和倩如?” 白慕冷淡的看了她一眼,道,“没错,我爱倩如,我要娶她!” “你说什么?你,你是我的未婚夫啊,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口。 白慕则冷笑一声,淡淡道,“怎么?你这个窝囊废,你看看你这模样,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听说你和黑山鬼母在这里连续过了十多日了,被那样丑那样恶心的男人玩过……张容儿,你这样的肮脏,见到你都觉得恶心,你怎么有脸想嫁给我?” “你……你既然看不起我,当初为何要向我索取定情亲信物?” 白慕那张英俊的脸蛋讥讽一笑,道,“倩如妹妹说想看看那个遗物是什么宝贝,我就问你要来给倩如妹妹玩玩!” “你……你……你们……”,张容儿此时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张倩如。 张容儿气愤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时,张倩如道,“慕,你先下去,我有些话想和姐姐说一说。” “倩如妹妹,你别太好心了,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为她耽误时间。” 说着话,白慕当下就走了出去。 阁楼的房间门被关上。 张倩如和张容儿双目对上,张倩如神色淡然,笑容依然温和,只是,往日在张容儿眼里温和的笑容,此时,却让张容儿身体有些发寒。 只听张倩如温声道,“姐姐,说到那个玉液瓶,还真是要感谢你呢!” “?” “姐姐可知为何同是单灵根,甚至我平时不怎么用心修行,但是我的修为却为何要比其她单灵根的修士修为快很多,高出很多?姐姐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这个你那死去的母亲留下来的玉液瓶,里面可以自动产生一种帮助修行的玉液,可以帮人打通关卡,补充灵气,增加神魂之力。” “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玉液瓶的功效?” “当然了,不然又为何叫慕哥哥去问你要这个宝贝呢?” “你……你……我把你当亲妹妹一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就在这时,一声冷漠的声音传来,“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哈哈,谁叫你是曾清芳那个贱人生的小贱人?你还不知道曾清芳那个小贱人是怎么死的吧?哈哈,先是被一群最低贱的男人强暴,再被我杀死肉身,囚禁神魂,她的神魂一日一日的看着你被折磨,最后,那贱人再被我祭奠成了一个武器的器灵,她永生永世,都不得超脱。” 张容儿抬头,看到刘氏不知何时,早已满目恨意的走进来,正厌恶之极的看着她。 “小贱人,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能修炼吗?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时,我赐予给你的琼果液吗?哈哈,那是毁灵果,世间难求的毁灵果呢,可是花了我不少宝贝换来的,你是天灵根又怎样?比我倩如的资质还好又怎样?还不是一杯果汁下去,就再也不能修炼了吗?” “你知道你舅舅家为何所有的人都死绝了吗?哈哈,所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只要凡事跟那个女人沾上边的,我又怎么会让她活下去呢?” “你知道偷偷给你送饭的那个叫如梦的丫鬟的下场吗?我让下面的家丁坏了她的身子,然后把她送到最低贱的地方去了……” “……” “你这个小贱人命倒是长,我都吩咐下人不断折辱你了,你竟然不去死,竟然还有脸继续活下来,真是天生的下贱胚子!” “知道倩如为什么你每次被欺负后,都会出现吗?因为,倩如是来看看你被欺负后的可怜嘴脸呢,当然,给你送药送饭,不但表现了倩如的贤名,也是为了让你不那么容易死去。” “贱人,你们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等到来生,我会找你们报仇,一定会找你们报仇!” “哈哈,你还想找我们报仇?真是做梦!你知道黑山鬼母给你身体弄的,是什么虫子吗?弑魂虫,知道什么是弑魂虫吗?它会一点一点,把你的内脏吃掉,爬到你的大脑,把你的大脑脑髓全部吃掉后,再一点一点,吞掉你的魂魄,你还想投胎?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 “贱人……毒妇……贱人……” “骂吧,也只有这么一会儿时间了,等一会儿,你就骂不出来了,你放心,你死掉后,我和你父亲会好好的活着,我会成为真正的嫡出帅府夫人,你妹妹将继承家业,连着你的未婚夫,也会一起照顾好!” 刘氏和张倩如渐渐的走出了房间,而房间里,张容儿痛苦不已的在地上翻滚着! 她好恨啊!好恨!好恨!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对她?贼老天,你不公,不公,不公!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那该多好!那些人附加在她身上的痛苦,她一定要一点一点,全部还回去。 如果能够重新来一次,哪怕让她的灵魂坠入无间地狱,哪怕她从此与地狱恶魔为舞,哪怕让她永生永世与大道无缘,只要能复仇,她也甘之如饴! 她在极致的疼痛中陷入黑暗!

下一篇   第2章 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