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献献祭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01章 献献祭

而随着阵法启动,只见整个阵法内,渐渐的升起阵阵黑色的烟雾。 嗖! 只听一声怪叫,张容儿眨了眨眼,在祭台前,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男子出现在眼前,这个男子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姿挺拔,容貌英俊,只是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带着一种不同于常人的妖异。 看见祭台上的那株魔草,那黑袍男子“咕咕”怪笑两声,当即一手便把那株不知名的魔草送入嘴巴,转瞬,便吞入了腹部。 等把那株魔草吞入腹部后,他抬眼,双眼灼热的看向张容儿,道,“好香,啧啧,真是极品美味……”,说话之间,眼睛异常灼热的盯着张容儿,而嘴巴,则啧啧赞叹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受不得诱惑的模样。 张容儿见到黑衣男子这番作态,却也并不畏惧,她手心握住一物,淡淡道,“按照规则,请留下魔气!” 那黑衣男子看见她手里之物,目光一变,权衡片刻,终究顾忌张容儿手中之物,冷哼一声,手一挥,一颗黑漆漆的珠子一样的物品被抛在张容儿地上,而下一刻,黑衣男子则“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在黑衣男子消失后,张容儿松了一口。 还好她是在地底那位前辈留下的信息里才布置的这个阵法,不然此番只怕会被那魔头反弑。 召唤魔头被反弑的事情在修行界很常见,只是,张容儿完全没有想到召唤来的魔头竟然是一个俊美妖异的男子,且口吐人言,明显有思维能力,毕竟按照奉天王朝的典籍记载,基本召唤来的魔头,神奇木然,狂燥嗜血,没有思维的,这魔头的异常,让张容儿的眉头不由一皱起,只是这魔头再有异常,张容儿却是不能说出去的,不但不能说出去,且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人知道她招呼魔头的事情。 张容儿当下放下魔头异常之事,只把那男子随手一甩,留下的黑色珠子捡了起来。 至于这个男子随手一甩,就能把魔气变成珠子这事,也让张容儿心里一惊。 这个魔头的修为,真正是高深,只怕在魔界地位不低。 当下里,张容儿拿起手里的珠子,按照种子功法所记录,开始修炼母种。 一夜无话。 第二天,睁开眼,张容儿嘴角的笑容,怎样也掩饰不住。 她终于把母种炼制成功了,而母种一运功运行,立即的,就把丹田里那一丝曹纵留下的子种真气给吸收得一干二净。 如此,她真正的不会在受制于曹纵。 当然,还有一点,有了这种子功法,修炼起来,只怕速度会更快了,只要利用母种分出子种,把子种真气送入修士体内,那么,自己便可以提取别人辛苦修炼来的真气。 只是这样提炼来的真气,早期的时候,修炼的速度自然极快,但时间久了,吸收的真气越多,越容易走火入魔,毕竟都是别人的真气,太杂驳了,如此,时间久了,很容易造成走火入魔。 不过,张容儿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毁掉母种。 她的仇人太多强大,而她,时间太少,她要成长,更快的成长。 张容儿思虑之间,快速的,便分出了数个子种来。 等把子种分好,张容儿目光一闪,看时间差不多了,正要推开房门,去抽签比斗,便在这时,她房间响起了敲门声。 张容儿打开房门,在房间外,站了一个她完全想不到的人。 看到这人,张容儿的神色,立即变得淡漠。 “是你?有事吗?” 来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在地底见过的白慕,对于白慕的惨状,张容儿心里,当时就隐隐有了猜测,而在昨天,张容儿隐隐听见奉天门的弟子说白慕对张倩如很冷淡,不再理睬张倩如的事,张容儿的心里,便有了肯定,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自从那石室里发生的事情以后,只怕后面,大概是张倩如背叛白慕的那一档子事吧! 白慕神色有些苍白,大大的眼睛怔怔的看着张容儿,眼里带着几许痛苦和挣扎。 他声音有些僵硬和沙哑,道,“没事我就不能来吗?” 张容儿淡淡道,“白公子,如果我记忆力没有出差错,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你曾经还为张倩如出头,要教训我?你我之间,都快成为仇人了,你现在来见我做什么?” 白慕却一副非常难受的模样,看向张容儿的神色里,带着一副受伤忧郁的模样,他面皮白净,整个人斯文秀气,如今带着忧郁之色,倒是让旁边路过的女弟子,看得心神荡漾起来。 白慕吸了一口气,尽量用温柔的声音道,“容儿,我是你未婚夫,你是我未来的妻子,你怎么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张容儿看着白慕一副温柔深情的样子,她想起前世以及今生种种,只觉得比吃了一只苍蝇更加恶心。 这个男人在做什么?难道在张倩如那里受了伤,所以知道她的好了?所以要在她这里来找安慰? 他以为他是什么人呢,他以为她现在回头找她,她就会把过往的一切当成没有发生过,然后一副欢天喜地的的样子跟他在一起? 再美丽的盘子,当碎掉一个缺口的时候,便再也不完美了。 而她张容儿,并不是收破烂的。 张容儿冷笑一声,讥诮的道,“白公子,你不是说了要和我解除婚约吗?既然如此,你我之间,又怎么会有什么关系?白公子,人贵自知,还请自重!或者,白公子是因为在张倩如那里受了伤,所以,白公子想起了我,此时便来找我消遣?白公子,你只当这世上只有你一个聪明人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张容儿说完话,绝决的看也不看白慕一眼,从白慕身边擦肩而过。 留下白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白慕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又为什么会对张容儿说出那样一番话。 他先是被张倩如亲口承认,说是张倩如一直对他,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有兄妹之情,在张倩如抛弃他选择曹术以后,后又因为一时心软,被张倩如暗算,险些就葬身蛇腹。 连番打击下来,他虽然也在感悟石上感悟经文,然后修为大幅度提升,但回到奉天门后,心里,却觉得一片荒芜。 他心口一直一直,有一种钝疼的感觉,而此时,不知怎的,那一次次为帮助张倩如而欺负张容儿的情形,一片片的,便反复在他脑海里回荡。 而此时,一个脆生生,玉人儿一般的小童,忽然出现在他脑海。 “白哥哥!白哥哥!等等我,我要和白哥哥一起玩耍。” 这个玉人儿一般的小童,不是别人,正是七岁以前的张容儿。 那张精致的面容反复反复的,在白慕心海里叫嚣着,让白慕的心口,却越发的抽痛起来。 他怔怔的,怔怔的站在原地,一点一点,看着张容儿走远,目光一直没有移开。 倒是张容儿,走到快拐角的时候,忽然停住脚步,转头,对白慕道,“白公子,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向白公子请教!” “容儿,什么事?但凡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白慕好像一个绝望的病人忽然得到能够治愈他的灵丹一般,原本死气沉沉的双目,忽然变得璀璨生辉起来。 张容儿嘴角冰冷的道,“当初,在你为了张倩如,假装取订婚信物而欺骗我的家传宝物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想过,欺骗一个孤女一般的女子很可耻?” 看着张容儿双目冰冷愤恨看着他,白慕原本惨白的脸,越发的惨白了,他的心口,也越发的难受。 是啊,当初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大概,好像是张倩如一直说她和她母亲一起,有多么的可怜,在张府有那么的为难,张天河和刘氏的爱情,多么的难得,所以,对抢了张天河的曾氏,他便越来越厌恶,连带的,对张容儿,也越来越厌恶,后面甚至到了恨不得张容儿消失的地步。 而此时想起来,他却感觉自己,闹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笑话,他愚蠢的巴上去做张倩如的一条狗。 一条只拿来利用,从来一点感情,随时可以抛弃的狗! 至于有没有想过张容儿是不是一个孤女,欺骗张容儿的家产宝物是否可耻?他真的没有想过吗? 曾氏的覆灭,张府落入刘氏母女手里,张容儿年幼无外家相助,且刘氏又是张天河心尖尖上的人,张容儿再丢了生母留下的宝物,只怕从此以后,再无翻身的可能。 而这一切事情,生在世家大族的白慕真的不知道吗? 不,不,事实上,作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他怎么会这样一些家族常见的内里事物都不知呢? 只是,在当初,他从来不会为这个人儿考虑罢了。 等白慕回过神来的时候,张容儿已经走了。 张容儿终于问出了自己前世今生一直想问的一句话,问完后,心里却再也没有多大的感觉。 原来,她对白慕这个男人,已经没有恨了,只是厌恶,像看到苍蝇那种脏东西一般的,厌恶。 张容儿自是不管白慕脸色难看与否不,相反,看到白慕如今这副模样,张容儿心里很高兴,真的很高兴,白慕,看看你宠着爱着的“单纯”的小姑娘是怎样一副真面孔了?她甚至能够“单纯”到随意牺牲他,随意取他的性命,那么,喜欢这样一个小姑娘的白慕,此时心情有又如何? 被自己最信任的,心尖尖上宠爱的人背叛的滋味如何? 不过,不够,白慕,不够,这,只是开始!

上一篇   第100章 天坑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