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外门比斗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03章 外门比斗

李宏图几乎是连滚带爬,狼狈之极的跑掉的。 李宏图跑掉以后,很快,整个奉天门都知道了内门弟子里有一个叫李宏图的,是一个太监。 有好些人故意跑到李宏图所在的万鸣峰,去找人看稀奇,此后数日,但凡李宏图出现的场合,人人都对他指指点点,李宏图几曾受过这样的侮辱,真是又痛苦又愤恨,直把张容儿恨到了骨子里,他心里想着,如果不是张容儿把他的裤子拉破,他是太监的事情,又怎么会被人发现呢?不被人发现,他又怎么会被人嘲笑呢? 不得不说,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此后,李宏图越发的恨上了张容儿,越发的想对付张容儿,李宏图所为,完全在不断的刷新底线,他也不想一想,如果不是他故意去招惹张容儿,对付张容儿,侮辱张容儿,又怎么会被人勘破,怎么会被人侮辱? 等张倩如一群人怒气冲冲离开后,张容儿看着那最后离开的那个男子,她的目光,不由变得深思起来。 当下,张容儿拉着旁边一个弟子询问道,“师兄,你知道张倩如身边的那个男子是谁吗?” 连续问了几人,旁边的几人则都相续的摇了摇头,说并不认识此人。 张容儿的神色,越发的深思起来。 张容儿现在到了知机后期,离结丹只有一步之遥,对付感应期的周焕自然不在话下,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拥有仙术,且修为增长如此之快的秘密,张容儿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实力表现出来。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到时只要张容儿隐藏实力以后,装作险胜就行,张容儿现在顾忌的,是刚才张倩如一行人的言行,张倩如此人,别看表面一副柔弱温柔的模样,但内里,却最是狠辣阴毒,张容儿相信,张倩如不会做无用功,那么,此番张倩如来此,是为了什么? 张容儿想了想,却依然没有想出张倩如的打算,且她想起张倩如带来的那个男人,心里总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张容儿即便快结丹了,却对此人顾忌不已。 张容儿思索之间,便一步一步,来到奉天门比斗大赛的擂台处。 而此时,各处比斗的擂台点,已经比斗开,只见宽敞的擂台上,刀光剑影,宝光飞溅,色彩炫目中,逐渐的分出了胜负。 张容儿看着这些外门弟子的打斗,看了一会儿,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的摇头。 这些外门弟子的打斗在张容儿看来,几乎都是破绽,比方,她看一些人的剑法,虽然奉天门外门的剑法法诀,只是下品法诀,但是比起外面的大路货,无疑要强上很多的,但是这些人比划起来,速度慢不说,明明很简洁直接就能达到目的,偏偏划了几个剑花,这剑花看起来很是花销,但无疑很好看,表面看起来炫目,但那破绽……啧啧,张容儿感觉自己一招就能把好些外面弟子击败。 说起来,张容儿修炼到如今,其实和人交手的经验并不多,此时,看着比斗中的外门弟子,她对自己的修为,这才多了一些了解,大概,自己也成了一个小高手。 张容儿走走看看,过了一个时辰以后,只听一声大吼,张容儿一怔,却是终于轮到她了。 “第十回,外门弟子张容儿对周焕!” 那作为裁片的奉天门长老话音一落,一身青衣的周焕立即一个跃身,当即身姿潇洒无比的跳到了擂台上。 轮到张容儿,张容儿淡淡一笑,却是不紧不慢,直接沿着旁边擂台的阶梯,一步一步,朝着擂台走去。 旁边的外门弟子见张容儿如此,都愣了愣,良久,不由哄笑道,“哈哈,这个师妹这样年幼,听说也才入门半年,不会驭风术都不会吧?” “完全有可能啊,听说是个废物灵根,哈哈,就这资质对上周师兄,这不搞笑嘛?” “听说周师兄出手都非常狠辣,只怕这个张师妹这一次不死也只留下半条命!” 说话之间,有人对张容儿露出同情之色,当然,也有人对张容儿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在张容儿走向擂台的同时,这时,擂台下,忽然走过来一行人,这一行人里,当先的女子一身白衣,身材娇小,走起路来细腰若柳,一副惹人怜惜的楚楚之态。 这一行一到来,当下里,下首的男弟子基本都被当先的白衣女子吸引住了目光。 张容儿似有所感,朝人群里看过去,只见人群里,不是别人,却正是张倩如。 张容儿看过去,张倩如正巧看过来,见张容儿看向她,她不由笑了,只是那笑容,则带着几分的诡秘和讥讽。 张容儿垂下眼,心里也是暗暗冷笑,如果她猜测得没有错,这个周焕,只怕已经被张倩如买通。 周焕在外门弟子里,也算是个高手了,且天性残忍弑杀,凡事被他虐杀之人,其死状无不凄惨之极,甚至有的弟子垂首向他叩首认输,他依然会把对方杀死,丝毫不会有任何的心软。 奉天门奉行弱肉强食,虽说比斗也是说着点到为止的口号,但事实上,杀死个别人什么的,尤其是资质差的弟子,奉天门根本不会在意。 在奉天门高层看来,既然弱,那天生只有被欺负的份,这样的人何必活下来?早些死掉也好,免得丢掉奉天门的脸面。 当然,为了奉天门弟子的发展,在平时,奉天门的门规极严,禁止门派弟子之间互相争斗,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有些弟子在还没有成长起来时,便会被某些弟子弄死。 张容儿一步一步,踏入了擂台。 而在她右脚刚刚踏入擂台,左脚还没有站稳时,只听一阵真气袭击之声立即传来。 “猛虎猎食!” 周焕大吼一声,身形若猛虎猎食一般,对着张容儿的脖颈动脉,便袭击而去。 周焕这一招又狠又猛,他施展的功法是“虎行咆哮拳”,这是有修士根据山林之王老虎猎杀其它动物而炼出的此拳法,因此拳法是以猎杀食物演变而成,周焕施展开来,便带着一股子的弑杀的威压,要是一般外门弟子,只怕此时一招就被周焕袭击成功。 张容儿早就预防着周焕此人,此时周焕偷袭,她冷笑一声,身形在空中翻转,剑光“嗖”的一下,在空中祭出。 “落花无情!” 但见高空里,漫天粉色桃花纷纷洒洒,无处不在,把擂台上的周焕整个笼罩,擂台之下的外门不知道厉害,看见这软绵绵的粉色剑花,不由都嗤笑一声。 张倩如等人看见张容儿这剑法,更是觉得好笑。 刘珊珊冷笑道,“这软绵绵的剑法也叫剑法?真是丢我们奉天门的脸面,倒是拿一点力气出来,莫非没吃饭?” 刘珊珊此言一出,擂台下立即爆发出一阵阵哄笑之声。 李妙妙也嗤笑道,“真不知道奉天门为何收下这种废物!” 倒是张倩如身边的男子,目光一闪,不由露出凝重的神色来。 而便在这时,只见原本在擂台上威风不已的周焕,忽然身上的道袍被削掉,而周焕屁股上被踢了一脚,整个人以一种身形狼狈的模样从擂台从滚了下来。 此时,原本哄笑不已的擂台下,忽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那原本好像提不起精神一般一直半眯着眼的长老,此时忽然睁开眼,死死的看向张容儿。 半响,他的神色才再次又以一种没睡醒的姿态,声音懒洋洋的道,“第十擂,外门弟子张容儿胜出!” 擂台下刘珊珊尖叫一声,道,“她胜了?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胜出?” 不仅刘珊珊,连旁边的其他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来,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眨眼之间,张容儿就胜出了。 周焕目光闪烁,阴沉的看了张容儿一眼,从旁边弟子处抢过来一身外袍批上,立即转身就走。 周焕走后,后面的人目光张容儿离开的身影,神色带着复杂惊疑。 只是,这些人始终不相信张容儿会把周焕打败,慢慢的,便都传出张容儿并无实力,只是运起好,凑巧把周焕踢开擂台之事来。 张容儿对此,也不在意。 今天的比斗通过了,那么,明日还有比斗,只有进入外门弟子前十,便可以参加内门弟子的比斗,而那颗凝丹丸,她要定了。 张容儿回到房间后,当下坐下开始打坐修炼。 这一修炼,立即又修炼到了第二日。 等到第二日她再次去抽签的时候,却得到一个让她很意外的消息,奉天峰的那个天坑,竟然自动倒塌了,整个天坑,也被离奇山岩封禁住了。 这件事的唯一好处,给奉天门带来很多八卦以外,便是奉天门的外门弟子,再也不用到黑石峰开采硫矿了。 至于硫矿到底有何用处,说实话,张容儿虽然也探索了一回天坑,但是到现在,却也没有弄明白奉天门到底为何让弟子开采硫矿。 倒是这个天坑的崩塌,很是古怪。 按理说,这好好的天坑,为何就崩塌了呢?张容儿等人虽然在天坑获得了上古遗族留下的《道德经》,但获得传承以后,天坑却也并没有崩塌。 不过,张容儿也肯定,即便他们获得了天坑里的部分传承,只怕天坑深处,还有更多的秘密,比方那传承石寒潭底,到底有什么秘密?比如那息壤,为何会遗落在寒潭对面?比如那地底镜子里的老者,他为何会说他出不了?张容儿能够感到那老者那强大无比的力量,看那些把他们追击得逃亡的异兽,只要拿老者冷哼一声,在老者的威压下,那些异兽便会受惊逃走,由此可见此人修为的高深。 张容儿因想不透天坑为何崩塌,且以她现在的修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她能够管的,当下,她只沉着的迈着步子,只等着应付接下来的比斗。 这一次,张容儿抽签遇到的外门弟子,却不是别人,赫然是陈牛。 陈牛前几次的比斗,都胜出了,这一次比斗遇到张容儿,他也很是意外。 陈花儿得知这个消息后,在一旁高声嚷嚷道,“哥,你可不能让这个女人,哥,哥,你一定要胜出啊,听说前十名的外门弟子都有希望进入内门,哥,进入内门以后,待遇就不同了,进入门内以后,可以学得上品功法,到时你就可以光宗耀祖了。” 陈牛听得这话,神色不由从刚刚的复杂变得有几分肃然。 陈牛在当初张容儿失踪以后,本来心里很是悲伤了一段时间,昨天刚刚得到张容儿安全回来的消息,说实话,他真的,真的很高兴,他真的很想立即跑出去见他,只是想到妹妹的态度,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站在自己的房间,却始终迈不开那步子。 不想,这大半年以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却竟然是直接对上了。 张容儿淡淡冲陈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转身朝着擂台走去,在路过陈牛身边的时候,她看也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便擦肩而过。 陈花儿看着张容儿的态度,异常的愤怒,在张容儿身后冷笑道,“张容儿,我哥哥是不会手下留情啊的,你不要想着像昨天那样取巧。” 张容儿淡淡道,“很好,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张容儿这一次,驾驭起驭风诀,身形飘逸若鸿毛,很是轻盈的落在了擂台上,在擂台下,有些有心人看到简简单单的驭风诀被张容儿施展成这般的自然潇洒,目光不由闪了闪,张容儿真的像流言一般,只是因为运气才战胜的吗? 这些人不由发出了深思。 陈牛此时也上了擂台,他身姿自然没有张容儿高贵优雅,他抱了抱拳,对张容儿道,“张师妹,请指教!” “陈师兄,请指教!” 陈牛一招“黑虎偷心”直接袭向张容儿心口,陈牛赫然也修习了“虎行咆哮拳”,只是陈牛走的路线,却和周焕不同,周焕走的嗜血威猛型,而陈牛,打起这套中品拳法来,倒是勇猛刚毅,不疾不徐,很是稳健的模样。 张容儿故讥重施。 “落花无情!” 陈牛目光一闪,眼前一花,不由的,脑袋感觉有几分炫目,他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花的海洋,只见入目之处,一朵朵,均是飞飞扬扬的桃花。 这些桃花,真是美丽! 陈牛忽然感觉背心一疼,下一刻,他从迷茫里回过神来,一抬头,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跌坐在了擂台之下。 而擂台上,一个青衣少女面色淡然,无悲无喜,握剑侍立一旁。 “外门弟子张容儿胜出!” 在长老懒洋洋的宣布声中,擂台下的外门弟子,看向张容儿的目光,越发的诡异。 陈花儿尤其激动,她愤怒的冲过去,对着张容儿道,“贱人,我哥哥不过让你罢了,你胜之不武,不服,我不服!说,小贱人,你说你是不是勾引了哥哥,让哥哥让你了?” 张容儿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陈花儿,正要给陈花儿一点教训,这时,陈牛赶紧走过来,拉住陈花儿,对张容儿道,“张师妹,对不起,我妹妹不懂事,我代替她向你道歉了!” 陈花儿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陈牛忽然目光冰冷的看向陈花儿,陈花儿一下子就愣住了。 而接下来,不待陈花儿发问,陈牛立即就拉起陈花儿朝外围走去。 直到走到没人的地方,陈花儿看陈牛神色好了,才问道,“哥,你干嘛让那个女人?你……你还惦记她?不过是个废物,哪里值得你惦记了?” 陈牛神色冰冷的看着她,道,“以后,你不要再这样说话了,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得到教训,还有,我要告诉你,我并没有让张容儿,一点也没有!”,他顿了一顿,道,“你以后不要再去招惹张师妹,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都要叫张师姐了!” 最后那句话,陈牛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迷茫和失落。 陈家兄妹的对话,张容儿自然是不知道了。 接下来,张容儿又对战了几个外门弟子,且基本都是一招,便分出了胜负,连番比斗下来,那些曾经看不起张容儿,或者因为别的原因对付张容儿的人,看向张容儿的目光,都带着深深的忌惮! 张倩如心里,此时咬碎了一口银牙,张容儿果然变得厉害了,她得到的天坑传承,只怕不知道有多少秘宝。 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废物,这样一个贱人生下的小贱人获得天坑传承?这样的传承,为什么不是她这样天资又好,人又美貌的女子获得? 不,不行,这个女人出生,便是她的死敌,也许,只有这个女人消失了,那么,所有的好运便都是她的了,只要那个女人死掉,白慕哥哥也会回头找她的! 张倩如越想,心里越发的恨张容儿。 而此时,她灵光一动,忽然心里有了计较,张容儿,即便你获得了天坑传承又如何?即便你获得了外门弟子比斗的胜利又如何?这一次,她要张容儿被人正大光明的杀死! 门派比斗,死个人算什么?

下一篇   第104章 谁弄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