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谁弄死谁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04章 谁弄死谁

不提张倩如一番谋算,当即,便下去安排。 张倩如安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珊珊和李妙妙。 温柔善良纯洁美丽的如妹妹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死自己的亲姐姐呢?张倩如是不会给人留下这样大的把柄的,她来到刘珊珊和李妙妙处,状若无意的说了几句张容儿又打败了谁谁谁,受到了哪位师兄的赞叹,又如何的威风,末了,感叹一句,“姐姐运气真是好,现在已经进入了外门十强弟子里,下一步,就可以来和内门弟子比斗,到时只怕入了内门了。你们说,姐姐还是四灵根的废灵根呢,怎么就运气这样好呢?” 是人都有妒忌心的,张倩如此番话一说下来,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刘珊珊和李妙妙,不由对张容儿愤恨不已。 刘珊珊当即就道,“哼,想入内门,没那么容易!” 刘珊珊说话之间,目光一转,阴冷之意一闪而过。 张倩如立即脸色惨白的道,“珊珊,别,你别做傻事。” 刘珊珊自以为高人一等,道,“我会做什么傻事呢?我什么傻事也不会做的,我只不过想和张容儿在擂台上好好比斗一次吧。” 李妙妙目光一亮,立即道,“原来珊珊姐想和张容儿比斗一番啊,我正好认识一个师兄,有几分交情,倒可以帮上这个忙。” “是吗?那就多谢妙妙妹妹了。” 张倩如在一旁默默听着,眼睛里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 到了内门弟子比斗那天,张容儿果然抽签抽到了刘珊珊。 张容儿拿着那根签,笑了,笑容如骄阳初升,异常炫目。 张容儿很高兴,是真的很高兴,她前世多番被刘珊珊等人折辱,只是这一世,因为要隐忍,一直没有对付刘珊珊罢了。 以张容儿和刘氏之间的血海深仇,刘氏一族,她一个人都不会放过。 而此时,刘珊珊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了,如何不让张容儿高兴? 只是,张容儿目光一转,只怕刘珊珊此次和她对上,绝对不是偶然,甚至张倩如在其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张容儿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她心里轻轻叹息,娘,且看我收一些利息! 到了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比斗的日子,奉天门上上下下,几乎都拥挤在了擂台下。 奉天门外门和内门,本来就有差距,毕竟内门弟子的优势摆在那里,什么好资源,都是先优先内门弟子的,而此番,一个外门弟子对上内门弟子,还是一个垃圾灵根,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好戏是什么? 奉天门一个据说是很有背景的弟子孙浩甚至在擂台下大摆赌局,张容儿提着一袋子的紫金币走到孙浩跟前,押自己赢。 见张容儿押自己赢,且押的最高赔率,旁边的众人都哄笑不已。 旁边一个弟子好心提醒道,“师妹,切不可意气用事啊,不然,你输了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旁边的孙浩见送上来的一大笔紫金币,冷冷的看了旁边的弟子一眼,那弟子当即不敢多言。 而接下来,张容儿这才知道,原来,除了自己,竟然没有人押自己赢,剩下那些参加赌局的,都是押自己几招输给刘珊珊,刘珊珊年龄比较大了,修道比较早,且灵根也比张容儿好,对于张容儿的废灵根资质,所有的奉天门弟子都不看好。 倒是便在此时,却忽然又来了人押张容儿胜,也是押最高赔率的,张容儿抬头,看见旁边的曹纵身姿挺拔的站在一旁,正微笑着看着她。 见她看过去,曹纵便缓缓的朝着她走过来,而在打量她一番以后,看向她的目光,越发的灼热。 他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容儿,你修为又精进了,等门派比试结束以后,我便向父皇请旨,下旨让我们成亲,如何?” 张容儿脸色一变,看向曹纵的神色异常的严厉。 张容儿道,“曹纵,你到底意欲何为?我告诉你,你留在我丹田的子种真气,已经消失了。” 曹纵听得此言,挑了挑眉毛,依然神色灼热的看向张容儿,道,“那又如何?与你我成亲完全没有关系!” 张容儿冷哼一声,道,“我不会嫁给你!” 曹纵眼里的阴冷之色一闪而过,接着淡淡道,“那可由不得你!” 曹纵说着话,手指忽然伸出,就要朝着张容儿的嘴唇摸去,那样樱红粉嫩的小嘴,比最最美丽的花瓣还娇艳呢。 张容儿一个侧身,淡淡躲避了开去。 曹纵目光一闪,眼里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咦”了一身,看向张容儿的目光,却更加灼热了。 曹纵想到张容儿在天坑秘境获得传承的时间最长,他眼里的火热之色,越发的旺盛,这个女人,他志在必得! 张容儿在避开曹纵以后,身形缓缓的朝着擂台处走去,比斗时间,也差不多了。 而那个一直在外门做裁判的一直提不起精神的不知名的长老,却依然是此次比斗的裁判。 这个老头也是张容儿的老熟人了,张容儿看到以后,愣了愣,没有想到这个老者还主持内门弟子的比斗,不过,因为立即要开始比斗了,即便刘珊珊还没有到达知机期,但想到一会儿要做的事情,张容儿的面容上,便忍不住带着几分喜色。 “内门和外门弟子的比斗,刘珊珊对战张容儿,现在开始!” 老者声音刚刚落下,便在这时,刘珊珊立即昂然的一跳跃,便站在了擂台上。 站在擂台上的同时,刘珊珊双目嘲笑的看着张容儿,如同看一只蝼蚁一般。 张容儿不动声色,却依然施展驭风诀,轻飘飘的上了擂台。 张容儿刚刚走向擂台,刘珊珊一条雪白的长菱,立即朝着张容儿的丹田处攻击而去。 而同时,刘珊珊冷笑道,“张容儿,你还真是有胆,明知道和我对决,竟然敢上擂台来,不过,既然上来了,你便受死吧!” 那条雪白的长菱当即如云龙翻滚,带着风云滚动,招招毙命的朝着张容儿的要害袭击而去。 张容儿嘴角含笑,身形腾空一转,手指一张,一道凌厉到极致的真气朝着刘珊珊的脚经处攻击而去。 “灭情一指!” 张容儿粉面带笑,神色恬淡,好像正在安静看花赏月一般,但出手却毫无留情! “灭情一指!” “灭情一指!” “灭情一指!” “灭情一指!” …… 她因为修为已经到了知机期大圆满,施展起简单的驭风诀来,身形也是曼妙不已。 而随着她身形在半空里腾空翻转,“灭情一指”不断施展出来,刘珊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传来。 张容儿先是把刘珊珊的双脚脚经分别用灭情一指挑断,接着,又把刘珊珊的双手手经挑断,最后,张容儿娇艳的笑容一成不变,但“灭情一指!”一出,却是把刘珊珊的丹田完完全全的击碎。 当即,刘珊珊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得异常的快速,不过刹那之间。 在台下观看的弟子,不由立即的,脸色都变了。 但听张倩如又惊又怒的朝着台上冲过去,抱住刘珊珊,眼泪便不断的往下掉落。 李妙妙直接指着张容儿道,“张容儿,你,你,你怎么这样狠毒?你……你竟然把珊珊姐姐的丹田毁掉了,你怎么可以这样狠?你怎么能这样狠?” 张倩如更是一副娇怯怯受不得打击的样子,指着张容儿道,“姐姐,你……我知道你对娘亲和我都很不满,觉得是我们占了爹爹,但是姐姐,你明明知道我娘认识爹爹在先!我,我知道我和娘对不起你,可是你怎么对珊珊姐姐下黑手?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 张倩如此人趁机抹黑人,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的确不是盖的,且看她巴掌大的小脸一副梨花带雨,娇怯怯不堪打击的样子,让男子弟都不由愤恨的看向张容儿,这个女人,太狠毒了! 张倩如此话让人一听,都只当是张容儿的母亲抢了张天河,就这样了,张容儿还对刘氏和张倩如怀恨在心,一有机会,竟然就把刘氏的娘家侄女弄得残废了。 刘珊珊此时手脚经被挑断,又丹田破碎,这一辈子是完全毁掉了,不但已经有的修为全部没有了,从此以后,刘珊珊再也不能修行。 张容儿淡淡道,“妹妹,你怎的又拿上一辈的恩怨来说事?说起来,你和刘氏,最对不起的人,不是我,是我母亲,在我母亲还是张府夫人的时候,妹妹你就出生了,妹妹你只比我小一岁,妹妹,我母亲是当年的四大家族的曾氏嫡女,她有什么错呢?她难道能逼着父亲娶她吗?而你母亲,明知道父亲成亲了,还甘愿作为外室,你们———的确对不起我母亲!” 张容儿冷笑一声,随即转头。 而此时,那作为裁判的老者也声音威严的道,“此一局,张容儿胜出!” 张倩如看到这个老者,怯生生的道,“长老,你……你要为珊珊姐姐做主啊,珊珊姐姐这样子,一辈子都毁了。” 说着话,又开始掉着眼泪,那长长的睫毛下,露珠一般的透明的泪珠,让张倩如白嫩的小脸异常的美丽。 有些人,连哭泣也带着算计。 那长老抬头,原本懒洋洋的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消失不见,他目光一冷,一股无形的威压随即施展而出,张倩如张了张嘴,忽然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出话来。 老者冷哼一声,道,“既然上了擂台,就要有随时赴死的心理准备,这位弟子起码没有直接取她的性命,这已经很仁慈,无知小女修要妄言!好了,且退下吧,不要耽误比斗!” 张倩如只觉得一股子掌风袭击而来,她和李妙妙,刘珊珊等人,便被袭击到了擂台下,给摔了一个狗吃屎! 当然,这个长老是有分寸的,力度也把握得恰到好处,倒是没有摔伤。 张倩如脸在地面上蹭了满脸的灰,抬头,见一个个的弟子都噤若寒蝉,不敢对那长老不敬,当下,她咬了咬嘴唇,只有暗恨的抱起刘珊珊,灰溜溜的走掉了。

上一篇   第103章 外门比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