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九品金丹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09章 九品金丹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随着《炼神真经》的开篇,《炼神真经》的“勾魂密印”呈现在张容儿眼前。 《炼神真经》修炼的心灵层次,共有如下几个层次,分别是:勾魂,乱魔,无常等。 至于“无常”的境界之后,还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心灵神魂修行,则不可而知。 而《炼神真经》修炼的第一步,则是修炼其起式印“勾魂密印”! 张容儿默念“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按照《炼神真经》所言操纵识海,片刻,双目如电,眼里好像涌起熊熊烈火一般,而她的手掌,则不由自主,挥动起一个怪异无比的印记来,这个印记首位之间,好似毫不相干,但是,却又隐隐有一种诡秘的遵循天地规则的和谐,只是,这个手印极难,张容儿演练数次,却依然没有演练成功,她反复看诀窍要点,又试验了数万次,这个手印这才勉强练习而成。 就是施展这个手印,非常的耗费心力,张容儿施展了一次,心里便有一种几欲呕吐之感。 她强制忍住恶心之感,打坐片刻,再度施展“神魔密印”,这一次,精神倒是好了很多,等她反复施展“神魔密印”,反复打坐,一整天下来,《炼神真经》竟然约有精进。 而且,这一整天下来,随着《炼神真经》的精进,忽然发现,她体内的真气,竟然精炼不少。 结丹,说白了就是一个精炼真气的过程,把体内的所有吸收的天地元气,都反复精炼融化,最后,炼制成丹药大小,如此,结丹便完成了。 但是,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纵起来,却是千难万险,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结丹,只是庸庸碌碌的,便过了一生。 而要精炼真气为金丹,便要先把真气反复压缩,直至压缩成液态状,然后再接着精炼液体,最后炼制成一枚金丹。 数日后,张容儿见她修炼《炼神真经》的“神魔密印”时,不但不会影响她结丹的速度,相反,在她修炼“神魔密印”的同时,还会帮着精炼真气,如此,倒是一举两得了。 至于修炼打坐所需要紫金矿,张容儿倒是完全不需要担心,毕竟当初收了小山一般的紫金矿到了空间里。 时间,一日一日,慢慢过去。 张容儿体内的真气,也由气态,逐步变成了液体,而通过反复精炼真气,慢慢的,一颗丹药一般大小的丹丸在张容儿体内,逐渐成长起来,而第一颗凝丹丸,也早已被张容儿服下。 这一日,离天一真人约定的三年之期,只有一个多月了,等张容儿把体内最后一点液真气都精炼完成,但是,体内的丹丸,却依然没有凝固之式,见此状态,张容儿的神色,也不由变得有些难看,当下,因为时间紧迫,张容儿心里一动,便立即服下了她在天坑里所获得的乳白液体万年灵液,而等万年灵液服下后,体内气流如风云际会,反复冲撞,张容儿脸色一变,当即,又服下了另外一颗凝丹丸。 而这另外一颗凝丹丸服下后,倒是好了很多。因为万年灵液提供了大量的灵气,体内一时灵气充裕,而经过反复的精炼,很快,灵气化为液体,全部都朝着丹田处的金丹冲击而去,在反复冲击金丹的同时,金丹一点一点,逐步精炼和壮大。 当然,在此时,张容儿身心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只是,和那些没有自尊,被人欺辱的日子比起来,这样的痛苦,张容儿咬咬牙,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慢慢的,张容儿身心一起沉寂,进入了一种虚无之境。 在虚无之境,张容儿心里无波无痕,万物皆忘记,她心思纯洁无暇,好像初生婴儿一般。 在这种无波无痕,无悲无喜之境,体内的金丹,缓缓的,散发着奇特的光芒。 张容儿此时,双眼如电,忽然睁开。 而在她的身边,不知何时,张天河和刘氏,忽然正站在一边。 见她睁开眼,刘氏讥诮的看了她一眼,冷冷一笑,拉起张天河看也不再看她一眼,只朝着前方不远处的黑暗处看去。 在不远处的黑暗里,一群戴着面具的男子,正一个个把一个女子按在地上,而再看那女子,只见其衣服被撕碎,衣衫不能遮体,这女子看起来非常面熟,张容儿一时想不起这女子是谁呢,这时,一个戴着面具男子忽然揭开面具,揭开裤子,朝着地上正在挣扎着的女子走过去。 “啊!不要!” 张容儿终于想起这个女子是谁来,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生母曾清芳啊。 下一刻,仅仅一墙之隔,刘氏和张天河,正在纠缠在一起,成就着好事,刘氏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兴奋和得意以及狠毒。 那隔离两边的墙壁,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墙壁的对面,完全可以看到对面发生的一切事情,躺在地上的女人声嘶力竭的大声叫着什么,奋力的挣扎着,痛苦的叫喊着。 在这群戴着面具的男子身边,一个小女孩忽然冲出来,对着那趴在女子身上的男人便拍打而去,只是,不论她如何拍打,奈何力气太小,根本没有用。 片刻后,一个男子走过来,把小孩控制住,站在一旁,把小孩的脸正对着地上的女子,让小孩看着看着地上的女子受苦。 那女子一直尖叫着,说着什么,张容儿从唇型看出,那女子在说,“不要,不,不要让我女儿看见!” “求求你们,杀死我吧,不要让我女儿看见!” “张天河,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容儿是你亲生的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狠?怎么可以?” 张容儿感觉心口很痛,很痛很痛! 该死,张天河,刘氏,以及那一众男子,他们都该死,一个个,都要死,不,不,死不足以泄愤,她要让他们痛苦,比她生母受过的痛苦更加痛苦! 她体内的真气,此时忽然狂暴起来,那原本凝固的金丹,此时摇摇欲坠,却有奔溃的样子,便在此时,脑子里忽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小心,这是心魔来袭!” 空间里的道袍女子,却是又帮了她一次。 张容儿心里一凛,赶紧把在天坑里得到的那一颗“人参果”吞入腹部。 这“人参果”异香扑鼻,轻轻一咬,入口即化,片刻后,“人参果”化作奇特的灵夜滋养张容儿的心脉,那狂乱的真气,也跟着稳定下来。 等真气稳定下来以后,她凝神静气,真气缓和,灵气反复温养金丹,而在她丹田处,一刻小小的“丹”,此时已经形成。 这颗“丹”个子小小,看起来也就指甲盖大小的模样,颜色呈现透明色。 凝结金丹,金丹一般分为九品,而丹的品,也决定了以后修行的成就。 金丹的九品按照颜色,一般有如下分:白红黄蓝绿紫金黑,以及透明色。 张容儿的金丹呈现透明色,却赫然是结成的金丹,是传说中的九品金丹! 张容儿查探一番后,神色不由大喜,此番凝结金丹,虽然惊险,但好在终于凝结了九品金丹,如此,也算为了以后凝结元婴打下了坚定的基础。 就是心魔来袭时,想起那些场景,张容儿的脸色,不由变得异常的惨白。 那心魔里经历的场景,原来是真实的,她想起来了,她都想起来了,当年她快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忽然昏迷了,醒来以后,把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却原来,原来她竟然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生母遭人强暴,受刺激后昏迷了过去。 而在她生母受尽折磨的时候,一墙之隔,她的生父和另外一个女人,正在滚床单,且,她生父和别的女人滚床单的全过程,让她和她生母全程观望。 原来,这就是真相。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连续默念数次,激荡的心,才缓缓平静! 张容儿眼里的恨意杀意一闪而过,但接着,便平淡无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她一双眼睛,却异常的明亮和深邃。 在她的眼睛里,深奥又难懂,隐藏了无数的心事一般,让她整个人,越发的神秘。 尤其经过三年的成长,此时,张容儿年龄已经满了十五岁,她伸展四肢站起来,这一站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完全不能传了,都短了很大一截。 好在张容儿的空间里,买了一些成年女子的衣服,当下,她把衣服拿了一件穿在了身子上。 此时,只见张容儿面若芙蓉,双目似秋水,一双瞳孔又黑又深邃,脸蛋完全长开,鼻梁高挺,嘴唇如樱花瓣,粉嫩又美丽,此时,如果张容儿打开那副画卷,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看到那副画卷的人,只怕都会以为张容儿是从画卷是走下来的女子。 张容儿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膀,她心念一动,张在思考如何打开石门,便在这时,在石门外,传来天一真人的声音。 “容丫头出关了?” 天一真人话音刚刚落,石室的,立即在轰隆声中打开。 张容儿缓缓迈步走出来,恭敬的道,“前辈,晚辈幸不辱命,已经结丹成功!” 天一真人虽然是一个老头,看向走出来的张容儿,他的神色,不由一愣,片刻,才回过神来,不由道,“真是女大十八变!” 张容儿含笑不语。 天一真人接着道,“你既然结丹成功,那么,我们这便启程吧!” 张容儿愣了一下,道,“前辈,现在便走?” 天一真人道,“莫非你有什么事情?” 神色有些不悦! 张容儿看向天一真人的神色,心下一惊,立即拾趣的道,“既如此,那前辈,我们这便走吧。” 天一真人的神色,这才缓和起来。 当下,天一真人立即的便把他的战车祭出,而随后,张容儿和他则一起上了战车,那巨大的穷奇挥动这翅膀,在奉天门天空里昂然而去。 在天一真人居住的附近,有些有心人看到天一真人的战车,立即的,便向自己的主子汇报而去。 张容儿自然不知道这三年来,有不少有心人,在天一真人居住的附近,正遥遥的监控着一切,天一真人见都是一些小鱼小虾,又离得远,也是懒得理睬,对于此番那些人的做法,以天一真人的修为,又怎么会在意呢? 两人一车,在天空里疾驰而行,很快,战车便疾驰出了奉天门的范围。 战车出了奉天门以后,便朝着奉天王朝的最东边邻国荣耀帝国疾驰而去。 等战车出了上京,穿越过无数的崇山峻岭,以及好好几十个城镇,这一日,来到一个热闹无比的城市外,天一真人在离城门比较远的距离,便把战车停了下来。 在战车停下来以后,天一真人带着张容儿朝着那巨大的城市疾驰而去。 只是,因为要照顾张容儿的速度,天一真人想了想,便教了张容儿奉天门的内门绝迹八绝式里的“风轻盈”,这“风轻盈”施展开来,身形宛然在天空里和天地灵气一样飘荡行走一般,即使在天空里疾驰,也宛然常人在地面行走,张容儿的速度,真正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等走了大半个时辰,张容儿和天一真人,也来到城门口,张容儿此时打量这座城,这座城的城墙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字———荣耀城! 原来,张容儿此时和天一真人,已经来到荣耀国的国都荣耀城。 在天一真人交了二十个紫金币以后,张容儿和天一真人,便走入了荣耀城内。 荣耀城里面,非常繁华,共分为内城和外城,这城里修士不少,一个个的奇装异服,男男女女,都随意走在大街上,而再看大街上的店铺,却竟然是各种各样的修士店,有卖符箓的,玉简的,丹药的,宝衣防御外甲的,也有出售各类功法的,张容儿看到旁边大大贴着各类阵法,丹药,心法,法术等的大字,想必,这样的店铺也是出售这类型相关的书籍的。 张容儿看得目不转睛,津津有味。 倒是此番她看得高兴,而自从她入了城,在城里,别的人看向她,看得也津津有味。 张容儿此时这副模样,身姿窈窕,仙姿玉色,眉目之间,因为结丹的缘故,已然带着几分脱俗飘渺之气,但她的双眼,却又深邃神秘,但凡男子,只要看见她那样一双眼睛,一时之间,便会露出有些痴迷的神色来。 旁边的天一真人因为一大把年龄了,虽然觉得这丫头容貌长得好了一点,但是,却也不以为然,而张容儿并不觉得自己长得有多美貌,也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一时之间,也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常。 等天一真人带着张容儿来到一座酒家,张容儿迈入这家店铺以后,感受到店铺里的人看过来的神色,她的脸色,才有些不好看。 天一真人带着张容儿走进这家“有道酒家”,等他出示一个黑色的令牌,当即,那店小二便带着天一真人和张容儿朝着一个包间走去,而便在此时,一个双目露出淫邪之色的青年男子,忽然拦住了两人的路。 只听那青年笑嘻嘻的看着张容儿,对旁边的天一真人道,“好一个尤物,这位道友,你身边这位侍妾,本公子我买下了。” 此言一出,天一真人和张容儿脸色都立即一变。 天一真人冷哼一声,道,“滚!” 那年轻男子冷哼一声,道,“本公子看上这小丫头,是这丫头的造化,识相的,便自动乖觉的跟着本公子走。” 天一真人还没有说话,张容儿心里,却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冷笑道,“我要是说一声不呢?” 那年轻男子冷笑一声,道,“本公子会让小妹妹你求着跟本公子说‘要’的!” 这男子说着话,便朝着张容儿身子摸过去。 张容儿此时,已经探明这年轻男子已经结丹期三,四层,也难怪说话这般嚣张,只是,即便这人境界比她高,她却也毫不畏惧,当即,眸光一转,忽然看着那男子,甜甜的笑了笑。 她修长如玉的手指,状似无意的去摸落在肩膀的头发,而那双秋水明眸,此时寒光一闪而过,只见她朱唇轻启,“你是只野鸡,现在,去学野鸡叫!” 张容儿这番动作只是一瞬之间,她说话声音又是用的传音,因此,除了那个年轻男子,却并无其他人看见。 然后,下一刻,众人便只看见,原本轻佻的年轻男子,忽然跪倒在地上,开始爬着“喔喔喔”的学着鸡叫起来。 此一番变故,整个酒家的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就连张容儿旁边的天一真人,看了张容儿一眼以后,也只以为张容儿为那男子施展了什么毒药而已。 并没有人看出张容儿施展的手段! 天一真人神色轻蔑的看了看地上学着鸡叫的年轻男子,冷哼一声,正要带着张容儿朝着楼上走去,而便在这时,忽然,在楼上传来一声冷哼声,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哼,废物,还不快给我滚上来?别再给老夫丢人现眼了!”

上一篇   第107章 崭头露角

下一篇   第110章 队伍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