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之后2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1章 之后2

在这四个“蹙修”刚刚穿过门板,心神还很是回味不已的朝外走的时候,忽然,变故突起,只见四人所身处的上空,猛然浇下不少的黑红色液体来。 这四人一见之下,脸色大变,尚且来不及反应,一下子的,就被浇了个全身,等四人运起真气时,只能隔阻少量部分的液体接触身体。 只是,虽然只有部分的液体浇在四人身体上,却已经足够了,下一刻,就见四人发出阵阵的惨叫之声。 这红色的液体是张容儿吩咐姚妈妈去准备的童子尿,黑狗血之类,是没有凝固实体的妖邪之物的克星,按说如果是平时,以此四人的修为,只怕也不会这般反应迟钝,这关键,就在于四人进入张容儿房间后,那房间里散发出的诱人的香甜味道,这房间里,早被张容儿叫人四处侵染了诱神香,这种香味不论对人还是妖邪之物,只要是闻到此物,且闻够足够的时辰,灵魂都会沉迷陶醉,最终变得整个人的大脑思维反应迟缓。 因此,这也导致了张容儿计划的成功。 而眼见四人中招后,张容儿微笑着由姚妈妈等人护着从旁边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那四个阴影看到张容儿后,脸色更是变得难看,惊道,“你……你……” “没错,我才是张容儿!” 那四人此时完全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中了圈套,当下里,便要拼着冲过去,只是,黑色的虚影只一动,却立即的,便变得更加的黯淡。 那其中的老大情形好一点,有些颤抖的道,“那些液体里……到底有什么?” 张容儿懒得和刘氏养的这几个蹙修多言,只道,“姚妈妈,动手吧!” 姚妈妈当下里,拿出来一面镜子。 四个蹙修在看到那面散发出太阳光一样的镜子后,吓得几乎立即就散了魂魄,忙求饶道,“大小姐,饶命啊,饶命啊,都是夫人,是夫人吩咐我们这样做的!” “大小姐,饶命啊,以后我们唯大小姐马首是瞻!” 张容儿冰冷的看了看那越来越暗淡的四个虚影,毫不留情的道,“动手!” 镜子对着黑色的影子照射下去,只顷刻之间,虚影就散发出痛苦凄惨的叫声来,而过了一会儿,虚影就从地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四人死掉以后,张容儿带着姚妈妈朝着卧室,正要走去,哪知,就在这时,树丛里忽然飞来一道黑影,这黑影快若闪电,顷刻之间,便朝张容儿抓来。 张容儿通过这几天的修行,灵感锐利无比,该刹那身体微微一动,便转动了开去,而同时,她手里的木剑一挥,当下里便挥洒出五十几朵剑花来。 这木剑是姚妈妈从曾氏嫁妆里找出来的,是一把百年桃木剑,张容儿催动真气,朵朵桃花当下软绵绵的飞舞起来。 那黑衣人看见这好像没有力道的剑花,冷笑道,“米粒之光!”,身形速度不减,依然朝张容儿靠拢,企图抓住张容儿,好顺道把张容儿的丹田毁掉! 只是,等那桃木所生的粉色桃花落入数朵到他身体上后,他“啊”的一声惨叫,这才知道了张容儿真气的古怪! 只是张容儿修为尚浅,他到底修为高出张容儿数个档次,一个转眼,他就回过神来,那双手当下化作一个鬼手,朝张容儿再次抓去。 姚妈妈这时冷哼一声,手一挥动,当下里数道光芒立即朝着那黑衣男子全身上下划去,那男子“啊”的一声,尚且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倒在地上,成为了一具尸体! 姚妈妈神色冷然的对身后的婆子道,“拿去深山喂狗!” “是,姚妈妈!” 待尸体的痕迹和血迹清理干净,姚妈妈一抬头,才发现周围的人包括张容儿在内,看着她的神色都有些异常。 张容儿道,“没想到姚妈妈这样厉害呀!” 姚妈妈笑道,“老奴以前是一名散修,自然就薄有修为。” 张容儿心里也感慨,心里暗暗庆幸,还好有姚妈妈在身边,不然,只怕这一次,她不是这个后面出来的黑衣人的对手。 说起来,刘氏也确实谨慎,派了四个邪物出来不说,还另外派了人在一旁潜伏,如果不是早有准备,且她张容儿是重生的,只怕此次就栽倒在了刘氏手里。 而刚才的黑衣人,不论怎样,都是不能让其活着的,不然,如果让刘氏知道自己也在开始修行了,只怕会尽快找人来害了自己,现在这时候正是刘家如日中天的时候,且张天河一颗心都在她们母女身上,即便她们母女害了自己,张天河知道了,只怕也不会怎样吧?更何况以刘氏那张嘴,那枕边风吹起来,几下就把自己给摘干净了。 张容儿心里,不由暗暗警惕,她要努力,她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行,早日把修为提高,因为,随时,刘氏都会对她出手。 张容儿和姚妈妈说话之间,便带着下人走进了张容儿的闺房。 一群人走进去后,首先,便闻到一股子的血腥之气,接着,往床上一看,便看到一个赤裸着身体躺着一动不动的女子。 姚妈妈身边的亲信婆子周妈妈过去把蚊帐掀开,张容儿往床上看去,只见杏儿身体如破布娃娃一样,正一动不动的躺着,她的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乳房的一边甚至被咬掉了,露出一个狰狞的,流着鲜血的口子,再看她的大腿内侧,在女子私密处,此时,鲜血一直往下掉着,那床单,早已被染红了。 张容儿目光冰冷的看着床上女子的惨状,看了良久,心里暗暗对自己道,“张容儿,你记住,你一定要狠,比敌人更狠,不然,现在躺在床上如此惨状的,便是你!” 姚妈妈检查了一番,道,“子宫大出血,终生都不能生育了。” 张容儿冷淡的道,“把她丢回自己的房间去!” 姚妈妈犹豫了一下,道,“小姐,要给她治疗吗?” 张容儿还没有开口,那床上原本昏迷的女子忽然睁开眼睛,那双眼睛睁开后,先有些迷茫,接着有些痛苦的抽痛了一下,再接着,她双目便恨恨的看着张容儿,很恶毒很恶毒的看着。 张容儿冷冷的道,“不用给她治疗,把她丢回她的房间就行,记住,让让看着,不要让人给她送药!” 张容儿话音刚落,杏儿已经回过神来了,尖叫着求饶道,“小姐,小姐,不要啊,小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小姐,小姐,你别忘记了,当初夫人死掉的时候,是谁陪着你的啊!你不要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张容儿听完后后,还没有说什么,倒是旁边的姚妈妈怒道,“小贱人,你个判主的小蹄子,还有脸提忘恩负义?” 杏儿有些傻了,道,“小姐,你,你,你知道了?” “杏儿,不然你以为呢?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是那四个妖邪之物跑错了地方吧?” “你,你,是你故意设计的?” 话说完后,杏儿仇恨的目光越发的恶毒,只是,还没等她说出什么恶毒的话,张容儿又道,“姚妈妈,我记得杏儿有一个家生子哥哥吧?” “是,小姐!” 张容儿冷漠的道,“好,姚妈妈,趁现在时候离天亮还早,你去把他处置了,至于他,就给个痛苦吧,也算给了杏儿一个恩赐了!” “你……你这个妖女,小贱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恶毒?” 张容儿目光冰冷,“我恶毒?如果我不是早已有了防备,你今天所受的,是不是要我一个不满六岁的孩童来受?杏儿,你既然有了卖主的心,就要承受后果!” “姚妈妈,拿帕子堵住她的嘴!” 张容儿最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房间,这个房间血腥气和一股子淫靡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特别难闻,张容儿要等着房间清理好以后,才搬回来住。 张容儿当下里带着如梦,来到如梦的房间。 在她身侧,几个丫鬟婆子身子都有些发抖,看向张容儿的目光,不由的带着几分恐惧之色。 而这些人,在看到了杏儿下场后,心里暗暗发誓,哪里是死,也不能背叛主子,不然,只怕有比死更痛苦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张容儿在来到如梦的房间后,吩咐丫鬟婆子都下去,而她一个人,则静静的坐在如梦房间,目光幽暗深沉,明天,当看着我好好的活着的时候,当知道自己派来的人都消失的时候,刘氏,你会是什么反应呢?不过,不管如何,一时半会,刘氏在没有把她认为的最大阻力姚妈妈弄走,应该不会有大动作了吧? 而这次杏儿的惨状,则让张容儿心里,越发的有了一种紧张急切的感觉。 这个世上除了生母,已无人关心她爱护她,所以,她要强大,她一定要强大! 心里一念之间,却开始打坐练气起来,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要抓紧,多一秒,也许,就会增加她的生存几率! 而张容儿打坐到天明的时候,姚妈妈提着杏儿哥哥的人头回到了寻仙楼,张容儿看到那个有些俊秀的年轻人的头颅,看了一会儿,没什么表情,只对姚妈妈吩咐,叫她把人头提到杏儿的房间,给杏儿好好看看。 杏儿既然敢出卖主子来换取前程,那么,她就要毁掉杏儿想要的一切。

上一篇   第10章 毒记2

下一篇   第12章 探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