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探寻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2章 探寻

张容儿所在的寻仙楼,名字好听,但事实上,并不是张府里灵气最重的地方。 相反,不但不是灵气最重的地方,而且,基本若有若无的,没多少灵气。 张容儿修炼,因其天生的独特体质天灵根,即便没多少灵气,但也引来了附近的灵气聚集,而她,也快速的感应了灵气,吸纳灵气,只是吸纳灵气到最近的日子,她隐隐感到身体里的灵气,好像有些饱和了,而身体,吸纳灵气的速度,相对之前的速度,没有没有之前的速度快了。 张容儿心里,有一份隐约的感觉,无情功法的断情一层,她应该快突破了,只是之前不知为何,她明明每日很努力的吸纳灵气,却依然无法突破。 等看了杏儿的惨状,杀了后来修道有为的杏儿的哥哥,去除了隐患,她重生以来心里无尽的恨意,好像得到了畅快一些一般,而她心里,隐隐的,也有所悟。 杏儿的惨状,她张容儿确实心狠手辣,自私自利,如果是个心软之人,只怕会设法除掉那四个蹙修就是,却绝对不会把曾经贴身陪伴自己,安慰自己的丫鬟弄去这般送死法,毕竟不管这个丫鬟的感情真假,但确实在她最需要的时候,陪伴在她身边,更何况,她前世的凄惨,不是此时并没有发生吗?。 可是,此时没有发生,就能代表没有发生过吗?那么,她曾经的痛苦,难道是活该命苦,所以承受?而杏儿靠出卖她而获得成就,续母靠害死她母亲,害死她而快活得意一辈子,那些坏人,一直得意到最后呢,可见,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对错是非,有的,只是无情。 有的,只是谁的心够狠。 她为了报复外加震慑下人而对杏儿施展毒计,没有错,她只是将计就计,自保而已。 如果不这样做,人人都知道她心善,那背叛起来,只怕也毫无顾忌吧? 此番心里挣扎以后,张容儿的心里,再无半丝的涟漪,而等天明之时,她回过神来,赫然发现无情神功的断情第一层,赫然已经突破,进入了第二层。 而她,也从感应一层进入感应二层。 因如梦在门外守候着,张容儿心里一动,抚摸一下黑铁戒指,下一刻,她整个人立即如熟睡一般,躺在了床上,而她的灵魂,则进入了黑铁戒指。 她进入黑铁戒指后,那道袍美妇淡淡站在一旁的虚无,深深看着她,看了良久,淡淡点头,道,“不错,不过十日,就突破断情一层心法,进入二层,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好资质。” 张容儿颔首。 “剑法舞给我看一下!” “是!” 张容儿捡起旁边的一把带着寒光的宝剑舞了起来,她催动真气之间,朵朵粉色的桃花飞舞起来,桃花看起来软绵绵的,只是盛开的刹那,则爆出强劲的气流,连同桃花周围,都发出震动。 道袍美妇等她舞完,淡淡道,“不错,也有两百多朵桃花了,不过,和断情相比,却又差了很多。” 道袍美妇检测完,却也不多说,只是把断情的前五层心法,都全部给了张容儿,且对张容儿道,“前五层练成,灵魂可进空间进行修炼剑法,到时会有惊喜!” 语气说得波澜不惊,却让张容儿有些惊喜,很想问一句,到底有什么惊喜?只是,张容儿看到道袍美妇那冷淡的样子,还是忍住了好奇心。 不过,张容儿对无情神功有些好奇的道,“先生,这无情神功,有到筑基的功法吗?” 那道袍美妇有些冷淡的道,“只管安心修炼,无情神功从感应到问道,每个境界的功法都有,当然,前提是你能修炼到那个境界,到了境界,本真人自然会给你相应的功法,好了,现在下去吧,修为何剑法都要努力,特别是剑法,要好生努力了!” “是!” 张容儿念头一动,立即回到了身体里,而张开眼,这时,姚妈妈带着她按擦下去的心腹婆子李婆子,来见张容儿。 张容儿听到姚妈妈的禀报后,立即道,“快把李妈妈请进来吧。” 那李妈妈进来后,对着张容儿当下就磕了一个头,道,“小姐,老奴给你请安。” 张容儿运起真气一扫李妈妈,原本只是想试一下,结果这一扫之下,竟然看到李妈妈身体里气血涌动,真气澎湃的徘徊,显然,李妈妈也有知机期巅峰的修为。 这李妈妈看起来背有些驼,面色枯黄憔悴,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真是看不出来有如此修为。 不过也是,既然是派去监视刘氏,不说刘氏身边的高手,便是刘氏本身,之前也是有修为的,虽然现在灵根毁了,但六感仍在,那被灵气浇灌过的身体,依然健康,要想瞒过刘氏不被发现,确实需要有修为之人。 不过,旁边姚妈妈的解释,却让张容儿心里一动。 姚妈妈道,“小姐,你放心,李妈妈服用了隐藏功法的丹药,李妈妈在刘氏的院子,又只是洒扫婆子,不引人注目,不会被发现。” 张容儿心里一动,道,“服用了隐藏修为的丹药?姚妈妈你看不清李妈妈的修为吗?” “当然看不清,除非元婴期的修为,一般人是看不清的。” 张容儿听完这话后,心里暗道,自己能够看到李妈妈的修为,莫非是和自己修行的功法有关?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她淡淡道,“姚妈妈,一会儿你给我一颗这样的丹药。” 顿了一下,对李妈妈道,“李妈妈,姚妈妈吩咐的事情如何了?” “小姐,我昨晚监视了小轩厅一个晚上,按小姐吩咐的,我果然听到了夫人房里,传来夫人自言自语声,间或的,隐隐传来阵阵惨叫之声,夫人卧室里一直都只有她一人,倒不知夫人在做些什么。” 李妈妈话音刚落,旁边的张容儿和姚妈妈脸色都很难看。 张容儿定了定神,道,“你可看见她对着什么物件之类的说话了?” “小姐,老奴害怕被发现了,所以不敢靠太近了。” “你确认是在刘氏的卧室里吗?” “是,小姐!” “好了,你下去吧,李妈妈,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张容儿说话之间,正要吩咐李妈妈下去,就在这时,在院子门口守候着的小碧来门外禀告道,“小姐,新夫人来了。” 几人听到新夫人来了,脸色都是一变,姚妈妈道,“小姐,那贱人肯定是来看你的笑话来了,她还以为昨天晚上已经得逞了呢!” 张容儿嘴角似笑非笑,“李妈妈你在屏风后面不要出来,姚妈妈,走,我们好好的去会一会新夫人!” 张容儿说话之间,带着姚妈妈慢悠悠的出了闺房,来到园子一处花丛处站定身子,隐藏在花丛的一角。 片刻以后,刘氏带着高妈妈和她的贴身丫鬟银霜等一大群人朝着张容儿的闺房走来。 遥遥看去,刘氏笑容满面,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好像有天大的喜事正在等着她一样。 一行人一边走,一边正说着话。 只听其中一人道,“夫人,大小姐不是被老爷惩罚禁足了吗?夫人干嘛来看她?老奴说句不该说的,又夫人亲生的……” “住嘴,大小姐是老爷的骨肉呢,我自会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 “夫人就是心善,只是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啊,只怕夫人是好心,但大小姐只以为夫人是来耀武扬威的。” 刘氏听着这话,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浓郁,温柔的道,“没事的,我对她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求她回报什么的!” 旁边的姚妈妈听到这话,心里真是气得想立即跳出去大骂“贱妇”,明明每次是使出这样恶毒的手段,这样狠毒的女人,竟然能够这样无耻的说对小姐好?真是好一个对小姐“好”!一个要人命的“好”啊! 刘氏走到院子门口,院子门口的小碧迎过来,道,“奴才见过夫人!” “你家小姐呢?” “小姐……” 小碧还没说完话,旁边的刘氏则打断她,道,“容儿是不是还没起身?没关系的,我去看她好了,这孩子被禁足,知道我来,只怕恨着我,不起身来呢!” 边说着话,心里却越发的得意,小贱人,没有吃下毁灵果又怎样?现在被四个阴邪之物糟蹋过了,身体肯定也坏掉了,这一辈子,一样完了。 只是,下一刻,就见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姑娘带着一行人绕过花丛,出现在她眼前。 小姑娘的声音脆生生的,双目幽深无比,看着刘氏,道,“夫人,我正被父亲禁足,怎好劳烦夫人来看我?” “你……你……”,刘氏如见鬼一般的看着张容儿说不出话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个碍眼的小贱人怎么没事? 张容儿笑容满面的看着刘氏,道,“夫人来看我,可是为我替夫人求了情?可是禁足时间已经结束了?真的吗?夫人,你真好!” 刘氏听着这话,张了张嘴,气得说不出话来。 倒是旁边的高妈妈看情形不对,怕刘氏说错了什么让人怀疑的话来,道,“必然小姐没事,那夫人就放心了,小姐放心,夫人会为了小姐向老爷求情的。” 刘氏忍了忍,勉强道,“对,既然你没事,那就好,那就好……母亲先下去了,会为你向你父亲求情的。” “如此,还真是多谢夫人了!” 刘氏被高妈妈搀扶着憋屈不已的走出了寻仙楼。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个小贱人,怎么会没事? 她满怀希望的来,败兴而去,心里的恨意,却越发的深了,刘氏想,巧合,一定是巧合,她就不信了,这个小贱人每次都有这样好的运气,灵根再好怎样?长得再好怎样?一直关闭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不给吃喝,她倒要看看,这个小贱人怎么生活下去。

上一篇   第11章 之后2

下一篇   第13章 拜师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