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拜师宴1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3章 拜师宴1

刘氏一行人有些阴沉的回到了小轩厅。 刘氏端坐在主位,脸色有些阴沉的道,“高妈妈,我们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吗?” 高妈妈脸色也有些难看,道,“回夫人,没有!” 刘氏的脸色更难看了,阴冷的道,“那个姚妈妈太碍眼了,高妈妈,想个法子把这个婆子弄走!” 高妈妈沉思了一下,道,“夫人,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这一时半会的,你刚刚一进门就有大动作的话,恐怕不利于你和小姐打入上京贵族圈子。” 刘氏毕竟是一个聪明人,约一沉吟,就明白了高妈妈的话的意思,当下,她道,“难道就这样看着那小贱人得意?不,不,我不甘心!高妈妈,我的灵根被毁了啊!” 高妈妈道,“夫人,为今之计,最重要的,是让小姐打入上京贵族圈子啊,老奴说句不中听的,小姐毕竟是你没有入门的时候,和老爷生下的,毕竟在身份上,有所欠缺……”,高妈妈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刘氏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 本来,正室夫人的位置,应该是她的,应该是她的啊! 她对曾氏的恨意,越发的深刻。 当下,刘氏道,“高妈妈,那你的意思是?” 高妈妈道,“夫人,寻仙楼那边的正在禁足,而小姐,不但是难得的天才单灵根,还拜了白先生为师,而最重要的,白家不但是名门世家之一,且白家家主的独子白慕,也是难得一见的单灵根,而不巧,白公子正好是寻仙楼那位从小定亲的未婚夫。” 刘氏听得这话,眼睛,一下子的,就亮了起来。 先不说白家那样位列奉天王朝之一的名门世家是极难攀上关系的,就说白公子的家世人才,也真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婿人选啊,听说白公子长得一表人才,俊俏非凡,这同样是难得一见的单灵根,最重要的,还是那小贱人的未婚夫,如果抢过来,是不是可以让那小贱人痛苦非凡呢? 刘氏越想越得意,不过,叫她就那样放弃对张容儿的报复,让张容儿逍遥自在的生活下去,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她沉思了一下,很快,就有了主张,听说曾氏那贱人的嫁妆丰厚不已,且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如此,她把那贱人的嫁妆要到手里,再吩咐厨房的下人只给那小贱人送些粗擦淡饭,到时,看那小贱人会如何。 刘氏打定主意,当下里,便吩咐下人给她梳妆打扮,她打扮好后,要去女儿的房间迎接老爷。 等刘氏来到听雨楼,听雨楼内,张倩如正娇声的和张天河说着话,孩童清脆天真的声音逗得张天河哈哈大笑,刘氏进屋来,就看到张天河把张倩如举着往天空泡着玩,而张倩如,正在高声道,“爹爹,再高一点,咯咯……” 刘氏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由自主的加深了笑容。 等张倩如玩够了以后,一家人便坐在饭厅开始用饭,张天河已经到了元婴期,平时都是不用吃饭的,而如今,因为张倩如回来了,他便陪着张倩如吃早饭,他对张倩如的父爱,可见一斑。 听雨楼这边,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起了早饭。 等早饭后,刘氏对张天河道,“老爷,倩如的拜师宴,你看应该请多少桌?应该请哪些人家?是不是大办一下呢?” 张天河满脸笑容的道,“大办,当然要大办!我们倩如可是天灵根,还拜得白长历为师,这可是难得之极的喜事,怎么不大办?” 在奉天王朝,有五大天极高手,分别张天河,白长历,奉天王朝皇帝曹睿,上官浩,周舟,在曾家家主,也就是曾清芳的生父曾青山去世以前,原本的天极五大高手里,分别是曾青山,白长历,奉天王朝皇帝曹睿,上官浩,周舟,而张天河,本来是不在五大天极高手之列的,因为他没有到达元婴期,但是不知为何,当曾青山战死后,张天河迅速的,就成为了元婴高手,且张家因为张天河成为天极高手,而一跃成为了奉天王朝四大家族之一。 而说起这白长历,白长历是白慕的父亲白长史的哥哥,只不过白长历是庶出,所以,没有资格继承白家罢了,但白长史没有进入元婴期,这就导致了,在某种程度上,白长史也是要看白长历的眼色的,好在都说白家兄弟友爱不已,倒也没有什么其他闲言碎语传出。 现在,张倩如拜了奉天王朝仅有的五大高手之一白长历为师,这样的荣耀,因张倩如是张天河爱女的缘故,自然要广发请柬庆祝的。 只是,张天河的原配妻子过世不过三个月,也不知道,此时这般热闹喜庆,世人会如何看待张天河的品德? 刘氏得到要大办酒席的承诺后,心花怒放,当下,立即就和人商议宴客相关事宜去了。 而在布置会厅的时候,刘氏来到张天河的书房,对张天河道,“老爷,我们宴会的会厅,分为贵宾厅和普通厅,贵宾厅因为请的都是四大家族的人,所以,会场需要特别布置一下,不然,只怕会污了贵宾的眼,当然,这在其次,最重要的,老爷,我们张家毕竟刚刚荣升到四大家族之列,我怕会厅布置得不好,会丢了老爷的面子。” 张天河沉吟了一下,道,“夫人说得有礼,既然如此,那么会场的一切要求,便按照夫人所想去办理吧。” “是,老爷!”,刘氏闻言,领命下去了。 在下去的同时,她的嘴角,不由的笑开了花,她利用这次大办宴席,先是从库房拿钱天价到自己娘家开的铺子购买器皿,等宴会结束后,又打算找个借口极极的价格卖出这批器皿,而从中,她可以弄到大笔的紫晶币。 奉天王朝的通用货币是紫晶币,这种紫晶币里蕴含有灵力,不论是修士还是普通人,都是通用之物。 刘氏先是想法陶干了大半个张家的库房,接着,就对张天河道,“老爷,听下面的人说曾氏的陪嫁里,有一个凤凰朝鸣的花瓶,这个花瓶用来插花,可以令枯枝立即盛开花朵,而鲜花,则可以散发出难得的清香,是难得的珍品,老爷,为了张家的体面,可否借曾氏的嫁妆一用?” 张天河一听到张家的体面,心里一动,但想到动用女人的嫁妆,心里到底部舒服,而下一刻,刘氏的一句话,则立即打消了他的念头。 刘氏道,“老爷,私下里,上京的勋贵之家都在说呢,说我们张家本来只是3流家族,根本没有资格列为一等家族。” 张天河双目一怒,立即道,“好,月了,你去叫外管事张牛要钥匙,曾氏的嫁妆,全权交给你处理。” “是,老爷,为了我们张家的荣耀,老爷放心,月儿一定会处理得很好的。”,刘氏顿了一下,眼珠一转,道,“不过老爷,曾氏的嫁妆好歹是留给容儿的,我要不要私下问问容儿?” “不用询问,你给她说一声就成。” “是!” 刘氏说着话,摇曳着身子下去了,而下一刻,她则带着一群人来到张容儿所居住的寻仙楼。 寻仙楼的丫鬟小碧早在刘氏刚刚到达的时候,就跑去禀告了守门的如梦,如梦则不得已的,朝张容儿的房间敲门。 张容儿在数声敲门声后,从入定中醒来。 “如梦,有何事?” “小姐,新夫人来了。” 张容儿听到是刘氏来了,心里一寻思,接着,便淡淡的笑了笑。 而过了一会儿,刘氏一行人果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刘氏来到张容儿跟前,语气有些得意的道,“容儿,又是好些日子没有来看望你了,母亲来看看你!” “多谢夫人!” “恩!”,刘氏顿了一下,道,“容儿,你的禁足时间,我向你父亲求了情,再过几日,你就可以出去了。” “真的吗?” “那是自然,容儿,高兴吧?对了,告诉你一件喜事,你还有一个妹妹呢,你妹妹是我和你父亲生的,比你小一岁,她天资出众,生得玉雪可爱,深得你父亲的喜爱,最重要的,你妹妹拜了白长历为师呢,容儿不知道白长历是谁吧?他是和你父亲齐名的天阶高手,元婴期修行者,在后天,你父亲要为你妹妹大摆拜师宴,到时,你父亲就会放了你的。”,刘氏说话之间,越说越得意,小贱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怎样,是不是很难受很难过? 在前世,张容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确实很难受很伤心,可是此时,从头到尾,她都一直淡淡微笑,不住点头,一副引以为喜的样子。 刘氏看着她那副表情,心里真是恨得不行,不过下一刻,她又笑了,笑容里,露出森森的白牙,道,“容儿,为了给你妹妹办理宴席,要用一下你母亲的陪嫁里的凤凰朝鸣的花瓶,你父亲说了,叫姚妈妈手里的钥匙连同外管事张牛的钥匙,一起交给我处理,容儿,可以用一下你母亲的这个花瓶吗?” 张容儿笑眯眯的道,“夫人,一个花瓶而已,怎么不可以呢?这是给妹妹庆贺呢,当然可以的。” 张容儿转头对一旁的姚妈妈道,“姚妈妈,你一会儿陪着夫人一起,去清点一下夫人需要的物件,记住,夫人需要什么,你就叫夫人拿什么,反正都有嫁妆单子,在宴席上的,都是名门贵族,看到这样的花瓶,都知道是曾家的,想必夫人不会贪正室夫人的嫁妆吧?” “什么?你……你说什么?” “怎么?难道……夫人真的……看上了我娘的嫁妆要扣为己有?只怕陛下那里,也会因此责罚父亲家不齐吧?” 刘氏听完后,牙齿紧了又紧,勉强挤出几个字眼,“母亲怎么会贪你生母的嫁妆呢?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了。”,说完话,愤恨而去。

上一篇   第12章 探寻

下一篇   第14章 拜师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