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拜师宴2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4章 拜师宴2

刘氏走后,姚妈妈愤怒的道,“小姐,果然如你所料,刘氏这个贱人竟然真的想谋夺夫人的嫁妆。” 张容儿冷冷一笑,没有多言,这,才刚刚开始! 姚妈妈见张容儿没有说话,心里更加气愤,道,“小姐,老奴好生气啊,为什么刘氏那个贱人运气就那么好呢?她那样恶毒一个人,但是看看,她生的小贱人,竟然是单灵根,而且还拜了白长历为师,那是白长历啊,有名的元婴期高手啊,那小贱人以后且不是可以横着走?” 张容儿看了姚妈妈一眼,觉得有必要给下面的人一点信息,当下道,“姚妈妈,别急,你放心,我也会努力修炼的,即便没有拜到名师,但是,姚妈妈,我一定会超越张倩如,甚至……我会超越父亲!”,让他们所有人,都膜拜的在她脚下仰望她,如蝼蚁仰望巨象一般的高度。 张容儿顿了一下,道,“姚妈妈,告诉你一件喜事,我比张倩如的资质更好,我的资质是天灵根,而且,姚妈妈,我只用了十来天,就到达感应期一层了。” 姚妈妈听到这话后,先是满目的惊喜,但接着,细细打量张容儿,却什么都看不出来,她怎么看,张容儿都只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凡人而已,当下,姚妈妈有些疑惑的道,“小姐,老奴没听错吧?你说你是更加难得的天灵根,而且,只用十来天,已经到了感应期一层了?可是,为什么老奴怎么看,小姐都只是一个没有修行的凡人?小姐,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张容儿淡淡的笑了一下,随手拿起一根树枝,对着旁边的桃花树挥舞几下,很快,眼前数百朵桃花开始曼妙飞舞,给原本没有花朵的桃树,增加了无限多的艳丽色彩来。 姚妈妈看得呆了呆,虽然小姐的剑法还有些幼稚,但是,这样看似柔软,却杀机丛丛,诡秘无比的剑法,把结丹期的姚妈妈,也给镇住了。 而她一直担着的心,也放下不小,毕竟,即便她再忠心,曾清芳对她的恩义再大,如果跟着一个没有前途的主人,只怕迟早,都会为自己打算吧?只怕即便不叛主,也会选择离开吧?毕竟,人都是自私的,而实力,是这个世界能够说上话的前提。 姚妈妈是真心为张容儿高兴,不过,随即又惊喜的道,“小姐,你这功法当真神妙啊,即便老奴,也不能发现小姐有修行呢,只是,小姐,你为何不把你比那小贱人更厉害的事情告诉老爷?” 张容儿听姚妈妈提到张天河,冷冷一笑,道,“告诉他?不,不要告诉他,在我没有强大的实力前,一定不要告诉他!” 姚妈妈沉吟了一下,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而张容儿,则关上房间门,吩咐人守候在房门后,便放心的开始打坐了。 她的真气,随着她的打坐,又增加了不少,唯一遗憾的,这寻仙楼的灵气不足,即便她天资再好,修行速度提升起来,却也不快,而张容儿为了避免刘氏的人发现她在修行,也只有在她的阁楼里修行。 而她打坐了一会儿,想着这个功法竟然能够自动的隐藏修为,再一次的,不得不感叹这个功法的强大。 当下,张容儿连续打坐了一个整夜,这一个整夜,她心无旁骛,真气运转顺畅,到天明后,因到了练习剑法的时间,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收了功法。 就是在闺房里练习剑法,这无疑是一件比较傻的事情,因为闺房那么一点距离,连步伐都伸展不开来。 而这,也是导致张容儿剑法修行缓慢的缘故。 只是,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张容儿到底耐住性子,连续的练习了好几遍,又反复回忆道袍美妇挥动剑法之间的那种流程圆润之感,以及那种潇洒却又柔情万种的感觉,而这柔情里,在舞出剑花的刹那,神奇的,好像带着几分无情冷漠之感? 张容儿越回忆,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记忆没有错误,她细细的体悟那种盼花,怜花,赏花,花随季节随意凋零的冷淡和残忍,慢慢的,舞起剑法来,自己心里倒是逐渐的有了几分感悟。 而为了更好的舞出剑法,这一日早晨,张容儿想了想,打算带着下面的丫鬟去旁边的花园里赏花,以便更好的观察植物的习性,毕竟,长期把自己关在屋子,刘氏也会怀疑的。 等用了早饭后,张容儿当下就带着人在寻仙楼的院子里,盯住一株长相丑陋的小白花一动不动,持续这个状态。 而从旁人的眼里,看到张容儿面色木然,只看着一株植物一动不动,都感觉这孩子估计被打击大了,有些傻了! 至于张容儿,初时盯着这株植物的时候,因那小花儿特别的小,只有指甲盖这样大,她盯得一动不动的,但看了好久,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了。 而后来,蜜蜂来采蜜了,七彩翅膀,美丽无比的蝴蝶也飞了过来,即便是朵小花儿,但盛开的时候,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也有它独特的美丽,可是,它能美丽多久呢?而世人为何只喜欢花而不喜欢绿叶?是因为它的刹那美丽么? 张容儿看花看着看着,她的心情,不由的变得有几分凄凉冷意,而就在这时,即便她没有盘腿坐下,但她身体里的灵气,竟然自发的,就顺着经脉转动起来,张容儿当时并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异常,她陷入了一种非常玄妙的境界里,这种境界让她神情看起来呆呆的,但灵魂,却好像融入到了花的世界,叶的世界。 姚妈妈毕竟是个结丹期的修士,她过了一会儿,就明白了张容儿是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家小姐竟然看一个花,竟然也能感悟万物,这种境界极度的玄妙,她是修行到知机后期,才逐渐的开始感悟的,只是没有想到,小姐刚刚开始修行,竟然就能感悟万物,小姐可真是个天才啊! 姚妈妈这般想着,越发的对张容儿忠心了,而附近玩耍的小丫鬟,闲杂人等,都被她赶了出去,姚妈妈且吩咐下面的守住各个入口,不让人进来打搅小姐“看花”。 张容儿一直看花看到晚上的时候,缓缓的,才回过神来,而等她回过神来,她忽然就觉得通体清爽舒适,她凝神一看,自己的真气,竟然又增加了不少,竟然比在屋子里修炼十多天的真气,多了一倍由余的样子。 她心里感应断情第二次心法,发现一只以来老感觉有个关卡冲不过去,而此刻,竟然不知不觉之间,就冲了过去。 至于现在,她忽然很想拿起木剑,然后很畅快在在花园里来回挥舞。 这感悟后舞剑的机会,真是相当难得的,可惜,张容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她三五几步,快速回到卧室后,然后拿起木剑,在卧室里挥动起来,如果有人看到,一定可以见着剑影婆娑,花姿曼妙,柔情款款,刹那,落英无情,香风随季节而动,只能化泥罢了! 她这通体舞动过来,神思陷入一种很曼妙的状态,不知不觉之间,竟然砍断了房间里的不少摆设,而她,则依然毫无所觉。 寻仙楼的容儿小姐“失魂落魄”看了一日的枯花,连中午饭也没有吃,然后,回到房间就可以拿房间里的家具摆设发脾气,把不少家具摆设都摔成了碎片。 这样“精彩”的“热闹”,自然是刘氏感兴趣的。 刘氏听到心腹婆子的回报后,嘴角的笑容不断的夸大,小贱人,敢和我斗?怎么?当时听到你有个妹妹,且你爹爹只疼爱妹妹,妹妹天资卓越,得拜名师,张家大摆筵席广告天下,你不是一脸的不在意吗?小贱人,你和我装?看看,装不下去了吧? 刘氏想到曾清芳,想到那位曹氏皇族,她的嘴角,带着一丝奇异的笑容,她捏了捏放在袖口的小瓶子,低声笑道,”贱人,你看着,你的女儿,我会让她享受世人所不能享受之苦的,这,只是开始!” 按照往例,刘氏屏退下人,一个人端坐在小轩厅房间,她脸上,带着几分温柔慈和的笑容,而嘴巴里,念念有词,一下一下,感受着手里小瓶子因忍受不住痛苦,而剧烈的颤抖着。 这酷刑直到下人来报,说老爷回来了,刘氏才缓缓的整理了一下衣袖,迎了过去。 张天河看着刘氏温柔美丽的笑容,有些怜惜的道,“月儿,怎么一个人呆在房间?是不是又闷了?” 刘氏温柔的朝着张天河含羞带怯的笑了笑,欲语还休的看了张天河一眼,缓缓垂了头,道,“天哥,我……想你……了!” 刘氏的这个笑容,这个“欲语还休”,被她对着镜子演练了千百遍,果然,她说完话,张天河的心,立即的,就柔软得不行,好像被拧成了水似的,深情无比的抱住刘氏,亲向刘氏嫣红的嘴唇,语气有些喘息的道,“好月儿……乖宝宝……” “天哥……”,刘氏语带呻吟的靠在了张天河的怀抱里,而她的手,朝着袖口握了握,曾清芳,你看到了吗?不,你既然看不到,但一定能感受到吧?我刘月儿,现在,占着你的正室位置,睡着你的男人,抢占你的嫁妆,而你的女儿,痛苦难受得发脾气,但等待着的,只能是更痛苦的事情! 曾氏,你出生名门又如何?有皇室修行天才追求又如何?你终究,将永远被我刘月儿,踩在地上,卑贱到底!

上一篇   第13章 拜师宴1

下一篇   第15章 拜师宴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