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拜师宴3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5章 拜师宴3

这一夜,张容儿在最初的兴奋过后,定了定神,想起和刘氏等人的刻骨深仇,她那因为获得成就的兴奋之心,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 不够,不够,还不够,这才只是感应二层而已,她现在,还只是处于修行世界里,末流中的末流,别人一个小指头,就能把她掐死,而她,一分一毫,也不能松懈,她要努力,更加的努力,比别人辛苦千百倍的努力和用心,才能够真正的活得像一个人,而不是像一只畜生,任人拿捏,任意凌辱,而她要报仇,更是要努力修行才行,这,才只是开始。 只是那种感悟生物的玄妙状态,张容儿细细记住那种感觉,待稍后,发现竟然不用特意打坐,甚至坐着看书什么的,身体里的真气,也在自动流转,然后续而越来越壮大。 当然,这样的状态毕竟有些分心,和全心全意静心打坐时的收获,还是有所差别的。 张容儿静下心来后,又宁心静气的,打坐了通宵。 第二日,骄阳如烈火,天空碧蓝,万里无云。 这一天真是一个好日子,兵马大元帅的爱女拜得奉天王朝的五大天阶高手之一的白长历为师,这在奉天王朝,确实是一件难得的喜事。 而早在几天以前,元帅府张夫人就开始广发请柬,在这一日,上京街市天马街可谓客似云来,热闹非凡,一辆一辆的豪华马车驰进了天马街张府,原本宽敞的车道,早已被堵得严严实实的。 在寻仙楼,姚妈妈早早的起了床,来到张容儿的闺房敲了敲门。 “小姐,该起床了,今日,奴婢一定要把小姐打扮得艳光照人,让京城的权贵之家都看看,看看谁才是张府嫡出的大小姐,而那个小贱人,不过是个卑贱的妾生子。” 张容儿也不反驳姚妈妈,只任由姚妈妈选了一件大红镶金边绣着鸾鸟的百褶裙服,而头上,也任由姚妈妈插上满头的珠翠。 张容儿收拾完毕,姚妈妈扶着张容儿,朝寻仙楼的出口走去。 只是,一行人刚刚走到出口,在出口处,几个粗壮的婆子却守在出口,守得严严实实的。 张容儿一眼看过去,那当头的婆子,正是刘氏的心腹婆子之一吴妈妈,这个吴妈妈是除了高妈妈外,刘氏手下非常得力的婆子之一,在前世,这个吴妈妈没少授意下人欺负张容儿。 看到张容儿一行走过来,吴妈妈皮笑肉不笑的道,“容小姐,你要去哪里?” “今日不是倩如妹妹的拜师宴吗?我当然要去庆贺一番!”,张容儿看着吴妈妈,淡淡的笑道。 “是吗?可是,容小姐,你的禁足日期还没过呢,夫人吩咐,叫老奴在这里好好看好容小姐,容小姐,请回吧。” 吴妈妈说着,嘴角的讥诮之色一闪而过,看这位这通体的打扮,只怕一早就起来开始打扮了吧?可惜,这个拜师宴是倩如小姐大放异彩的时候,怎么会放这样一个丫头出去惹人厌呢?这不是提醒夫人,她不是原配,倩如小姐不如嫡女吗? 姚妈妈听得这话,立即明白了刘氏的意图,真是欺人太盛了,这个小娼妇才进门没几天,竟然就敢这样对待小姐,这小娼妇此举,只怕是把小姐关闭在一个小笼子,不让小姐接触生人的前兆吧?可是,小姐明明才是嫡出的大小姐,小姐明明才是,那个小娼妇,她怎么敢? 姚妈妈当下怒道,“大胆,有你这样跟大小姐说话的吗?夫人?那女人不过是个,我们大小姐的生母,才是真正的夫人!” 吴妈妈讥诮的看了姚妈妈一眼,眼里的冷意一闪而过,速度快极了,而张容儿看到这个冰冷的光芒,她的心里,忽然一冷。 她当下拉着姚妈妈的手,有些怯生生的道,“姚妈妈,算了,既然我在禁足,自然应该好好的呆在院子。” “小姐,你……你……”,姚妈妈眼里的无可奈何,怒其不争之色越发明显,而旁边的吴妈妈,则讥诮之色越发的明显了。 张容儿当下带头朝闺房走去,而身后的下人,都脸色各异的跟在她身后,张容儿双目冰冷,把脸上有异色的下人,一一记在了心里。 等回到寻仙楼后,身边只有姚妈妈的时候,姚妈妈实在忍不住,道,“小姐,为何就放弃了出门?难道还怕了那个小娼妇不成?” 张容儿深深的看了一眼姚妈妈,道,“姚妈妈,即便我到前厅去面见京城的权贵,但是,张倩如拜师的事情,能搅合掉吗?” 姚妈妈愣了一下,道,“这个,那个小贱人是单灵根,又是早已传开了的,白真人很重信誉,只怕不会更改。” 张容儿道,“那就是了,既然我到前厅,不能改变什么,那么,我们何不利于这个机会,做一些有利的事情呢?” 姚妈妈一惊,道,“小姐有什么好主意?” 张容儿嘴角微微笑着,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姚妈妈,这是一个拿回我母亲嫁妆的好机会,一会儿,前厅人最多的时候,你带人偷偷翻出寻仙楼,借机带人前去大厅对我父亲说,因为有人议论父亲和新夫人贪图母亲的嫁妆,为了张家的声誉作响,您老要向外管事张牛要钥匙把夫人的嫁妆搬到小姐住的寻仙楼。” 姚妈妈听后,想了一想,不由自主的道,“小姐,这招厉害啊!可是,这样做的话,连老爷的脸都打了啊!” 张容儿嘴角冰冷的笑了笑,道,“无妨,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而到时,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帮我弄一件下人穿的衣服来,我要去那娼妇的小轩厅一趟,她那时正在前厅结交权贵,以便巩固自己的地位,只怕她的小轩厅,到时会是最空虚的时候吧!” 而叫姚妈妈过去拿生母的嫁妆打她的脸,又正好引开了她下面的人的注意力,到时,她便可以潜入小轩厅,把生母的灵魂拿回。 想到生母,她的心里,不由的隐隐作疼,那是一个美丽得好像仙女一样的女子啊,永远用一双好像会说话的眼睛带着几分忧郁的看着她,那样美丽的女子,为什么就会有这样差的运气,会碰到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和无耻狠毒的女人呢? 不,不,不是她的错,与运气也无关,她只是……太傻了,为了这样一个男人…… 张容儿当然还不知道她母亲与张天河,刘氏之间的起源,若是知道曾清芳原本会有一份很好的婚姻,而曾后来嫁给张天河,这一切,都是刘氏和张天河从中设计,只怕对张天河,也会一起恨了。 对于张天河,张容儿的心情很复杂,在前世,她母亲去世以后,张天河一直对她不大理睬,下人侮辱她,续母刘氏那样恶毒的对待她,他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一个做兵马元帅的元婴高手,府里发生的事情,她不信他一点都没有耳闻,她一次次在亲信人如梦的帮助下,才难得见到他一次啊,可是,面对她痛苦的哭诉,他只是漠然的视而不见。 这是她的生父吗?不,不,他好像,只是一个陌生人,也许,他的心,比陌生人还要冷漠,没有血缘关系的如梦,为了让她吃上一口饭,甚至去下跪求厨房的低等婆子,而她的生父,看着她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这,就是她的生父! 张容儿想着前世的凄惨生活,目光里恨意涌动,如地狱恶鬼重临人间,等着,都给我———等着。 张容儿因恨意涌现心头,一双眼睛变得深沉无比,她此时,实在无心打坐,便挥起木剑,在房间里挥动剑法,她手里剑气涌动,气势汹涌,不少的家具,在剑气之下,又化作碎片。 而张容儿屋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不一会儿,就传到了旁边的吴婆子和刘氏耳里,吴婆子听后,越发对张容儿放心,小孩子嘛,拿大人没法,却只能关起屋子来闹情绪,至于刘氏,听到张容儿憋屈,但却只能回到自己房间去发脾气后,心里也越发的得意。 以姚妈妈的修为,很容易的,就在吴妈妈等人没有发现的情况下,绕过吴婆子等人,从下人房里,偷了一件下人的衣服出来。 姚妈妈回来后,看着梳妆台前,张容儿早已把满头珠翠都取下,整个人也打扮得清清爽爽,她有些回过神来,对张容儿道,“小姐,你今天早晨特意让老奴随意给你打扮,也是为了麻痹刘氏等人吧?” 张容儿淡淡点头,道,“不错。” 姚妈妈心里暗暗心惊张容儿的心机,她真的没有想到,原本成天只知道对着夫人撒娇的面团一样的孩子,转眼之间,就已经变成这样了,看张容儿刚才有条不紊的吩咐她去做的事情,且她事前,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可见这孩子多沉得住气。 姚妈妈心里真是又安慰又心酸,但同时,又有几分骄傲,夫人的孩子,就该是这样的,这样的聪明,且天资又高,总有一日,小姐会成才的。 姚妈妈心情复杂的再次溜出去,来到张府待客的前厅。 在前厅里,只见处处都是衣着华丽者,而衣香丽影之间,刘氏美丽夺目的,就那么的站在张天河身侧,听着一个又一个的贵夫人,对着她说着奉承话,那些以前她做姑娘时,好些看不起她的贵夫人,看看,此时一个一个的,都向她低头呢。 而就在她得意不已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人群里大声传来,“老爷,听人说新夫人贪夫人的嫁妆,现在,为了新夫人的名声,老奴要求搬回夫人的嫁妆!”

上一篇   第14章 拜师宴2

下一篇   第16章 小轩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