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小轩厅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6章 小轩厅

不提姚妈妈来到前厅大闹,只说等前厅闹起来的时候,张容儿立即的,便梳了两个双丫鬓,穿着下人的衣服,很低调的从寻仙楼的侧面,朝一个狗洞爬去。 因她身量小,张府大厅又闹腾了起来,人都凑着说八卦看热闹去了,所以,她趁着树丛掩饰,很快就跑了出去。 这个狗洞除了如梦,基本的人没有人知道,张容儿现在年龄小,只是一个六岁的小豆丁,从树丛掩盖的狗洞,很快就钻了出去。 就是刚刚钻出去的时候,她一抬头,结果看到一个长得精雕玉琢的小孩正睁大双眼好奇的看着她,那小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头上一个金冠挽着头发,身穿一件绣着墨竹的淡青长衫,鼻梁高挺,嘴唇丰润,眼波不转自风流,小孩年龄虽不大,但以张容儿的年龄来看,却依旧能够看出,这孩子长了,一定是一个很会勾引女人的男子。 张容儿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在看到那个小孩那双风流转动的丹凤眼时,不由的,她的心,加快了几个节拍。 这当然不是心动,一个满心里只被仇恨填满的女人,怎么会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心动? 只是,在看到那孩子的第一眼,她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她心里,同时生出一种明悟,她和这个男孩,以后只怕会有些因果,当然,这个想法只是在她心里一闪而过,因觉得这个孩子只是一个陌生人,她当下便把这个冒出来的念头丢在了一边。 那小孩在看到她后,双目看到她的眼睛,不由的,就有些移不开目光,良久,那小孩的耳朵尖,竟然有一些可疑的红色透出,小孩原本白白嫩嫩的耳朵,立即变得粉红,让人看起来恨不得咬一口。 张容儿看到小孩那耳朵红红的样子,心里暗暗觉得好笑,这不知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是好,可是,竟然这样容易害羞,不过,不管怎样,都不关她的事。 两人从碰面,到发愣,只有一瞬间的事情。 张容儿看那孩子挡住她的去路,她淡淡道,“喂,让一下路。” 那小孩愣愣的一动了一下脚步,而张容儿,看他要让不让的,心里正赶时间呢,也有一些不耐烦,便推了那孩子一把,然后,她脚步蹬蹬的,便朝着前面的花丛跑去。 她跑开一会儿,那小孩却急了,在她身后大声道,“喂,你是哪家的丫鬟?我朝你家主人要你过来做我的丫鬟好不好?” 张容儿跑了几步,听到小孩的声音,她一愣,忽然,脸色一变。 这个声音……即便年龄小,但是,她依然记得,这个声音属于谁。 这是上一世,那个“温柔体贴,知冷知热”,叫她拿了她母亲留下的那个玄妙的玉液瓶来,作为订婚信物的男子。 结果,到她死的时候,才知道,一切,都是笑话,从头到尾,这个男人不过想要她的玉液瓶来讨好张倩如而已。 这个男人如果想悔婚,随便怎样都行,但是千错万错,欺骗一个女人的感情,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来获取人家的至宝,且用这个至宝来讨好另外的女人,这人的人品,当真是低下得没品。 这也难怪那个她看着他那张脸,觉得有些眼熟,那双风流魅惑的桃花眼呀,女子在他眼下,都会羞红了脸不敢逼视呢! 可是,刚刚还平和的面容,此时,却已经冷淡如寒冰。 而她奔跑的速度,不但没有停下,反而越跑越快了,一眨眼,张容儿就消失在了花丛里,等白慕追上来的时候,她早已跑得没了踪迹。 白慕有些郁闷,难得他有一个看的上眼的丫鬟,但偏偏,这个丫鬟一转眼,就跑得没了影子,这在女人堆里,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最后的时候,那个丫鬟回头看了一眼,那看他的眼神,带着一种厌恶到极致,好像在看一只垃圾里的苍蝇的那种鄙夷,那种目光看他,这让他在女人堆里这个无往不利的宠儿,心里升起了几分怒气,但带着几分怒气的同时,又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小丫鬟长得真漂亮呀,她那双眼睛,黑漆漆的,像深沉的大海,怎样也看不透,他看过去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会被眼睛里的世界所吸引,而那琼鼻朱唇,雪肌玉肤,他看着看着,老想伸手去掐一把。 白慕在花丛里走了一会儿,到底没有找到那个眉目如画的小丫鬟。 而就在这时,遥遥的却响起了一个丫鬟的声音。 “少爷,慕少爷,你在哪里呀?” 这是他的贴身丫鬟如儿的声音。 白慕有些没趣,想着反正也找不到那小丫鬟了,也许去大厅里的勋贵之家打听打听,还能打听出点消息来,他当下懒洋洋的应了那丫鬟一声。 小丫鬟如儿急匆匆的跑过来,气喘吁吁的道,“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呀?快,宴席快开始了呢。” “快开始就快开始,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耐烦去看什么元帅府的小姐。” “可是,少爷,听说她人长得很美,又很厉害,听说是和少爷一样,都是难得的单灵根,是万里挑一的天才啊!” 白慕有些无聊的敷衍道,“哦,哦,是个天才!” 白慕和丫鬟正说着话,在旁边,忽然急匆匆的跑来了几个蒙着黑布的少年,白慕和如儿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下一刻,一下子的,就被人“啪”的一下,头部被敲了一个闷棍。 而下一刻,白慕就被人装在一个脏兮兮的袋子里,然后外面的人挥动着棍子,开始噼啪的打着袋子。 白慕三岁开始打坐,因天资优秀,四岁便突破了感应期一层,六岁突破了感应期二层,现在,虽然才八岁,但隐隐的,也快突破感应期三层,白慕也是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只是因为白家人怕他修行太过驳杂,想着年龄还小,只一心一意,叫他修炼真气,突破境界,一时之间,尚且还没有来得及修炼法术。 他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他父亲是奉天王朝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的族长,虽然白长史还没有到达元婴境界,但因白家有白长历这个元婴高手支撑着,而白长历一直未婚,并没有后代留下,所以,白慕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奉承着的,并没有吃过苦头。 此番一下子的被人袭击后装入麻袋,他除了运转真气苦苦抵抗,竟然丝毫不懂如何还手。 外面那群人打了白慕一会儿,就在白慕身体上疼痛不已的时候,忽然,只听一个美妙到极点的声音传来,“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声音嘿嘿笑道,“哟,还个漂亮的小丫头,怎么,没有看见哥哥我在揍人?” “你这个坏蛋,揍人是不对的,你快放开他!” “嘿,小丫头,你再呱噪哥哥我连你也一起打,早看不惯这小白脸一副勾人的样子了,趁着机会,非毁了这小子这张脸不可!” 那人说着话,正要再次朝白慕身体上招呼。 而就在这时,一个软绵绵的小身子扑倒在了袋子上,白慕只感觉到一股子的奶香味,他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而下一刻,白慕的心里,一下子就抽痛起来,只听“啪”的一下,那人原本要打在他身子上的拳头,竟然一拳头就打在了小丫头的身子上。 白慕的心里,一时之间,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滋味蔓延。 这时,忽然,旁边有人喊道,“快来人啊,倩如小姐被人打了!” 那打人的小子见状不好,一溜烟的就跑入花丛,消失不见。 在不远处的张容儿淡淡的看着这一场闹剧,眼神冰冷之极,当旁边的人都散开了,她趁着树丛掩饰,速度迅速的朝小轩厅走去。 记得在前世,貌似也有这样一场闹剧,却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刘氏设计的一个套儿,其目的嘛,不过是让白慕好好的感谢他的“救命恩人”张倩如,让张倩如对白慕有恩惠,续而,两人多多来往,日久生情罢了。 只是前一世她出现在树丛,却早早的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就把白慕引到了另外一边,避免了被白白打了一顿身体。 现在,看到熟悉的场景,张容儿终于想起了这些细节。 只是,如今,她即便想起了一切,只只是冷冷的看着白慕挨揍,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仅此而已。 因路上出了这场变故,附近的下人,更是都涌去讨好“天才”张倩如去了。 张容儿很轻易的,绕开两个下人,竟然就进入了小轩厅。 在小轩厅里,她脚步极轻的走了进去。 刘氏所住的小轩厅,正厅里,先是一个凤凰翱翔的屏风,而屏风进去,左边是一个摆满了古董的架子,右边,则是一个很大的梳妆台,在梳妆台上,有数个首饰盒子,想必,这个盒子里都是摆放着的首饰。 而屏风后面,便是一张巨大的雕花紫檀木大床。 张容儿是一个很小心的人,她一步一步,不敢丝毫移动小轩厅内的摆设,只是很小心的,四处看着。 只是,不论是摆放在架子上的古董,还是梳妆台的首饰盒子,她一一感应,没有一点灵气波动,难道母亲的灵魂不在这里? 可是,不可能,以刘氏的习性,只怕她每日,都会留着母亲的灵魂在身边不断的折腾吧,且姚妈妈派来的人也详细说明了刘氏“自言自语”的异常,所以,母亲曾清芳的灵魂,一定在刘氏的卧室。 只是张容儿找了又找,依然没有找到,张容儿有些不死心,难道刘氏把母亲的灵魂随身带着了?她竟然如此的大胆?这满室的权贵,满厅的高手,她就不怕被人看出弊端? 奉天王朝是一个以修行者和凡人一起组合的国家,其中,自然是以修行者为尊。 在奉天王朝,只有一个修真门派,这个修真门派的名字,就叫着“奉天”,以国为名,而同时,这个修真门派,由皇室掌控着。 因此,这一次张天河大摆筵席,来往的勋贵里,大部分都是奉天王朝里的高手。

上一篇   第15章 拜师宴3

下一篇   第17章 荣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