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荣浩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7章 荣浩

张容儿在刘氏卧室里把自己修炼出来的那点真气运转,一一去感受旁边的古董架子,梳妆台,刘氏的紫禅木雕花大床,附近的墙壁…… 也不知是曾氏的灵魂当真不在屋子,或者还是张容儿的修为太低了,忙活了半天,却是一无所有。 倒是刘氏房间里的一个物件吸引了她。 那是梳妆台旁边的书桌上看起来一个比较古旧的笔筒,这个笔筒灰不溜秋的,按说,以刘氏的品味,是不会选择这样的物件的,只是,这样一个看起来破旧的笔筒,却用一个珍贵的紫檀木做的盒子装着,而张容儿的真元探入其内,竟然如水入大海,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容儿心里一动,她想了想,眼睛里精光一闪,因此,她忽然想起,在前世,最初的时候,刘氏虽然想害她,但到底还有些隐晦的,但后来,就变得明目张胆起来,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刘氏的一个娘家侄子,不但天资卓越,竟然练了一种很神奇的,可以吸人气血的功法,这人行事狠辣,以一个诡异的笔筒为法器,很有凶名,后来还拜了奉天里一个隐秘高手为师,成为奉天王朝有名的青年高手。 听说他的师父极有背景,连奉天王朝的皇帝,也要对其礼遇几分,也因此,刘氏到了后面,行事越发的嚣张跋扈。 张容儿心里一动,正在思考,而就在这时,刘氏的房间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越来越快,张容儿心里一惊,当下里什么也顾不得,双目一扫,立即爬到紫檀雕花大床下面,小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 而她刚刚藏好,刘氏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房间里,走进来两个人。 只听一个声音道,“银霜姐姐,我听说夫人……的灵根被毁了,是真的吗?”,这是一个年轻姑娘才有的清脆的声音。 银霜听后,心里一惊,四处看了看,见没人,忙把刘氏房间的门关上,这才道,“紫霜,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叫你说话要慎重,这种事情是能拿出来说的吗?你不要命了?” 紫霜却目光闪了闪,低下头,道,“银霜姐姐,这么说,是真的了?夫人的灵根,真的被毁了?那夫人以后,就不能修行了?” 银霜叹了口气,道,“是啊,说起这事,还真是为夫人担心,可怎么办啊!” 紫霜目光一闪,也叹息道,“老爷是元婴期强者呢,寿命可达千年,而夫人现在变成了凡人,以后都不能修行了,不但寿命短,而且过不了两年,就会老去,银霜姐姐,你说,英俊年轻,容颜一如往昔的老爷和白发满头,皱纹满脸的夫人站在一起,会怎样啊?” 紫霜说话之间,好像是为刘氏担心似的,顿了一下,又道,“银霜姐姐,你说,过几年,夫人老了,老爷会不会……那个啊?” “哪个?” “还能哪个?当然是找别的女人了啊。” 银霜听后,也有些沉默了,她也无法想象夫人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样子和老爷英俊潇洒的样子站在一起,而且,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个样子,即便老爷再喜欢夫人,只怕也不会亲热了吧? 银霜是特别了解刘氏的一个人,她从小,就开始服侍刘氏,她的修为也有感应期五层的样子,曾氏和刘氏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恩怨,可是刘氏都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曾氏原本的好姻缘毁掉,且后面刘氏的种种手段,越发让这个从小服侍刘氏的丫鬟对她在忠心的同时,却心里对她有一种浓浓的恐惧。 想到刘氏的手段,又想到刘氏灵根被毁,身体没有灵气滋润,很快就会被世间浊气所污染,很快,刘氏就会开始衰老,而到时,刘氏会不会拿身边的人出气? 银霜当然不敢深想,只说了紫霜几句,又反复叮嘱紫霜刚才的话不能再说,这才去打开了房间门和紫霜一起走了出去。 那两人走出去后一会儿,张容儿从床下爬起来后,快速的朝房门走去。 只是她走了几步以后,脚步顿住,回身拿起那个笔筒,再轻轻开了门走了出去。 刘氏的小轩厅此时依然没什么人,张容儿很容易的就跑了出去。 就是刚刚走出小轩厅没一会儿,一个声音忽然叫住她道,“喂,那个小丫鬟,你哪个房的,怎么这个时候在这里乱跑?” 张容儿心里一跳,随即垂着头低声道,“回姐姐,刚才在小轩厅里银霜姐姐吩咐我来花园去采一株比较漂亮的花,银霜姐姐要用……” 这个丫鬟显然是刚刚出了小轩厅,且看到过银霜人的,毕竟,她走过来的方向,和张容儿出来的方向是一个方向的。 那丫鬟听她这样说后,心里松一口气,道,“原来是银霜姐姐吩咐你采花,那你好好的去采吧,今天府里人多,不要乱跑,不要惹祸。” “是,姐姐,我知道了。” “恩!” 那丫鬟说着话朝前厅的方向走了。 张容儿看着她的背影,认出了这个丫鬟,这个丫鬟是刘氏身边的二等丫鬟银露。 张容儿在银露走远后,忙快速的跑入了花丛里。 等张容儿走了一段路后,看四周无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把笔筒看了又看,把其放入衣袖口好好的放好,正要从花丛里走出来。 而就在这时,忽然,她的背后,“啪”的拍来了一个巴掌。 只听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好啊,你个丫鬟,竟然在这里偷懒,我要告诉姑姑,叫她好好惩罚你!” 那小姑娘大概有给十来岁左右,她的力气极大,打在张容儿身体上,张容儿早在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就知道是她,因怕暴露了修为,不敢运起真元抵抗,倒被她打了个正着,她痛得眉头一皱,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这个蛮横的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刘氏大哥的嫡出女儿刘珊珊,这个女孩因从小和张倩如一起长大,平时,没少听张倩如和刘氏说曾氏和张容儿的坏话,也因此,张容儿在前世,没少被刘珊珊欺负。 张容儿跌坐在地上后,眼睛里的狠厉之色一闪而过,接着就道,“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刘珊珊“咕咕”笑道,“跪下,求本小姐,本小姐倒是可以考虑饶不饶你!” 张容儿脸色大变,要她向仇人下跪?不,不,不可能,虽然她想隐藏修为,虽然她想低调,但是,如果她重生了,却依然要向仇人卑躬屈膝,那么,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不如去死! 她眼里的狠厉之色一闪而过,正要有所动作,而就在这时,一个男声忽然传来,道,“刘珊珊,传闻你骄横跋扈,小小年纪,便狠毒不已,果不其然啊,你又在欺负下人?” 刘珊珊闻言,目光阴冷的转过头去,张口大骂道,“你谁啊?敢管本小姐的闲事?小子快滚!不然,姑奶奶我一会就对你不客气了。” 那男声还没有说话,他旁边一个声音忽然大怒,尖厉的道,“无知小女,知道我们爷是谁吗?我们爷……” 那个男声身边的奴仆话音未落,刘珊珊手里一道利光则立即快速无比的朝旁边的主仆二人射去。 刘珊珊冷笑道,“管你是谁,我爹爹是刘家家主,我们刘家可是奉天王朝五大名家之一,小子,管我的闲事,你死定了。” 不得不说刘珊珊乃至刘家人的无知,在上京这种地方,竟然敢如此嚣张行事,且不说天子脚下,随便出来一个人家,都是一个官,且势力盘根错节,家族之间都有联姻,随便得罪一个人,只怕都会牵连出一大片的事情来,就说刘家原本只是二流家族,现在虽然因为刘氏嫁给张天河,续而攀上了张天河,但到底没什么底蕴,刘家行事如此嚣张,不过是因为刘家刚刚迁入上京,比较无知罢了。 刘珊珊修行的天赋还是不错的,是水木双灵根,也算是难得的天赋灵根了,她现在十六岁,已经到了感应八层,这样的年龄有这样的修为,在修行界来说,也算是比较有底气的了,在感应十层大圆满,就可以到达知机的境界,到了知机的境界,寿命又可以增加两百年,等到结丹后,寿命可达五百年。 刘珊珊在刘氏家族从小被称为天才娇宠长大,看什么人不顺眼,便可以随意打骂,适才看到张容儿,虽然年纪小小,但皮肤如冰山上的雪莲一样白嫩,眉目精致如画,刘珊珊几乎看到张容儿的第一眼,心里就很不舒服,而按照她的习性,当下也就拦住了张容儿。 而忽然跳出来的主仆二人,自然让她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她什么也不顾及,便发动了攻击,朝着主仆二人的致命之处袭击而去,一击之下,竟是想要人性命。 就是张容儿看到那利光,心里一惊,正要出口提醒对面的主仆,那开始说话的少年冷笑一声,手好像轻轻的挥动了一下,他主仆二人连同旁边的张容儿,都被一层莹莹的光速包裹,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下一刻,他的手指忽然出现数到厉芒,厉芒飞奔而出,和半空里刘珊珊射出的光束在半空交际,片刻,刘珊珊射出的光芒一下子就虚弱下去,续而,逐渐透明,消失在空中。 刘珊珊大吃一惊,只是,尚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袭击了她光是的厉芒却并未消失,而是直接朝她直接射了过来。 只听刘珊珊“啊”的一声惨叫,脸上立即被轰击成了一个血红的口子,而鲜血,也喷射而出。 刘珊珊满身恐惧,跌坐在地上,道,“你……你……你敢?我是刘家嫡女,我姑姑是元帅府的女主人,张天河是我姑父,你……你不要过来,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那少年冷笑一声,一步一步,朝刘珊珊走过去。 张容儿这时不由的打量那少年的模样,大概十五六岁的模样,五官长得比较平凡,如果扔入人堆里,一准找不到这样一个人,只是这人的眼睛里,张容儿却看得出,这人相当的孤傲,隐隐有股子拒人千里的冷淡。 那少年丝毫不理睬刘珊珊的威胁,淡淡道,“滚!记住,下次再见你这般欺负一个没有修为的孩子,我见一次打一次!” 刘珊珊哪里吃过这样的大亏?你满目恨意的看了那少年一眼,又恨得不行的看着张容儿,是这小贱人,都是因为这小贱人她才会被人划破了脸,如果,如果留下疤怎么办?她越想越恨,越发的恨不得立即扑过去把张容儿折磨,但是,在看到旁边目光凌厉的少年后,她不敢! 那少年好像看到她眼里的恨意,冷冷的道,“我的名字叫荣浩,你如果认为自己有本事,随时可以来找我报仇!” “荣?你姓荣?”,刘珊珊到底不算太无知,在她进京前,她的家里人给她说过,叫她不要招惹京城里哪些人,而这里的人力,就有一个姓荣。 姓荣的,年龄十五六岁,修行又如此深不可测的,大概只有皇帝的嫡亲姐姐安庆长公子之子荣浩了。 安庆长公主和今上苍佑皇帝是嫡亲的姐弟,听闻安庆长公主天资极出色,在成年后,为追寻天道,就自己出去游历去了,十多年后,安庆长公主忽然回来,只是回来的时候,不但身负重伤,还带着一个孩子,把孩子托付给太后,且交代好孩子姓名后,安庆长公主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这位荣浩作为安庆长公子的私生子,大家表面恭敬,但到底,心里是鄙夷的。 刘珊珊心里大骂道,“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还真当自己是皇亲国戚?”,但面上,到底不敢表现出来,只跌跌撞撞的跑开了。 刘珊珊走后,荣浩看了看旁边的小孩一眼,这一看之下,不由发出惊讶的“咦”一声。 初时,他出手相帮,不过是因为自己幼年的一些遭遇罢了,而此时,看着这个这个双目深邃如海洋看着他的小女孩,他倒是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不但面容长得好,竟然还生了一双奇特的眼睛。 当然,他也只是感叹一声罢了,因性子冷淡,收回防护光束后,对身边的亲信道,“小寻子,走罢!” 也不理一旁的张容儿,当下带着亲信走了。 在荣浩走开几步后,张容儿忙道,“荣公子,多谢你,我会报答你的!” 荣浩脚步不停,淡淡道,“不用!”,身影很快消失在树丛中。 在张容儿仅有的生命岁月里,除了生母曾清芳,除了如梦,还没有人主动帮助过她,而这一次,被忽然冒出来的一个前世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帮助,张容儿的心里,有些复杂。 等荣浩走后,她当下里也快步的朝狗洞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道路倒是顺畅,一路下来,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就是路途中,听到两个小丫鬟在谈论白家的白慕公子,长相是如何的出众,而张倩如小姐天资出众,对白慕公子有相救之恩,两人之间也算有缘。 张容儿听到这谈话,嘴角似笑非笑,这一世,等到她十岁的时候,那个玉液瓶,她要定了。 张倩如,如果没有了玉液瓶,即便你天资不错,你的修为,还会越来越高深吗? 张倩如的性格她了解,在刘氏的教养下,张倩如和刘氏性格差不多,都是骄傲自负又虚荣类型的,而这种性格,通常并没有太多的耐心静下来修行。 张容儿一路盘算,按照姚妈妈这次的闹法,只怕刘氏定会再次的在旁边挑拨,只是可惜,这一次没有拿到生母的灵魂,不然,以她现在弱小的实力,她应该顺着刘氏,先回老家祭祖去,如此,也可暂避刘氏锋芒。 不过,既然生母的灵魂没有拿到,那么,她也只有顺着刘氏,争取更大限度的“禁足”了。 张容儿思虑之间,很快就悄无声息的回到了闺房。 如梦见她回来后,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张容儿之所以单独前去刘氏的小轩厅,一来,是此事事关重大,张容儿不放心其他人去做这件事,二来,也是可信的人太少,连如梦,也被她留下来做了掩护。 张容儿进了屋子后,先把衣服换下,然后又把笔筒拿出来放在了首饰盒里,再把钥匙贴身收好,而当她正要准备打坐的时候,就在这时,寻仙楼外面,忽然传来喧闹声。

上一篇   第16章 小轩厅

下一篇   第18章 再次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