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暂避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19章 暂避

直到张天河等人走得没了影子,旁边的一脸怒色的姚妈妈忙走过来,很心疼的看着张容儿道,“小姐,你……疼吗?老爷真是狠心啊,小姐,你别伤心,老爷都是被那个贱人诱骗,才会这样打你!” 张容儿看着姚妈妈关切的脸,原本不舒服的心里,忽然就感觉舒服了一些,她对这姚妈妈和如梦笑了笑,无所谓的道,“姚妈妈,没事的,真的没事,走,我们回去吧。” 是的,真的没事,早已知道所谓的父亲是怎么样的人,又有什么好介意的?父亲,父亲,这个词在她的世界里,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在前世,早已便知晓,虽然刚才张容儿早已知道刘氏会在她拿回母亲嫁妆这件事情里动手脚,虽然刚才,她说的话只是为了激怒张天河,好让自己多些时间安静的修行,安静的成长,可是,在看到张天河在明明知道刘氏贪图母亲的嫁妆后,依然决定冤枉她到底,那一刻,她的心里,到底还是钝疼了一下。 他的心里,真的只有那个女人,而自己,只怕他根本不把自己当成女儿。 张容儿冷冷的笑了笑,她真的很期待刘氏变得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时候,那时候,依然年轻如昨日的父亲,似否还会这样对刘氏? 主仆几日默然的回到了阁楼。 张容儿努力的又修行了一个晚上。 第二日,寻仙楼的四周院墙被增加了高度,且寻仙楼的院门,也被正式上了锁,寻仙楼里好些丫鬟婆子,都趁此机会打通关系,调走到了寻仙楼以外的地方做活去了,到了最后,走得只剩下姚妈妈和如梦陪在了张容儿身边。 张容儿趁机把之前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丫鬟杏儿给叫人抬出了院子门。 杏儿自从上次受伤,就伤了身体的根本,后又被自己哥哥的头颅给吓住了,杏儿受伤的最初几天,张容儿不让人给她送伤药,杏儿每天都疼得“啊啊”的惨叫,让寻仙楼里好些人脸色都很难看,而后来,张容儿看杏儿神色不好,这才叫姚妈妈给她上了一些药,勉强把她的命拖住了。 养了十多天,杏儿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但相比最初,总算好了很多。 张容儿不想让杏儿死,死太容易了,而活着,才是最痛苦的,她要杏儿活着,活着走出寻仙楼,让她去求刘氏。 以刘氏的性格,杏儿这样已经残破了没有任何价值的身体,杏儿的结局可想而知。 杏儿被人抬出去后,寻仙楼的院子门,彻底被封闭了,而寻仙楼唯一的入口,不过院子门口一个小小的口,可以用来送饭。 而张天河却这样也不放心,他还在寻仙楼四周布置了阵法,这个阵法连姚妈妈都走不出去。 姚妈妈还是在第三天感应到寻仙楼旁边的灵气波动,才知道的这个阵法。 张容儿知道这个结果后,心里有些郁闷,不过,好在她早就叫姚妈妈提前买了一些蔬菜种子,到时,即便不能在外面买菜,但自己种植的蔬菜,好歹可以够他们主仆三人食用吧? 在寻仙楼彻底封闭后,张容儿主仆三人,开始了彻底与世隔绝的生活。 张容儿先是把现有的紫金币全部抬入自己的房间,打算拿这些紫金币修炼,后考虑了一下,把自己修炼的无情神功的断情第一层口诀,传授给了如梦,如梦得到这个修炼功法后,高兴得不行,当天便开始努力尝试修炼去了。 就是如梦心地比较纯净,也不知道修炼这个功法适合不。 等大量的紫金币被搬入自己的闺房后,张容儿当日就封闭了房间开始修炼起来。 而紫金币里一道一道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朝张容儿的身体涌去,张容儿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着,经脉里的灵气,在不断的扩展壮大着。 也不知是否因为张容儿感悟了植物生死之间的变化的缘故,总之,在进入断情二层以后,修炼起来,修炼速度特别的快,而以前,由于寻仙楼灵气的缺乏,张容儿虽然天资卓越,但修炼起来到底受到了限定,但现在,因为有了紫金币的缘故,修炼起来,速度快极了,以前运转一个小周天需要的时间,现在可以运行三次,而张容儿的真气运转起来,毫无阻塞之意,且顺畅得全身都舒展起来,她的真气一次一次,不断运转,体内灵气,也跟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等张容儿再次醒过来,她身体变得更加的轻盈,双目变得更加的炯炯有神,她用神识一查看,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一举的,就冲破了断情的第三层,只是她再看放着的几大箱子紫金币,竟然只剩下一半了。 修炼,可真是个耗费金钱的事儿啊! 而有了紫金币,修炼起来的那种畅快的速度,张容儿真的很怀念。 张容儿整理了一下衣服,因感觉到身体上沾着太多的灰尘,觉得有些不爽,当下里,也想先洗一个澡再说,当然,她毕竟没有到达辟谷的境界,也不知道打坐了多少天,此时,竟然感觉一头牛都吃得下的感觉。 其实张容儿这样修行,在入定的时候,连个护身阵法都没有,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只是那个道袍美妇人除了教给张容儿心法和剑法,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教给她,且张容儿从来没有接触过修行的事情,所以,对阵法什么的,也是瞎子摸黑,什么都不知道啊。 好在现在寻仙楼被封住了,相对来说,她修行起来,还算安全。 就是张容儿自己知道,她应该想法子弄点护身法宝,以及防护阵法之类的东西,只是这种东西也要看缘分的,她现在年龄又小,又被关在这样一方小天地,一时半会,也是没有法子变出个法宝什么来的。 张容儿站起身来后,正要推门出去,不想,门外却传来熟悉的声音,道,“可是小姐打坐醒来了?” 张容儿惊讶的道,“姚妈妈,是你吗?” 姚妈妈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道,“小姐,真的是你呀,你醒来了?真是太好了。” 张容儿道,“姚妈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啊?距离我打坐的日子开始,过去多少天了。” “小姐,过去两个月了。” “两个月了啊,对了,姚妈妈,我打坐的这段时间,难道你一直都守候在门外?” 姚妈妈肃然道,“当然了,小姐,你打坐没有法宝和阵法守候,是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了,你年龄这样小,怎么可以没有一个长辈看着,就这样打坐呢?” 话里行间的关切之意,张容儿听着,不知怎的,鼻子不由的一酸。 张容儿是个情绪不大外露的人,她沉默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一眼姚妈妈眼角的皱纹,正要说什么,姚妈妈在旁边道,“对了小姐,你没有辟谷,两个月都没有吃饭,小姐等着,老奴这就去给你弄吃的去。” 姚妈妈说着话,那微胖的身躯,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了。 张容儿张了张嘴,想了想,当下也朝厨房走去。 就是她在走向厨房的途中,路过花园的水塘的时候,却看到姚妈妈正从水塘里抓出一条原本观赏用锦鲤,竟然在亲自拿了刀清理锦鲤。 姚妈妈作为一个修为不算太差的修士,不论走到哪里,不论到哪个家族去,只怕都会被人尊着,敬着,都会供应资源,让其修行,以便笼络,谁会让她做这样的粗活呢? 想到她自己不修行,也一直守在她的房间门外,张容儿的心里,有生之年,那种酸酸涩涩的感觉,让她很是复杂。 这边姚妈妈六感因修为的缘故,本就高深,自然她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她了,见状,道,“小姐,你快房间休息吧,这里脏,你等着啊,老奴给你煮鱼补补。” 张容儿沉默了一下,道,“姚妈妈,厨房那边,现在是不是送来的饭菜,都很差!” 姚妈妈叹息一声,且只是很差啊,每顿几乎都和猪食差不多,闻起来,都是一股子的嗖味,姚妈妈无奈道,“小姐,你放心,那些蔬菜,老奴都侍候得很好,而肉类,咱们有鱼。” 张容儿想了想,不能为了吃饭这样的小事,现在和刘氏翻脸,她只好道,“姚妈妈,谢谢你!” 姚妈妈这时鱼清理好了,当下朝着厨房走去。 寻仙楼有一个单独的小厨房,原本是曾氏为了方便张容儿随时吃上热的食物,叫人弄好的,而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那是一顿很简单的吃食,可是,张容儿却吃得津津有味。 张容儿在吃饭的时候,隐隐有种感觉,在前世,也许是因为曾氏嫁妆的缘故,姚妈妈的失踪,只怕是被刘氏无声无息的,害了性命。

上一篇   第18章 再次禁足

下一篇   第20章 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