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感悟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20章 感悟

等饭吃完后,张容儿和姚妈妈一起来到如梦打坐的房间去看如梦。 从房间的纸窗户看进去,如梦正闭目安静的打坐着,正处于入定的阶段,这样的阶段,打搅自然是不好,可能破坏如梦的感悟,张容儿和姚妈妈当下里悄悄的走了下去。 而张容儿,回到房间后,又继续开始打坐。 一晃,又是数月过去。 而张容儿房间里原本留下的紫金币,全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这数十万的紫金币,张容儿甚至第四层的修行都没有通过,就消耗完了。 不过,在用完那些紫金币后,张容儿神识查看自己的修为,发现距离图片第五层,竟然也快了,就是没有了紫金币后,以寻仙楼附近的灵气,她的修行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而且,隐隐的,有种感觉,她要突破第五层,除了需要足够的灵气,还需要感悟。 第五层,是一个关卡,如第二层一般,只要感悟对了,下面的修行,只怕一段时间内,又可以拥有很快的修行速度,而不能突破,只怕就只能一直拖下去修为不进,甚至修为倒退都有可能。 这种冥冥中的感觉,让张容儿在连续打坐数日,修为却再也没有精进的时候,她也就放下了修行,再次推开了房间的门。 在她房间外,姚妈妈正端坐在一旁,勤恳忠厚的守候着。 主仆两人见面后,当下又说了一会儿话,而不多时,如梦也从她的房间走了出来。 张容儿大概问了一下她修行的时间,结果,一转眼,竟然过去八个月了。、 “八个月?这么快?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啊。”,张容儿惊讶的道。 姚妈妈在旁边苦笑道,“小姐,你现在已经感应4层了,你的修行速度,已经很快了。” 张容儿在出来后,把自己的修为告诉了旁边的姚妈妈和如梦的,当然,她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只说刚刚突破三层,到了四层,可是,就是这样,却已经让姚妈妈很吃惊的了,如果姚妈妈知道张容儿只花了八个月,就已经到达感应四层末期,只差一个契机,就要图片感应四层,进入感应五层的境界,只怕不知道会多惊讶呢。 姚妈妈当下接着道,“那贱人的娘家侄女刘珊珊修炼到十六岁了,从三岁开始修炼,修炼了十三年,也才只有感应八层的修为呢,小姐,你的修为真的算很快的了,这才修炼多久呀?才没有一年的时间呀,竟然就已经到感应四层了,而且说起来,那刘珊珊这样的年龄有这样的修为,也算是个天才人物呢,听说天资也算好的,是双灵根,不过和小姐比起来,真的差好多。” 张容儿听完这话,心里也有几分欣喜,只是,转念,想到自己只有自己一个人和她们斗,即便自己修为再快,但是,却连区区一个刘珊珊的修为都不如,自己这样一点成绩,又算什么有什么用呢?在修真界,可不会管你修行的时间长短的,一切,只以实力而论输赢,那心里的几分欣喜,立即冷了下去。 而这一日开始,张容儿又开始了坐着看花的过程。 遗憾的是,花园里的花在没有人打理以后,花草树丛变得杂乱了很多,有好些甚至枯萎死掉了。 张容儿一个人坐在花园里,不论风吹日晒,吃穿均同被感悟的花草在一起。 如此,数日,这情况再一次的,又被守门的人通过门的缝隙,透露给了刘氏知道。 本来张容儿长久的待在屋子里,刘氏也有一些不放心,而此般,见张容儿像个受了刺激的傻子一样一动不动的看着花,一看就是整日整日的,且天黑了,竟然也不回到房间休息,下雨了,依然在雨中呆呆的,也不知道躲雨,这个情况让刘氏当下,心里就大好。 本来,一时半会,刘氏即便惦记曾氏的嫁妆,也没法动手的,只是目前,她从张家的库房里弄了钱来补贴娘家,支助娘家兄弟,子侄修行,而修行,是需要大量的紫金币的,不但如此,刘氏因为没有了灵根,要保持容貌,手下的人就给她弄了一个门路,到有名的珍宝阁去按月购买美容丹,这种美容丹价格奇贵,每日都必须要服用,可以起到缓解衰老的功用,在奉天王朝权贵人家里不会修行的人里,这种丹药非常流行,而因为价格奇贵,且一直要服用,所以,导致这种药品被炒到了很惊人的价格。 而每服用一次这个药物,每一次,刘氏对张容儿的恨意,就加深了一层。 是这个小贱人,都是这个小贱人,不然,她灵根尚在,又怎么会天天服药? 虽然,她的灵根本来不好,与大道也无缘,但是,起码可以保持年轻啊。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虽然也许,可能只是厨房的下人弄错了,所以给换了,而张天河当初查到的结果,大概也是这样,可是,刘氏还是恨张容儿。 如果不是有这个小贱人的存在,她又怎么会花重金去买毁灵果,接着,把自己的灵根毁掉? 所以说,这世上,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的人啊。 而刘氏知道张容儿的异状后,以为张容儿是因为被张天河打了耳光后禁足,然后变成了这般痴痴傻傻的模样的。 这个样子……很好。 如果能早点生病,早点自己死掉,那就更好了!这样,也不用她动手了。 刘氏心里暗暗想着。 同时,她也吩咐下去,不准下面的人被收买,不准给张容儿送药物吃食什么的。 当然,吃食要送,但送去的,只能是下人吃剩下的嗖饭嗖菜,而且,一天只有一顿! 这般吩咐下去以后,刘氏暂时的,倒是把张容儿放在了一边,没有急着找人来对付她,在刘氏的想法里,被那样关着吃不好穿不好的,而且经常淋雨生病什么的,应该活不长久吧? 只是,一个月以后,刘氏有一日忽然想起张容儿,便问下面的人,“那个小贱人呢,死了吗?” 下面守着院子门的亲信婆子走过来,道,“回夫人,这个……还没有呢。” “什么?怎么可能还没有死啊?” 下面的人怯生生的道,“夫人,真没有死。” 刘氏双目有些怀疑的道,“难道你们给那小贱人私下送药了?或者,那小贱人最近没有傻子一样的守着园子里的花草了?” “回夫人,还守着呢,天天都守着的,一动不动的呢。” “恩,难道晚上被姚婆子带回去睡觉去了?” “夫人,这个……好像没有。” “你的意思是,那小贱人天天都是守候在花草旁,不论刮风下雨,甚至连晚上,也一起睡觉的,那么,这个小贱人干嘛还不死?” 下面的人苦着脸诺诺的说不出话来。 刘氏以为是下面的人贪心收了贿赂,当下里,立即另外派了她身边的贴身丫鬟紫霜前去查看观察张容儿。 刘氏这日忽然想起张容儿,也是有由头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她需要大量的紫金币。 这些紫金币里,一部分是她娘家的子弟修炼需要的,她之前把曾氏的嫁妆里几个瓶子拿去卖了,卖了二十来万的紫金币,这一大笔钱缓解了她的财务需求,所以这段日子,她过得相当的不错。 至于二嘛,则是因为购买丹药的钱,是一大笔钱,张府的底蕴本来就不强,这刘氏再为了融入上京贵族圈,那是什么最贵买什么,真正的不求最好,只求最贵。 所以了,刘氏现在,也算陷入了财政危机了,她当然急切的想拿了曾氏的嫁妆缓解财政危机。 紫霜来的第一天,看到张容儿痴痴傻傻,头发也乱七八糟的的坐在一株植物前一动不动,一坐就坐了一整天。 这样的情况让紫霜愣了一下,然后,接着连续好几天的观察,都是这样的情形。 慢慢的,紫霜也就开始有些怠慢了,她时常的,只是把看守的任务交给下面的婆子,她则自己跑去修炼去了。 而在再一个月以后,有一天早晨,守门的婆子通过缝隙,忽然就没有看到张容儿了。 张容儿在园子里直接消失了。 此时的张容儿当然会消失了,至于原因嘛,通过两个多月的感悟,她图片感悟第五层了。 而此时,她隐隐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隐隐知道为何修行的境界,要先从感悟开始。 修行嘛,说简单一点,就是通过获取灵气来滋养自身身体的过程。 而灵气这种虚无的东西,从哪里来呢? 这时候,我们就需要感悟了。 感悟万物,这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其道,其韵,其生机,其死机,其欢乐,其悲伤。 而感悟,则是体验万物情绪的同时,以方便自己的身体能够更加切合的吸收灵气。 张容儿在感悟中,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模拟万物。 她目前,唯一感悟到的,是一株栀子树,她感悟后,模拟学习栀子的生机,死机,以及各种道韵,如此,有一日开始,她心无所动,意念之间,便感觉自己只是一株栀子。 她每日迎风吹日晒,夜里自动感悟万物生长的过程,一日一日,到了后面,某一日,张容儿竟然感觉自己就是一株栀子树,而这世间,并没有张容儿这样一个人,她,只是一株植物。 这样一来,张容儿的身体,当下就在花园里消失掉了。

上一篇   第19章 暂避

下一篇   第21章 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