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好大一个坑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26章 好大一个坑

而就在张容儿心念之间,那原本的天坑顶部,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原本的天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闭合了。 在天坑闭合的时候,在天坑上空,忽然传来惨烈的叫声,张容儿听到这些叫声心惊肉跳,她估计这些发出惨叫的修士,估计是在天坑闭合的时候,被巨石给活活压死的。 张容儿万幸自己收了部分的紫金矿,所以,自己倒也有了躲避的地方。 接下来,在一片璀璨的紫色光芒里,张容儿虽然累得发晕,可是,也快乐得要晕倒。 哎哟喂,太爽了啊!!!!!! 这个收钱钱的活儿,再累也愿意累啊! 张容儿就在收钱收到灵识空的情形下,累得气也喘不上来一口,一下跌坐在地上,直喘着粗气。 而看着黑铁戒指里的那一大堆小山一样的紫金矿,嘴角的笑容,怎样也掩饰不住。 等张容儿稍做调整,随即,又开始了又累又快乐的收钱工作来。 就是这一次,张容儿收集紫金矿没几次,却猛然睁大了眼睛。 只见眼前,一块立柜镜子大小,呈现白水晶一样透明,内里透明液体缓缓流动的石头出现在眼前。 张容儿没有看过这样的东西,一见之下,倒是惊讶了一下,但接着,她面色却有些惊喜。 都说极品紫晶矿里,可能会进化出万年灵液,这种灵液极其珍贵,听说有滋润改善血脉,增加修行,突破修为,治疗伤体的功效,张容儿看到这块万年灵液后,有些惊呆了,不由自主的问黑铁空间里的道袍美妇道,“先生,这……这是万年灵液吗?” 那道袍美妇过了一会儿,才道,“这样的小地方竟然也有万年灵液,运道倒是不错。”,道袍美妇看了张容儿一眼,续而道,“这确是万年灵液,就是以你现在的修为,却无法破除装着液体的边玉。” 这装着万年灵液的边玉并不包含灵气,但其材质坚特殊,是一种极其难得的炼器材料。 张容儿意念之间,也把万年灵液收在了黑铁戒指里。 在收了万年灵液后,那附近的紫金矿,明显比别的地方更加纯粹,那高贵迷离的紫色,也更加的夺目,张容儿连续忙活了三天三夜,直到把黑铁戒指的十万立方全部装满,这才停了下来。 就是停下来后,看着依然还有不少紫金矿的山腹,张容儿叹息不已。 但是,即便再叹息,也没有办法,毕竟,以她现在的修为,黑铁空间就只能装下十万立方,这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倒是张容儿通过连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运用神识,现在的神识,倒是比之之前,强大不少,之前最多能深入地面下十米的样子,而现在,却能深入十五米了。 张容儿神识探入紫金矿,发现在外面大概五米处,紫金矿就消失掉了,而神识查探之间,发现在某一处紫金矿后面,有一个山洞,这山洞具体通往何处不知道,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山洞外面吹过来的风,有风就有出口,张容儿心念之间,正要搬动紫晶矿,好朝山洞口遁去,哪里知道就在这时,一个阴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小姑娘好算计啊,大家在外面拼死拼活,姑娘倒是独自下来山腹里收取紫金矿。” 张容儿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刹那一变,而手里一挥,便把旁边山洞的紫金矿朝着来人扔去,她的身影,则快速的朝山洞遁走而去。 一个黑影朝着张容儿扑面而来,黑漆漆的烟雾里带着浓重的血腥味,闻之欲作呕。 张容儿想也不想,挥起桃木剑撒起了数百个曼妙的桃花,这剑法在对方看来软绵绵的,只当戏猴一般,依然不紧不慢的扑了过去,片刻后,“啊”的一声,黑影传来惨叫,黑雾散去,露出一张英俊,但带着阴冷之气的脸来。 这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之前对张容儿动了杀手的五皇子曹纵。 曹纵冷哼一声,威压顿现,片刻后,手一疾,祭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古塔来,而他口里念念有词,喊一声“去”,那古塔比利箭还快,片刻之间,就追上了正在山洞逃遁的张容儿,古塔追上张容儿后,“嗖”的一下变大,而顷刻之间,古塔把张容儿疾驰的身体一笼罩,下一刻,张容儿的身体,就被摄入了一个密封的空间来。 张容儿早点古塔追上她的时候,她心里就知道不好,而此刻,被吸入一个密封空间,想到曹纵那上一刻还温和说话,下一刻就翻脸取人性命的手段,她脸色大变。 好在此时她用的是本来的面目,并不是之前那副黑漆漆的丑小子的样子,一时片刻,倒是不怕曹纵识破她。 而曹纵已经到了结丹期,但却并未立即取她性命,显然,曹纵是想留着她的性命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里,她看着手上的黑铁戒指,对戒指里的道袍美妇暗道,“先生,我被人困住了,能救我出去不?” “不能,我的元神不能离开黑铁空间,上次分出一缕神识去阵法救你,我现在的元神就受损得厉害。” 虽然早有猜测,但张容儿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后,心里却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而此时,张容儿只感觉到眼前一黑,她的眼前,立即出现了曹纵那张英俊但却阴沉的面容。 曹纵进来后,细细看了看张容儿,愣了一下,道,“好个精致的小姑娘,真是想不到,竟然还是个天灵根,可惜,就是小了一点!” 听到“天灵根”一说,张容儿的脸色,忽然一变,她是天灵根的事情,除了到奉天门专有的测试台去测试,便只有靠占卜世家占卜,张容儿估计刘氏知道她天灵根一事,估计就是和刘家交好的李家为其占卜的结果。 李家……有生之年,但凡李家族人,张容儿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只是眼前,这五皇子曹纵不但年纪青青就已经结丹,而且一见面,就道破了她的天灵根资质,真的很让她惊疑不定。 张容儿目光惊疑不定的看向曹纵,道,“你……你怎么知道?” 曹纵那张阴沉着的脸,却忽然面色奇怪的看向她,道,“奇怪,我怎么感受不到你的灵气波动?”,他说着话,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不定。 感受不到灵气波动的人,要么修为真正到达大能,能够收敛真气如凡人,要么,就是身含秘宝,当然,他不知道,还有一种奇特的功法,修炼后,也可以让人感受不到其身上的修为。 这么小一个小孩,修为肯定不会到达大能,曹纵心里一动,看着小姑娘的身体,倒是越发的火热,他运气可真是好啊,这小姑娘不但是天灵根,而且,身含秘宝,他完全有信心能够把秘宝弄到手。 对了,慢着,他感受不到灵气波动,但又引起他注意力的,他想起了之前遇到的两个小孩,也是七岁左右大小,只是另外两个是个小子,那第一个是在快到幼临城的一家小客栈看到,说起来,如果不是他不对男人有兴趣,那小子长得还真是漂亮呢,漂亮?曹纵看到张容儿那双眼睛,立即的,心里就明白了。 这双眼睛……且同样的没有灵气波动…… 他修炼的功法特殊,能够感应到很多资质绝佳的女子,而之前客栈的小孩,以及被他一掌拍死的小孩,赫然就是眼前这个长得精雕玉琢的小姑娘,这也就说的通了,为何他会对两个陌生小子有所感应。 想到被他拍了一掌后,竟然还活得活泼乱跳的小姑娘,曹纵双目越发的火热起来。 通过这么一想,他完全可以肯定,这小姑娘身体上,一定有一个防护能力极强的秘宝。 只是秘宝什么的,眼前却并不是最重要的。 他想到自己先前和巨蛟斗法,好不容易才从巨蛟的自爆里逃走,而逃走后,好不容易,花费了极大的力气,折损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秘宝,这才打通了一个极小的缝隙深入地底,而他通过操纵法宝,自身化作一道黑影,这才走到了山腹内,他满打满算的,就是进入山腹后,可以得到整个紫金矿脉,哪里知道,进入山腹后,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小山大小的空洞,很显然,该处的紫金矿脉,已经被人搬空。 想到自己谋算不已的矿脉,竟然被人搬空了,曹纵眼里阴沉不定,充满了杀意。 而曹纵的声音,也阴冷的道,“小姑娘,你应该是我们在和巨蛟打斗的时候,掉入山腹的吧?说说吧,到底是谁把紫金矿都搬走了。”,那时的那丝灵气波动,他也感受到了。 张容儿听到他这样问,心里明显就松了一口气,她眼睛一转,道,“那我说了,你就放了我?” 曹纵目光闪烁,道,“当然,只要你说了,我就放过你!” 张容儿也不是傻的,道,“那你要以心魔起誓!” 曹纵脸色微变,但接着,道,“好,就以心魔起誓。我曹纵以心里起誓,只要眼前的小姑娘在山腹内告诉我山腹的紫金矿被谁搬走,且带我找到此人,我就放了这个小姑娘走,且一月内绝不为难。” 张容儿听后,反驳道,“干嘛要我带你找到这人?我不同意,而且,干嘛是一月内绝不为难?” 曹纵阴冷的道,“不同意?那我现在便对你搜魂如何?” 搜魂对人身体伤害极大,要不是这个小女孩是个难得之极的天灵根,曹纵为了以后的目的,只怕早对张容儿施展搜魂之法。 张容儿听到曹纵的话后,心里一冷,撇撇嘴,果然不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张容儿道,“在那边有一条山道,我看到有人在一直搬紫金矿。” 顺着张容儿所指的方向,曹纵目光微闪,片刻后,他收回神色,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没错,那边的山道的确有人在收集紫金矿,而那里的人,还是他所认识的。 这其中,就有上京新的跳梁小丑刘家的刘玉在,而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名叫张牛,是张天河的得力手下猛将,修为也有结丹期。 而这时,张容儿又加了一句,“我三天前见他们拿了一个巴掌大的袋子装紫金矿,那个袋子好厉害,一个眨眼之间,就装了好多好多的紫金矿。” 曹纵听后,脸色更加的难看,这也就难怪张家能不声不响的就搬运走小山一样的紫金矿了。 在他的资源信息的,储物袋,也就父皇和四大家族分别有一个罢了,真没想到张天河竟然也有一个储物袋。 曹纵越想,心里越发的愤恨,哼,从他手里夺走紫金矿?他要这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看着眼里满是阴沉之色的曹纵,张容儿心里一喜,把这个心狠手辣,修为又高深莫测的曹纵给刘家和张天河做敌人,貌似还不错?

上一篇   第25章 争2

下一篇   第27章 爆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