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爆菊花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27章 爆菊花

而张容儿在看着刘真那张英俊的脸时,目光一动,忽然道,“大哥哥,你是不是很讨厌里面那个英俊的哥哥呀?” 曹纵目光微闪,道,“怎么?小妹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张容儿那张精致美丽的面容,微微扬起,一双宝石一般璀璨的眼睛散发出一种诱惑的光芒,粉红色的唇瓣比最艳丽的玫瑰花,还要诱人,只听她嘴唇一张一张的,道,“大哥哥,在西疆丛林十里开外,有一个大叔,这个大叔最喜欢漂亮的大哥哥了,大哥哥,我们把那个哥哥送给大叔好不好?” 明明是天真纯粹的一副模样,但容色却媚态渐生,而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曹纵目光有些深沉的看向张容儿。 曹纵深深的看了看张容儿,心里暗想,这真是一个绝世的尤物,这样亿万中难得有一人的资质,又有这样绝色的容貌,只怕长大后,不知道是怎样一副诱人的模样。 他心里暗赞自己的好运气,而面上则不动声色的道,“哦?我不喜欢那个人,为什么要把他送给那个大叔?” 小丫头扬起脑袋,一双眼睛扑闪扑闪,道,“因为听说那个大叔会吃人啦!” 曹纵看着那张天真稚气的面容,听到这样的话后,心里暗笑,只怕这孩子是因为家里长辈说了十里开外有龙阳之好的西疆妖修毒蟾蜍,才有这样一番话的罢。 就是那所谓的“吃”,可不是那个吃法。 而想到这个小孩家里的长辈,他心里一动,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里还有一些什么人呢?” 听说家里人,张容儿一愣,接着,一半真一半假的道,“我娘死了,我爹爹娶了后娘,后娘生了妹妹,爹爹不要我了。” 曹纵“哦”了一声,心里也就明白这孩子为何会这样小小年纪却跑到这样的地方来了,只怕这孩子手里的秘宝,也是被她偷出来。 曹纵自以为了解的事情的真相,连张容儿催动桃木剑的真气,也被其理解成了是秘宝的功效,毕竟曹纵这人,年龄还不满二十,就奇遇不少,已经到了结丹的境界,心里也是极度自傲的一个人,这样的人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自负,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他这般想着,自以为掌控了张容儿,对张容儿提的建议,心里越想,越发的觉得妙极了。 这张家和刘家人真是可恶,竟然敢抢他的机缘,哼! 不过,只把刘玉送给毒蟾蜍还不够,他心里一动,下定决心给刘家和张家人一点教训,一定要把张家和刘家人得到了紫金矿的事情,给宣扬出来。 曹纵这般想着,双目越发的阴沉,张容儿看着曹纵的脸色,嘴角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那笑容极淡,一闪而过。 接下来,曹纵操纵着古塔把附近的紫金矿一点一点的,全部给收了去,看的张容儿心里那个肉疼,可惜,却只能看着。 曹纵自然把张容儿的脸色看在眼里,嘴角轻轻一勾,倒是对她放心不少。 这附近剩下的紫金矿其实还是有不少的,曹纵修为比张容儿高上不少,神识比张容儿强上不少,只用了半个上午,就把里面的紫金矿收完了,而剩下的紫金矿,除了几米厚用来隔断刘玉等人挖掘队伍的紫金矿,便再没有别的紫金矿。 曹纵轻轻感应那隔断之间的紫金矿,发现这紫金矿竟然是活动的,很显然,是被人为移动到这里做遮掩的,曹纵心里一动,立即想到关键之处,暗道,“好一个张天河,好一个刘家,只怕先运走大量的紫金矿后,又不甘心把剩下的紫金矿留给别人,但是又怕别人发现紫金矿被他们所得,因此,便做出了这个掩耳盗铃的举动,只是,也不看看他曹纵是谁,竟然妄想欺瞒他曹纵?” 曹纵心里冷笑一声,手一招,下一刻,从古塔里飞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瓶子来。 这个瓶子出来后,曹纵对着紫金矿轻轻的弄了一个口子,然后,就把瓶子对着正在采集紫金矿的侍卫和负责监工的刘玉来。 曹纵已经结丹,修为比刘玉高出不然,因此,在曹纵特意隐藏踪迹的情况下,在对面挖掘紫金矿的众人,一点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 而片刻后,原本一直冷淡的刘玉忽然大吼一声,“小心,烟雾有毒!” 只是,刘玉吼叫一声后,已经晚了,旁边修为差的侍卫,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而刘玉,脸色阴沉不已的道,“谁?谁?是谁在暗处捣乱?知道我是谁吗?我们是奉天王朝刘家的人和张家的人,我姑父是元婴修士张天河,敢惹我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速速退去后,倒有一线生机!” 刘玉心里暗道,“完了”,而面上,则一副手里有强硬底牌,无所畏惧的样子,他感受着自己身体越来越差,越来越差,希望能够把来人吓跑。 只是…… 只是“啧啧”的叹息声,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袍子里,看不清楚面目的男子出现了。 而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一样包裹在黑色袍子里的小童。 刘玉眼神有些涣散的道,“你……你是谁?” “哈哈,果然不愧是刘家的核心弟子,中了我这得来不易的秘药,竟然这么久还不昏迷!” “大哥哥,是你的药药效不好吧?” “哈哈,我对我的药很有信心,1,2,3……倒!” 刘玉的身体,“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曹纵一个闪身,走过去在刘玉的衣服上摸来摸去,把刘玉衣服里藏着的几瓶丹药,几块玉简,软剑之类的都收了下来装入了古塔里。 而下一刻,曹纵把旁边的紫金矿又收入古塔里不少,这才带着刘玉和张容儿遁走而去。 在顺着张家和刘家一起合力挖的底下通道走的同时,由于曹纵修为高深,很巧妙的躲避了外面巡逻的岗哨。 等出了洞底,曹纵目光一闪,便朝着西面疾驰而去,到了西面十余里,一片墨绿色的雾把整天空都笼罩了,曹纵在毒雾前便停下脚步,而同时,他疾出一片玉简,对着绿雾道,“毒蟾蜍可在?在下有笔交易,不知阁下是否有兴趣?”。 良久,墨绿色的雾里,传来一声尖厉的声音,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道,“藏头露尾的小子,咦,修为倒是不错,竟然已经结丹了,既然敢来和老夫做交易,必然知道老夫的规矩,你有什么好货色,尽管拿出来!” 曹纵当下也不二话,立即就把装入古塔的刘玉给扔了出来,而一道神识,立即朝刘玉扫了过去。 片刻后,那阴森森的声音道,“好,好不错,好货色,资质不错,难得的双灵根,而且,也快结丹了,小子,难为你为本座带来如此好的材料,说吧,你要什么?” 那声音说话之间,顷刻便从黑雾里露出了踪迹,张容儿在旁边歪着头看过去,妈呀,这个身高只有一尺来高,全身皮肤呈现墨绿色,肌肤坑坑洼洼的男子,就是毒蟾蜍? 毒蟾蜍是西疆丛林里的一只含有剧毒的蟾蜍修行千年后化形的妖修,因妖性甚淫,其又只喜男子,初时便四处抓了修为低的男子来采补修行,他全身的毒气,被他采补的男子,修为差的,很快就被毒死了,但他的一身毒功深不可测,他后面学聪明了,自己又留下了可以交换的规矩,凡是给他弄来男人的,他都会根据质量来和来人交换,且从来不会伤害来送货物的来人,久而久知,倒是有一些名声。 曹纵冷声道,“阁下,给我一拼你的毒液就好!” “可以!” 毒蟾蜍说着话,便扔出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玉瓶来,曹纵并不亲自去接,只是很谨慎的用真气把瓶子托起,而他则另外从古塔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再小心翼翼的操纵着真气把毒液瓶装入了盒子里,等盒子盖子闭合后,曹纵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旁边的毒蟾蜍早已把刘玉卷入了他的毒雾里,看着刘玉那张英俊帅气的面孔,看着刘玉那独特的资质,毒蟾蜍哈哈大笑着便施展真气挣破了刘玉衣袍,而下一刻,毒蟾蜍更是什么也不顾及,就当着曹纵和张容儿的面,朝着地上的刘玉扑了过去。 “啊!!!”,原本昏迷的刘玉,被一阵尖锐的刺痛弄醒,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张容儿睁大眼,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旁边的曹纵,看到张容儿好奇的样子,哈哈笑道,“小妹儿,怎么样,好看吗?” 张容儿脸上泛起甜蜜的笑容,一张脸蛋璀璨生辉,秋水一样的眸子,看起来亮晶晶的。 “好看,真好看呀!” 是的,真的很好看! 刘玉作为刘家下一代的卓越弟子之一,被一个丑陋无比的妖物爆了菊花,从此以后,即便他还活着,这个人,道心也毁了吧? 这样一个目空一切,骄傲到骨子里的男人,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耻辱呢? 刘玉,前世你虽然没有故意伤害我,可是,谁叫你姓刘?谁叫你不阻止你的族人侮辱我?谁叫你看我的眼神,想看一只最最低贱的臭虫?最最下贱不堪的,唾弃不已的生物? 你瞧不起别人,但是现在,你还有资格吗?

上一篇   第26章 好大一个坑

下一篇   第28章 嫁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