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嫁祸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28章 嫁祸

毒蟾蜍是一个很有暴露欲的妖修,他在办那事的全过程,有人在旁边观望,他越发的办起来带劲,而曹纵,见着小萝莉张容儿看着眼前的情形眼睛一眨不眨,目露奇异的神色,也不急着走,停在一旁也慢慢的看着。 只见在毒蟾蜍趴在刘玉背上行动之间,刘玉的惨叫声,一声比一声的凄惨痛苦。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 直到三个小时后,刘玉惨叫声越来越微弱,毒蟾蜍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起了身,他起了身后,先喂了刘玉一颗药丸,再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衣物。 妖修在那方面本来就强过一般人,这毒蟾蜍体质过人,可以想象,刘玉未来的日子,会多么的凄惨! 不过刘玉的修为高深,应该比一般的妖修能多熬一段时间才被毒死。 在毒蟾蜍站起身来以后,张容儿掀开盖着头脸的面纱,目光淡淡的朝地上赤裸着,下身带着血,狼狈不已的刘玉看去,那嘴角,带着一种很奇异很奇异的笑容。 刘玉似感受到她的目光,转头,迎过去,他看到了那冰天雪地里一样寒冷的笑容,他可以从那笑容里,感觉到那小姑娘若有若无的恨意和冷漠,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那小姑娘看向他的目光里,像是在看一只最最低贱的臭虫,像是在看最最下贱不堪的,唾弃不已的生物,他的心里,不舒服,很不舒服,这比他刚才受到的侮辱还让他难受! 他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嘴角,却因怒极攻心,伤了道心,“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见好戏没了,曹纵淡淡道,“好了,走吧!” 张容儿点点头,曹纵用手揽住她,两人身影一闪,快速朝着幼临国疾驰而去。 而在疾驰途中,曹纵拿出几块玉简,分别向不同的人传话,等他到了小山丘的时候,在那附近,已经聚集了好几个面色阴沉之人。 只听有人道,“纵道友说的可是真的?此番的地底紫金矿,张家和刘家,已经在挖掘了?” 那之前的衡山居士也道,“纵公子,明明这个通道缝隙已经闭合,怎么入这山腹?这最近几日,我们这几人一起联手,也不过深入山腹几十仗!” 曹纵冷哼一声,淡淡道,“我既然这样说,便有肯定的消息,老实说,我已经和护送紫晶矿的人交过手了,在幼临国边境附近,不然,我又如何能够知道这个消息?此番,约几个道友来,也只是怕遇到那元婴期的高手张天河,不然,纵某就自己去探那紫金矿密道了。” 曹纵说话之间,朝着之前的出口密道遁走而去,他的身后,则跟了数十人。 一个时辰以后,几人悄悄的停在了地上一处隐秘处,而曹纵身后的数人神识一扫,果然,立即就扫到了前面的洞穴以及洞穴巡逻的侍卫。 这下,这些人对曹纵的说法,已经有了八成相信。 想到紫金矿就在这山下,这几人目光一阵闪烁,几乎都朝着旁边的几个守卫一起出了手,那几个守卫尚且没来得及反应,“砰砰”的就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张容儿此时已经被曹纵装入了他的古塔里,这个古塔非常神奇,对外面的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几个人杀掉守卫以后,都不约而同的,就朝着山洞里面疾驰狂奔而去。 过了片刻后,又遇到了几处守卫,这些守卫里,有几人修为比较高深,已经到了知机后期的修为,那旁边的几个人里,因偷袭不成功,便和那几个守卫缠斗在了一起,而另外几个一次性解决对手的人,则丢下那几人,继续朝前面疾驰而去,剩下后面在缠斗的几人心里抑郁不已,但偏偏却没法一时就摆脱守卫,只能急红了眼,越发的下杀手了。 在前面,他们已经感受到了相当浓郁的灵气,那前方,必然是紫金矿所在处无疑! 这被缠住的几人里,就有曹纵,曹纵见前面不少修士一边往前冲,还在一边拿出玉简在嘀咕什么,他嘴角冰冷一笑,这些人,只怕都在叫帮手吧?而他想传递的消息,此时肯定在修行界传了出去了。 张天河?刘家?哼! 曹纵手里快速解决了一人后,旁边已经有人解决了对手,向着山洞里冲了进去。 曹纵冷哼一声,也尾随而去。 而此时,他心里想着山洞里的另外一个出口,心里一转,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出了此处,便找个借口赶紧遁走。 因为时间越久,只怕到时候不但张天河来了,只怕会引来西疆从里隐藏起来的高手,到时只怕想走也走不了了。 曹纵打定主意,便手里一挥,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器,只卷起一道黑烟,朝着他之前在紫金矿上弄的那个小孔钻去。 在他一路疾驰过去的时候,张容儿看到之前疾驰进山洞的修士,一个个都赤红着眼睛,看着亮晶晶的紫金矿,都疯狂的抢夺起来。 就是没有大型储物袋,装不了太多的东西,奉天王朝的修士,多半都是花极高的价钱,从外域修士处购买只有十个立方的小物袋罢了,这年头,能有一个小物袋,就算混得不错的人,只是十个立方能装些什么东西呢?刘家之前是二等家族,刘玉就没混到一个小物袋,这几个人里,也仅仅少数的几个有小物袋罢了。 好在这些人大多都有法器,真元操纵起法器来,像是曹纵的那神奇的宝塔,就能装下不少紫金矿,可惜,这几个人里,却装不下这样多的东西,因此,不一会儿过去,这群人就装不下东西了,至于附近的守卫,要么躲了起来,要么已经给这群人杀掉了。 但是那中年文士模样的衡山居士,手里有一个密宝,一施展,竟然把剩下的紫金矿,全部都给收了进去,这看得旁边的修士都目光闪烁,眼红不已。 等衡山居士把最后的那块紫金矿,也就是之前被曹纵做了记号的紫金矿收入密宝时,几人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山腹,一时之间惊呆了。 本来几人之前不但使用玉简传讯,都是传讯给自己的好友,好来一起搬紫金矿,毕竟一个人的储物袋装不了多少,而在他们想来,下面是小山一样的紫金矿,肯定有很多的。 因此,刚才看衡山居士收紫金矿收得乐呵呵的,几人装不下了虽然妒忌,但也没有出手,但这块紫金矿被收走后,看着小山一样空荡荡的地底山腹,几人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是张家人和刘家人……一定是他们合伙搬走了紫金矿!” “看这小山大的地坑,张天河肯定有一个储物袋!” 旁边几人看了一眼,结合开始抓到的人不是张家的,就是刘家的,当下里,同时便嚷嚷开了。 而嚷开了以后,这几个人自认是各种的妒忌和眼红。 而便在这时,山洞里再次的,又疾驰进来不少的修士,这一大群修士,修为都不弱,这修士里,甚至有凝神后期,离结婴只有一步的高手。 看着空荡荡的山腹,此人满脸阴沉之色,冷漠的看着开始进来的众人,道,“谁?是谁收了这里的紫金矿?自己站出来!” 先前进来的人有人很拾趣,忙道,“大人,不是我们啊,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只剩下奉天王朝的张家和刘家的侍卫,这里的紫金矿却被人搬走了。” “对啊对啊,张天河是奉天王朝兵马大元帅,又是元婴修士,他一定有一个储物袋,早早的运走了部分,剩下的紫金矿,则是派手下的人挖掘的。” “张天河……刘家……” 阵阵狂怒的声音传来。 难道眼睁睁看着这片紫金矿被挖走,自己等人上面好处都得不到?这可是山一样的紫金矿啊! 附近的修士噼里啪啦之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火花! 而同时,这些人都打定主意,定要去探一探张府和刘府。 其实,张家和刘家人之前挖紫金矿,虽然也挖走了不少,但是由于没有储物袋,之前倒的确搬运走了不少。 那押运的人,有张天河的亲信曾牛和刘氏的娘家二兄弟刘天傲,这两人押送着紫金矿二十几车,正往奉天王朝的上京而去。 而此时,他们的路线早已出了幼临国,到了奉天王朝的边界。 就二十,他们还不知道,张家和刘家挖掘出紫金矿的消息,此时在修行界,却早已传了出去,而此时,在他们再过半日,就要到京城的时候,这一日,忽然上空里,一群修为高深的修士疾驰而来。 而在这群修士疾驰而来的时候,张天河和刘氏以及刘氏的娘家兄弟等人,都还做着美梦,只要那批紫金矿运到了京里,那到时不论是自己的修为,还是自己族人的修为,都会越来越高深的。 奉天王朝不论是修士,还是凡人,都会制作紫金币。 紫金币是一种灵气汇集的钱币,自然界万事万物,无不有灵,修士通过吸收灵气增强修为,也可以通过体内的灵气,制作紫金币,而凡人,也可以通过在清晨阳光刚刚升出,天地交泰之时,拿了皇朝特意发下的工具制金把手去山上收集灵气,当然,在山上上采集到有灵气的灵物,也可以放入制金把手,就是这个收集灵气的过程相当缓慢,凡人五天,也就只能赚到一枚紫金币罢了 而紫金矿,那是一种更加纯粹的能源,在修行上而言,甚至比紫金币的修行效果更好,它的杂质,就比紫金币少很多,灵气的蕴含程度,也比紫金币高出不少,毕竟紫金矿是自主形成的,而紫金币的形成,则有人为因素。 疾驰而来的修士群在看到押送着货物的车队时,虽然无法感应车子上的货物,但看到押运的人,这群人眼里都是一亮,接着,便从空中朝着车队疾驰而去。 在第一个带头的修士落入车队时,车队的侍卫尚且没有来得及朝来人出手,来人瞬间挥洒数道厉芒,取了侍卫的性命,而同时手掌一推,原本密封着的紫金矿,立即暴露在了众人眼前,那紫色璀璨的光芒,在阳光下更加的美丽耀眼,看得一大群的修士都眼红了。 “紫金矿!” “快,快,是紫金矿!” “这二十多车紫金矿,我们要定了,大家各凭本事,能拿多少是多少!记住,要快,不然张天河赶过来,就完了!” 而在更远的地方,更多的高手,朝着奉天王朝京城赶来。

上一篇   第27章 爆菊花

下一篇   第29章 被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