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被擒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29章 被擒

张容儿自然不知道未来的上京,因为此番搅合,会出现怎样的变化,而张家和刘家,经此一事,又会惹来多少麻烦,会受到怎样的打击,此时,在曹纵带着张容儿闪身朝着旁边的一个洞穴走去的时,等走了一段路的距离,张容儿忽然道,“这位公子,不是拿了心魔发誓,事后就放了我吗?” 曹纵听到此话后,也不多话,当下就把张容儿从古塔里放了出来。 张容儿出来后,打量了一下四周,感受一下风的方向,运起真元,便快速朝着出口奔走。 而她走了一会儿以后,身后的曹纵,则不紧不慢的,一直跟在身后。 张容儿脸色有些难看,忍了又忍,快到入口的时候,她道,“这位公子,你不是发了心魔誓吗?怎么还跟着我?” 曹纵淡淡一笑,道,“我是发了心魔誓,可是,这里只有这条路是出口,我也没法啊,不然我怎么出去?” 张容儿冷哼一声,脚下不停,继续向前疾驰。 等驰过了一会儿以后,出口终于在望了。 张容儿头也不回的的朝着身后的人道,“记住你发的心魔誓,哼!”,说话之间,冲突了出口,出了出口后,她选择了一个方向一路疾驰,走了一会儿,果然没有感受到身后的曹纵,张容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个人不会是这样好说话的吧?看这人行事这样狠辣,而自己是知道他坑了张家和刘家人一事的唯一知情人,如此,他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再疾驰了一会儿,眼看就要出了幼临国,张容儿心里一动,一下子的,就闪身进入了黑铁空间。 她进入黑铁空间后,当下里便开始打坐,现在黑铁空间里堆满了紫金矿,她仅仅只有一个很小的地方容身,而她在黑铁空间里打坐了一会儿,不用直接吸收紫金矿,竟然就能吸收到非常纯净的,比之之前丰富多了灵气。 这种灵气进入身体后,很明显的,比之前吸收紫金币获得的灵气,要细小一些,但是,这种灵气却极霸道,几乎一路吸收入身体,一路的,便开始吞噬掉已经有了的灵气,当然,在通过此番吞噬过后,张容儿很清楚的感觉到,在同等修为的情况下,她现在的灵气催动木剑的话,要比之前吸收的灵气催动木剑厉害多了。 这个发现真正让张容儿恨高兴,于是,她开始很努力的吸收起灵气来。 而在几个时辰后,在张容儿消失的位置,穿着黑袍的曹纵满脸阴沉的来到了张容儿消失的地方。 那个女孩竟然消失了,他竟然完全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 他在周围反复查看,没有打斗的痕迹。 那么,一个人还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不成? 他当时发了心魔誓,碍于心魔誓,他暂时没有跟着她,只在她身体上动了手脚,不论她隔得多远,他都能够感应到这个小女孩,因为这个小女孩,他是打定主意要定了的。 只是没有想到,现在人去消失了,连着人消失的,他在她身体上做的记号,也消失掉了。 难道有人把他做的记号给破除了? 曹纵脸色极度难看,在周围徘徊了一会儿,衣袍一挥,疾驰而去。 在黑铁空间里打坐的张容儿,在感受到曹纵离开后,目光微微有些冷。 她就知道这个曹纵心狠手辣,不可能轻易放过人的,果然,竟然追踪而来,想必,他在她身体上做了记号吧? 想到这人在自己身体上不知道做了什么记号,而自己竟然好不所觉,张容儿的心里,不由一惊。 当下里,她运转神识在全身查探,只是查探了半响,却依然毫不结果。 道袍妇人这时忽然走出来,对着张容儿头发一挥,道,“雕虫小技!” 刹那之间,空气里一道亮光一闪而过,接着便熄灭了。 张容儿见道袍妇人现身了,忙道,“先生,这是怎样一回事?” “很简单的一个法术!” 道袍妇人说着话,便递给张容儿一个玉简,张容儿接过玉简后,看了看,心里却愣了愣,这是一个邪修的玉简,是简绍曹纵所修炼的法术功效的。 她就说曹纵横这人年龄不到二十岁,却为何修为已经到了结丹期了,原来,这个男人修炼的,竟然是采补累的魔功。 这类魔功对辨识女人最是厉害,这也就能解释得通为何他能知道张容儿是天灵根的事情了,而因为他魔功的缘故,他留下了一丝他特有的灵识种子在张容儿头发上,这种灵识种子一般洗不掉,灵气清理不掉,需得用秘法,才能把这种灵石种子清理掉。 张容儿查看了一番清理的手段,默默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容儿继续打坐,吸收灵气,源源不断精纯无比的灵气进入她的身体,改造滋养她的体脉,她的修为,一天天的,一点一点,更加强大。 两个月后,张容儿心里,隐隐有了一种征兆,她感觉到她体内的灵气,再次的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而姚突破这个灵界点,则需要感悟。 对于感悟,张容儿打下的基础无疑是极强的。 再一次的,她细细体验之前感悟花草时候的感觉,植物静静吸收灵气,静静生长,叶子那么绿,白色的栀子花带着迷人的香味,让人那么的陶醉,花开后,花一点点的枯萎……在感悟万物的门槛上,张容儿也就感悟过植物,且还是栀子这种平常的植物,不过,这也够了,很轻松的,灵气疯狂的朝她的身体汇集,那堵塞着的屏障,一下子就被穿破了。 而断情六层,张容儿在两个月后,就突破了。 突破断情六层后,张容儿对灵气的掌控,越发的强了,她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吸纳灵气的速度,更快了。 张容儿细细品味了一番突破六层时的那张感觉,又修炼了一个月,巩固境界,直到感觉自己不能再继续留在空间里时,她这才闪身走出了黑铁空间。 而此时,张容儿才知道,原来黑铁空间里最多只能呆三个月,呆满三个月后,起码有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再进黑铁空间。 这限制也太大了。 不过,因为突破了,张容儿心情好,当下里,倒也不是很介意,而她走在路上想了想,决定先去幼临城找鸿苍商会把她送到上京去。 张容儿如果自己一个人赶来,只怕很快就会累得把身体里的灵气耗尽,张容儿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尽快弄到一篇土遁之术才好。 而自己这一次收获这样大,回去以后,可以叫姚妈妈和如梦都一起修行,有了足够的紫金矿,相信她们很快也可以突破的。 张容儿想到自己这次巨大的收获,想到那小山一样的紫金矿,想到万年难得一滴的灵液,她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而就在她刚刚露出笑容的时候,忽然,她心里一惊,想也不想,就挥起桃木剑朝后方砍去,桃木剑激起朵朵粉色桃花,刹那之间,只听一声“破”,桃木剑立即被震动成了碎木屑,飘散在了地上。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张容儿想也不想,立即运起真起飞遁而去,只是,到底实力差距太大,中间隔着好几个等级呢,只听对方一声“定”,张容儿的身体,立即变得不能动弹。 张容儿看着眼前的黑袍青年,脸色有些难看,道,“这位公子,你到底想怎样?你不是用心魔发誓,不会对付我吗?” 曹纵阴沉着脸淡淡的道,“你忘记了我发誓的时效了,那是一个月!” 张容儿脸色很难看,“你明明走了,怎么还在附近?”,这个男人也是狡猾,做出一副走掉的模样,谁能想到他竟然在此潜伏三个月等着她呢? 她自然不会知道曹纵的打算,不会知道她对曹纵以后结成元婴的重要性。 曹纵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把她往古塔里一送,下一刻,他身影遁走,朝着西疆丛林疾驰而去。 而透过曹纵疾驰的方向,张容儿脸色一变,这个男人竟然不打算回上京?他往西疆丛林去,要去做什么? 而最重要的,想起这个男人修行的是采补类型的功法,想起这个男人诡秘高深的修为,张容儿的脸色,变得特别的难看。 张容儿心乱如麻,但想着自己只有七岁多点,这个男人即便要采补,应该也要等一些日子,她目光里寒光一闪,当下盘腿,手掌偷偷握住一小块顺出来的紫金矿,开始快速的打坐起来。 不提张容儿在古塔里心乱如麻后,便发奋打坐,曹纵在西疆丛林熟门熟路的行走着,大概两日后,曹纵的脚程,才慢了下来。 曹纵脚步慢下来后,找到一个无人之地,身影一闪,他自己也进入了古塔,进入古塔后,来到关押张容儿所在的塔层,道,“小妹儿,饿了吧,可要吃些东西?” 张容儿眼珠一转,道,“我有名字,我叫倩如!” 曹纵道,“倩如?好名字!” 张容儿板着脸道,“你现在还不放了我,到底要拿我怎样?” 曹纵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递给她一些干粮,又递给她一本秘籍,道,“我这里有一本修行秘籍,从今以后,你只要努力修行就行。” 张容儿听到那个修行秘籍,目光闪了一下,没有多说话,便接了过来。 而曹纵在她接过去后,便在她旁边静静打坐,也不再理她。 等到一炷香以后,曹纵再次出了古塔,这一次,他倒是把张容儿,也一起带了出来。 张容儿出了古塔后,虽然在古塔里也能看到西疆丛林的风貌,但出来后,站在树脚下,看到那若有二十丈高,十来米宽的一株株分开开来的古树,她的眼里,还是闪过了惊讶。 倒是曹纵看她东张西望的,道,“跟紧我的脚步,不要乱踩乱摘东西,不然,死掉了我可不管。” 西疆丛林遍地都是毒物,一不小心,哪怕是修士,也会轻易的丢掉性命。 张容儿听了曹纵的话后,默不作声的跟在了曹纵身后。 曹纵也不怕她逃跑,在西疆从里,这样的小姑娘离开他,无疑是死得很快的,何况他神识一直笼罩着她?。 两人当下里开始走走停停,中途绕过不少颜色艳丽的植物,终于,半个时辰后,曹纵带着张容儿来到一个塞子。

上一篇   第28章 嫁祸

下一篇   第30章 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