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新夫人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3章 新夫人

珠了走了以后,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婆子带着丫鬟进屋来服侍张容儿洗漱。 这个婆子姓姚,人称姚婆子,其行走之间,步伐轻盈,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一个有修为的人,这个姚婆子原本是曾清芳的奶娘,深得曾清芳的信任,自从曾清芳生下张容儿以后,就把姚婆子调到了张容儿身体服侍,张容儿在前世只记得在刘氏进门没多久,这个婆子就消失了,从那以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想来,只怕不是自己奔了前程,就是被刘氏给害了。 姚婆子进屋后,声音有些威严的道,“小姐,您该洗漱了!” 张容儿目光有些幽深的道,“姚妈妈,一大早就没见着你,你到哪里去了?” 姚婆子惶恐的道,“小姐找奴才了?可是下人服侍得不好?小姐,是不是杏儿和珠儿那两个贱蹄子又欺负小姐年幼,背着人欺负小姐了?小姐,等奴婢去好生教训那两个小蹄子!” 张容儿看她表情后,听她这般语气,淡淡点了点头,道,“没人欺负我!倒是姚妈妈,一大早的,跑到哪里去了?” 姚婆子听着张容儿追问,脸上悲愤仇恨的神色一闪而过,但接着,又若无其事的道,“没什么事,就是外管事吩咐奴才去帮忙清点库房罢了。” 张容儿听后,若有所思的看了姚婆子一眼,也就不再多言。 而丫鬟们当下也拿了漱口水等递给张容儿,张容儿洗漱完后,旁边的丫鬟在姚婆子的指挥下,给她挑选了一件纯白色的素服穿上,张容儿在姚婆子说白色衣服时,脸色怔怔的,再次深深的看了姚婆子一眼。 而其后,当丫鬟给她梳好头发,姚婆子则在看到张容儿没有反对后,给张容儿选了两个白月雕刻的蝴蝶簪子,别在了张容儿的包包头两侧。 姚婆子这是叫张容儿为曾清芳守孝呢,记得前世的时候,也是这个时候,张容儿因为受了丫鬟杏儿的蒙蔽,结果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且满头珠翠的,去见了刘氏,结果不但被人被耻笑没良心,还落入了刘氏的圈套。 当然,在今天,就算没有姚婆子的提议,张容儿也会一身素色的,一来是为生母守孝,二来,在刘氏大喜的日子却穿成这样,自然是打刘氏的脸!当然,在大喜的日子看到这样一身,也是给刘氏一个“好兆头”! 等张容儿收拾好一切以后,外面一个丫鬟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小姐……小姐……” “如梦,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而且,没有小姐的吩咐,你闯进来做什么?冲撞了小姐怎么办?来人……” 张容儿还没说话,旁边一个丫鬟倒张口给如梦安了一个没有规矩,张容儿冷冷的看向那丫鬟,这个丫鬟的名字她不记得了,只是听她说话,便知道又是个背主的,她正要说话,旁边的姚婆子则抢先道,“话呢你倒端起谱来了?说到规矩,紫苏你这丫头第一个就是个没规矩的!” “姚婆婆,奴婢……奴婢是为了小姐好啊!” 姚婆子则根本不给那丫鬟多言,只对张容儿道,“小姐,这个紫苏没有规矩,拉下去掌嘴可好?” “但凭妈妈管教!” 姚婆子一挥手,她身后的两个婆子就拖了那紫苏出了房间。 张容儿这时道,“如梦,你怎么回事?怎么做事毛毛糙糙的!” 如梦目光有些喜意的道,“小姐,你早晨要我去除非端的热水,我……我端来了!” “真是没用,这都什么时辰了?退下吧,本小姐现在不需要了!” “是……” 如梦退下了,她在退下以前,冲张容儿眨眼,张容儿心里一定,看了她一眼当做鼓励,但面上却对她冷冷淡淡的,好像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一个丫鬟。 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接着,张容儿的房间门被推开,一个看着和善的婆子带着两个长相普通的丫鬟走了进来。 那婆子见姚婆子也在,面色淡淡的,只转头对张容儿和善的道,“小姐,老爷派我来接你到前厅去给夫人请安。” 这个婆子是在曾清芳去世后进入府里的婆子,人称高妈妈,进府后很得用,很快就替代了原本的内院管事婆子陈妈妈,成为了新的兵马元帅府内院管家。 这个高妈妈张容儿前世也是知道她的,长着一张慈善的面孔,说话也轻声细语的,但却没少安排下人克扣折辱她,可以这么说,刘氏当初能进府的第二天就能动手毁了张容儿的灵根,这个高妈妈功不可没。 高妈妈说完话后,姚妈妈正要发怒,张容儿手一抬,作势让姚妈妈扶着她,但手,却轻轻的握了姚妈妈一下,姚妈妈心里一惊,要说的话就停了下来。 只听张容儿道,“是吗?那请高妈妈带路吧!” 高妈妈对张容儿的表现有些疑惑,面色和善的道,“小姐,你放心,新夫人进门后,就是你的母亲,小姐以后有福了,新夫人长得又漂亮,又得老爷欢心,即便夫人有自己的孩子,即便老爷心疼夫人,宠爱夫人,但府里,小姐也多了一个人疼呢!” 张容儿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啊,高妈妈说的是,我多了一个人疼呢,新夫人这样好,以后我定会好好的回报新夫人的。” 高妈妈听到这意料之外的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抬头,有些审视的看着六岁的稚童,见高妈妈看过来,张容儿双目天真纯洁的看向她,道,“怎么了?高妈妈,我刚才说的话不对?” 高妈妈看到那双眼睛后,再看到旁边的姚妈妈,心里有些明悟,转头,依然慈祥的对张容儿道,“好孩子,难得你有心了!”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大厅,而大厅里,穿着红色衣服,神情绝美的女人端坐正中,正双目殷殷的看向大门处,她神色好像有些期待,又好像有些紧张和害怕似的,眉头也跟着微微的皱着,旁边的张天河见状,道,“别怕,容儿才六岁,许是下面的下人挑唆她不早起,但你放心,她绝对不是一个顽劣的孩子。” 刘氏眼里阴冷的光芒一闪而过,但接着,声音却温柔不已的道,“夫君,你说容儿是不是还惦记着曾氏,所以……” 张天河却双目阴冷之色一闪而过,冰冷的道,“她敢!身为我张家的子女,孰轻孰重,她定会明白的,从今以后,月儿,你就是她的母亲,她只有你一个母亲,这个府里,没有曾氏,从来没有曾氏,以后,谁敢再提起曾氏的名,就乱棍打死!” 张天河一番话说下来,下面的人对刘氏越发的敬畏了,而就在这时,外面有下人道,“老爷,夫人,小姐来了!” 说话之间,张容儿由高妈妈领着走进了张天河和刘氏跟前。 刘氏是个长相非常貌美的人,只见她眼波流转之间,媚态横生,声音温软得好像让人骨头也酥了,道,“这就是容儿?真是好孩子,来,来,到母亲身边来!” 刘氏这声“母亲”,如果是个真正的六岁小孩,只怕都会被激怒,毕竟生母才刚刚过世三个月而已,又怎么会叫一个陌生女人做母亲?何必,还有之前的杏儿,高妈妈等人挑拨呢?? 可惜…… 只听张容儿满脸欣喜的看着她,真的直接走到她身边,且坐到她怀里,大声道,“母亲?你真是我母亲?”,她说话之间,满脸的依恋之色。 旁边的张天河见状,眼里的神色安慰,而刘氏和旁边的高妈妈等人,脸色都有些愣愣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下一刻,只见张容儿伸出手,忽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刘氏的脸上抓了一下,只见刘氏“啊”的一声尖叫,众人一看,就都看到刘氏的脸上,有着一个血红色的指甲印。 张天河大怒道,“大胆……” 只是张天河还没有说完话,张容儿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这下子,大家都愣住了。 张天河愣了一下后,怒道,“张容儿,谁教你抓你母亲的脸的?说,快说是哪个贱卑!” 张天河说着话,目光凌厉阴冷的看向旁边的姚妈妈。 而张容儿则抽抽搭搭的道,“没……没有人……教我……呜呜……不是说我母亲……死了吗?死人的皮肤……怎么有温度?我……我没有……要抓她……妖怪……爹爹……我害怕!” 最后那句娇声的“爹爹,我害怕!”,到底让张天河有些心软,毕竟,张容儿到底是他的亲骨肉,在之前,也是千娇万宠着长大的,也有了感情,他想着这孩子生母死了,自己忙着娶亲,也没怎么去安慰孩子,孩子害怕,也是正常的,当下里,便挥手对着刘氏施展法术,而顷刻之间,刘氏脸上的痕迹,就完全消失了。 张天河道,“月儿,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 刘氏心里暗恨,面上却不显,依然温柔的道,“看老爷说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更何况这孩子也可怜,这几个月里你忙着政务,只怕也没时间照顾孩子,都不知道孩子饿着渴着没,也不知道下人们照顾得可尽心不!” 张天河立即道,“月儿,这不有了你了吗?” “老爷……”,余音缭绕的撒娇着,顺带飞了一个含羞带怯的媚眼,却看得张天河心里一阵痒痒,目光也变得有些灼热起来。 高妈妈这时在一旁道,“老爷,小姐从起床到现在,也没有吃早饭呢!” 刘氏当下就无线心疼的看着张容儿,道,“可怜的孩子,只怕早给饿坏了,银霜,快去把我熬着的琼果液端上来给小姐。” “是,夫人!” 银霜当下朝旁边走去,而片刻后,一杯子带着浓郁异香,一闻就让人想流口水的食物被端了上来,只听银霜道,“夫人,琼果液端来了!” “恩,端给小姐吧!” 张天河这时在一旁闻到香味,有些好奇的道,“夫人,这是什么?” “老爷,这是美容养颜的琼果液,是我娘家人为我寻的,本来打算自己使用的,不过容儿还没吃早饭了,就先给她吃吧!” “夫人……你真是,别宠着这孩子,她还小,你自己吃吧!” “我和容儿毕竟第一次见面,就是再难得的东西,只要给孩子吃,也是值得的!” “夫人,你真好!”,张天河满目神情的看着刘氏,转头,目光深深的对张容儿道,“既然是你母亲的一片好心,你就吃了吧!” 真的是好大的一颗“好心”呢! 一颗夺人性命的好心肠啊!

上一篇   第2章 归来

下一篇   第4章 毁灵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