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真气逆行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31章 真气逆行

曹纵在张容儿身边站定后,盯着张容儿看了一会儿,目光冰冷残忍的道,“小妹儿,你没有修炼我给你的功法!” 语气是肯定的,隐怒的! 听得旁边的三个女人脸色都有些幸灾乐祸!资质再好又如何?落入夫君的手里,还不听夫君的话?哼哼,有得苦头吃了。 曹纵说话之间,声音冷淡的道,“不听话,就要接受惩罚!” 说话之间,曹纵轻轻一动,一下子就抓住了张容儿的手腕,而下一刻,曹纵往张容儿的身体输入一股奇异的真气,一下子的,张容儿的身体,就不由的“啊”的发出一声惨叫声。 曹纵冰冷的看着张容儿,放开她的手腕,站在一边。 而此时,张容儿的体内,一道诡秘的粉色真气,则不用人催动,就不由自主的在她身体里运转起来。 只是,这运转的法子有些不对劲,竟然是朝着经脉逆向运行的。 张容儿只感觉到全身上下,无处没有一只小虫子在弑啃着身体,疼,疼,好疼啊!!!! 她不由自主的,朝着旁边的石壁撞击过去,希望可以通过撞击,让自己昏迷,好缓解疼痛。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她刚刚朝旁边撞击而去,曹纵看穿她的目的,冷淡一笑,手一挥动,在她和氏璧之间,立即隔阻着一层保护层,她撞击过去以后,身体立即被反弹了回来。 这一折腾,张容儿的身体里,却更加的疼了,比之前的疼痛还要疼上数倍,她疼得不由自主的把拳头递给自己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咬了下去! 她脸上那种痛苦和难受,旁边的三个女人看得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发抖。 曹纵叫旁边的女人端了凳子来,他悠闲的坐下,随手拿起递上来的茶,很悠闲的一口一口喝着,时不时的看一眼拳头已经被咬出血来的张容儿。 这种痛苦的折磨,让张容儿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前世的经历,她的目光,越来越阴冷,强大,她要再强大,她不要再被人欺负,不要,再也不要,她要变强,更强,更强,任何阻挡者,必死。 她看向曹纵的目光,阴冷又仇恨。 曹纵看着她阴冷的目光,目光一变,但接着,冷笑一声,道,“求我,说,说你会乖乖的修炼我给你的功夫,那么,疼痛立即就没有了,而且,以后我会好好宠你!” 张容儿不用去看那功法,就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曹纵逼迫她一定要修炼,想必修炼那套功法后,会变成他的炉鼎! 想到在修真界,一旦变成别人的炉鼎,就只有成为他人玩物,一辈子被人亵玩的命运,试问,她如何会甘心? 不,不,她不会成为别人的炉鼎,一定不会,她要做的事情还那么多,她还没有报仇,还没有救出母亲的灵感,还没有让所有看不起她,欺负侮辱她的人好看,她怎么可以成为别人的炉鼎呢? 而且,要她求这个男人?她的自尊绝对不会允许向自己的敌人低头。 想到这些,疼到深处,张容儿索性扭曲着脸闭着眼睛暗自调息呼吸,顺道按照断情心法吸收灵气,因她被折磨后,心里越发的有了变强的狠劲,也不知是否错觉,此时修行断情心法,吐纳起来,吸收的灵气好像比平时还快,而且吸纳进入体内的灵气在穿过粉色的真气的时候,不知怎的,她老感觉只要断情心法吸纳而入的灵气,在闯过粉色真气的时候,她身体的疼痛,就会得到一点点的缓解。 她心里一动,立即大量的吸纳起周围的灵气来,而这周围的灵气,也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全部朝着她包围而去。 随着灵气吸纳得越多,原本真气逆行带来的痛苦,一点一点的,消失掉了。 张容儿心里一动,面上维持着因痛苦而维持着的扭曲表情,而暗里却不断的吸纳着真气,就是到了后面她不敢更快的吸收了,害怕曹纵给发现了。 如此,一个时辰以后,之前被她咬破的手腕处的伤口,鲜血掉得满地都是,等体内的粉色真气终于消失掉的时候,曹纵看着满身是血的张容儿,自以为教训到张容儿了,当下里,嘴角挂着凉薄的微笑,淡淡道,“乖乖听话,知道吗,大哥哥我喜欢听话的乖女孩!”。 曹纵害怕张容儿失血太多死掉了,叫他身边的女人留下一个来帮张容儿包扎伤口,他则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女人去旁边寻欢作乐去了。 片刻后,山洞里立即响起了暧昧的喘息声。 等张容儿包扎后,那给她包扎的女子在旁边娇声道,“咯咯……小妹儿,这声音很好听是不是?夫君很厉害的呢。” 张容儿脸色更加冷了。 那女子冷笑道,“有什么了不起?练了玄女功后,还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奉劝你一句最好听夫君的话,不然有得苦头吃。” 女子说着话,扭着身子走了。 张容儿对女子的话不置可否,而心里,在听了这话后,却再次吃了一惊,从女子这话里可以听出来,她的猜测是真的,修炼了这本功法,只怕以后只能做曹纵的炉鼎了。 张容儿想了想,脸色阴沉的翻开了那本玄女功,果然,这个功法就是一个快速累积灵气过程的功法,等灵气累积到一定阶段,看男主人的心情而定,来决定是否采补。 张容儿想起那种古怪的采补心法,心里暗想,只怕和玄女功对应的,应该还有另外一种功法,以方便吸纳采补过来的灵气。 用这个方法修炼,修炼起来的速度,自然不用说,看曹纵的例子就知道了。 曹纵是皇族出生,皇宫里女人最多,张容儿估计前期,这个曹纵不知道在皇宫采补了多少女子的元阴来修行,普通女子虽然没有修行过,但女子元阴则天生带着一股子阴气,这个阴气对男人的修行更有利。 当然,这样修行,因为有违天道,所以修心者的体内,灵气都是杂乱的,毕竟不是属于自己的真气,这样的真气吸纳入体内,体内的真气只怕也有问题。 就是这个曹纵修行的功法应该毕竟高级,虽然是个邪术,但他输入张容儿体内的那团粉色真气,却异常的精纯。 张容儿想了又想,因自己资质的缘故,张容儿估计,曹纵估计是打着养成的打算。 毕竟,自己目前才只有7岁而已,这个男人即使再变态,只怕也要三年以后才下得了手吧? 而自己,必须三年之内,在十岁生日以前回到张府,她不但要救出生母的灵气,还要等着那个神秘人来送那个瓶子。 她可不想那个玉液瓶落入到她的“好妹妹”张倩如手里。 因之前有了猜测,张容儿心里一动,趁周围没人,她把之前拿自己灵气包裹起来,并没有入侵的那点点粉色真气观察了一下,然后,在她的神识入侵到那团粉色真气后,那段粉色真气变得异常的活跃,粘乎乎的,几欲挣扎着朝着她的灵识来,就是被她的真气擒住了,始终不能挣脱。 看到这种状态,张容儿心里一动,脸色却有些变化。 这个粉色真气,只怕不知惩罚她那么简单,只怕,还会在她抵抗不住的时候,对她的心神什么的,下一些暗示之类的。 而张容儿的这个猜测,在后来了解了玄女功的真相后,当时也真是后怕不已。 张容儿想着,这曹纵还真是阴险卑鄙,手段狠辣之极,看他一环一环的设下计谋,可见此人心机之深沉。 因为翻开了玄女功的第一层,张容儿想了想,拿自己的真气模拟起了玄女功的运行轨迹,等运转了一个周天,果然,她的那一缕运转的真气颜色变得有些粉粉的,她把这缕真气连续运转,等到几乎和旁边的那团粉色真气看起来一模一样后,她心念一动,旁边她原本的灵气扑过去,接着,一下子的,就把那粉色真气给吞噬掉了。 看着粉色真气消失得一干二净,她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是实行这个法子,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定要保证她原本的断情心法一定要比玄女功深厚,不然,只怕会反被粉色真气融合,变成真正的炉鼎。 因心里的想法得到了证实,张容儿心里,倒是放心不少,只是为怕曹纵起疑,面上,则依然一副冷漠样。 就是第二天,曹纵的一个女人来问她话时,张容儿故意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身子也跟着缩了缩。 等回头,再有一个女人来奉劝她的时候,张容儿就做出了一副半推半就,要修炼玄女功的样子。 到了晚间的时候,曹纵依然没有出现,但是,却给张容儿送来了很多东西。 这些东西里,就有在地底看到的紫金矿,这块紫金矿有镜子那样大,一尺粗的一块,那紫色潋滟的光芒,看得旁边的三个女人嫉妒非常。 这样大一块紫金矿啊,这些女人哪里去见到过这样纯粹的紫金矿? 这些女人修炼,平时都是用紫金币修炼的,当然,也要资质好的,才给紫金币。 这些女人对张容儿的感觉,越发复杂了。 当然,对于曹纵的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张容儿面容上做出一副欣喜不已的样子,但心里,却冷笑不已,也好,既然送上门了来,那么,她就先把这紫金矿吸收掉了。

上一篇   第30章 被困

下一篇   第32章 真气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