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毁灵果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章 毁灵果

在刘氏的示意下,银爽端着白玉碗笑盈盈的走过来,笑盈盈的把手里的“琼果液”递向张容儿。 张容儿深深的看了看刘氏,又看了看父亲张天河,缓缓伸出手,接过了“琼果液”,然后,缓缓的朝嘴唇送去,刘氏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张容儿把白玉器皿往嫣红的如花瓣一样的嘴唇送去,她那绝美的容颜上,笑容止也止不住。 很好,真的太好了,吃吧,吃吧,香味这么浓郁,可是诱人之极呢! 而就在张容儿要把“琼果液”送到嘴唇的时候,她忽然停住了,然后,状似无线陶醉的闻了闻白玉瓷器,道,“香,真的好香啊!” 张天河板着脸道,“知道是好东西了吧?你母亲这样惦记着你,以后要乖乖听你母亲的话,要好好的服侍你母亲!” 张容儿听着这话,眼帘微沉,眼底阴冷仇恨之色一闪而过,但接着,抬起头,纯洁的双眼水汽环绕,整个人一副感动之极的样子,道,“夫人……你对我……真好!” 刘氏一副慈祥极了的样子,道,“好孩子,只是一杯养颜汤而已,吃吧!” “可是,我吃了后,那母亲吃什么?既然是给母亲熬的汤,我吃了的话,母亲肯定没有了!” “傻孩子,没关系的,母亲吃稀粥就可以了!”,刘氏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忙在旁边谦逊的道。 张容儿却好像更加的感动了,声音有些急切的道,“不,不,这怎么可以呢?夫人,你是我的长辈啊,我怎么可以抢了你的食物呢?而且还是这样的好东西!夫人,容儿从三岁开始,就开始念书,尊敬长辈这样的事情,可是我辈之人的为人守则之一,所以,夫人,这杯琼液还请夫人喝下吧,夫人待容儿的好,容儿都记在心里的!” 张容儿说完,双手把手里的白玉瓷器递上,目光殷切无比的看着刘氏。 刘氏脸色一变,正要说什么,旁边的张天河忽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好,好,看到夫人和容儿母慈子孝,我就放心了!”,因张天河想着昨夜床上的刘氏,心底充满了柔软,心里到底是多偏向她的,就关心的道,“月儿,你今早还没吃早饭呢,既然容儿孝顺,你别饿着自己了,就先吃琼液吧,这琼液这么香,一定不是凡品,容儿一个小孩子,只怕也受不起这样的奇珍异果!” 刘氏听张天河的这话,心里真是又恨又气,但偏偏,她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这杯好琼果的奇珍之处,刘氏自然是最明白的人,可是,就因为她是最明白的人,才更不能喝啊! 而偏偏,如果刚才张天河不说那话,刘氏只怕用一个长者赐的借口,就能逼着旁边坐着的小贱人喝下这杯琼果了,到现在,因着张天河的偏向她,她却偏偏只能从张容儿手里接过“琼果液”! 张容儿笑容满面的把手里的琼果液缓缓的递给刘氏,在递给刘氏的中途,张容儿的笑容如鲜花盛开一般,一点一点,缓缓微笑,白如玉的脸蛋上,在笑容绽放的同时,露出两个酒窝,让她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的美丽无双。 刘氏看着这个笑容,看着这张虽然年幼,但已经美丽得让人忍不住炫目的脸,她想到那个和这张脸容貌相似的脸,怎么看这张脸,怎么觉得好像有一根刺盘旋在她心里,让她觉得坐立难安。 尤其这个孩子的笑容,哪怕孩子还小,可是,不知怎的,她感觉那孩子是在嘲笑自己计谋失败似的,让她的心里,特别的难受。 她目光一动,笑容如毒蛇一般绽开,声音柔婉的道,“好孩子,难为你这样有孝心,只是这琼果液既然是给你的,你就吃吧,这琼果液又不止一杯呢!” “啊?不止一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刘氏笑吟吟的说道,而她对着张容儿说完话后,转头,对银霜道,“银霜,快去再端一碗琼果液呢!”,刘氏说着话,冲银霜眨了眨眼,旁边的银霜是她使用多年的心腹,自然最懂她的心意,闻言,就道,“是,夫人!” 银霜说着话,便朝厨房走去。 而等银霜走到厨房后,早有厨房的管事娘子迎出来巴结的对着银霜说话。 厨房的管事娘子早已被刘氏收复了,银霜说话也没顾忌,当下道,“周娘子,赶紧去准备一杯和琼果液一样香,样子看起来也差不多的果液来,夫人有急用!”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要快,还有,别加料,这杯果液可是夫人要吃的。” “啊?原来是夫人要吃的,银霜姑娘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儿办理好!” 周娘子说话之间,朝厨房走去。 等走进厨房后,周娘子对厨房的厨娘道,“厨房里有什么现成的好东西没?要香的,味道特别香的那种,这是夫人要吃的呢,这一次夫人要吃好了,把你们谁记住了,那以后可有福了。” “啊?原来是夫人点名要吃的吗?” “是夫人要吃,就是时间很急,立即要,大伙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 有机灵的厨娘当下便在厨房里翻找开了,大户人家的厨房因害怕主子饿得急了,随时都准备了一些甜汤之类的,有厨娘在一个煮甜汤的砂锅里闻到一个特别香的味道,因为惦记着邀功,也不看是什么,当下就拿了白玉瓷器把甜糖盛上端了出来。 而周娘子在闻到那汤的香味后,不由得有些舔了舔嘴唇,道,“好,好,这香味真够香!”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周娘子还是问道,“这是什么汤呀?味道倒是好!” 那下面想邀功的人在打开那个汤的时候,看了贴在砂锅外面的名字,随口道“这是深海猎杀的香雪鲸鲨的鱼翅就着灵雪梨等做成的甜汤!” “原来是香雪鲸鲨的鱼翅啊,那难怪这样的香啊!”,周娘子说着话,陶醉的闻了闻,在闻着灵雪梨的味道的同时,好像还闻到了一种特别诱惑的香味,这个香味……好想吃啊! 做主子还真是命好啊! 等银霜接过果液,听完周娘子的话后,当下也就放心了,她端着果液,朝着大厅走去。 在大厅里,众人却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见银霜端着果液走进大厅来,刘氏有些急不可耐的道,“银霜这小蹄子慢手慢脚的,总算来了。”,她说完话,又对旁边的张容儿道,“容儿你这孩子真是的,一定要等着我一起吃,你看看,你那碗都快凉了吧?好了,现在我的这碗也到了,好孩子,你快吃吧。” “夫人,你对容儿真好,你也吃吧,快吃,你肯定也饿了!” “好,好!” 说话之间,两人都开始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片刻后,两人碗里的果液都被吃完了,两人看到对方把碗里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心里都是止不住的乐呵。 而东西吃完后,张容儿又坐了片刻,便告辞了。 等张容儿离开后,因张天河身居要职,要去处理要务,便也离开了。 刘氏在张容儿,张天河都离开后,才由银霜扶着,带着旁边的高妈妈等人,朝自己住的小轩厅走去,等走进小轩厅,因周围全是自己的人,刘氏再也忍不住得意,哈哈大笑道,“好,好,大家做得不错,那个小贱人吃了毁灵果,一杯子都翻不了身了,一辈子都只能卑微的活着了!” “还是夫人英明啊,谁能想到夫人在这样的日子,会赐予那个贱人毁灵果呢?” “对啊对啊,夫人给了那个贱人毁灵果,还得到老爷的赞赏呢,老爷都觉得夫人贤良慈爱呢!只要那个小贱人灵根被毁了不能修行,便再也不能挡小姐的道了。” “那小贱人虽然倒霉了,但到底还活着,按照律法,将来府里,依然是由那个小贱人继承啊,夫人,奴婢很好奇,夫人这样聪明,干嘛不把她弄死?” 刘氏冷笑道,“把她一下子弄死?不,不,太便宜她了!”,她说话之间,眼里的恨意一闪而过,接着,从袖口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瓶,对着那瓶子道,“贱人,你说是不是,恩?哈哈,你放心,我不会一下子弄死她的,我要一点一点,慢慢的折磨她,让你看着我折磨她!” 那瓶子好像能听懂她的话,过了一会儿,就开始挣扎震动,且发出呜呜的声音,只是刘氏任由那瓶子震动,理也不理,继续自言自语的道,“看见那小贱人被我毁掉了灵根你是不是很痛苦很难受?可是,那又怎样呢?这只是开始而已,开始而已,哈哈!” 刘氏说完话,便开始对着瓶子念着什么,而随着她的声音,那瓶子里散发出极其凄惨痛苦的声音来,旁边的高妈妈和银霜虽然是刘氏的心腹,也见到了多次这样的情形,但是,此时,却依然不由的身子发颤。 直到刘氏挥手让她们下去,两人才放心走了下去。

上一篇   第3章 新夫人

下一篇   第5章 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