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生日之前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0章 生日之前

张容儿发呆了好久,心口一闷,这才回过神来。 她回过神来后,神识查探,发现开始拜见张天河时,张天河施展威压后所受的内伤,却是更重了,当下里,她立即运转灵气,开始修复经脉。 如此,到了傍晚的时候,寻仙楼再度来人。 来的人倒不是别人,正是张容儿之前见过的张家管家张牛。 张牛冲张容儿微微点头,道,“容小姐,奴才奉老爷之命,前来给你送疗伤丹药。” 张容儿脸色不变,示意身后的丫鬟如梦去把丹药接了下来。 等丹药接下来后,张牛再道,“老爷吩咐,虽然撤了禁制,但还请容小姐好知道大家小姐的规矩,要好好待在寻仙楼不要乱跑,否则,老爷一定严惩不贷。” 张容儿抬头,目光幽幽的看了管家张牛一眼,含糊的“恩”了一声,对他的话好像听到了,也好像在敷衍。 管家张牛把话带到后,便也不再耽搁时间,衣袖一甩,离开了寻仙楼。 等张牛走后,姚妈妈等人忙迎过来,道,“小姐,你受伤了?你什么时候受伤的?谁伤了你?” 姚妈妈说话之间,想到什么,脸色一变,道,“小姐,莫非是……” 张容儿苦笑道,“姚妈妈,没错,是老爷伤的我,内伤我已经治疗好了,只是神识也有些损伤,神识损伤很难治疗好,要费几个时日才能把伤势治疗好。” 姚妈妈闻言,忙把张天河送来的药物一一查看,结果,发生送来的丹药也不错是普通的疗伤丹药,并没有治疗神识伤害的药物。 姚妈妈道,“小姐,老爷的心……怎么可以这样狠,你,你好歹也是他的骨肉了,如果小姐没有修行,以老爷的修为,只怕这点伤害,小姐就算吃了药物后,身体的伤害好了,但整个人,只怕也会变得迟钝痴傻起来。” 张容儿目光狠厉之色一闪而过,道,“也许他要的……就是我变成一个傻子,这样,就好给他的另外一个女儿腾出位置来。” 说到最后,张容儿的心里,微微的刺痛了几下,片刻,她的脸色,越发冷漠。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的亲生父亲,既不想教养她,在她年幼的时候保护她,那么,何必生她? 既这般厌恶她的生母,那么,又如何会生下她?难道她不是他的亲生子?不知怎的,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产生后,不但不难堪,还有一种期待。 只是,张容儿心里明白,以她母亲的品性,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且以张天河的性格,如果她不是他亲生的,只怕早就没命了。 而这点肯定,才是最恶心的,他厌恶她和她的生母,却还生下她,他如果真的不愿意,难道她母亲还能真的强了他?当年母亲和张天河,刘氏之间,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张容儿决定,一定要弄清楚,要还母亲一个清白。 不过,这些却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这一次,她要把生母的灵魂先救出。 只是,要救出生母,就必然要到刘氏的房间去,而到刘氏的房间,必然会碰到张天河,想到张天河元婴期的恐怖修为,张容儿心里不由一阵凛然。 张天河的厉害之处,张容儿从他随手布置一个阵法,再到她隐藏到刘氏房间后的那一次他随意的一掌,再到刚才和张天河一个眼神相对之间,她的心神和身体就受伤,元婴期修为的恐怖之处可见一斑。 而救出母亲的灵魂,此事还要从长计议才行。 张容儿做好打算后,当下,便吩咐姚妈妈拿了生母的一个古董器皿去当铺换成紫金币,然后叫他买些骨头和肉类回来。 张容儿在明面上,肯定不会拿出那些紫金矿来使用的,相反,一旦让人发现她在使用那批紫金,只怕也会带来性命之忧,所以,她只有叫姚妈妈去卖古董。 这些古董里,不少都是难得的珍品,不是都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到了一定的境界后为了锻炼修为制作而出,在这些古董里,都蕴含了古修士的一丝道韵,这种道韵和张容儿的感悟万物一样,都是极难得的,很虚幻的东西,很多人修行到一定境界,要想修为增加,就必须要领悟道韵,感悟道韵,不然修为就是止步不前。 很多古董,甚至万金也难买到。 不过,到了如今,张容儿却为了明面上有钱花,也不得不把这些难得的古董先当了一些出去。 不然,难道便宜刘氏吗? 等姚妈妈典当了两万多枚紫金币,且买了不少排骨和肉回来后,张容儿当即吩咐厨艺好的如梦做了一大锅的红烧排骨。 本来,在做红烧排骨以前,姚妈妈也有些疑惑,张容儿现在的境界,已经不用吃饭了,而且吃多了凡人的食物,身体内产生杂质,对修为也有碍,却不知道她为何还要叫买肉回来?难道给如梦吃? 只是,这样大一锅肉,如梦能吃完吗? 等肉做好后,张容儿拿了食盒装好,这才对姚妈妈和如梦道,“我养了一只小土狗,名字叫丹丹,如梦,以后每过个两天,就煮好一大锅的肉,你要亲自盯着煮,别让人接近吃食,姚妈妈,买食材的时候,你也一定要很小心。” “是小姐放心吧!”,两人同时道,“不过,小姐,你怎么忽然养起狗来了?” 张容儿但笑不语,只道,“记住,丹丹就住在后院偏僻树丛后的狗洞,它是我的伙伴,以后我们都要把它当成伙伴,朋友。” 姚妈妈和如梦愣了愣,虽然心有疑惑,但到底心里信服张容儿,没有多问。 当天傍晚,张容儿提着食盒避过外面监视寻仙楼的人,从后院偏僻处来到了狗洞。 在狗洞处,小土狗丹丹依然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容儿感觉丹丹怎么变得更加没有精神了?难道饿了? 想到饿着了,尝过饥饿滋味的张容儿立即拿起食盒打开,扑面的香气散开,张容儿道,“丹丹,是不是饿了?来,吃饭了。” 小土狗丹丹看到张容儿,目光依然警惕,只是,在鼻子嗅了嗅,感受不到不怀好意的气息后,闻着那食物散发出来的香味,小土狗旺旺的叫了两声,好像打了招呼。 张容儿道,“喜欢红烧排骨吗?放心吃吧,丹丹,是我,我是容儿啊,我怎么会害你?” 她说着话,把食盒放在一边,照着原路退了回去。 等她走了以后,小土狗丹丹再次对着食物闻了闻,确认食物没有其它危害后,这才张嘴大口的咬着肉开始吃起来。 当晚,张容儿回到自己房间后,随即进入黑铁戒指空间开始打坐吸纳灵气。 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刘氏身边的高妈妈就来到寻仙楼,说是夫人请容儿小姐过去用早餐。 听到这话,张容儿淡然点头,领着如梦和姚妈妈一起,便朝着刘氏居住的小轩厅而去。 在去小轩厅的路上,这个在前世傲气冷漠的高妈妈,却忽然对张容儿变得热情起来。 高妈妈道,“容儿小姐,先前大小姐为了给容儿小姐向老爷求情,被老爷罚抄了整整一个月的经文呢,倩如小姐一直就盼着见到姐姐,如今终于见面了,倩如不知道多高兴。” 张容儿面色不变,淡淡听着,只是不出声。 高妈妈又道,“说起来,倩如小姐这天姿,啧啧,真是没话说,连陛下都夸奖呢,容儿小姐,你们是亲姐妹,倩如小姐说了,容儿小姐没有修为,这以后啊,如果有人欺负了容儿小姐,容儿小姐只管来找倩如小姐,倩如小姐说了,她一定会为容儿小姐出头的。” 张容儿任是有些心机,听了这话,目光也不由一闪,但随即,却依然不咸不淡的听着高妈妈说着话。 等快到小轩厅的时候,高妈妈见张容儿一直不吭声,心里暗道,真不知道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还是一个一个木头人?不过高妈妈估计,这是一个木头人的成分多一些,不然,在现今夫人把持府邸内宅的情况下,只怕是个聪明人,在刚才她递了梯子的时候,都会顺着梯子往下爬吧? 而转念,高妈妈想着张容儿也不过刚刚十岁,且被封闭关押了三年,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呢,当下里,心里越发看不起张容儿,想着,以夫人的手段,这家产,只怕很快就能到了倩如小姐手里了。 这般想着,小轩厅便到了。 张容儿刚刚走到小轩厅院子,张倩如却早已迎到了小轩厅的院子门口。 张容儿当时一抬头,便看到了一身白衣,素净着小脸,双眼雾蒙蒙看着她,怯生生叫了一声“姐姐”的女孩。 听她叫了怯生生的一声“姐姐”后,张容儿淡淡扫她一眼,正要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在屋子里面,却传来一声低沉威严的声音。 只听张天河双目锐利的看向她和张倩如,声音威严的道,“张容儿,你妹妹特意一大早就来院子门口迎接你,等了你几个时辰了,她叫你一声‘姐姐’,你为何理也不理?真是没有教养!” 张天河话音一落,旁边的刘氏,嘴角向上翘了翘,笑意一闪而过,而旁边的张倩如,眼睛闪了闪,接着,抬起头,双目“很天真很单纯”的道,“爹爹,别,别说姐姐,都是我的错,是我担心饭菜不合姐姐胃口,所以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觉,是我担心姐姐在不过来吃饭,所以,所以……才一大早就来等着,我……我担心姐姐像昨天那样的生我的气,我,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姐姐,你那么善良那么温柔那么孝顺,一定不会生我的气的,对吗?” 张容儿听得面上更是沉了几分,她这个好妹妹,倒真是“有心”啊,多得够姐妹情深的,只怕图谋也不小?而且她这话说得真是,好像她张容儿不原谅她,就一点也不温柔一点也不善良了一点也不孝顺了? 当然,至于张倩如话里把她让自己穿下人衣服这事化小,就更不加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说起话来,的确厉害了。 张容儿虽有城府,但天生的性格,却做不来张倩如这套,她不咸不淡的道,“妹妹的意思,我不服从你的话,难道就不善良不温柔不孝顺了?” 张倩如被她这话一问,双目雾蒙蒙的,眼泪,立即的,一滴,一滴,掉落下来。 “姐……姐……,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梨花带雨的柔弱模样,看得旁边的张天河的心里,立即抽搐了起来。 张天河冷声道,“张容儿,当着我的面,你还要欺负你妹妹?快给她道歉!” 张天河说到道歉两字,张容儿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心神随即一震。 良久,气血翻滚的张容儿,才从眩晕感里回过神来。 只是,张容儿惨白着脸还没有再说什么,张天河则继续道,“张容儿,快给你妹妹道歉!” 张容儿勉强定了定神,低声道,“我道歉!” 在绝对的实力我绝对的偏心眼跟前,所以狡辩,也是无用的。 看着张容儿低着头说了三个字“我道歉”,虽然语气不见得多真诚,但是,旁边的刘氏和张倩如的眼里,都同时闪着光。 张倩如依然怯生生的道,“姐姐,没……没……没事的!” 刘氏为了接下来的目的,道,“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站在屋子外面说什么呢?容儿,来,进屋来,我们都等你吃饭呢。” 一行人说话之间,进了小轩厅的饭厅。 而在张容儿道歉的时候,张容儿发现刘氏的衣袖口里,刘氏得意不已的捏着什么东西,嘴唇潺动,正在说着什么,张容儿的目光,锐利的一闪,接着,又垂下头,跟着几人进了小轩厅的饭厅。

上一篇   第39章 人不如狗

下一篇   第41章 会动的玉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