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会动的玉瓶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1章 会动的玉瓶

张家诸人当下分位坐下,而一道一道的食物,也被端了上来。 张天河不吃食物很久了,在平时,也就吃一些稀罕的灵果之类的,因这一次张天河也吃饭,所以,在饭桌子上,摆放着几盘子很稀罕的灵果。 张容儿等盖着盘子的盖子打开后,朝着那散发着灵气的灵果看过去,雪碧果,灵杏果,山樱果! 看起来,张天河即便失去了紫金矿脉,也还是比较有法子嘛,张家现在还能吃得上雪碧果。 雪碧果是一种可以增加人灵气的果子,这种果子最难得的,吃了以后,果子本身不带一点副作用,且对灵气,也有排出杂质的功效。 看张倩如和刘氏神色平常的样子,只怕她们也是日日吃这样的果子的。 张容儿垂下眼帘,眼里的锐利之色陡然而起,失去了紫金矿后,他们还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钱从何来? 因上京贵族里的规矩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一顿饭倒是相对沉默的吃了下来。 当然,也只是相对沉默而已。 这不,张倩如那怯生生的声音,就又在耳边响起了吗? “姐姐,这是雪碧果,你没吃过吧?来,吃一个呀,雪碧果可贵了,要一千紫金币才能买到一个呢,姐姐还不知道吧,这雪碧果可以增加人身体内的灵气,排出身体内的杂质呢,啊……对了,姐姐不能修行,这个雪碧果对姐姐用处不大,姐姐用了,好像有些浪费了!”,她说话之间,一双“如诗如慕”的眼睛依然怯生生的看着张容儿。 张容儿停下筷子,坐直了腰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听着她说话。 下一刻,张倩如的眼睛,立即又变得雾蒙蒙起来,那眼泪,真是说来就要来一样,“姐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爹爹修为是元婴期,我修为也有感应八层了,我……我忘记姐姐没有修为了,姐姐,你,你,你那么善良,那么温柔,你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呜呜……。” 只是,明明一副很歉意的样子,但说到自己的修为有感应八层的时候,那嘴角的笑意,却一闪而过呢。 张倩如说这话的意思,一来,不过是让张天河觉得张容儿无用,没有继承家族的资格,让张容儿越发惹了张天河的厌罢了,二来嘛,则带着炫耀的成分,想让张容儿这个“没有修为”的人难受呢。 张天河看到张倩如那“如诗如慕”的眼睛,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张容儿却抢先一步,笑吟吟的道,“妹妹这话说的,你做了什么让人不能原谅的事情要我原谅呢?妹妹,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对了,你怎么又哭了?乖,可别哭了,看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好看是好看,可这大清早的,多不吉利。” 张容儿话音一落,旁边的张天河,张倩如和刘氏,脸色都有些难看,但是,明明感觉张容儿的话有些不对劲,但偏偏找不出个不对来。 张天河脸一沉,道,“好了,都闭嘴,吃饭!” 餐厅里一时之间彻底安静了下来。 这一次,倒是真的安静了。 而张容儿,连续拿起了好几个最贵的雪碧果,小口小口的吃着,旁边的刘氏见她连续吃了好几个,心里特别肉疼,钱啊,这几个就是好几千紫金币啊!这简直就是在折磨她的心肝。 刘氏也实在忍不住了,在旁边凉凉的道,“容儿啊,不是我说你,家里最近本来就开资紧张,你既然不能修行,这个雪碧果就该留给你父亲和你妹妹才对,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孩子……哎,我也不是不让你吃,吃点东西而已,我们张府但凡有的,我肯定都欢迎你吃,只是这样的灵果,你吃了以后,真的很浪费了,小姑娘家,要有一颗友爱之心。” 张容儿看已经空了的盒子,停下来吃东西,一脸惊讶的道,“啊?不能吃吗?夫人,既然不能吃,你干嘛不早先告诉我呢?你早先告诉我在这张府的饭桌子上,我不能吃哪些食物,那我肯定不会吃的,或者,你吩咐下人不把灵果端上来,你们私下吃,那我也就不会吃了啊,下人也真是的,既然不打算给我吃,又叫我过来吃早饭干嘛?虽然我一直吃的都是剩饭,但夫人不吩咐人来叫我吃饭,即便我是张府的未来继承人,但是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过来的。” 这话说得刘氏的脸皮一阵青一阵红,脸上的愤恨之色越发的明显,但是,就在她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张天河则有些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都嘀咕什么?都安静,不吃就叫下人把食物都拿下去。” 张天河一发话,饭桌上再次的沉默了。 而旁边的张容儿连着刘氏母女,也都不再吃饭。 张天河威严的道,“既然都不吃了,来人,都收下去吧。” “是,老爷!”,旁边的高妈妈开始指挥着下人收拾碗筷,而刘氏,则忽然笑吟吟的捏住她的衣袖,对张容儿道,“容儿,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来,母亲给你看个好玩的宝贝啊!” 张容儿的目光,忽然阴冷无比的看向刘氏,那目光如地狱恶鬼返回人间,凶狠嗜血之极,刘氏原本笑吟吟的眼睛,在对她的目光的时候,心里忽然一惊,脸色立即变得有些惨白,刘氏完全不可置信,等她鼓足勇气,再次抬头朝张容儿看去,结果,看到那个小姑娘双目纯洁的看向她,道,“夫人,什么好玩的宝贝啊?” 刘氏审视的看着张容儿,看了良久,心里暗暗道,这样小的一个孩子,又没见过世面,肯定是自己看错了,怎么可能露出那样的目光呢? 她冰冷的笑了笑,笑容越发的亲切,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瓶子,对张容儿道,“容儿,来,看看这个瓶子,你看,是不是很好看啊?” 那是一个大概只有大拇指大小的瓶子,瓶身洁白如玉,瓶子虽小,整个瓶子的形状,却好像一个娇俏女子的身形一般,那瓶子上面的娇俏女子的身形,张容儿只看一眼,就觉得很眼熟。 而她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忽然升起,她的心,不由“砰砰”跳了起来。 刘氏笑容甜蜜之极,轻轻的抚摸着那个玉瓶,道,“这个瓶子很好看,容儿,你说是不是?” 张容儿故作平静的道,“就是一个普通的瓶子啊,有什么好看的呢?” 刘氏则笑道,“来,容儿,跟着我念!” 刘氏口里念出几段拗口之极的咒语来,而随着刘氏念起的咒语,那个瓶子上原本被印着一动不动的娇俏女子,身形忽然不断的扭动起来,那女子小小的面容随着身体的扭动,忽然变得狰狞起来,看得出,女子好像经历了非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一般。 张容儿该刹那之间,只感觉气血涌动,一口腥甜的血液,忽然从内脏直接冲到喉咙,张容儿垂着眼帘,咬紧嘴唇,总算把气血吞回腹部,而同时,她微笑着睁着天真的眼睛,对张天河道,“爹爹,夫人的这个瓶子真神奇,爹爹,这个瓶子怎么做成的?” 看着张容儿天真的双眼,张天河在该刹那,忽然双眼有些不敢直视,他移开目光,有些闪烁的道,“这个我也不知,你问问夫人去。” 张容儿的眼帘垂下,目光森然,张天河,他是知道的吧?他应该知道吧?知道他曾经的妻子曾氏的灵魂,被他现在的妻子刘氏控制住,且在当真曾氏所出的女儿,折磨他前妻的灵魂。 这得何等凉薄的人,何等狼心狗肺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曾氏,你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竟然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刘氏“咯咯”娇笑道,“容儿,来,跟着母亲念,你也可以看到这个人儿在动哦!” 旁边的张倩如道,“母亲,真好玩啊,我要玩,我要玩!” 刘氏道,“这么久没见你姐姐了,你什么时候不能玩?你姐姐难得过来吃一次饭,让给她玩吧。”,刘氏说着话,朝张容儿招着手,道,“来,容儿,过来,过来母亲教你玩啊,很好玩的。” 张倩如也不知道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在旁边娇声道,“母亲可真疼爱姐姐啊。” 刘氏道,“小调皮鬼,且让你姐姐一次吧。”,说话之间,目光看向张容儿,那甜蜜的笑容下,批着森然的冷意,诱哄道,“容儿,来,来啊,很好玩的!” 张容儿面色不变,一步一走过去,道,“既然这么好玩,夫人,你送给我做礼物吧,真的好神奇呢,我还没有见过这样好玩的。” 张容儿话音一落,旁边的刘氏脸色立即一变。 片刻后,刘氏假笑道,“容儿喜欢啊?哈……” 张容儿打断她的话,道,“夫人不会舍不得吧?夫人最是贤良慈爱不过,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呢,夫人肯定不会舍不得这样一个玩意儿的。” 刘氏被张容儿反将一军,却是变得脸色都有些铁青了。 而她正在想着如何应对的时候,就在这时,张倩如忽然道,“爹爹,你今天叫容儿姐姐过来,不是有话要对容儿姐姐说嘛?” 刘氏这时反应过来,道,“对对,夫君,你不是有话对容儿说吗?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 张天河咳嗽一声,沉着脸,道,“容儿,坐下,爹爹有话和你说!”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好像把刚才的那个玉瓶忘记了一样。 张容儿垂下眼,暗道,正题,总算要来了吧? “爹爹,什么事?” 张天河淡淡的道,“你倩如妹妹现在已经感应八层了,正在感悟古人道韵,你生母曾氏的嫁妆里,我记得有两个古花瓶,做得非常精巧,一个是火凤翱翔瓶,一个是仙宇楼阁瓶,你且拿来,给你倩如妹妹感应道韵吧!” 张天河说完话,一时之间,大厅里忽然都安静下来。 张天河见张容儿沉默,脸色立即冷了下来,沉着脸道,“怎么?你不愿意?” 张容儿垂着头,谁也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只听她道,“爹爹,我……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那就快去拿来!”,张天河冷声道。 张容儿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咬牙抬头对张天河道,“爹爹,那对瓶子,女儿拿不出来。” 张天河忽然爆厚道,“张容儿,你不愿意?” 他的声音里,加着元婴期修士才有的威压,一时之间,张容儿开始强行压下去的气血,再也忍受不住,一口就吐了出来。 张容儿声音虚弱的道,“爹爹,我……没有不愿,只是,瓶子已经被……卖掉了,女儿拿不出来了。” “什么?卖掉?”,张容儿话音一落,张天河还没怎的,旁边的刘氏则尖利的叫嚷道。

上一篇   第40章 生日之前

下一篇   第42章 谋算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