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谋算嫁妆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2章 谋算嫁妆

听到刘氏尖锐的嗓音的那一刹那,张容儿转头,双目黑漆漆的看向刘氏,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出声,可是,刘氏却忽然的,感受到了张容儿的嘲笑。 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带着几许地狱而来的寒意,双眸黑漆漆看向她的时候,好像什么都把她看透了一般。 这个才十岁的小女孩,让刘氏感觉到一股子邪门的气息,她的警惕之心,不由升起。 而她脑子盘算半分,正要对着张容儿发难,却听张容儿清脆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去年开始就没有人送饭来,爹爹,我好饿,对不起,我太饿了,我只好拿了瓶子给路过的佣人换了饭吃!” 张容儿说完话,随即,眼眸低垂,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而旁边,张天河和刘氏,张倩如把她这话听到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张天河看着张容儿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再反复回响着耳边那句“我好饿”,让他的脸色有些红黑相交。 把自己的亲生的嫡女关起来,整整一年,不给自己的嫡女吃饭,这传出去,他在上京如何立足? 他的同僚,皇帝陛下,他的下属,上京的平民,府邸里的下人……所有的人,都会怀疑他的品行吧?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能犯什么错呢?竟然要把她活活饿死?他们肯定不会怀疑张容儿犯了什么错,只会说他不会治家罢了。 想到这里,张天河看向刘氏的目光,不由带着几分厉色。 他道:“夫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刘氏,此时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想法。 那群该死的杀千刀的下人,还哄骗她看守寻仙楼没什么油水,竟然瞒着她捞了不知道多少的宝贝捞走,不行,她得赶紧的审查,让那些下人一件件的,都得把宝贝吐出来。 不过这个死妮子命倒是大,她就说她都吩咐下去,让下人别给那小贱人送饭了,那小贱人怎么还活着呢,原来有那起子奸猾的下人在。 想到曾氏嫁妆里的那些古董,刘氏的双眼,不由放出了红光来。 而旁边的张天河,则连续叫了两次刘氏,刘氏这才回过神来。 刘氏回过神来后,脸色不由的一变,当初虐待张容儿的事情,是打着死无对证的想法的,而如今,出了变故,却不能立即让这小贱人死呢,而且,让这小贱人活着,她的乐子更多。 当然,面对如今这样的情况,刘氏也是不怕的,她眼泪忽然掉了下来,“呜呜”的哭着,道,“这群该死的下人,胆子真是太大了,竟然虐待容儿,容儿,你真可怜,呜呜,我可怜的儿啊,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一定把那起子看守寻仙楼的婆子都抓起来看看审问,一定给你出气。” 刘氏说完后,张天河的脸色,便有几分怜惜的看着流泪的刘氏,道,“月儿,别哭了,你这样善良,怎么会做出那样恶毒的事情来呢?我就不是你做的,说起来,那起子下人是该好好整顿了,夫人,下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老爷,你放心,妾身一定会好好把后院打理好的。” 两人说着话,然后又反复深情的对视,虽然三年过去,但刘氏一直服用美容,缓解衰老的丹药,所以容貌一直如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般,刘氏“如诗如慕”的朝着张天河抛了一个媚眼,张天河双目,立即变得灼热起来。 张倩如这时忽然委屈的道,“爹爹,那古董没有了,我怎么感受道韵?呜呜,爹爹,我是不是不能进入知机的境界了?” 修行境界有以下境界,分别是感应,知机,结丹,凝神,结婴,应虚,问道,而各个境界下,却又有同等的道韵心境,张容儿在感应期的时候,领悟了比较强大的万物道韵的入门之径,因此,倒是很轻易的就进入了知机境界,而张倩如如果不能感应道韵,只怕此时都难以进入知机的境界。 张天河还没有说话,刘氏尖锐的声音又响起,道,“老爷,那两个瓶子没有,不是还有其它的古董吗?容儿,你不会所有的古董都卖了吧?” 刘氏说着话,双目锐利之极的看向张容儿,只怕张容儿回答一个“卖”字,就会翻脸。 而同时,张天河的双目,也严肃的看向张容儿,同时,他的神识开启,他在感应张容儿的说话频率,看张容儿是否说谎。 张容儿垂下眼帘,淡淡道,“昨天才叫姚妈妈又去卖了几个,卖给了上京出名的鸿苍商会名下的当铺了,爹爹……我……我饿,姚妈妈也没钱,所以拿去卖掉了,妹妹需要的话,就去鸿苍商会拿回来吧,我叫姚妈妈把当铺的单子给你!” 张天河听到这话,则不由的心一跳,接着,就怒道,“刘氏,你怎么管家的下人的?难道寻仙楼的份例没有拔过去吗?” 张天河是真的很生气,曾氏的古董大多都有印记,这一流传出去,不是打他张天河的脸面是什么?他张天河堂堂上京兵马元帅,执掌数十万的兵马,自己的嫡出女儿却当着前妻的嫁妆度日,这传出去叫别人怎么看他? 虽然看到这个女儿后,就让他不由想到曾氏,他心里就不舒服,但是,却没有想过饿死嫡女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他不由抬头目光锐利的看向刘氏,目光带着审视。 刘氏看到张天河的目光,眼泪立即一滴一滴,往下掉落,道,“老爷,我……我只是忙着管教倩如,忙着府里的人来客往,忙着和人联络感情,老爷,我们两家之前都是二等家族,你知道的,好多人都等着看我们张府的笑话,老爷,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我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呜呜……” 刘氏这番话说下来,张天河想着刘氏本是名门小姐,但是却无名无份的跟着自己多年,他的脸色,一下子的就缓和了下来。 他冷冷看了张容儿一眼,淡漠的道,“好了,你下去吧,你母亲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寻仙楼的月例,我一会儿会叫人给你补上的,至于那几张当票,你且送过来,我叫人去取回。” “是!”,张容儿垂着眼,不见表情。 张天河手一挥,她就下去了。 等她下去后,刘氏心里暗恨,本来盘算好的弄曾氏嫁妆的法子,竟然就这样失败了? 她心里不甘心,忙朝着张倩如使眼色。 张倩如立即“呜呜”的走过去,拉住张天河的衣服,呜呜的道,“爹爹,那我怎么办?我怎么感悟道韵?呜呜,难道不能进入知机境界了?” 张天河看着哭得梨花带雨,从小捧在手心的小女儿,他面容上神色柔和起来,道,“傻孩子,怎么会呢?倩如,放心,有爹爹在,你一定会进入知机境界的,你是双灵根,比爹爹的三灵根还要好,爹爹已经到了元婴期了,等一会儿,你到爹爹的书房来,爹爹让你感受爹爹的道韵,感受爹爹的道韵,比你感悟那些古董的道韵有用多了,甚至用于你以后结婴,都是有用的。” 在和自己感悟古董的道韵和元婴期修士带着感悟的道韵,那效果绝对是很大的差别的。 元婴期修士的道韵里,蕴含了该修士从头到尾的对“道”的理解,对修为进阶的突破时,那种玄妙的感觉,张倩如此番得了张天河的帮助,修为肯定会突飞猛进了。

上一篇   第41章 会动的玉瓶

下一篇   第43章 去曾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