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去曾府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3章 去曾府

到了下午的时候,在寻仙楼,高妈妈带着下人抬了几个箱子过来。 高妈妈带着下人一路招摇过市,旁边的下人看到,这些人本就是刘氏的人,自然是逢人就说,“夫人真是心善啊,在倩如小姐为容儿小姐求情,把容儿小姐放出来以后,这才出来呢,夫人又送了这么多东西过去。” “这么多箱子,不知道是些什么好东西啊?” 有那和抬东西的下人相熟的,稍后去打探消息,便知道夫人送了紫金币两万,各色绸缎两个箱子,还有珠翠首饰若干。 这下子,下人们都议论不已,都被紫金币两万给刺激了,都觉得刘夫人心善不已,不但放出了续女,还一放出来,就给送了钱币,送了衣服首饰,真正是最最心善的夫人,而有那消息灵通的,说是倩如小姐更是心善又美丽,容儿小姐放出来,是她去向老爷求的情,送衣服首饰,也是她帮着夫人亲自挑选,说是自己的亲姐姐的衣物,她要好好挑选,怕下人不够尽心。 如此这般,刘氏母女的善心和贤名一下子就从张府流星一样的速度传到了上京贵族圈。 有那精明的主母,在听到两万紫金币后,嗤笑一声,道,“两万紫金币?听说那位曾氏留下来的女儿,可是被关了三年,前些时候一放出来,就叫了下人去当铺当曾氏的嫁妆呢,这不是在张府呆不下去,谁会当了生母的嫁妆度日?这两万紫金币说起来,不过是奢侈一些的一餐饭罢了,又能有多少?刘氏母女倒是博了一个贤名。” 当然,明白人只是少数,或者说,有很多人心里明白,但是出于巴结元帅府,或者畏惧元帅府的目的,都无人说刘氏母女的坏话,在上京,一时之间,刘氏母女的贤名倒是真的传了出去。 姚妈妈和如梦是知道内情的,心里自然恨不得拔了刘氏母女的皮。 姚妈妈怒骂道,“小姐,那对贱人母女怎的这样奸猾?先时,明明是想饿死你,到了现在,老爷叫补偿月利银子,她们倒好,竟然拿了这事来博自己的名声,小姐,怎么又这样无耻的人?” 张容儿淡淡道,“姚妈妈,急什么?” 姚妈妈道,“怎么不急?小姐,难道就任由她们母女利用你来博取名声?任由她们颠倒是非黑白?” 张容儿黑黝黝的目光淡然一笑,道,“姚妈妈,这才只是开始而已,现在,咱们可急不得。” 如梦双眼一亮,道,“小姐,莫非你有什么好主意让那对贱人母女现行?” 张容儿笑了笑,道,“到时你们不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数日里,张容儿除了每日给小土狗丹丹带一次一大盆子的肉和骨头,其它时候,便都在房门里闭门不出。 在黑铁戒指空间里,在张容儿的修为进入知机期后,黑铁戒指空间便又增加了一倍多的空间,她如今在黑铁戒指空间里,除了打坐,便是苦练剑法。 落花无情的剑招此时由她施展出来,已经能够有上万朵剑花,那密密麻麻的剑花,看起来非常好看,但是,不,还不够。 是的,比起道袍妇人舞剑时那种漫天都在漂浮的剑花,那种毫无破绽的剑花,她却要差了很多。 张容儿随着修为的加深,眼界也跟着提高,此时看剑法的高低,自知自己剑法里的破绽,而要解决这破绽,便是一个字,“快!”,是的,快,更快! 只有更快的速度,才能结出更严密的剑网,才能更加没有破绽。 道袍妇人同时,也告诉她,断情剑法,除了落花无情,另外还有两式,分别是“飞絮满天”,“黯然销魂”,当“飞絮满天”由着道袍妇人使出来的时候,那漫天都是飞絮点点,张容儿只盯着那漫天的“飞絮”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双眼枯涩,心血也跟着澎湃起来。 道袍妇人告诉她要点以后,她运转真气,这才修炼起“飞絮满天”来。 至于“黯然销魂”,道袍妇人言道,“等你先把‘飞絮漫天’练得能够见人,再来找我修炼‘黯然销魂’!” 张容儿在黑铁戒指空间里修炼数日,心里对自己的进度还是挺满意的,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一把趁手的宝剑。 曾氏的嫁妆被送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武器类的东西,张容儿心里想着,在她生日之前,那些人还不会取了她的性命,而在生日以后,只怕她就要小心提防了,她也就盘算着要找个时间,到上京注明的珍宝阁,去选一个宝剑。 这一日,张容儿挥舞剑法片刻,忽然心有所动,立即的,身形便出了黑铁戒指空间,而同时,姚妈妈的脚步声在房间外传来,道,“小姐,有个小丫鬟要见你!” 张容儿冷冷一笑,暗道,“终于来了?” 她淡淡道,“带进来吧。”,这小丫鬟能过了姚妈妈这一关,必然是有几分好口才的。 不多时,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丫鬟被带了进来,张容儿抬头,双目静静的看着那小丫鬟,那小丫鬟先是一惊,接着,就朝着张容儿跪下,道,“容儿小姐,奴婢流云给你请安了。” 张容儿静静的看着她,道,“你是哪里的丫鬟?见我有何事?” 那丫鬟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面片白净,下巴尖尖的,一双闪烁不已,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 听到张容儿的问话,丫鬟流云道,“回小姐,我……我是白慕公子派来的,白公子派我来,给小姐送了一些东西来。” 流云说着话,便把一个锦绣的盒子递了上来。 张容儿身后的如梦则走过去把那盒子接了过来,只是并不当面打开。 流云见状,就道,“小姐不妨打开看看?” 张容儿淡淡道,“这就是你们主子的家教?” 流云见状,忙连连磕头,道,“小姐勿怪,都是奴婢私自做主的,和我家主子无关,只是我家主子言道,如果容儿小姐不喜欢,我家主子心里会难过的,毕竟小姐是他的未婚妻,小姐和公子,是从小就订了亲的。” 张容儿道,“哦?可是前几日,你家公子第一次见我,不是很嫌弃我,且言道,绝对不会娶我么?而且看起来,白公子似否和我妹妹倩如感情很好?” 流云忙道,“容儿小姐,误会,这全是误会啊,现在是刘氏母女管着后宅,公子怕对你太好,会让刘氏母女苛待你!” 张容儿忽然笑了,“咯咯”娇笑良久,道,“现在谁都知道夫人和张倩如,是最是心善的善人呢,又如何会苛待我?” 说话之间,张容儿厉色隐现,流云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道,“容儿小姐,你受的委屈,我们公子都知道呢,那母女的真面目,我们公子也知道的,小姐你放心,只等你和我们公子成亲,到时公子会护着你,必不会让你再受半点委屈,我们公子一表人才,是上京出名的赛潘安,且资质卓越,现在已经到了知机期呢,小姐,你以后的福气大着呢。” 听流云说这话,从头到尾,张容儿静静的看着她,用那双黑漆漆的,好像看透一切的目光,流云在这双目光下,心下不由一跳,说着话间,却不由的垂下了头。 良久,在她心跳加快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声音,“你下去吧。” 流云被如梦带了下去,直到她走出寻仙楼,她也有几分迟疑,一切的事情看起来很顺利,可是,为何她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等流云出去后,姚妈妈忙走过来有些激动的道,“小姐,你以后不用怕了,有白家这门亲事,只要等到成年,等你和白公子成亲后,以后必不会再受委屈。” 张容儿听后,沉默了一下,才道,“姚妈妈,你真的相信这个流云?” 姚妈妈心里一惊,本来她也不信的,可是,后面流云的说法,却又让人觉得那么的贴心,听起来那么顺耳,那么的让人想要相信。 张容儿道,“姚妈妈,你最近好好在外面看看房子,等我过完生日,说不准我们就要搬走了!” 张容儿这话,却让姚妈妈心里,又是一惊,张容儿却并不解释,只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打开旁边的抽屉,拿起一个笔筒,对姚妈妈道,“姚妈妈,我现在出去一趟,你且在家好生看好门户吧。” 张容儿话音一落,便转身出了门。 等出了门后,张容儿隐藏气息,很快就从高高的后院院墙翻了出去。 这后院的院墙高有三米,在墙面顶部,还设有一些机关毒素之类的,但这些在张容儿眼里,自然不算什么,她很轻巧的,就翻出了张府的院墙,出了张府所在的天马街,穿入了人群里。 上京作为奉天王朝的京都,由平民和修士混居而成,在市面上,各种各样的物件都在闹嚷嚷中贩卖着。 张容儿在前世一直被关在张府,一直没有机会出来闲逛过,而上一次出门,因心里藏着大事,也是心神紧张,一直无心观看上京风土人情。 这一次,她心里的事情都放松,一边走一边看,看着闹嚷嚷的街市,倒是觉得别有一番的趣味。 等张容儿连续闯过两条街,便来到一座门前有着两个石狮子的府邸门前。 这座府邸起码有占地十里,只是此时,守门的守卫懒洋洋,看起来一副没精神的样子,而府邸周围,也是人迹罕至,落叶遍地,整个府邸看起来,完全一副萧条败落之意,张容儿看着那府邸上的匾额“曾府”两字,心里不由的,便有些想流泪。 张容儿等平静了情绪,这才走上前,对着守卫道,“我要见你们府里的曾青公子,劳烦通报一声。” 这一次,张容儿打算把原本的刘玉所得到的机缘,即那个笔筒,拿来送给曾青,至于曾青能不能勘破笔筒里的玄机,既然她已经尽力了,如果勘不破,那也无法了。

上一篇   第42章 谋算嫁妆

下一篇   第44章 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