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打脸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5章 打脸

张容儿抬头,和开口说话的少年正好四目相对。 那少年双目骄傲冷淡,一副我高人一等的模样,见张容儿看过来后,先是不以为意,但等看清张容儿的容貌后,眼神倒是挑剔的看了看张容儿,接着,就傲气的道,“这把剑小爷我要了,来人,包起来。” 李宏图说话之间,目光朝着旁边的张倩如使颜色,张倩如看着平淡无奇的剑身,有些迟疑的道,“李哥哥,这个……这个就是……那把剑?” 李宏图最近为张倩如推算,得出结论,只要张倩如能够在今日抢到这把剑,能够抢到这个机缘,那么,张倩如将会大有机缘,凭着这把剑,只要送给那个人,就能得到很大的好处。 要问李宏图怎么算出来这事的,除了因为他身体里有李家的血脉,天生对占卜之事擅长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他是真的对张倩如痴心一片,在前世,在张倩如有意无意的挑拨下,他可没少欺负张容儿。 张容儿对他的话置若未闻,只问旁边的导购,道,“这把剑,我还能购买吧?” 导购道,“当然能,小姐,你是第一个查看此剑之人,你有第一购买权。” 张容儿听后,正要说话,就在这时,李妙妙忽然冷哼一声,道,“二十万紫金币是吧?我们出三十万紫金币,比她多十万,把这把剑卖给我们。” 导购小姐摇摇头,维持良好的风度,道,“对不起小姐,珍宝阁的规矩是,谁先拿到宝剑,谁就有优先购买权,除非这位小姐不买了,不然,即便你出再高的价钱,我们也是不卖的。” 听到这话,李妙妙的脸色有些难看,冷哼一声,看向旁边的张容儿道,“穷鬼,你买得起吗?我给你三十万紫金币,你把这把剑让给我。” 张容儿冷淡的道,“抱歉,我就喜欢这把剑。” “你的意思是,你一定要买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知道她爹是谁吗?” 张容儿听完这话,实在忍不住的,就笑了。 旁边的张倩如早已看到了张容儿,只是,不知为何,她却一直装作不认识似的,一直没有和张容儿说话。 此番听到李妙妙这样说话,张倩如忙怯生生的拉住李妙妙的手,声音软软糯糯的道,“妙妙,别……别说了!” 说完话,她转头,对张容儿道,“姐姐……你……你……你还在生气?” “呜呜……姐姐,你别生爹爹的气,爹爹也是为你好!” 说完话,双眼雾蒙蒙的看着张容儿,一副很怕张容儿生气,很怕张容儿欺负人的模样。 张容儿再次笑了,道,“原来是妹妹啊,妹妹,你干嘛说我生气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了?对了,你叫我别生爹爹的气,妹妹,我为什么要生爹爹的气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张倩如听完后,呜呜道,“姐姐,如果你没生我的气,没生爹爹的气,你……你……你干嘛和我抢这把剑?姐姐,我虽然是单灵根,我虽然已经到了知机期八层,虽然这把剑对我很重要,如果……如果姐姐想要……” 张容儿讥诮一笑,道,“好妹妹,我想要,你是不是就很‘善解人意’的买下来送给我,恩?妹妹,你是这么的善良,这么的美好,这么的天真,这么的有才,虽然我才是张府嫡出的继承人,虽然我没钱,只能当了我母亲的嫁妆购买,但是‘好妹妹’你这么盛情难却,那好,你给钱吧,这把剑我收下了,如此,再次成全了妹妹你的美名。” 张容儿此话一说,旁边几个本来正在买东西的锦衣公子,都很有兴趣的看了看张容儿,又看了看张倩如。 旁边的李庆丰忽然跳起来,挡在张倩如跟前,道,“住嘴!小贱人,有我在,我是不会允许你欺负倩如妹妹的,哼,说起来,你就是那个拆散刘伯母和张伯父夫妻的贱人所生的小贱人吧?果然贱人生下贱种,任你再伶牙俐齿又如何?这把剑,我今天买定了。” 他转头,对导购道,“导购,我出一百万紫金币,这把剑卖给我!不然,把你们掌柜叫来,只要把这把剑卖给我,我们李家,愿意欠你们珍宝阁一个人情。” 李家的人情自然是值钱的,需知谁没点所求呢?而有所求者,能找到李家人帮忙,这无疑事情就有了百分之六十的成功了。 旁边的导购听后,却依然微笑着摇头,道,“对不起,李公子,我们珍宝阁有珍宝阁的规矩,这把剑能不能卖给你,不是我们珍宝阁能决定的,你得问拿着剑的这位小姐。” 李庆丰听后,眉头都皱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张容儿却挥起手掌,趁李庆丰愣神的瞬间,“啪”的一下,一巴掌打了过去。 李庆丰天赋不算极好,但也有三灵根的资质,到如今,也有了感应五层的修为,他完全没有想到张容儿竟然敢给他一巴掌。 “你……你……”,李庆丰怒极,脸色青红不定,双目好像要喷火。 张容儿道,“你可以辱骂我,但是,你不能辱骂我母亲,至于你说的谁拆散了谁,我只问一句,在刘氏和我母亲之间,谁是正妻原配?既然刘氏是个妾,那么,请问李公子,原来李家的家规,便都是颠倒是非黑白,以妾为妻,颠覆人伦道德的么?” 张容儿此番话一说出来,问得李庆丰脸色更是暴露,他一时不知如何反驳张容儿,怒道,“你……你……贱人,你敢打我?” 李庆丰说话之间,真气运转,手掌一挥,便要朝张容儿发难。 就在这时,忽然一股子力量把李庆丰一推,李庆丰身体里的真气,也立即被压制住了。 而同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几个人的耳边响起,只听一个声音道,“珍宝阁内,不准动用真气。” 此言一出,旁边的几人脸色都很难看,而其中,又以李庆丰为最,旁边的李妙妙早已急红了眼,道,“小贱人,你还敢狡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一见到白慕哥哥,为了引起白慕哥哥的注意力,竟然勾引白慕哥哥。” 张容儿听得眉头皱了皱,这一次,看向张倩如的目光,却越发的深邃。 张倩如此时忽然“呜呜”的道,“李哥哥,妙妙,别,你别这样,姐姐被爹爹关了以后,心情一直不好,你们别怪她,你们要怪,就……就怪我吧。” 李庆丰那张暴怒的脸,立即像换脸谱一样,柔软了下来,道,“倩如妹妹,你别什么事情都包揽到自己身上,你总是这么善良,这样容易被人欺负的。” “李哥哥,有你在,没……没人欺负我!”,张倩如说着话,含羞带怯的看了李庆丰一样,李庆丰的心里,不由的快速跳动起来,恨不得立即把张倩如搂在怀里,好好的怜惜一番。 只是,因李庆丰刚才被张容儿打了一巴掌,李庆丰看着围绕过来看热闹的人群,一张脸变得有些扭曲,冷笑道,“哼,敢打我?张容儿是吧,你等着!”,双眼如毒蛇环绕,死死的瞪着张容儿。 张容儿垂下眼帘,嘴角露出冰冷的笑意来。 旁边的张倩如忽然“关切”的对张容儿道,“姐姐,你……你有二十万紫金币吗?你不会还典当你娘的嫁妆吧?姐姐,你这样不对啊,你娘去世后留下来的东西,你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私欲,就卖掉生母的嫁妆呢?姐姐,我知道你在和我赌气,可是,这把剑对你没有用,你又何必和我抢?我们……我们毕竟是亲生的姐妹啊!” 张倩如此话一说,旁边的好几个人,都露出恍惚的一声“哦”,就说之前张家嫡女为何会去典当生母嫁妆,原来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竟然是和自己的亲生妹妹斗气,竟然是抢自己妹妹看中的宝剑,这样的女子,真是不孝,品性不佳啊! 张容儿抬头看着张倩如,又看了看四周窃窃私语的人群,忽然笑了。 真的……很可笑啊! 这个女人,真的“很美丽很善良很温柔”,总之,真的什么都是“为她好”呢! 张容儿声音清冷的道,“‘好’妹妹,你还真是‘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呢!妹妹,我作为张家的继承人,元帅府的嫡女,我连二十万紫金币都拿不出来,我饿了,为了吃饭,只有典当生母的嫁妆过日子,好妹妹,我知道我把我母亲的嫁妆典当出去,你和夫人向我‘要’古董感应道韵的时候,我因为没有拿出古董来,所以你和夫人心里都不高兴,可是,妹妹,我饿啊,我好饿好饿,怎么办呢?妹妹你这么善良这么温柔这么体贴懂事,你知道饿着,是什么滋味吗?这天下人,谁又能想到堂堂元帅府的嫡出女儿,被关着,竟然连饭也吃不上?竟然只能拿生母的嫁妆去换口吃的?” 张容儿声音啧啧逼人,张倩如听完张容儿的话后,脸色变得惨白。 而旁边的人,看向张倩如的目光,就带着几分讥诮。 就连旁边的李妙妙,看向张倩如的目光,也有几分审视。 只有李庆丰,双目仇恨的看着张容儿,冷笑道,“哼,贱人,任由你说得天花乱坠,你也休息败坏倩如妹妹的名声,倩如妹妹,你放心,有我在,我自会保护你!” 张容儿淡淡的道,“李公子真是厉害,是高手呢,是颠倒是非黑白的高手,有你这张巧嘴,的确,天下间又有什么事是你不能说过来的?不过,奉劝你一句,是非黑白,自有公道人心,而圣人之道,数万年传承下来,道德人伦,自有其道理,并不是你一张嘴,就能够颠倒过来的。” 一番话说下来,旁边的锦衣公子看向张容儿的目光,越发的不同,而李家兄妹的脸色,则几乎可以用灰白来形容。

上一篇   第44章 剑

下一篇   第46章 上官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