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官庄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6章 上官庄

李宏图放下狠话却没讨到好后,恨恨的看了张容儿一眼,起身对张倩如道,“倩如妹妹,走,我们先回去吧,你别和某些不懂规矩的人计较,没得辱没了你的身份。” 张倩如此时却理也不理他,只朝着旁边的锦衣公子走过去,目光羞怯的道,“你……你是上官庄哥哥?” 被称呼上官庄的青年男子身姿如青松挺拔,眉目如青山绿水山墨画般娟秀,他静静的看过来的时候,双目比深山里的灵泉更加的静逸涓然,那通体的儒雅高贵灵秀之意,但凡看到他的人,站在他身边都不由的要挺直了身,不由自主的整理衣角,连说话的声音也不由的小了一些。 那双静逸的眸子听到张倩如的声音,抬头朝她看去,接着,微微颔首点头,不咸不淡的道,“原来是张姑娘!” 张倩如却不由自主的走过来,脚步一个不稳,一下子的,便朝着上官庄怀里倒去,下一刻,张倩如稳稳的倒入了上官庄的怀里,而同时,她抬头,眸子湿漉漉的看向上官庄,道,“庄哥哥!” 声音软糯糯,甜腻腻的,直听得旁边的李宏图眉头直皱,恨不得张倩如倒入的,是他的怀里,叫着的,也是他的名字。 上官庄淡淡的看了张倩如一眼,轻轻一挥洒衣袖,张倩如就站在了一边。 清清淡淡的声音在旁边传来,“听说张姑娘修为已经到了感应期八层,怎的走路也走不稳?莫非浪得虚名?” 此言一出,因上官庄身份不简单,一时之间,却无人反驳他的话。 当然,最重要的,上官庄本身有一种高贵到让人在他跟前抬不起头的气质,他说的话无人会怀疑他有什么不良的居心,他好像是很单纯的认真询问着,因着这份简单的询问,那句话话外的意思,就让人意味深长了,毕竟谁都不是啥子。 是啊,一个感应期八层的修士,竟然走路也会跌倒,要么是浪得虚名,要么,就是别有用心了。 至于什么用心,众人不已看向旁边高贵儒雅的贵公子上官庄。 听说上官家的上官庄也是单灵根的资质,且他不但天资卓越,还是上官家的嫡支嫡子,更兼上官家富贵不已,听说其富贵仅仅次于皇家,此番见着上官公子的气度,一见之下,更是令人心折,这也难怪张倩如要动心了。 看看张倩如旁边的李宏图,李宏图也算一个青年才俊,可是和上官庄一比,却立即的高下立分,一个是天生的云,一个是地上的泥。 上官庄话说完后,旁边的张倩如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打过脸,她双目一眨眼,立即雾蒙蒙,满脸无辜的看向上官庄。 “庄哥哥,对……不……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倩如这番可怜巴巴,天真纯洁的样子,立即让旁边的李宏图气愤不已,对着上官庄大吼道,“不要以为你是上官家的嫡子就了不起,哼,有什么得意的,不就长了一张好脸,出生比人好一点?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欺负人!”,他走过去抓住张倩如,拖着张倩如往外面走去,道,“如妹妹,走,我们不看这种人的脸色。” 张倩如怯生生的道,“不……不,不管庄哥哥的事,我和庄哥哥青梅竹马,我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我知道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的。” 上官庄眉头皱得深深的,看着旁边的李宏图,又看了看张倩如,然后,对着张容儿道,“那两人是你亲戚吗?是不是有病?我怎么觉得他们说的话,都听起来像是西僵妖人说的话,不然为何我一句也听不懂?” 此言一出,张容儿是“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面容如玉,牙齿颗颗洁白圆润,像瓷白的花瓣一般,让人感觉清新脱俗,见之忘忧,旁边的好几人,看到张容儿的笑容,倒都是呆了呆。 而李氏兄妹和张倩如此番受了如此侮辱,再厚实的脸皮,却也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于是便灰溜溜的走掉了。 他们几人走掉后,附近的人见没什么热闹可看,便都自动走到一边选宝贝去了。 上官庄淡淡的冲张容儿点了一个头,便也走开了。 毕竟张容儿没有修行,彼此不是一条路上的,虽然看着张容儿长相脱俗,谈吐有趣,却只是淡淡道一句“可惜”,并不放在心上。 张容儿虽然对于上官家的嫡出公子如此有趣有些意外,却也只是淡然的笑了笑,便随着导购小姐去支付现金。 张容儿的紫金币数量其实并不多,但是她的黑铁戒指空间里,多的是紫金矿,那可是一座山的矿脉,只是这样的紫金矿直接拿出来,难免有些惹眼,张容儿向询问导购,得知有独立的包房支付后,便来到包房里。 在包房,两个账房先生模样的男子正站在一边,张容儿当下做出一副从小物袋取钱的模样,取了大概盘子大小的紫金矿出来,道,“够支付买剑的钱了吗?” 那两账房先生见后,拿起紫金矿反复观看,道,“够了够了!” 他们知道张容儿是张家嫡女,且是前兵马元帅的外孙女,因此,对张容儿有小物袋,且拿出一块纯粹的紫金矿出来却也没有什么诧异。 张容儿拿到剑后,当下一个意念,那把剑便被她收入了黑铁戒指空间。 张容儿却并没有立即离开,二十对旁边的导购道,“听说珍宝阁什么样的宝贝都有?什么样的宝贝都能制作出来?” 导购微笑着对张容儿热情的道,“当然,只要顾客能说得出,我们珍宝阁一定能够拿得出来。” 这位可是大主顾,看刚才二十万紫金币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见也是一个有钱人啊,不知道她的生母给她留了多少钱呢? 张容儿想了想,朝导购要了笔墨,开始在纸上作画,画完后,递给导购,道,“就是这样的瓶子!” 导购小姐显然眼力不错,道,“这是婚瓶?” “对,我要和这个瓶子一模一样的。” 旁边一个账房先生样的男子忽然道,“容儿小姐是要刘夫人袖口里那个一模一样的魂瓶吧?” 张容儿目光一紧,审视的看向这个男子。 这个男子道,“容儿小姐别紧张,我们珍宝阁数千年不倒,自有其道理,你放心,我们从来不会泄露客户资料,而容儿小姐的要求,只要出得起钱,我们一定会帮你办到。” 张容儿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好,你们要多少钱?我要三天内弄一个一模一样的,没有问题吧?” 那男子大概说了一个数,却是比买剑贵了两倍,张容儿皱了一下眉头,终是答应了,依着规矩,付了定金,这才从珍宝阁离去。 张容儿离开后,旁边的中年男子来到一个包房,向着一个青年男子汇报了张容儿购买的物品,那青年男子邪魅一笑,道,“哦?这丫头要做什么呢?这倒是有趣了。” 张容儿自然不知道她离开后发生的事情,等她从后院轻松回到张府后,她先和姚妈妈,如梦分别打了一声招呼,接着,便提着排骨,朝着狗洞附近走去。 而在狗洞外的丛林,小土狗丹丹见到她,几乎立即的就朝她摇晃着尾巴扑了过来。 丹丹和张容儿现在已经熟悉了,每次丹丹见到张容儿,现在都会亲昵的扑向她,和她闹着玩。 张容儿被它扑倒后,不由咯咯娇笑道,“咯咯……丹丹,丹丹,别,别闹!” 丹丹扑倒张容儿后,嘴巴对着张容儿反复的嗅着,很是亲昵的模样。 一人一狗闹了一会儿,张容儿摸了摸丹丹脱落的皮毛,不知是否错觉,感觉丹丹的皮毛好像长好了一些。 在前世,丹丹可是一直皮毛都不咋的,一直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比较难看。 张容儿摸了摸丹丹的皮毛,对丹丹道,“好了,丹丹,来,你该吃饭了。” 丹丹跑到排骨跟前对着排骨嗅了嗅,忽然对着张容儿摇着脑袋。 张容儿诧异,道,“丹丹,怎么了?难道排骨不新鲜?” 张容儿自己捡起排骨吃了一口,味道和以前一模一样啊! “丹丹,乖,你看你皮毛好不容易长好一些,怎么不吃饭呢?来,张嘴!” 张容儿喂了一块排骨给丹丹,丹丹好像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张嘴吃了下去。 就是吃下去后,丹丹却再次把张容儿扑倒,然后对着她的身体嗅着,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张容儿忽然心里一动,从黑铁戒指空间拿出一块紫色璀璨的灵矿,道,“丹丹,你不会在找这个吧?” 张容儿拿出灵矿的刹那,丹丹立即有些激动的“旺旺”叫了两声,然后,又讨好的舔着张容儿的手心,接着舌头一卷,一下子就把那一小块紫金矿石给吃了下去。 而此后,张容儿每次来喂丹丹,每次都会喂丹丹一块紫金矿石,丹丹每次都是来者不拒,好在从来没有消化不良的情况,张容儿见丹丹好像每天更加有力气了,也就放下了心来。 如此连续过了数日,自从那日张容儿买了剑后,原本按照刘氏母女的习性,必然会闹出一番风波的,但是,却意外的,并没有前来打搅,倒是几乎每一天,流云那个丫鬟都会带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送来,言明是白慕公子叫人送来的。 那盒子张容儿堆在旁边的柴房,一个都没有拆开过。 日子一日一日,很快,张容儿的生日就到了。

上一篇   第45章 打脸

下一篇   第47章 生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