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生日1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7章 生日1

奉天王朝元帅府小姐的生辰,在上京,很多名门世家都收到了请柬。 只是,知道底细的,都有些奇怪,这刘氏是继室,在一般人家,只怕都会把原配留下的孩子视为眼中钉,即便不视为眼中钉,只怕也会敬而远之,冷冷淡淡,更加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为原配留下的孩子过生辰。 在上京贵族圈,一时之间,对这件事情都议论纷纷,当然,对刘氏的评论,也褒贬不已,有人说刘氏真正是心善,是天下第一善心的后娘,谁能为自己的继女过生日呢?继女年龄十岁了,正是走入上京贵族圈的时候呢,这样的时候,如果结交权贵,只怕就会为张容儿以后接掌元帅府打下了助力,刘氏真心是这样好的人? 对此,很多人都保持观望的态度。 在刘氏所在的小轩厅,刘氏也在和人说话。 在刘氏的旁边,她的得力助手高妈妈一副小心翼翼的恭敬的模样。 而刘氏,则有些冷淡的道,“他怎么说?说是必须要为那个女人生下的女儿举办生日,那件宝贝才会送来?” “夫人,这件事情李公子早已说明多次了。”,高妈妈小心翼翼的道。 刘氏脸色还是有些难看,良久,她缓缓道,“为那个小贱人过生辰,那个小贱人还真是命好。” “可是,夫人,如果不给那个小贱人过生日,万一那个宝贝没有了怎么办?夫人,听说那是一个绝世宝贝,是修行界的至宝,有了那个宝贝以后,大小姐以后修炼就不用愁了。” 刘氏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这才道,“那个小贱人都这样了,也不见有人来看她一下,又哪里来的至宝?” 高妈妈看了看刘氏的眼色,道,“夫人的意思是?” 刘氏叹了一口气,道,“我是怕李庆丰生我的气,所以找着借口折腾我。” 高妈妈道,“夫人,不会吧?李公子当年对小姐痴心一片,想来现在也是这般。” 刘氏道,“怕就怕他因爱生恨,借着那个小贱人折腾我呢。” 刘氏的疑心病还是很重的。 高妈妈忙道,“夫人,你多想了,李公子一直以来对你如何,您还不知道吗?何况,夫人的魅力可是无人能及呢,看老爷不就是再美丽的女人都看不下去吗?” 刘氏想到那通身仙气的曾清芳,想到那个女人又美丽又高贵,且出生非凡,但是,那个女人却被她踩到了泥底,她的心里,忽然就舒坦了。 她淡淡道,“就先让那小贱人得意几日吧,等那个宝贝到手,那个小贱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夫人!”,高妈妈耷拉了一下眼皮,在一旁早有预料般的道。 “对了,倩如那边准备好了吗?白慕那小子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夫人,有倩如小姐出面,白公子难道还不会不听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倩如小姐的本事。” 刘氏听后,点头道,“倩如那孩子是个好孩子,此番布置下来,再除了那个小贱人,以后张府,便再无人和倩如争了。” 且不提刘氏一番打算,在还有一日就是张容儿生日的时候,这一天晚上,在寻仙楼张容儿的闺房,半夜,张容儿忽然感觉房间灵气一阵波动,张容儿睁开眼,掀开纱织蚊帐,在房间里,不知何时,早已站着一个全身黑衣的,看不清面目的人。 那人开口,声音沙哑的道,“小姑娘,既然醒了,便起来吧。” 张容儿缓缓起身,对那人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给你送生辰礼来了,小姑娘,来接着吧。” 张容儿闻言,缓缓走过去,而同时,来人地给她一个锦绣的盒子,这个盒子是白玉制作而成,上面有一个翠竹的花纹,而这个盒子打开,如前世一般,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瓶子。 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和前世一模一样,而唯一改变的,这一次张容儿丝毫没有惊慌之色,且她在拿到瓶子的同时,便对来人道,“先生,请问你知道我母亲为何要嫁给张天河吗?” 这也是张容儿前世今生最想知道的事情。 而重生后,她反复盘算,大概知道实情的,这个来送礼物的神秘人便是其中之一吧。 只是这个神秘人为何要送这样的修炼珍宝给她?而这个神秘人,和她母亲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却都想弄清楚。 而张容儿这话一问,让张容儿意料开外的,那个神秘的戴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却好像身体一僵,然后沉默了很久,好像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 张容儿也不打搅他,只是道,“先生,为何要送这个至宝给我?” 张容儿这话一问,黑衣人好像忽然从梦里醒了过来,张容儿以为他这个问题不会回答,但是出乎意料,他竟然开口说话了,说出来的话,则让张容儿惊疑不已。 那人沙哑的声音道,“小姑娘,你不必试探我了,你母亲为何要嫁给张天河?哈……哈……”,两声惨叫断断续续,似哭非哭,似笑非笑,说不出来的悲凉之感。 良久,那人接着道,“小姑娘,我之所以把这个宝贝给你,不过是因为我快死了,而你,是她的后人,如此而已,至于当年的事情,在你没有强大的实力以前,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好,免得为自己遭惹祸事。” “小姑娘,保重,好好活着!” 那人身形一转,则便从张容儿的房间消失了,张容儿看着好像微风吹过的窗户,眸子精光一闪,这个男人的修为这样高深,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房间,就连离开,也只是一眨眼之间,她就再也感受不到他的灵气波动,这样一个男子,只怕修为离结婴也不远呢,只是,他却说他快死掉了。 也是,也只有死人,才会把这样的至宝送人吧? 那么,这个男人和她母亲又是什么关系呢?会让他把这个至宝交给她? 张容儿百思不得其解,而忽然,她脑子里想起了道袍妇人的声音,“速度躺在床上,有人的神识在扫描你的房间。” 张容儿一愣,接着便依言躺下,而手里的玉液瓶,却被她放入了黑铁空间。 这个神识扫描片刻后,什么也没有扫描到,慢慢的退了回去。 第二日,一大清早,寻仙楼里,刘氏便派高妈妈送来了锦衣,珠翠等物,而随着这些东西来的,还有两个刘氏的丫鬟,说是张容儿身边的丫鬟不伶俐,是来特意服侍张容儿梳妆打扮的,姚妈妈和如梦脸色一变,待要阻止,而张容儿朝着她们使了一个眼色,便垂着眼帘,任由两个丫鬟给她梳妆打扮。 等了半个时辰,头发和衣服也梳好了,而这时,旁边的一个丫鬟拿来胭脂,口膏等物,说是上京流行之物,要给张容儿的脸上涂抹。 张容儿心里冷笑一声,面上道,“我脸上不习惯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了,下去吧。” “可是,这是上京流行的东西,上京的权贵之家小姐夫人都用的。” 张容儿似笑非笑的道,“是吗?那就赏赐给你们两人吧。” 两个丫鬟心里一慌,脸色有些不甘的退到一边。 在前世也是如此,刘氏说是给她举办生日宴会,结果叫了两个丫鬟拿了胭脂和口膏来给她脸上和嘴巴上涂抹,把她脸上涂抹得红得像个猴子屁股,嘴巴红的像两根香肠,张容儿头发和衣服都没有什么问题,结果那一张脸,却让见过的人,都倒胃口不已。 而后,刘氏又使出手段让张容儿在宴会上出丑,经此一事,上京的权贵,都知道张家嫡女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张容儿虽然有继承权,但很多人,都偏向了张倩如继承张家。 曾经她只是一个稚龄女童,也无亲人教养看顾,只能任由他们欺负,而这一次,张容儿要让刘氏吃不了兜着走。 高妈妈在一旁目睹整个过程,眼皮一跳,但接着,又若无其事的道,“容儿小姐,既然打扮好了,那我们就入宴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张容儿笑容意味深长的看了高妈妈一眼,道,“是吗?如此,有劳高妈妈带路了。” 高妈妈心里无端的一惊,但片刻,看着旁边只有十岁稚龄的小女孩,想着夫人的手段,心里冷冷一笑,暗道,“贱蹄子,现在且让你得意,以后有得你受。” 两人不紧不慢的朝着大厅走去。 而在大厅里,此时,早已坐满了上京名门权贵,这些权贵一双双眼睛几乎同时的朝着迎面走来的张容儿看过去。 同一时间,便看到穿着红色锦绣儒裙的小姑娘姿态高贵的朝着众人翩然走来,小姑娘目如秋水,唇如樱花瓣,琼鼻高挺,玉面雪肤,满头青丝拿了一根白色的丝带系着,两簇长发在双肩飘荡,虽然年龄尚小,但是,看到这个小姑娘,却已经有了一种翩然而至的仙气。 这一次,张容儿的出场,一下子,就把不少人震住了。 议论声良久才传来,道,“果然不愧为元帅府嫡女,看看这份气度,真是难得!” 刘氏脸色变了又变,咬碎了满口银牙,却偏偏要做出一副慈母样,笑容很是勉强。 张倩如看着旁边的上官夫人,周夫人等对张容儿都是满目赞叹之色,张倩如的双眼里,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上一篇   第46章 上官庄

下一篇   第48章 生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