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生日3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49章 生日3

白慕抱着一个装着小土狗排泄物的黑色罐子走了。 临走的时候,张容儿抱着小土狗,要跟着一起去,白慕看着倒在一旁的排泄物,实在忍不住,把“宝贝”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然后对着地上,反复的呕吐起来。 等呕吐完后,看张容儿还跟着他,脸色一变,道,“别,你别再跟着我了!”,抬头,见张容儿双目黑漆漆的看着他,好像看穿他的一切似的,白慕心里觉得很不舒服,咳嗽了一声,道,“容儿妹妹,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看着那只狗不舒服,我先走了啊!” 说完话,却是一瞬之间,便抱起那个黑漆漆的器皿疾步往前走了。 看着白慕的背影,张容儿冷冷的笑了笑,笑容没有一点温度。 这个黑色的器皿是她在下人房看到的一个器皿,是下人夜间用来拉屎拉尿,因造型古朴了一点,且和夜壶有些区别,忽然看到这个器皿,估计看到的人,都会以为是个古董,张容儿在遇到丹丹的时候,就想起了这个器皿,她让姚妈妈施展法术搬了这个器皿到小土狗丹丹的安身处,这个器皿也成了丹丹上厕所的地方。 当然,在平时,基本每天姚妈妈都会施展法术给丹丹的便池清洗一番,而最近两天,张容儿特意吩咐不必清洗,这也导致了这个古朴的器皿更加的造型“古朴”起来。 这样浓烈的气味,希望刘氏母女受得住。 等到白慕的身子没了痕迹,张容儿正要离开,就在这时,忽然,在旁边的树丛里走出了一个男子来。 这个男子身形偏瘦,五官虽然不丑,但目光淫邪,精神颓废。 张容儿看到这个男子,目光一闪,道,“刘真,怎么是你?” 刘真嘿嘿笑着,目光灼热的看着张容儿道,“容儿妹妹,一个人寂寞吧?让哥哥好好疼爱疼爱你!” 张容儿好像有些害怕,身子往后一退,道,“你……你要做什么?” 刘真笑嘻嘻的看着张容儿道,“小美人,你可真是勾人,小小年龄,就如此勾人,长大后不知道怎样美貌呢,且让哥哥疼着你,跟了哥哥,哥哥以后会宠着你的,来,小美人,亲一个!” 说话之间,身子朝着张容儿扑过去。 张容儿好像惊恐不已,口里连连道,“不要……刘真,你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 刘真嘿嘿笑着,笑容里说不出的得意,“稍后有你爽的啦,来,乖乖从了哥哥,只要得了趣儿,以后有你求着哥哥的。” 刘真的身子,终于朝着张容儿扑了下去,而同一时间,张容儿的目里森冷之色一闪而过,在刘真扑向她的同时,她手掌一挥,透明真气呼啸而出,在空气里结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直接朝着刘真的心脏攻击而去。 刘真还没反应过来,立即就挨上了这一拳,他张了张嘴,只来得及说一个“你”字,便气绝身亡。 同时,刘真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来,等刘真倒在地上后,他的胸口上的那个拳头大小的洞穴也开始往外冒着鲜血。 张容儿看着已经死亡的刘真,双目露出森然的光芒,下一刻,她心念一动,手里出现了一个雪白的瓷瓶,如果有刘氏身边的人在,一定能够看到这个瓶子便是和刘氏的瓶子一模一样的。 张容儿把瓶子拿着手里后,对着刘真的身体点了几下,刘真的灵魂,立即从他身体里流串出来,刘真的灵魂一看到张容儿,脸上立即露出嚣张的神色来,吱呀着说道,“张容儿,你竟然敢杀死我?你死定了,你个小贱人,我姑母不会放过你,一定会折磨死你!” 张容儿冷哼道,“她即便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她的!”,说话之间,却是对着刘真的灵魂一抓,一下子就把刘真的灵魂抓在了手里。 原本还嚣张的刘真,这才有些害怕了,道,“你……小贱人,你要做什么?” 张容儿理也不理他,只把他抓住后,转接手印,口里开始念念有词,刘真的灵魂,则在她手里越来越痛苦,越来越难受,刘真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痛苦,哪怕刚才的死亡,也是悴不及防,一下毙命,痛苦的滋味并没有体验太多,而随着张容儿念叨着咒语,刘真却感觉痛苦极了,那种难受,让他真正体验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放……放了……我!求求你了……求……求……你!” “容儿妹妹,我们……是亲戚啊,求你……放了我,你要……钱是不是,我的私房钱都给你!” 张容儿心里一动,道,“私房钱都放着哪里?” 刘真以为看到了希望,忙说了一个地址,等张容儿再三确认他说的是真的以后,张容儿这才结了手印,把刘真的灵魂往素白的瓷瓶一装,然后封闭了瓷瓶。 张容儿封闭瓷瓶后,瓷瓶的表面,也开始浮现了一个人儿的痕迹,张容儿心里一动,对着瓷瓶念叨了一遍咒语,片刻后,瓷器表面那隐隐出现的人儿痕迹,便越发的清晰了,而同时,张容儿能感受到瓶子里刘真灵魂正痛苦的嘶叫着,恳求着,叫张容儿放了他。 张容儿作为结印人,能够知道瓶子里的灵魂的痛苦,见此,嘴角不由勾起一个幅度。 等把瓷瓶弄好,看着刘真的尸体,张容儿眉头一皱,拿了一个袋子把刘真的尸体装好,然后就丢入了黑铁戒指空间。 死了就结束了?不,那太便宜了,张容儿打算等宴席结束后,她要把刘真的尸体送去深山喂野兽,这,才是刘家之人应该又的结局。 张容儿等一切都收拾妥当,单下就对丹丹道,“丹丹,帮我做一件事情好不好?” 丹丹虽然皮毛还是乱七八糟的一个癞皮狗模样,张容儿说话后,它却对着张容儿点点头,很显然,它能听懂张容儿说的话。 张容儿淡淡的拿着那个瓷瓶,道,“拿着这个瓷瓶,去小轩厅等夫人换衣服,她换衣服的时候,你趁机把这个瓶子换成她那个瓶子,记得一定要小心哦,别让人发现你!” 丹丹再次乖巧的点了点头。 张容儿见状,摸了摸它的脑袋,把瓷瓶递给它后,当下就快步的朝着花园走去。 而在花园一角,张倩如看着白慕递过来的黑色器皿,张大了嘴巴,良久合不拢来。 这个……真的就是那个宝贝? 旁边张倩如的跟班李宏图捏住鼻子靠近了那个器皿,观看了半响,实在忍受不住那个气味,转头趴在一边呕吐了半日,这才在旁边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道,“看着花纹,看着倒像是古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把这样的宝贝藏在那样的地方,而且,宝贝拿来做狗的便盆,亏得想得出,如果不是宝贝的主人自己说出来,还真没人知道这个是宝贝啊!” 张倩如想了想,心下倒是有几分相信这个黑色的器皿,是真的宝贝了。 这也难怪刘氏找寻了很久曾氏家族的藏宝,却一直没有找到,这曾氏也是奸猾,竟然把这样的宝贝,藏在这样的地方,用来做了这样的用途,这样的藏宝方式,谁又会找到呢? 也只有张容儿那个傻子,竟然这样轻易的,就相信了白慕哥哥的话。 张倩如想到自己不费吹灰之力,竟然就把传说中的至宝弄到手了,眼里的得意之色不由满满的。 当然,她还没有因此昏了头,她转头对旁边的李宏图道,“李哥哥,你再看一看呀,这个,这个真的是宝贝吗?” 她那双湿漉漉,雾蒙蒙的眼睛“纯净”的看着李宏图,李宏图心下柔软,一咬牙,当下就再次走到了黑色器皿旁边。 张倩如在一旁软糯糯的娇声道,“李哥哥,看仔细一些哦,别看错了,让我们都给人骗了。” 李宏图咬了咬牙,赴汤蹈火般,便仔细的朝着这个“宝物”查看起来。 只是他反复查看边缘后,始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法,他只有对张倩如道,“如妹妹,不行啊,要查看里面才行呢!” 张倩如湿漉漉,雾蒙蒙的眼睛无辜的道,“李哥哥,那就查看呀!” 李宏图张了张嘴,道,“如如妹妹,洗一洗后再看好不好?” 张倩如雾蒙蒙的双眼好像含着眼泪,道,“这个好吗?会不会被人发现啊?如果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李宏图咬了咬牙,道,“要不,我来洗吧。” 张倩如当下道,“李哥哥,那辛苦你了啊,我真是个好人呀!” 那声音软糯糯,娇得人心也跟着痒痒的,李宏图当下跟着神魂也飘荡起来。 只是那个气味,实在也太难闻了啊,虽然有美人在一旁捏着鼻子看着他劳动,但到底,李宏图还是呕吐了好几次,看也不敢看,浪费了好几件衣服,这才算勉强的把黑色的器皿洗干净了。 就是洗完以后,那个器皿底部,因为使用的年月太过久远,导致有一层很厚实的大便残留物,李宏图开始已经夸下海口,无奈,也只有咬牙,手缓缓的伸了下去,开始检查起来。 李宏图检查片刻后,得出结论,这个器皿,真的是个古董呢,就是这个宝贝到底是什么用途,他却不知道了。 当他真起身,朝着旁边的张倩如和白慕走过去的时候,吓得两人连连后退。 张倩如雾蒙蒙的双眼此时也惊慌之色隐现,道,“李哥哥……别,别……过来!” 李宏图有些受伤,道,“如如妹妹,你怎么可以嫌弃我?” 张倩如雾蒙蒙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宏图,李宏图立即心软了,忙道,“如如妹妹,我没有怪你,这样吧,我把这个古董给你搬到你的房间,稍后再好好研究?毕竟这里人来人往的,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张倩如考虑一下,道,“好的,那谢谢李哥哥了。” 一行三人当下朝着张倩如的闺房走去。 而此后数月,张倩如的闺房,则一直传出一股子的尿臊味来,而慢慢的,张倩如的身体上,竟然也带了一股子的尿臊味,当然,这是后话。 至于那个古董研究的结果吗?结果是,这的确是一个古董,是一个上古时期,古修士喂养的宠物拉大便的专用器皿,这个修士偶然一次和人斗法,眼看就要落败,结果当时这个器皿就在身边,他灵机一动,一脚就把这个器皿给对方踢了过去。 这个修士怎么说呢,性格有点懒惰,男修士嘛,大概都这样吧,他平时一旦修炼起来,是那种一修炼起来就没完没了的人,因此,他的宠物吃喝后,拉的排泄物便有些多,这一踢过去,那股子气味,当然是好极了,吓得原本要赢了的对手,一下子的,就落荒而逃。 而经过这件事情,这个古修士灵机一动,自认为找到了对付敌人的制胜法宝,当下一研究,就对着这个黑色器皿研究改造起来,对这个黑色器皿研究透彻后,古修士刻画下了一个数个阵法,越发对这个器皿满意。 这个器皿的作用,只有一个,收集动物排泄物的臭味,然后让这个臭味发扬光大,仅此而已!

上一篇   第48章 生日2

下一篇   第50章 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