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前事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5章 前事

刘氏一直对着瓶子念咒语念了好几个时辰,因估算着张天河快回来了,她这才对那瓶子施展了法术,让那瓶子如同普通的摆件一样摆放在正对着床前的桌子上。 刘氏这样摆放那花瓶,也是有缘故的,花瓶正对着大床,那么,她和张天河在床上做的所有的亲密事,花瓶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错,花瓶里囚禁着的,就是张容儿生母曾清芳的灵魂。 而这个小小的花瓶,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禁魂瓶,张天河是奉天王朝的天级高手,如果是普通花瓶,自然能感受到花瓶里的灵魂波动的,但是偏偏这个禁魂瓶经过特殊的手法炼制伪装,竟然连张天河也没有看出其中的名堂来。 而这一日,因为张容儿划破了刘氏脸皮的缘故,刘氏折腾曾清芳折腾起来,特别的咬牙切齿,念着咒语的时间,也比平常多了很多。 等她消了气,心满意足的打算梳妆打扮迎接张天河回家的时候,忽然,她的肚子开始变得疼痛起来,这种疼痛初时只是隐隐约约的,她最开始正忙着折腾曾氏,也没多在意,但折腾到现在,那种疼痛延续出来,她感觉不止她的肚子疼,她的全身血脉,身体每一个毛孔,也跟着疼痛起来! 好疼好疼! “啊!!!!”,刘氏发出凄婉的惨叫声。 刘氏的惨叫声传来,外面守着的高妈妈和银霜立即冲了进来,等冲进来后,两人就见到原本美若天仙的刘氏,此时竟然倒在地上,正双手痛苦不已的抱着脑袋。 “太医……快叫太医!”,刘氏气若游丝的道。 高妈妈知机的跑了出去。 银霜走过去欲扶着刘氏,道,“夫人,夫人,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这样?明明刚刚才好好的,你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了?” 刘氏却疼得说不出话来,只抱着脑袋尖叫着道,“疼……好疼……” 就在这时,刘氏的屋子外面,张容儿带着丫鬟婆子缓缓的朝刘氏走来,刘氏看着张容儿面带微笑的模样,心里一个激灵,不由开口道,“小贱人,你……是你……一定是你!” 张容儿笑容如骄阳升起,明媚之极,明明只是一个六岁的孩童,可是,那灿烂之极的笑容,却让刘氏心里不由的发紧。 只听张容儿温声道,“夫人,你怎么了?听下人说你生病了,我才好心来看望你,夫人你……你莫非病糊涂了吗?怎么可以骂人?” 刘氏死命的抓住旁边的白色羊毛地毯,双目恨恨的看着她,拼着一口气冷声道,“是你,是你对不对?” 张容儿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刘氏道,“夫人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小贱人,你听不懂?你会听不懂?”,刘氏想着自己身体的惨状,再对比张容儿身体安好,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大约有了猜测,只是,那个猜测,怎么样也让她无法接受。 她有些颤抖着声音说道,“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换了毁灵果?” “毁灵果?那是什么呀?”,刘氏听着张容儿那天真又无辜的声音,心里气得几乎想吐出一口血,可是,她却偏偏不能说出自己原本是想拿了毁灵果害张容儿。 而就在这时,太医连同张天河一起,都神色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张天河看到刘氏那张美若天仙的脸神色痛苦,较弱无比的躺在一边,心里一下子像一块被拧来拧去的绢布,心里难受之极,他当下三五几步,就来到刘氏身边,握住她的手,无限怜惜的道,“月儿,别怕,太医来了,一定能医好你的。” 太医这时走过来开始给刘月儿把脉,太医把脉一会儿以后,道,“夫人身体还有些什么异常?” “肚子疼,全身都疼,好疼……好疼……” 太医姓常,是奉天王朝的御医,医术在太医院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因此,在听完刘氏的描述后,神色有些严肃的道,“敢问夫人,可是吃了一种香味特别好闻的果液?那种香味很特别,只要闻着就会忍不住想吃!” 常太医这样一说,旁边的几人脸色都有些异常。 张天河不知就里,看了看刘氏,又看了看旁边神色关切的张容儿,道,“不错,今天早晨的时候,小女和夫人一起,都喝了夫人娘家带来的琼果液,怎么?有问题吗?” 常太医道,“元帅大人不知,这种琼果液有个特别的名字,叫‘毁灵果’,顾名思义,是毁人灵根的果子,因为在咱们王朝北边人迹罕至之地才偶然长出果子,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但,但凡有灵根的人,只要吃了这个果子,以后只怕再难修行了。” 张天河经历的大事不少,此时脸色也有些难看,道,“常太医的意思是……是我夫人的灵根被毁掉了?而且以后不能修行了?” “这个……确实如此!” “胡说,胡说,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吃下毁灵果?我怎么会吃下这样的果子?老爷,有人要害我,一定是有人要害我!”,刘氏说着,就指向旁边的张容儿,雨带梨花般的道,“早晨她也吃了琼果液的,为什么她没事?” 听刘氏这样一说,屋子里的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她,张天河更是目光森冷的看向她,语气森冷的道,“容儿,你有什么话说?” 张容儿看着刘氏的惨状,心里高兴得不行,可是,面上,她却无限委屈的道,“夫人的意思,难道觉得是我下的毁灵果?” 刘氏声音尖锐的道,“不是你还有谁?我们一起吃的琼果液,为什么我的灵根被毁掉了,为什么你没事?是你,是你把毁灵果换给我的是不是?是你!肯定是你!” 张容儿无线委屈的道,“我怎么知道我没事?我的琼果液也是夫人赏下的,琼果液从头到尾,都是夫人的人端来的,夫人现在这样说,好像很肯定容儿会食用毁灵果似的,难道……难道夫人本来就打算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喂我毁灵果,要毁我灵根?结果下人把两份毁灵果弄错了,夫人反倒把自己的灵根给毁了。”,张容儿说到最后,水盈盈的双目睁得大大的,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模样,而她“难道”后面的话,让旁边的常太医,张天河看向刘氏的目光,也有些莫名! 刘氏见张天河看她的目光带着审视,她心里一惊,知道自己因为疼痛和仇恨乱了方寸,她忙定定神,做出一副柔弱之极的模样,道,“老爷……我……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老爷,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我和你青梅竹马,从小到大,月儿心里只有你一人,容儿是你的骨肉,身上流着你的血,我……我怜爱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害她?” 刘氏说着话,一副深情之极又委屈之极的模样,看得张天河原本带着审视的目光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到最后,甚至带了几分怜惜。 张天河和刘氏从小青梅竹马,张家和刘家本是世交,两人从小到大,都一起长大,而等两人到了青春少艾的时候,顺理成章的,两人对对方都有了情意。 这本来是挺好的一件事情,如果没有意外,只怕张天河和刘月儿,早早的就成了亲了。 就是在张天河十七,刘月儿十三岁的时候,有一天,张天河和刘月儿一起出门去游玩,结果,碰到了一人,而碰到这一人,也决定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张天河和刘月儿去游玩的那座山,名叫桃花山,那一年早晨的桃花山,桃花开得特别的艳丽,走在山上,满山都是随风飞舞的桃花。 只是张天河和刘月儿去游玩那天,天气特别的好,在桃花山桃花开得最艳丽的山巅,也被人特意包下了,因派了人驻守在山腰处,且守卫修为不俗,一般的游人见此状况,比较知趣,都会自动的离开。 只是可惜,刘月儿从小被人娇宠惯了,别人越是不让她上山去,她便越发的要上山去看看,为此,她对身边的张天河道,“天哥,这人太目中无人了,赶走这只狗,我们上山去玩。” 张天河的修为还是不错的,为了讨刘月儿欢心,当下也就把那个守卫打败,且顺利的带着刘月儿上山游玩去了。 本来,如果两人只是游玩游玩,也没什么大事,偏偏,到了山巅后,刘月儿看到了一个白衣翩翩,长相俊美无比的男子,正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一个身穿鹅黄色衣服的女孩。 那女孩真的很美,皮肤比积雪还要白净,巴掌大的小脸,大大的,纯净无比的眼睛,樱唇琼鼻,那女子静静的站在桃花树下,刘月儿身边的张天河便看得呆了呆,最可恨的,刘月儿自认也是个美人,但是为何她身边的张天河看着别的女人能看呆了,而那个女孩身边的男子,则看也不看她一眼?这个发现甚至让她对那个女孩身边风度翩翩的男子,心里有了征服感。 本来,张天河看呆了那个女孩,这不过是爱美之心罢了,偏偏刘月儿自认美貌,看到那个女孩后,心里不知怎的,就把那女孩恨上了。 而刘月儿不由自主的,就拿了身边的张天河和那女孩身边的风度偏偏的男子对比,这一对比,却越对比,就越发的觉得那女孩身边的男子长相比较出色,而等刘月儿从游玩的路人口里得知,原来那个女孩身边的男子,竟然是奉天王朝第一世家,也就是皇家的公子———当今陛下的亲弟弟恒亲王曹恒时,她心里的嫉妒,再也无法压抑。 她的脑子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曹恒小心翼翼讨好的对那女孩说话的样子,如果那个女孩是她,那该有多好。 那个女孩的身份她后来也打听到了,是奉天王朝四大世家之一的曾家的嫡出小姐。 张家和刘家虽然也是名门,但在奉天王朝,也只能勉强排上二等家族的号罢了。 而本来张家和刘家因为默认了二人的婚事,所以,刘月儿即便到了快适婚的年龄,刘夫人也没有带她出去相看。 可是自从见到曹恒以后,刘夫人每次出去应酬,刘月儿就每次都跟着刘夫人出门去了。 而刘月儿每次去出席宴会,只要有曹恒在,她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就去追随曹恒而去。 甚至有好几次,刘月儿估计掉了手帕在曹恒附近,就盼着曹恒能把帕子捡起,她好和他说上几句话,可是,没有,曹恒一直没有捡起她丢在地上的手帕。 她去问他见过她的手帕没有,他明明见到的,但是为了节省下面的麻烦,却更是冰冷又厌恶的看她一眼,说一句,“没有!”,就掉头而去。 这个男人对她,为什么就那样的冷漠?为什么对曾清芳,就那样的讨好? 刘月儿恨到极致,有一天,她忽然想到一个法子报复曾清芳和曹恒。 她的法子很简单,她叫张天河去娶曾清芳,想尽一切法子,把曾清芳娶到,她对张天河说,张家和刘家都是二等家族,要更上一层楼,必须和世家联姻,而张天河如果娶到曾清芳,只要想法学到曾家的家传绝学如意神功,张天河到时结合张家的功法内外兼修,到时一定能扬名天下。 当然,为了张天河,她愿意暂时做他的外室,只要张天河心里有她就行了。 她把这个法子告诉了当时的张老夫人和张老爷子,为了家族利益,张家人当下就同意了,并且承诺,只要张家起来了,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提携刘家。 而事实上,刘月儿在设计了曾清芳的闺誉,且让曾清芳下嫁张天河后,张天河也真的学到了曾家的绝学如意神功,而在曾老将军的提携下,张天河最终,真的成功了,他成为了战无不胜的大将军,成为了奉天王朝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刘家也在张家的提携下,成为了奉天王朝的第一家族,而曾家,则在被张家人和刘家人一起设计,战死的战死,失踪的失踪,一下子就从一流家族没落了。

上一篇   第4章 毁灵果

下一篇   第6章 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