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救出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50章 救出

张容儿自然是知道这个器皿的作用的,她想着在几个月以后,张倩如浑身臭气熏天,人人不敢靠近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阵解气。 而看着那三人离去后,张容儿目光一闪,便静悄悄的朝着内院大厅走去,到了内院大厅后,因留下看戏的,大多都是真正喜欢看戏的戏迷,所以,张容儿走在大厅后面找一个位置坐下,一时之间,却也没有人注意到她。 而片刻后,大厅里,再次有一个丫鬟前来给各位客人添茶水,张容儿看了那个丫鬟一眼,就把目光淡淡的移开了。 这个添加茶水的丫鬟本来是刘氏身边的一等丫鬟,名字叫紫霜,只是因为每次张天河来刘氏房间的时候,紫霜都特别的殷切,刘氏心里很是不满,但又惦记着从小服侍自己长大的,便把紫霜找了给借口降成三等丫头到厨房帮忙去了。 不过,今日这样大请宴席的日子,这丫头倒是有点手段,竟然能够从厨房那个整日不见人的地方到前厅来端茶倒水,虽说端茶倒水也不是什么好活儿,但是好歹有了露脸的机会不是? 等紫霜走到刘氏跟前的时候,紫霜小心翼翼的弯着身子给刘氏添茶,就是添茶水的时候,好像很畏惧刘氏似的,紫霜手一颤抖,茶杯被一碰,便倒在了刘氏的衣服上,刘氏的衣服,立即被打湿了,刘氏脸色一冷,想也不想,挥起手来就给了紫霜一巴掌。 “啪”!紫霜的脸立即肿了起来。 紫霜一下子跪在刘氏跟前,不断磕头,道,“夫人,夫人,奴婢知错了,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 此番一闹出动静,客人们便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一刹那之间,刘氏脸色转了几转,最终,堆起和蔼的神色道,“算了,你下去吧,以后可不要做错事了。” 紫霜又对着刘氏磕了几个头,然后便下去了。 而刘氏见衣服打湿了,便对着旁边的人歉意的笑了笑道,“抱歉,先失陪了,我先去换一身衣服。” “夫人真是心善啊,这样的奴婢都轻易就放过了。” 刘氏闻言,本来闪烁的目光,露出了得意的笑意了。 当下,刘氏由人扶着下去了,心里对紫霜的厌恶,倒也没有那么深刻了,不过,在离开大厅后,她还是对高妈妈道,“紫霜那个丫头笨手笨脚的,罚她去浆洗房去吧,好好叫几个人看住她,别再让她到前厅这种地方来了。”。 “夫人真是仁慈,竟然这样就放过紫霜了。”,高妈妈了解刘氏,知道怎样说话,才能让刘氏高兴。 刘氏嘴角貌似慈爱的笑着,道,“毕竟是从小跟着我长大的,我还能如何呢?高妈妈看看找个做粗活的下人,将就把她配出去,也免得她生事。” 高妈妈抬了一下眼角,丝毫不诧异刘氏的手段,恭声道,“是,夫人。”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小轩厅。 因刘氏爱干净,银霜早让人布置下了洗澡水,等刘氏进了澡房,便服侍她脱掉衣服,开始为她浆洗头发兼按摩身体上的穴位。 刘氏微微闭着眼睛,有些享受的呻吟了一声。 银霜道,“夫人的皮肤真好,比十六花期的少女的皮肤还好呢,刚才在宴席上的时候,背对着其它人,户部尚书家的夫人还朝奴婢讨要夫人的保养秘法呢。” 刘氏听后,嘴角越发的得意了。 因刘氏洗澡,刘氏的衣物都是放在旁边的腊梅缠枝屏风后的椅子上的,刘氏洗澡的时候,除了她的贴身丫鬟银霜,一般不用别的人服侍,听着银霜清脆欢快的声音,刘氏的笑容,越发的多了。 她懒洋洋的道,“就那肥女人的丑样子还想要我的保养秘法?只怕要了过去,依然是一副倒胃口的样子,没得糟蹋了我的秘法。” 户部尚书姓秦,他的夫人虽然出生名门,但体态太过肥胖,不得秦尚书的欢心,家里姬妾无数,秦夫人很是没有地位。 此番来张家的宴席,秦夫人知道刘氏受宠,家里姬妾一个也没,心里知道刘氏有保养秘法,便来讨要,倒不想碰了一鼻子的灰。 而这个过节,也因此结下了。 刘氏是个很自我的人,除了另外三大世家的夫人以及皇家得宠的妃嫔,她一般都是不会理睬的,不理睬也就罢了,相反,有时还会讥讽一句,不过,为了维持她的贵夫人仪态,她一般就是柔弱的说什么“我没有用什么保养秘法了,有时候人也要看先天资本的,秦夫人,你说是不是?”。 把个秦夫人气得跳脚,却又拿刘氏没有法子,只有先把这笔账记了下来。 刘氏闭目享受了一会儿,银霜也很认真的给她按摩,她们两人自然就不知道有只毛发不齐全的癞皮狗已经把她放在椅子上的瓶子给换掉了。 等银霜服侍刘氏穿好了衣服,高妈妈这时走进来,道,“夫人,我刚才看到一只小土狗从你房间跑掉了,夫人你没掉东西吧?” 闻言,刘氏目光一冷,忙朝旁边的瓷瓶看去,等把瓷瓶抓在手里,她嘴唇微动,念着咒语,片刻后,而瓷瓶片刻后开始震动起来,素白的瓷面上,隐现着一个人儿的轮廓,也不知是否错觉,刘氏老觉得这个人儿,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不过刘氏心里又想,“也许是被她长期折磨,导致曾氏的灵魂有所改变的缘故罢。”,她这样想着,心里也就释然了。 不过,房间里莫名跑来一只土狗,刘氏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她冷声道,“好好检查,看看都少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得出的答案是,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少。 旁边的高妈妈凑趣道,“莫非是那畜生也闻到了夫人的体香,前来偷看夫人来啦?” 银霜道,“夫人天生丽质,连畜生也来偷看呢。” 刘氏嘴角得意一笑,道,“以后叫下人都把好门户,可别让不相干的东西进了我的房间。” “是,夫人!” 旁边的高妈妈和银霜闻言,都松了一大口气。 而同一时间,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紫霜双目正愤恨的看向小轩厅的方向,她真的没有想到刘氏,竟然这样的狠,竟然打算把她陪给一个低贱的下人。 她有灵根啊,她还有感应二层的修为呢,现在而言,她比夫人还要高贵,夫人算个什么东西呢,现在不过是个凡人,迟早要衰老,怎么配得起老爷?老爷不过夸她的手好看,夫人就贬了她到厨房做粗活,而现在,更是要让她去浆洗房那个鬼地方做粗活,嫁给一个低贱的粗使下人。 想到这里,紫霜对刘氏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紫霜想着刚才,如果不是那人带着自己在树丛,只怕也听不到刘氏的打算,也不会知道刘氏会这样狠心,想到刘氏的狠心,紫霜不由暗暗庆幸自己的决定,刚才那水杯倒在刘氏衣服上的时候,她真的很开心很解气,而最关键的,就做这样一件小事,竟然就可以拿到五千枚紫金币,五千枚呢,可以拿来修炼好久了。 紫霜想着修为提高后,容貌可以保持年龄,而刘氏,则会一天天,越来越老,她想着想着,心里不由的越发的高兴,而在知道刘氏的盘算后,她一定会为自己找好退路的。 张容儿在大厅坐了片刻以后,便也回到了寻仙楼。 等来到丹丹的住处,不一会儿,丹丹就跑了回来,在丹丹的嘴巴里,含着一个白色的瓷瓶。 张容儿看着那个白色的瓷瓶,一时之间,眼泪不由的掉了下来。 丹丹明显感受到了张容儿的悲哀,走过去挨着她坐下,很亲昵的对着她摇着尾巴,时不时的,丹丹旺旺的叫两声,好像在安慰她似的。 张容儿接过瓷瓶后,很小心翼翼,很温柔的抚摸着瓷瓶,对着瓶子道,“娘,娘,是我,我是容儿,女儿不孝,现在才把你救出来,娘,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说话之间,眼泪不由的,便掉了下来。 瓶子似有所感应,忽然激烈的震动了起来。 张容儿双手很轻柔的抚摸着瓶子,眼泪,却越发的掉得厉害,不论怎样控制,都不能够停止。 良久,张容儿定了定神,道,“娘,你放心,那些害了你的人,我必会一个一个,让他们生不如死,娘,你受过的那些苦,我会让那些人一点一点,感受回去。” 瓷瓶听了她的话后,慢慢的,这才安静了下来。 张容儿抱着瓷瓶抚摸良久,脑海里不时的回忆起在七岁以前,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温柔的抱着她,两人在小轩厅的花榭下荡着秋千的情形,那时她还小,笑容纯净如空山新雨后盛开的娇花,清新美丽到极致,咯咯咯咯的笑声也在那片已经消失的花榭里,消失到了岁月的缝隙里去了。 有生之年,她最快乐的岁月,不过懵懂之时罢了。 而这世上唯一无条件爱着她的女人,却早已凄惨死去,连魂魄,也被仇人折磨多年。 她樱花瓣一般粉嫩柔软的嘴唇温柔的道,“你放心,我会尽快给你找一家好的人家,让你好好的投胎,忘记所有的痛苦,重新开始。”

上一篇   第49章 生日3

下一篇   第51章 救出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