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曾嫔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52章 曾嫔

是夜,寻仙楼。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树枝摇动,悄无声息的,寻仙楼忽然出现了几个黑影。 这几个黑影手里拿着明晃晃的的刀,身轻如燕,转瞬,几个起落,来到侧面的下人房附近。 在下人房外,几个人对着对方点了点头,便朝着下人房小心翼翼的涌了进去。 刘氏要除掉张容儿,就要先除掉张容儿身边的下人,因为在刘氏的眼里,张容儿并无修为,而张容儿身边的姚妈妈则是一个修为不错的高手,至于如梦,那丫头既然一直死心眼的跟着张容儿,自然也要顺道送她上路了。 用来对付张容儿的修士是刘家下面的子弟,其中的领头人,修为比姚妈妈还要稍微强一点,一群人涌入下人房后,满心以为会有一番恶战,结果,进入下人房后,下人房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找到。 这一场所谓的灭杀,来得有些好笑,一群人在寻仙楼来来回回,都找了一个遍,寻仙楼上上下下,一个人都没有。 至于刘氏提点的曾氏留下来的嫁妆,几人翻翻找找,也一样没有。 到天快亮的时候,这一行人悄无声息的消失的一干二净。 天亮后,张容儿搂着小土狗丹丹从黑铁戒指空间出来,小土狗丹丹旺旺的叫了好几声,好像有些舍不得黑铁戒指空间,张容儿还记得自己昨天带着丹丹走入黑铁戒指空间的时候,丹丹看着大山一样多的紫金矿,旺旺的叫个不停,当下就连着吞噬了好多紫金矿,只是吞噬掉紫金矿后,不一会儿,丹丹便倒在了地上,把张容儿吓了一大跳,张容儿赶忙走过去查探,发现小土狗呼吸正常,只是睡了过去,这才放心了。 而等天亮以后,小土狗丹丹自动醒了过来,张容儿这才放心下来。 张容儿带着丹丹出来后,不知是否错觉,发现丹丹那些掉落的皮毛,竟然开始在重新生长起来了,张容儿愣了一下,在前世,直到丹丹死掉,丹丹的皮毛可是都没有长好过呢,想到这里,张容儿忙让丹丹趴在她脚下,她走过去细细查看,结果不是她的错觉,丹丹身上的皮毛,的确正在长新的出来。 张容儿想了想,又拿了一颗紫金矿来喂给了小土狗,只是,这一次,丹丹吃掉紫金矿后,却不甘心,再次的,又旺旺的围绕着张容儿转,张容儿再次拿了一颗小拇指大小的紫金矿喂给小土狗后,小土狗这才摇着尾巴围着张容儿转。 张容儿这般喂好了小土狗,整理了一下头发,寻仙楼便传来动静。 由刘氏带头,高妈妈跟随在一边,身后跟着一大群的仆妇丫鬟,刘氏的脸色铁青,难看之极。 高妈妈在旁边大声道,“容儿小姐,你在哪里?曾嫔娘娘摆架张府,来看望你来了!” 张容儿耳力自然不错,听到“曾嫔娘娘”四个字时,她心里不由一动。 大舅母的大女儿曾暖天资卓越,容貌美丽,被今上苍佑皇帝纳入后宫,只是不过封为小小的一个常在罢了,这短短几日,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却进封为嫔? 奉天王朝的后宫妃嫔位置分别是这样的: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才人。 而贵嫔,在奉天王朝,已经是从三品了。 张容儿记得在前世,在她死掉以前,曾暖也一直在曹氏皇族的后宫不声不响,形如隐形之人,最终,在一个艳阳之日,皇宫里忽然传来曾暖暴病而亡的消息,曾家人甚至连曾暖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曾暖便被处置掉了。 而曾暖在入宫以前,便是有修为的,怎么可能忽然暴病而亡?要知道就修士而言,因有灵气润体,一般都不会生病的。 张容儿眼睛一转,虽不知为何出了这般的变故,不过曾青答应了在这一日带她离开张府,莫非是叫曾暖来接走她? 她思虑之间,在旁边的寻仙楼,刘氏身边的高妈妈,连着的又叫了好几声她的名字。 张容儿放出神识感应过去,发现刘氏身侧除了刘氏,在刘氏前方,还有一个状如神仙妃子的女子。 张容儿的神识刚刚一感应过去,那女子似有感应,立即目光锐利的朝她所在的地方看来。 张容儿心里一惊,忙收回了神识,而同时,她把小土狗丹丹装入黑铁戒指空间后,便朝着寻仙楼走来。 等张容儿闯过树丛,便有仆从发现了她,这仆从不知就里,忙迎过去,满头大汗的道,“容儿小姐,你跑哪里去了?快快岁奴婢前去,曾嫔娘娘正等着呢。” 张容儿点点头,道,“曾嫔娘娘怎么来了?” 那仆从讨好的看着张容儿,道,“听说最近几日,陛下夜夜宿在曾嫔娘娘的暖阳宫,对曾嫔娘娘很是宠爱呢。” 曾嫔是张容儿的亲表姐,张容儿生母娘家曾家因着此番曾嫔的得宠,只怕又会重新得到今上苍佑皇帝的圣宠呢。 这也难怪下人又会重新巴结张容儿了。 而片刻后,张容儿便被带到了曾暖的跟前,张容儿是学过宫廷礼仪的,虽然是在七岁以前学的,但好歹记得一些,当下,便对着曾暖屈膝,正要行礼。 而曾暖,则抢先一步把她扶了起来,道,“容儿,可还记得大表姐?” 张容儿此时,方抬头朝曾暖看过去。 这真正是一个极度美丽的女子,她身穿一身淡红色绣着金线的衣服,发上别着一只摇摇欲坠的蝴蝶镶宝玉的簪子,雪白晶莹的耳垂上,别着两个小小的白珍珠耳环,身姿昂然挺立,肌肤赛雪,凤目斜飞,嘴角似笑非笑,明明仪态端庄的站着,但眼角眉梢,却又说不出的高贵妩媚。 神仙妃子,也不过如此。 最关键的,张容儿查探她的修为,发现她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知机后期,离结丹,竟然只有一步之遥。 张容儿眼底收敛了所有的情绪,声音清脆的道,“回娘娘话,我都记得呢,娘娘和曾青哥哥还拿了厨房的鹿肉,我们偷偷拿在炭火上烤着吃,那肉好好吃啊,没有比那肉更好吃的了。” 曾嫔目光一闪,缓缓道,“容儿丫头,难为你都还记着,既如此,可愿意入宫去陪本宫住一段时间?到时,容儿丫头还可以和本宫一起烤肉吃。” 张容儿还没有开口说话,刘氏则有些急了,本来昨日让张容儿出了风头后,刘氏心里就很不舒服,更何况这短短几日,她因为算计张容儿去了,却是没大在意上京里发生的小道消息,这一疏忽,不过几日之间,曾家的女儿竟然就封了嫔了,且深得苍佑皇帝宠爱,现在曾嫔要带走张容儿,这还了得? 这一带走,只怕曾嫔给皇帝吹了什么枕边风,到时她刘氏母女又会如何? 刘氏眼里暗恨,对昨日派出去没办成事的人亦愤恨不已,忍了又忍,道,“这……不可!” 曾嫔双目厉色一现,道,“哦?有何不可?刘夫人有何见叫?怎么,本宫叫本宫的妹妹进宫陪本宫住几天,都不行吗?” 刘氏眼珠一转,道,“娘娘身体尊贵,容儿年龄小,不懂规矩,万一冲撞了宫里的贵人就不好了。” 曾嫔淡淡道,“本宫既然叫了容丫头进宫陪我住几天,必然会护她周全,此时就这样决定了,容丫头,来,跟着本宫罢。” 说话之间,牵着张容儿的手,在刘氏和张倩如的目光下,施施然的走出了寻仙楼,寻仙楼外有软轿,曾嫔在上娇子的时候,手不由的牵着张容儿一起上去,同坐了一顶软娇。 面对着曾嫔的热情,不知怎的,明明是亲生的表姐,但张容儿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是了,自己的表姐曾暖,名字虽然叫暖,但从小,因为是元帅府的嫡出大小姐,身份尊贵,天资又高,且貌美如仙,因此,很有一些傲气,从小,便对人冷冷清清的,和人说话几乎都说不了几句呢,更别说和人握手,牵手什么的了,且这个大表姐有洁嗜,每次出门,更是不会用别人用过的娇子什么的,便是吃饭的器皿,她的从来都是专一用的银造的筷子和单独的瓷器用具,而此番,不但牵着她的手,还拉着她一起上了娇子,这让张容儿的心里,不由警惕又起。 等出了张府,上了外面的马车以后,曾嫔温和的问张容儿这些年有些什么爱好,平时都是如何打发时间的,喜欢一些什么菜式,喜欢什么衣物首饰……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大堆闲话后,这时,马车上忽然上来一个婆子,这个婆子给张容儿和曾频,分别端了一杯子茶水来,曾嫔顿了顿,拿起茶杯,好像随口闲聊一般道,“对了,容儿丫头,听说你的未婚夫前些日子从你的院子搬走了什么东西,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白家人为难你吧?” 在叙旧以后,忽然听到这话,只怕都以为是真心关心张容儿,才会询问的呢。 而张容儿想着那件秘宝玉液瓶,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上一篇   第51章 救出之后

下一篇   第53章 皇宫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