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赏花宴2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59章 赏花宴2

张洁儿和张容儿说话之间,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关着门的豪华大屋来。 张洁儿看着这个大屋,目光闪了闪,对张容儿道,“容妹妹,到了,就在这里。” 张容儿道,“怎么大门关着啊?不会走错地方了。” 张洁儿有些不耐烦的道,“不会错的,我来过很多次了,容妹妹,走吧。” 张容儿深深的看了看张洁儿,随着张洁儿往那道大门走去。 而在走向那道大门只有两步远的时候,忽然,张洁儿好像走滑了路一般,忽然就朝着张容儿冲撞过去,张容儿目光里寒光一闪,身形微微向后移动,用力过度的张洁儿一个不小心,就朝着前面扑了过去,而在张洁儿朝前面扑过去的同时,那道门被打开了,在门上面,不知道混杂着什么气味的液体,“噗”!一下全部倒了出来。 那液体把张洁儿整个人从头到尾,浇了个全身,张洁儿还处于惊恐之中,嘴巴大大的张着,因此,她的嘴巴里便也进了一些那液体。 片刻后,张洁儿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惨叫,随即便爬在地上狂吐。 看着张洁儿的狼狈样,在屋子里的一大群人除了几个有心人外,奇遇的纨绔子弟都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的。 张洁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颤抖着嘴唇道,“这……这到底是什么液体?” 刘珊珊在旁边讥笑道,“蠢货一个,连这是什么液体都不知道!” 旁边的一个女子对刘珊珊道,“你不是叫我们来看一场好戏吗?哈哈,那液体真的是好几天没有洗脚的捡狗屎的下人的洗脚水?” 刘珊珊看向这个女子,神色恭敬的道,“郡主,这的确是哪个捡狗屎的下人的洗脚水!” 此言一出,旁边的张洁儿再也忍受不住,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她大吼道,“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她转头,仇恨的看向张容儿道,“是你,是你,都是你,贱人,你是不是故意退开脚步的?” 张容儿面色好像有些惊慌之色,道,“姐姐,你……你说什么?什么我故意退开脚步?我看洁儿姐姐好像脚步没稳,所以我推过去,是想扶着你的,难道……”,张容儿语气一顿,道,“难道洁儿姐姐是想把我推进屋里?你……你怎么会这样做?我们,我们是亲姐妹啊!” 张容儿此言一出,旁边的几人开始见过张洁儿的,神色都有些复杂。 众人虽然是纨绔子弟,但谁不是从小在权利堆子里打滚长大的,一瞬间,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个张洁儿和刘珊珊合谋想害张容儿出丑,结果自己反而出丑了。 这时,那被围绕在中间被巴结着的少女忽然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继续丢人现眼吗?还不给我下去?” 张洁儿面色惨白,捂住脸灰溜溜的跑下去了。 那少女抬起下巴,对张容儿道,“你就是张容儿?” 张容儿在同时,也在打量这个少女,这个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皮肤不大白净,个头有些高,目测起码有个一米七的样子,她眉毛很浓,一双眼睛囧囧有神,身材笔挺,不怒自威,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 这个女子不用说,正是玉安郡主。 张容儿点头,不卑不亢的道,“张容儿见过郡主!” 玉安郡主点点头,道,“听倩如妹妹说你因为生你母亲的气,觉得你的生日宴没有办理好,所以就离家出走了,可有此事?” 张容儿心里冷笑,暗道,“好大一顶不孝的帽子盖下来。” 她面色则冷淡的道,“郡主何出此言?我离开,不过是因为曾嫔娘娘相召罢了,容儿虽年幼,但也是知道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又怎会因那样的事情离家出走?更何况刘夫人的宴会办得很好,我又怎么会嫌弃呢,郡主,这些话真的是倩如妹妹所言?不是旁的仆妇乱说的?倩如妹妹最是温柔善良,惹人怜惜,怎么会说出这样挑拨我和刘夫人感情的话呢?不,不,郡主,我不相信这话会是倩如妹妹所言,不会的,倩如妹妹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玉安郡主却在张容儿说完话后,脸色变得有些青红不已,她本就是聪明人,虽然张倩如惹人怜惜,对她说起那番话的时候,娇怯怯,很是可怜,一副很是对亲姐姐伤脑筋的模样,但是此番张容儿反复强调那话不是张倩如说的,一副我妹妹最是善良的没有,却让她心里一冷。 玉安郡主神色转了几次,想到张倩如此番是和三皇子曹术一起来赴宴的,因为顾及三皇子曹术,便冷着脸对着张容儿道,“不是吗?如此,那最好不过!” 玉安郡主冷哼一声,端坐在了一旁,而片刻后,下人把地面收拾得干干净净。 下人把地面收拾干净后,便在这时,一男一女,男的高大英俊,女的娇小温柔,朝着大厅里的众人走来。 这一男一女走来,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大厅里的众人,都议论道,“原来是三皇子和张倩如姑娘来了。” “三皇子和张倩如姑娘真是郎才女貌啊!” 张倩如雾蒙蒙的双眼有些羞涩的看向众人,在看到张容儿好端端的站在一旁后,她的脸色,不由一变,而恰好这时,玉安郡主神色冰冷的朝她看来,她一惊,但随即,双眼便泪意朦胧的样子,而同时,她的脚步也直接朝张容儿走来。 “姐姐,你……你怎么可以离开家里?”,双眼如诗那个如慕,看得旁边的好几个男性生物心里都怜惜不已,恨不得搂进怀里好生怜爱一番。 张容儿淡淡道,“妹妹,曾妃娘娘的旨意,我怎么能够不遵从?难道妹妹要我抗旨?” 张容儿此言一出,旁边的玉安郡主,眼睛当即眯了眯,而同时,她心里也知道自己是被人利用了一回,想到这里,她双目有些深沉的看向旁边的张倩如,她是真没想到这样小白兔一般看起来很弱的小妹妹,竟然有着这样深沉的心机。 张倩如听得张容儿这话,眼里的怒意一闪而过,接着,双眼却立即的,眼泪就一滴一滴,往下掉。 张倩如好像很伤心的道,“姐姐……我……我只是……舍不得你,我……我只是想……关心你!我们是亲姐妹啊!” 张倩如这番话一说出来,便是旁边看她神色有些异样的人,立即的,都重新对她露出惹人怜惜的表情来。 看看,多好一个妹妹啊,天资那么好,那么温柔善良,那么美好的一个姑娘呢,她只是关心自己的异母姐姐而已,那句“我们是亲姐妹”让旁边好几个异母姐妹兄弟之间没有感情的人都跟着感动了一把。 所以说,不愧是小白花,银才哇,看看,只一句话,旁边的三皇子立即目光狠厉的盯着张容儿看去,好像要把张容儿一口咬死似的。 在那双带着阴鹜的眼睛里,张容儿看到了杀意。 张容儿还没有说话,张倩如又怯生生的道,“容儿姐姐,你……你跟我回家吧!” 张容儿目光闪了闪,道,“妹妹,不是我不想回家,只是总要给曾嫔娘娘打一声招呼。” 三皇子曹术在旁边道,“既然你和倩如妹妹这般姐妹情深,便不用去给曾嫔娘娘打招呼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相信曾嫔娘娘能够理解的。” 以李妃的圣宠,此事由李妃去说,曾嫔即便有什么,估计也不会说什么的。 张容儿心里暗暗冷笑,正要说话,便在这时,人群里忽然走出来一个淡漠的身影。 只听一个淡漠的声音道,“这恐怕不行,太后娘娘很喜欢容儿姑娘,要留容儿姑娘多住几天!” 众人朝着那说话的声音走过去,便看到一个长着平凡面容的少年如松如竹般站在那里。 这少年年龄不大,容貌也不出众,却自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势,旁边的三皇子看到是他,目光微微一闪,接着,面带笑容的走向少年,道,“浩弟怎么来了?” 荣浩淡然道,“郡主的赏花宴,自然要来看看!” “原来浩弟对赏花宴也有兴趣,如此,以后倒要多出来走动走动,以后我给浩弟发请柬,浩弟可不要推辞。” “好!” 三皇子当下微微笑了笑。 而旁边的大皇子立即上前道,“浩弟,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好!” 大皇子曹商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因为有修为在身,倒是一副英俊青年的模样,只是不知是否皇族中人的特性,脸上都带着一种阴鹜之色! 因荣浩的到来,张倩如的提议,便再也无人提起。 而张倩如,有些不甘心的走到三皇子身边,拉住三皇子的衣袖,声音有些撒娇的道,“术哥哥,我……我想姐姐回家!” 曹术目光阴冷之色一闪而过,道,“倩如妹妹,你这么美丽这么善良,你放心,我必不会让你受委屈。” 张倩如眼睛闪了闪,当下很是乖巧的道,“术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欢术哥哥了。” 张倩如这话,让曹术的目光,不由变得柔软万分。 而就在这时,宴会大厅里,又走进来几个男女。 这几个人里,有白慕,当然,除了白慕外,还有李宏图,李妙妙等人。 白慕和李宏图一走进大厅,立即的,就看到了那个身穿白衣,神色乖巧的女孩。 当然,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张倩如拉着三皇子曹术的衣角,对着曹术撒娇的样子。 那个样子———真的很惹人怜惜啊,让人想把她放入怀抱狠狠的疼爱一番才好,而事实上,曹术也的确这么做了,把张倩如当着这么多贵族子弟的面,把张倩如搂入怀里,抚摸着姑娘的背部,一副怜惜万分的样子。 而曹术抱着张倩如抱了一会儿以后,原本陶醉不已的神色,不由变得有些古怪,片刻后,不动声色的把张倩如推了开去。 白慕和李宏图看到曹术抱住张倩如的样子,心里在同时,都嫉火万分升腾起来。 只是,看到旁边三皇子,忍了又忍,到底没有立即上前去质问。 片刻后,曹术跟着大皇子一起,拥着荣浩朝旁边的亭子走去,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毕竟荣浩身份特殊,如果能够拉拢,便等于把太后的势力拉拢,那么对于那个位置,便多了三分之一的把握。 曹术走后,张倩如正带着丫鬟朝着旁边的花丛走去,结果忽然来了一个下人说了几句话,便把她身边的丫鬟叫走了。 丫鬟走后,旁边的花丛,立即走出来一个男子,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白慕。 白慕那双桃花眼深深的看着张倩如,有些受伤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和那个男人搂搂抱抱?” 张倩如心里一跳,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慕哥哥,你别误会,我只是把他当成我的亲哥哥!我……我没有别的意思,而且他是皇子,我……我……” 白慕眼里一冷,道,“我明白了,他强迫你的对不对?听说今天你和他一起来赴宴的,那想必也是他强迫你的了?” 张倩如看到白慕眼里的冷意,吓了一跳,忙道,“慕哥哥,你别误会,我母亲和李妃娘娘以前是故交好友,所以我和三皇子早就认识了,我们只是兄妹之间的感情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白慕有些怀疑的道,“真的没有别的?” 张倩如忙道,“真的没有,慕哥哥,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白慕忙把张倩如搂到怀里,很用力很用力的抱住,道,“我相信,我怎么会不相信?” 白慕神色这才好看一些。 只是抱了一会儿以后,白慕的神色,却有些古怪,再过了一会儿,他再也忍受不住,不由推开了张倩如。 张倩如没有注意到白慕的异常,她目光闪了闪,对白慕道,“慕哥哥,我给我姐姐报名了奉天门的选拔考核,姐姐不比我,又没有报到名师,也不知天资如何,我托了关系,给她报名了,希望给姐姐争取一次机会。” 张倩如自估自的说着话,却没有注意到白慕的神色,越来越难看,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而就在这时,两个贵女路过花丛,其中一个女子忽然发出尖锐的声音,道,“好臭啊,这里怎么这样臭?” 另外一个女子忙道,“臭死了,还说是王府呢,怎么花园里这样臭?还不如我们府里呢,起码没有这样的臭味。” 正巧玉安郡主刚好路过旁边的花丛,听到两个贵女的话后,当下觉得丢人极了,事关王府的脸面,她当下黑下了脸,道,“来人,还不快去给我看看花丛里到底怎么回事?” “是,郡主!” 她身后的婢女迅速的扒开花丛,而花丛里的张倩如和白慕两人的身影,便被这边来看热闹的众人吸引过来。 白慕此时被那种“奇特”的气味熏得头也有些晕晕的,忙跟着丫鬟往后退步,道,“倩如妹妹,你……你……”,你怎么这么臭? 那后面几个字他始终开不了口。 虽然张倩如是个娇娇柔弱的美人儿,但是美人儿再美,太臭了谁受得了? 而等张倩如出现后,众人顾不得猜忌两人的关系,目光不由自主的,便都朝张倩如看过去。 张倩如还不自知,道,“怎么都看着我啊?” 旁边也不知道谁大叫一身,道,“啊……好臭啊!你……你离我们远点!” 众人看着张倩如,齐齐的朝后面退着脚步! 张倩如一低头,闻到自己身体上的气味,忽然脸色惨白如纸。

上一篇   第58章 赏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