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事后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6章 事后

刘氏在说话之间,因为疼痛,不由的,又惨叫了几声,张天河从随时的衣服里拿出几颗灵药喂到了刘氏的嘴里,刘氏吃了丹药后,疼痛倒是缓解了不少,但是,身体力量一点一点的流失那种感觉,她却一直经历着,她的身体内部,正在不断的被破坏。 因刘氏的一番故作之态,张天河的心,一下子的就偏向了刘氏,只是,叫他相信一个女岁的小孩会害人,这种事情他是一点都不会相信的,张天河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他对自己的府邸,自认有着绝对的掌控,试问张容儿一个小孩,从何处弄来毁灵果这种稀少的东西?又是怎样买通厨房的人,叫厨房的人给刘氏下了毁灵果? 他想了又想,只当是自己的仇家来寻仇,当下叫人把厨房的厨娘都带了下去审问去了,然后,他挥了挥手,把张容儿叫了下去。 张容儿临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看刘氏痛苦不已的神色,刘氏,这只是开胃菜而已,很痛苦很难受是不是?可是,还有比这更痛苦千百倍的事情等着你! 张容儿下去后,刘氏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她对张天河道,“天哥,难道就这样算了?我……我都被毁了灵根了,我以后只能做个凡人,我……我活不久了。” “月儿,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彻底查的!” “我不相信,那是你宝贝女儿,你舍得?” 刘氏这样说,张天河的眉头当即就皱了皱,但随即,他就温柔的道,“月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只是容儿才六岁不到,一个六岁的孩子,从哪里购买毁灵果?又如何买通厨房的人,让人端给你?厨房里都是你的人……”,说到这一句,张天河想起张容儿说的那句“难道夫人本来就打算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喂我毁灵果,要毁我灵根?结果下人把两份毁灵果弄错了,夫人反倒把自己的灵根给毁了!”! 是啊,在他的允许下,厨房里的下人,早已就换成了刘氏的人,而容儿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是,不,不,月儿这么温柔善良的人,为了他,她一个名门千金甚至委屈自己做外室,她这样的爱他,这样天真这样傻,又怎么会做出这样恶毒的事情来? 而刘氏在张天河后面深沉的目光下,却是心里一冷,她压抑又痛苦的呻吟出声,面容雨带梨花的道,“天哥,你……你不会怀疑我要给你女儿下毁灵果吧?”,刘氏说着话,不由自主呜呜的哭泣着,“我们青梅竹马长大,我从小时候就开始爱着你,我原本可以嫁给别的权贵之家做正室的,可是,天哥,为了你,我甚至一直做着无名无份的外室,我也并没有说一定是你女儿做的事情,可是你女儿的舅舅家呢?曾家曾经是一等的豪门贵族的,他们难道寻找这样一个东西很难吗?天哥,如果你怀疑我,那你休掉我吧,与其这样被你怀疑,我……我也不想活了!” 刘氏无疑是个很聪明的人,感觉张天河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她也不从正面反驳他,却把话题转到了张天河最厌恶的人上面去。 要说张天河一直以来,最恨什么人,那一定是姓曾的,不论曾家曾经对他有多好,但当他被逼迫着娶曾清芳的时候,他觉得那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所以,即便曾清芳再美丽,他心里深处,依然是刘氏排在第一位。 当然,他恨曾家人,这只是原因之一而已,其次,则是因为外面的人,不论谁说起他,总会把他的成功,说成是依靠曾清芳娘家才成功的,这,才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果然,当下,他冷哼一声,道,“曾家?哼,很快就会消失在上京,直至消失在这个世界的!”。 刘氏听他这样说,她双目以一种极度扭曲的模样森然的笑着,曾氏,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的娘家哥哥,死的死,消失的消失,而现在的侄儿侄女,很快,也会一样的消失掉! 曾氏,就算你比我美貌,比我家世好又如何?就算你得到曹恒的爱又如何?和我作对的下场,便是如此!你被人强bao凄惨而死,你的家人一个一个,被你的男人设计陷害死掉,而你的女儿,那个小贱种,你等着,我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的,一定会! 刘氏见彻底的挑拨了张天河,让张天河下定决心让姓曾的都消失掉,当下里,心情也好了很多。 不过她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喝下了毁灵果,心里却是仇恨不已。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她有预感,这一次的事情,肯定和那个小贱人有关。 想到这里,她的目光,不由的变得深沉起来。 “老爷,说起来,容儿毕竟身体里流着姓曾的的血脉,您说,如果她知道了曾家的下场,会不会恨你?” “她敢!”,张天河怒道。 看着张天河阴森森的表情,刘氏的嘴角,开始变得似笑非笑起来。 在灵根被彻底毁掉后,刘氏身体上的疼痛倒是消失了,但是,她的身体却虚弱无比的躺在床上,身体一动不动,连抬个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 而第二早晨,原本想过来看戏的张容儿,却接到了张天河派人来下达的命令,命令她禁闭反思三个月,三个月内就在自己的院子反省,不得出门。 张容儿听到这个命令后,不置可否的垂了眼帘,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张容儿面色很平静,那是一种对所谓的父亲,早已绝望死心后的平静,倒是旁边的姚妈妈和如梦,则都一脸的愤恨之色。 姚妈妈道,“小姐,刘氏那个小贱人真是会吹枕边风,不知对老爷胡说了些什么呢,小姐,你要去找老爷申辩啊!” 姚妈妈是一片好心,可是,再没有,能够比张容儿更加的了解张天河这样一个男人了。 她即便去找他说什么,又会有什么用?不,不,没用的,只要是她说的,都不会有用的,任何话都不会有用,谁叫她是曾清芳所生的女儿? 在前世她被府里的下人欺负克扣的时候,在她被堂兄妹以及她的庶出妹妹打骂欺负的时候……一次一次,她找他说过很多次,可是,去一次,被骂回来一次,去一次,更伤心一次,去一次,绝望一次,直到最后她被刘氏随意的送给一个丑陋无比的男人随意玩弄,折磨至死,这,就是结局。 姚妈妈还要说什么,张容儿则挥手止住了她的话头,只把旁边的下人都安排了下去,又令如梦在门口守候着,她这才对姚妈妈道,“姚妈妈,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姚妈妈忙道,“小姐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一下,我母亲的遗物,都在哪里?” 在前世,刘氏进门后没多久,曾清芳的遗物就被刘氏找了个借口弄了去,那时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只能任人摆布,可是,现在,她一定会好好保存生母的遗物的。 当然,索要遗物,最重要的,是她要修行,在她那颗早已经历沧桑的心里,这个世界,只有自己的拳头,才是最可靠的。 曾家是曾经的奉天王朝第一大族,她不相信曾氏会什么东西都不给她留下。 而姚妈妈在听她那样说后,心里很是安慰,忙道,“小姐,都在呢,我都收着的,夫人早就吩咐了,把她的嫁妆全部都偷偷的收了起来,就是老爷也不知道被收在哪里。” 听姚妈妈这么一说,张容儿倒是挺好奇的,道,“哦?” 姚妈妈当下说道,“小姐,奴婢越矩了!”,当下,姚妈妈立即靠着张容儿的耳朵,对着她一阵耳语。 而在姚妈妈的手下,则递给了曾容儿一个戒指一样的东西。 姚妈妈说完话后,在旁边道,“小姐,夫人是被人害死的,而且,奴婢赶过去的时候,感应不到她的丝毫灵魂,奴才怀疑夫人死后,灵魂怕是被人……” 后面的话姚妈妈说不下去。 张容儿虽然早知道这样的结果,但是心里,却依然痛苦不已。 母亲,放心,我会救出你,一定会让你的灵魂重新投个好胎的,至于那些欺负你,陷害你的人,你放心,我会一个一个,一点一点还回去,会让他们比你我更加痛苦千百倍的。 张容儿在心里暗暗的发誓。 只是,要救出母亲,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前世临死前,她只知道刘氏把母亲的灵魂囚禁起来天天折磨,却不知道囚禁在什么地方! 而刘氏的小轩厅全是刘氏的人,一时半会儿,却很难派人潜入进去。 而且这件事情万万不可以轻举妄动,一旦打草惊蛇,只怕会有难以预料的后果。 张容儿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这才打发了姚妈妈下去了。 等屋子内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不由的,开始打量起这个看起来黑乎乎,毫无特色,像是一个黑铁做成的小圈圈来。

上一篇   第5章 前事

下一篇   第7章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