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正大光明弄死她1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60章 正大光明弄死她1

第60章正大光明杀死她 张倩如当下双眼湿漉漉的朝旁边的白慕看去,声音怯生生的叫道,“慕哥哥……” 白慕看着张倩如,却是一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模样。 最终,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朝着张倩如走去,只是走了没几步,却实在受不了那个气味,身体不由往后退。 等跑出张倩如身边足够远的距离以后,白慕朝着身后嚷一句,“如妹妹,我过几天再来看人!” 人迅速遁走。 而在这时,听到动静的三皇子曹术连同着大皇子曹商,二皇子曹江,李宏图等人走了过来。 遥遥的,三皇子曹术看着张倩如,眉目含情,温声道,“如妹妹,怎么了?” 张倩如眼波流转,白嫩的小脸里,那双怯生生的眼睛雾蒙蒙的看着三皇子曹术,声音软糯的道,“术哥哥……” 张倩如的那副娇态惹得旁边的大皇子曹商,二皇子曹江,眼里都柔情的看向她。 李宏图更是心儿都抽了起来,正要说话,却听着曹术对张倩如走过去,一边道,“如妹妹,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术哥哥,术哥哥为你讨个公道。” 此时,色令智昏的三皇子曹术,虽然闻到了异味,还没有想到出处。 只见张倩如怯生生,很是害怕的看了看旁边的张容儿,又看了看旁边的玉安郡主,然后身子往后缩了缩,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只是她这番动作举动,却比她说话,还要杀伤力大。 几乎同时,旁边的几个男人目光都冷厉的顺着张倩如的目光看过去,在看到张容儿芙蓉玉面,嘴唇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们时,愣了愣,却阴冷的看了看张容儿,又看向旁边的玉安郡主。 玉安郡主看到旁边的几个男子都目光阴冷的看向她,尤其是三皇子曹术那种阴冷的目光,让玉安郡主异常的不舒服。 玉安郡主面上不由带了几分怒意,看向张倩如的目光,带了几分凌厉和审视。 这一次的宴会,提议者不是别人,事实上,提议者正是三皇子曹术,曹术作为皇帝爱子,很得皇帝宠爱,而玉安郡主,因为老王爷的缘故,也是经常被接在皇宫住下,可以说曹术和玉安郡主基本是从小睡着一个被窝长大的。 玉安郡主虽然不是单灵根,但天赋也不错,是难得的双灵根,且曹术也是双灵根,而玉安郡主的父亲隆庆王爷据说是太后收养的路边的弃婴,不过隆庆王爷战功赫赫,且又是先帝就分封下的王爷,其地位也是尊贵的。 玉安郡主和三皇子曹术之间,由于没有血缘关系,且又从小一起长大,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因灵根相近,皇帝又是看着两个孩子长大的,便有着等两个孩子长大后一起双修。 玉安郡主和曹术两人都知道皇帝的意思,因为从小到大一起长大,情分自然不一样,两人慢慢的,便也有了这个意思。 而那些花前月下的盟誓,在两个多月玉安郡主认识张倩如以后,慢慢的便有些变了。 玉安郡主是在一个偶然的宴会认识的张倩如的,初时,只觉得这个妹妹长得柔柔弱弱的,连她这个女子看了以后,也觉得怜惜不已,张倩如刻意讨好,慢慢的,玉安便和张倩如有了来往,而同时,张倩如也认识了曹术。 而在几天前,曹术忽然就提议玉安郡主办赏花会。 想到赏花会,玉安郡主忽然目光锐利的看了看曹术,又看了看张倩如。 张倩如在她的目光之下,有些闪躲,身形却越发变得怯生生惹人怜惜起来。 曹术面对玉安郡主的目光,觉得很不舒服,他脸色有些铁青,冷哼道,“玉安,你办的什么赏花会?就任由人这样欺负如妹妹?” 玉安郡主初时也没有多想,不过近十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是啊,怎么可能? 错觉,一定是错觉! 只是,曹术的此番冷漠以及毫不给她留面子的呵斥,却让她心里感觉有些凉意。 玉安张张嘴,正要说什么,而在这时,曹术却已经靠近了张倩如,而就在他靠近张倩如的时候,他脸色大变,身形快若闪电的从张倩如身边遁走,他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如妹妹,你怎么这么臭?” 曹术这句毫不留情的话,让所有不敢得罪张天河权势的贵族都幸灾乐祸起来,而“唰唰唰”,在同一时间,后面走过来的不知道内情的人,所有的眼睛都看向张倩如,那目光好像要把张倩如看出个什么来似的。 玉安冷笑道,“术哥哥,你方才说我任由人欺负张小姐?我过来的时候,只看见张小姐和白慕公子两人在花丛里,而白慕被臭味熏住,第一个走掉了,你说,这里的人怎么欺负她了?” 面对玉安郡主的啧啧逼人,曹术脸色很是难看。 而抬头,张倩如那张怯生生的小脸,依然如故,依然那么惹人怜惜。 只是想到那气味,曹术几欲作呕,连面上功夫也懒得做,道,“既然如此,如妹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还有要事,我就先走了。” 曹术话音落,便急冲冲的走了。 曹术走后,旁边的大皇子和二皇子等人也相续离开。 玉安冷哼道,“来人,送张小姐回去吧,至于张小姐何故体臭,这就要问张小姐自己了,张小姐自己的事情,我们自然不得而知。” 张倩如眼泪一滴一滴,直接往下掉,对玉安道,“呜呜……玉……玉姐姐,你……也不理我了吗?” 那楚楚娇态,好像玉安犯了多大的错误似的。 只是,因为男人们都走了,所以,也没有人欣赏她的柔弱了。 玉安冷哼一声,淡淡道,“张小姐何出此言?张小姐有病,就要在家里好好养着,你出来逛逛,本来没什么,但是你熏着了上京的贵女公子们,便是你的错了。” 玉安说完话后,冷笑一声,带着一众贵女往一边去了,而旁边的贵女,看向张倩如的目光,全是嘲笑之色。 张容儿站在花丛里,看着张倩如又羞又愤,出尽丑态,被人嘲笑的样子,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嘴角的笑容,笑得那么甜蜜。 张倩如,你终于也尝试到了这种丢尽脸面,被人嘲笑唾弃的滋味吗? 满打满算的张倩如,此时正失魂落魄,愤恨不已,她是张天河的女儿,她是难得的单灵根,那些人为什么嘲笑她?凭什么嘲笑她?有什么资格嘲笑她? 不过都是低贱的下人吧! 张倩如越想心里越恨,她既恨玉安郡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其实不过是一个路边弃儿的女儿而已,又恨那些所有嘲笑她的人,发誓要让那些人也一定出丑。 而就在这时,张倩如一抬头,就看到张容儿似笑非笑的样子,刹那之间,她的心里,忽然就明悟。 她想到了家里的那个所谓的“宝贝”,想到了那个“宝贝”散发的气味! 她疯狂的朝着张容儿追过去,状若疯狂的道,“是你,是你,小贱人,是你做的,一定是你做的!” 张容儿拿了真气护住身体,只是,那个气味实在太过厉害,依然臭得人想吐,她退开几步,道,“妹妹,你怎么了?你怎么可以骂人呢?你是我乖巧懂事的好妹妹,是来接我回家的呢!” 张倩如双目恶毒如恶狼一般盯住张容儿,道,“小贱人,是你害我身体有了体臭,你果然是贱人生的小贱人,我不会让你好过,我绝得不会让你好过。” 张倩如此时见四周无人,也是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张倩如和张容儿,此时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张容儿冷笑一声,道,“说到贱人,妹妹,比不得你和刘氏呢,做人家的外室,勾搭人家的夫君,要比下贱,天下间没有比你和刘氏母女两人更能耐的!” 张容儿说完话后,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张容儿走后,张倩如看着张容儿的背影,目光露出阴冷仇恨的神色来,这个贱人和小贱人,该死,太该死了,抢了母亲的正室之位,抢了她的张家嫡女的位置,该死啊,她不会让她好过的,绝对不会! 回家后,应该多让母亲对着那个瓷瓶念几遍咒语了。 张倩如恶毒的冷笑着。 而去而复返的李宏图,在看到张倩如的那个笑容后,吓了一大跳,但接着,他眨了眨眼,就看到张倩如长长的睫毛下,如晨曦里的露珠一般,挂着两滴晶莹的眼泪。 好个梨花带雨的娇俏女子。 李宏图看得又爱又怜,拿了帕子封住自己的口鼻,走到张倩如身边,对张倩如语气模糊的道,“如妹妹,你别伤心,是不是张容儿又欺负你了?还是玉安郡主欺负你了?谁欺负你你只管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张倩如声音较弱的道,“宏图哥哥,真……真的吗?” 李宏图的目光怜爱不已,“真的,当然是真的,你看过说过的话不算吗?” 张倩如目光一闪,道,“图哥哥,我听说几天后就是奉天门的弟子考核之日,而在弟子考核期间,考核弟子死掉以后,也无人会管的。” 李宏图愣了一下,道,“对,是啊。” 张倩如道,“我听洁儿姐姐说,她替容儿姐姐争取一个机会,图哥哥,你替我好好的‘照顾’容儿姐姐好不好?容儿姐姐毕竟之前因为教养问题,被爹爹关了三年的禁闭,很多事情都不懂。” 李宏图有些气恨的道,“那个小贱人欺负你了你还帮着她说话,如妹妹,你就是这么善良,放心,既然你托付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说到“照顾”两字,李宏图特别的咬牙切齿。 张倩如的嘴角,不由带着甜蜜的笑意,好像真的好高兴一般。 她知道,奉天门的考核机会,张容儿会去的,因为不去,她就只能回到家里,毕竟爹爹要回来了,而不管张容儿是去参加考核还是回到家里,这一次,她要让张容儿———死!

上一篇   第59章 赏花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