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正大光明弄死她3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62章 正大光明弄死她3

接下来的时间里,因为张容儿的冷淡,江铃倒是挺会看人眼色的,没有再说话了。 等再过了半个时辰,奉天门的领头中年男子见时间差不多了,便道,“好了,开始吧。” 他话音刚落,一大群人便朝着前面的道路走去。 考核在前面的,得到新名次,能够被先被门派长辈挑选,越被重视,越是能够得到好的功法,丹药,紫金币,一切,都可以比别人起步高。 张容儿走在人群里,她走得不紧不慢,即不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也不是走在最后面的人,而在她身边,江铃速度也是不紧不慢的跟着,张容儿对江铃跟着身边,神色淡然,既不会赶她走,也没有和她多说话。 而随着人群的前进速度,过了一会儿以后,张倩如,李宏图,上官家的嫡次子上官泓,张容儿的堂哥张星海,张横霸,以及四大家族之一的周家两子周武,周狂等一大群人,忽然朝着偏僻的小道走去。 上京贵族因为家资丰厚,身上都有护身法器,为了能够获得好的考核名次,这一群人便簇拥着张倩如等人打算抄近路。 走大道,的确可以安全一些,但是在时间上来说,便落了下乘,名次肯定也不会靠前。 而走小道,则道路崎岖,一路披荆斩棘,从林深处,则说不准有野人,猛兽,毒草,毒虫之类,其危险系数,不知增加了多少倍。 张倩如今天见到张容儿后,除了看似柔弱的看了张容儿一眼,其后倒是像不认识这个人一般,至于张洁儿,则从头到尾,看也不看张容儿一样,放佛前几日的姐妹情深,从来不曾存在一般。 见一群贵族子弟朝着丛林小道走去,后面的平民子弟脸色便有些不好看,咬了咬牙,不少人跟着另外的贵族子弟继续走大道,而不少人,则跟着了走小道的贵族子弟身后,只期盼遇到危险,能够让这些贵族子弟先行抵挡,他们好跟在后面捡个便宜。 江铃此时道,“姐姐,怎么办?我们走哪条道?” 张容儿抬眸看了看她,发现她皮肤白嫩如玉,双眼妩媚含情,她的眼角微微向后翘着,初时看,只觉得纯净透明,但细细盯着你看的时候,那种媚态,便不由的露了出来。 张容儿定定的看着她,道,“江铃,你说走哪条道好呢?” 江铃愣了愣,但迅速道,“当然是走大道了,大道安全。” 张容儿看了看她,忽然就莫名笑了。 张容儿道,“我决定走小道,小道道路近,能够早些到达。” 江铃垂着眼,道,“姐姐,我……我能跟着你吗?我一个人……有些怕!” 声音怯生生的,双眼小鹿一般看向张容儿,带着几分惹人怜惜的味道,张容儿忽然觉得这张脸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张容儿淡淡道,“好,那我们走吧。” 说罢,率先迈开了脚步。 而在张容儿前面,最前面的贵族子弟,此时已经开辟出了一条道路来,贵族小姐们娇声软语的跟在一旁,只等公子哥们开辟出道路,便继续往前走去。 因贵族和平民界限划分太明朗,跟在后面的平民子弟,则远远的跟着,离贵族子弟很远。 在一众平民子弟里,张容儿的锦衣,显得的惹人眼球,人都是以群分的,而多年受到贵族欺压的平民,又都格外的仇富。 其中一个平民子弟,观察张容儿良久以后,终于忍耐不住,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道,“哟,咱们这是山窝里还带着只金凤凰呢,就是这凤凰的毛太亮了吧,我说凤凰,你要飞,也飞到自己那窝去,死皮赖脸跟着我们作什?” 那人那话一说,旁边的几个人立即响应,道,“就是就是,你不是贵族吗?跟着我们干什么?快,滚到前面贵族那边去。” “滚,滚,快滚!” 人群里也不知道谁响应,在傍晚的时候,终于,一路顺畅的道路到头,起了此番变故。 张容儿嘴角冷冷一笑,那笑容一闪而过,淡淡站起身,道,“好,我走!” 说罢,站起身欲走。 而在她旁边的江铃,有些急了,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过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无情这样残忍这样冷漠呢?姐姐一个人走了,现在天已经晚了,她一会儿怎么办?” “她怎么办关我们什么事?贵族不是都有护身法宝吗?前面那么多贵族子弟,铃儿姑娘,你替她着急什么?总之我们是赶她走,又不是赶你走。” “就是啊,铃儿你可以留下来,但是她必须得走。” 在剧烈的争吵声中,江铃双眼湿漉漉的看着张容儿,道,“姐姐,对……对不起,他们,他们不是有心的,只是……” 张容儿打断她,道,“没事,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 江铃却拉住她道,“姐姐,你一个人?” 张容儿回头看她一眼。 江铃咬了咬唇,艰难的选择道,“姐姐,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张容儿听到这话,目光深深的打量她,江铃抬头,双目清澈,一副毫无心机的看着她。 良久,张容儿道,“好,那我们走吧。” 江铃当下跟着张容儿离开了平民汇集的人群。 而此时,天边的最后一层云彩,也逐渐被黑暗吞没,夜晚,快要来临,而夜里,正是野兽觅食的最好时机。 江铃看了看天色,有些迟疑的道,“姐姐,天快黑了,我们走哪里去啊?去前面的贵族子弟搭建的帐篷处吗?你妹妹也在,他们……他们会不会赶我们出来?” 张容儿暗道,这还要问吗?她如果现在过去,就跟送上门找虐似的,以张倩如的性格,只怕此番肯定会故意挽留,以显示她的天真善良,然后话里话外,不断挖坑,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来,至于中了张倩如这棵白花毒的那些人,则在旁边声讨她,到了最后的结局,只怕不论怎样丢下自尊去哀求,都会被羞辱一番,然后赶到一旁去。 江铃此时貌似很好心的道,“姐姐,要不,你去求求你的妹妹吧,你们是亲姐妹,她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张容儿冷冷的看了看江铃,那目光让江铃心里一跳,脸色有些难看,她怯生生的道,“姐……姐姐,你怎么了?” 张容儿道,“没事,那旁边不是有一株树吗?晚上我们住树上好了。” 江铃愣了一下,接着,脸色有些难看,“什么?住树上?万一晚上有蛇虫蚂蚁虫子爬入身体里怎么办?” 张容儿就道,“那你回贫民区去吧,他们那里组成了护卫队,又是自己搭建的帐篷,应该比较安全。” 江铃听了这话,就道,“不,不,姐姐,我怎么可以丢下你一个人?不,我要跟你一起!” 接下来,两人便来到分别相隔平民子弟区和贵族子弟区快两百米开外的一株树处。 这株树大概有两米高,枝叶繁茂,人爬到树丛中,倒也勉强能够遮到露水。 张容儿爬上树后,江铃也跟着爬了上去。 两人上了树以后,天色,彻底的黑暗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黑暗里太过寂寞,张容儿听着夜风呜咽,一边对江铃道,“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呢?” 江铃愣了愣,道,“家里有父母,还有两个哥哥,三个妹妹。” “是吗?你家里真热闹。” 江铃却忽然有些沉默,良久,叹息道,“热闹什么?人多,吃不饱,我本来还有两个姐姐的,可是因为吃不饱,被爹爹卖了。” 在夜风里,江铃好像又加上了一句,“下一个,就轮到了我!” 这一夜之后的时间,江铃后张容儿后面的时候,都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