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正大光明弄死她4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63章 正大光明弄死她4

一夜无事,除了夜半的时候,偶然听到数声野兽或者风声的呜咽声,整个夜晚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来了。 第二天天刚亮,一大群人又开始移动起来。 只是随着行走,前路却越来越艰难,周边的树木和荆刺丛越来越多越来越繁茂,树丛里蛇虫之类的,也逐渐开始出现。 只见一路行来,除非拿了武器把荆刺丛砍掉,却是很难从中经过。 只半个上午,贵族子弟里,这些从小没有受过苦,做过什么苦活的人,慢慢的,就有些叫苦连天。 有些人眉头皱得深深的,这还是第二天,按照这样的进度,只怕还不如走大道的那些人速度快。 而如果让那些人抢了先,这让他们这样的人脸面往哪里搁? 人群里悠闲站在一边的张倩如把一切看在眼里,目光一闪,便朝着李宏图挥了挥手,而李宏图见状,则立即的走了过来。 张倩如于是叫李宏图蹲下身子,她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贴着李宏图的耳朵,低声说着什么,张倩如越说,李宏图的目光,则越发的明亮。 片刻后,李宏图立即叫了旁边的上官家的嫡次子上官泓,张容儿的堂哥张星海,张横霸,以及四大家族之一的周家两子周武,周狂等一大群人。 李宏图清了清嗓子,对旁边的上官泓和周武,周狂两人道,“几位兄台,再这样的进度下去,只怕我们会被走了另外一条道路的人超越啊,都说这边的路难走,却万万没有想到这般艰难。” 上官泓看了李宏图一样,道,“李兄既然这般说,想来已经有了什么想法了?” 李宏图神色有些激动的道,“很简单,凭什么我们这样辛苦,后面那群人则在一旁像春游一样?这不公平!我提议,应该叫后面那些人来一起开路,大家组合在一起,轮流来,给一些人休息的机会,这样速度才能提高。” 李宏图这个提议一说出来,立即让旁边的几人眼睛都一亮。 李宏图有些得意的道,“这可是倩如妹妹想出来,大家觉得如何?如果这个法子好,我们等下就叫人去和后面那群人说去。” 几个和张倩如不熟悉的贵族少年听到是张倩如的提议,不免都抬头看向张倩如,张倩如这时如弱柳扶风一般莲步轻移,来到众人跟前,声音软糯的道,“各位哥哥好,我觉得我们要想提前到达考核目的地,目前来说,最好合作才好。”,她说话之间,眼睛怯生生的看向旁边的几个世家子弟,一双眼睛一副很害羞很容易受惊的样子,让旁边的几个男子心里,不免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尤其周家两兄弟和上官泓,这三人之前都在家族的密地里修炼,这几年都没有出现在上京,自然不认识张倩如。 而如今,看到这样一个娇滴滴,看上去非常依赖他们的人,不免就有了一种想搂着这个女孩好好怜爱的感觉。 且通过张倩如的提议,又觉得这个女孩子别看娇滴滴的,但却很是聪慧,故而对张倩如越发的有了好感。 刘氏在张倩如很小的时候,为了讨得张天河的欢心,便教过张倩如对付男人的招数,而张倩如对此早已轻车驾熟,眼波流转之间,虽然年龄尚小,倒是勾得旁边几个少年对她的话都不由点头。 毕竟一来,她的话的确有道理,二来,这几个少年涉世也并不深。 这几个少年点头后,张倩如在众人心里中的地位,越发就高不可攀起来,在她身后,李妙妙和张洁儿都小心翼翼说话的样子,拍着张倩如的马屁。 “如如妹妹,你好厉害呀,你真聪明,天赋又这样好,不像那个人,同是二叔的女儿,差别怎么就那样大呢?” 张洁儿陪惯了小心,自然知道张倩如想听什么样的话。 李妙妙冷哼一声,白了张洁儿一样,却双目有些发光的对张倩如道,“刚才那个就是上官泓是上官庄的弟弟吗?想不到上官庄的弟弟也长得这样好看。” 刘珊珊这时也加了一句,道,“好看是好看,不过,照我看呀,还是没有三皇子好看,三皇子出生高贵,长得又那样俊朗,真是所有人无法比的,就连白慕也比不得三皇子,可惜了,我听说三皇子是内定了玉安郡主做皇子妃的。” 张倩如听得这话后,目光闪了闪,心里暗暗冷哼一声,想着三皇子那张英俊的面孔,她的面容,不由变得有些红。 几人说话之间,李宏图神色兴奋的跑回来对张倩如道,“如妹妹,后面那群平民答应了,说是任由我们安排。” “平民就是平民,算他们识相!” 刘珊珊眼底的鄙夷之色一闪而过。 张倩如道,“那我们过去一起讨论分组的事情吧。” 说到分组两字,张倩如的目光,不由闪了闪,而旁边的李宏图,与她目光一对,李宏图的眼里,闪过一丝阴冷,随即若无其事的道,“如如妹妹,可别太辛苦了,今天晚上,你就早点休息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 张倩如好像很感动一般,双眼雾蒙蒙的看着李宏图,声音软糯的道,“好呢,李哥哥,你也别太辛苦了,你也要早点睡觉哦,你太辛苦,我会……心疼的。” 最后“心疼的”三字,若隐若现,听得旁边李宏图,眼睛却明亮不已。 李宏图好像在许诺,又好像在说这其它的事情,道,“如如妹妹,我会好好保护你,一直好好保护你!” 张容儿看着远处张倩如和李宏图状若亲密的样子,眼里的狠厉之色越发的冷了。 在前世,李家人除了帮着刘氏母女占卜算计她以外,在更多的时候,却是帮着张倩如,不断的侮辱她,几乎见一次,便侮辱一次,她记得自己最最低贱的时候,看着狗狗丹丹被李宏图杀死,她跪下求李宏图不要吃丹丹的肉,李宏图嬉笑道,“不吃丹丹的肉?可以,你从我的胯下爬过去!” 张容儿看着已经死掉的丹丹,想保留它的全尸,当真的从李宏图大腿下爬过去了,结果李宏图却又笑嘻嘻道,“就这样?还不够要回这只癞皮狗的尸体!” 张容儿跪着不断磕头,道,“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丹丹!” 李宏图忽然走过来,“啪啪”给了她两巴掌,然后转头对身后的下人道,“还愣住做什么?还不快把那只死狗放入锅里?” 至于后面那些几个下人制住她的四肢,往她嘴巴里不断喂狗肉,却是在她心疼得无法呼吸以后发生的事情。 看着两人说着话,张容儿心里暗暗冷笑,李家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至于他们算计什么,所谓兵来将挡,且就她了解的张倩如和李宏图,她看了看旁边的江铃一眼,目光慢慢的垂了下来。 许是昨天晚上一起谈了心里话的缘故,江铃感觉张容儿对她,比之前的态度要温和多了。 而江铃,在这个白天,便越发的对张容儿上心,说的话,也尽量说一些张容儿爱听的普通百姓家里的生活趣事,时不时的,张容儿倒也回了她一句。 等说到狠心的父母的时候,江铃状若无意的问道,“容儿姐姐,你母亲虽然死了,难道没有给你留东西吗?你有了东西的话,如果是宝贝,听说拿去贿赂山门的长辈,能够获得好的资格呢。” 见张容儿垂着头一言不发,江铃好像有些着急的道,“姐姐,你怎么这么死心眼?现在是多好的机会呀,只要到时拿出宝贝,入了奉天门,你到时就不会再被你后母欺负了。” 张容儿心道,表演到现在,如今终于露陷了?如果是哄一个真正的十岁孩子,只怕一副知心好姐妹又一副只为你好的样子,倒是真的可以骗一些人。 接下来,张容儿便冷冷淡淡,不怎么理睬江铃了。 而傍晚的时候,有了一个贵族子弟过来给了张容儿和江铃说,“为了加快行程,大家决定一起开辟道路,大家一起合作,你们两被分在一组,喂,你们两今天晚上要干活,不能休息,不然,如果不干活的,就自己往回走,往大道走去。” 那人说完话,昂首走了开了,去通知别的人去了。 张容儿心里一动,就明白了张倩如的盘算,心里暗叹张倩如真是好算计,这走了两天才放出这样的狠话,很明显是让大家都屈服,不然,只怕现在往回走,就不能按时到达山门,考核就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