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咬断他的命根子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65章 咬断他的命根子

张容儿在江铃离开以后,看了看四周,发现很安静,便把黑铁戒指空间里的小土狗丹丹放了出来。 丹丹上一次吸收紫金矿后,便陷入昏睡,而今天,张容儿心有所感,结果现在进入黑铁戒指空间一看,果然小土狗丹丹已经醒了过来。 张容儿把丹丹放出来以后,开始打量丹丹,结果这一看,却有一种吃了一惊的感觉,现在的丹丹,身材长大了两倍不止的感觉,在它身上,全身毛发光滑,那些原本癞皮狗掉毛的地方,此时再也看不出来一点点痕迹,张容儿再看它的眼睛,发现它的眼睛锋利不已,带着一种慑人的色彩,再配合它高大的身躯,看起来非常有气势。 过去那个可怜巴巴,一副营养不良的癞皮狗,如今终于消失不见。 张容儿看着丹丹微笑道,“丹丹,你终醒来了?不过,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丹丹在看到张容儿后,高大的身躯不由的朝着她拱了拱,一副亲昵不已的模样。 张容儿想了想,对丹丹道,“丹丹,你能听懂我的话对不?外面还有其它人,你一会可不能叫,别让人发现你了。” 丹丹双眸虽然凶悍,但却双眼清澈的看向张容儿,等张容儿说完话后,对着张容儿点了点头。 张容儿见状大喜,丹丹果然变得更加聪明了。 张容儿当下又道,“丹丹,你闻一闻这个气味,能知道她去哪里了吧?带我去瞅瞅去?” 丹丹闻了闻张容儿所指物,那是江铃使用过的手帕,等闻过后,丹丹对着张容儿点点头,表示知道方向,这次把高大的身躯趴在地上,对着张容儿甩了甩尾巴。 张容儿愣了愣,道,“丹丹,你的意思是,叫我骑在你背上?” 丹丹点点头。 张容儿沉吟了一下,试探的朝着丹丹的背部坐了上去。 丹丹的毛发现在非常浓密,抚摸起来非常柔顺,手感特别好,等张容儿坐稳后,丹丹则站起了身来朝着前面跑去。 丹丹的速度非常快,行走之间,风声顿起,一丛丛茅草丛在身后飘过去,但张容儿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颠簸。 张容儿轻声道,“丹丹,干得好!” 张容儿轻轻抚摸了一下丹丹的脑袋,丹丹是感觉到她的赞叹之一,脑袋朝着她的手里拱了拱,一副撒娇的模样。 张容儿的心里,不由变得更加柔软。 过了一会儿以后,在一丛树丛里,丹丹找了一个隐蔽的角度停了下来。 张容儿顺着丹丹的角度看过去,立即看到树丛里,江铃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 江铃站在这个男人面前显得异常的恭敬,而恭敬中,还带着几分爱慕,讨好,以及小心翼翼。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却是张容儿的老熟人李宏图。 只见李宏图扬起手掌“啪”的一下,好不怜惜的朝着江铃打了一巴掌,道,“蠢货,交给你这样一点事情也做不好,我要你做什么?你比不上如妹妹一根脚趾头。” 江铃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怯生生的道,“公子,对不起,都是奴婢的不是,是奴婢太愚蠢了,奴婢改,奴婢一定改!” 李宏图冷哼一声道,“这样好的机会就这样被你浪费掉了,你改?你改有用吗?” 李宏图的脸冷傲阴沉里,带着几分嗜血,“我好不容易才从李家的家族秘本里知道这里有那样一块石头可以置人于死地,如果那女人就那样踩石头死掉了,神不知鬼不觉的,那么,以后也没有人来碍着如妹妹了!可是,看看你都办了什么傻事?你竟然就浪费了这样的机会?其它地方下手的话,你以后真的能够让人无所知无所觉吗?” “公子,求求你,求求你饶了奴婢这一次吧!”,江铃说着话,抱着李宏图的大腿,柔嫩的小手,一边去解开李宏图的裤子,待那物儿露出后,她立即讨好的张开粉嫩的嘴唇凑了过去,丝毫不嫌弃干净与否。 李宏图伸出手,脸色阴沉的在江铃的身子上抓了几把,微微闭眼,想象着身下的人是张倩如,片刻后,神色露出几分迷醉来。 十多分钟后,李宏图提起裤子,冷淡的对江铃道,“你还有一次机会,今天晚上过一会儿,等那个女人睡熟后,拿这个把她弄昏迷,然后,你用麻袋把她装好,装好后,你把她带到这里来,只要带到这里,到时我就有法子让她消失,记住,一会儿早点带过来,我在这里等你。” 江铃怔怔的看着李宏图,神色有些怯生生的道,“公子,这……这会不会被她发现?” 李宏图冷笑道,“当然不会,她从来没有修行过,是个废物,昨天晚上又通宵劳作,没有休息,她现在回去,只怕她就睡死了。这一次,一定要让那个女人消失!” 李宏图眼里的阴冷之色一闪而过。 和江铃说完话后,李宏图冷漠的看了江铃一眼,便起身走了,江铃一个人可不敢在这样的丛林里久留,当下忙跟着他的身后。 等两人都走后,张容儿这才坐在丹丹身上让丹丹带着自己回去。 而在快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张容儿先把丹丹收入了黑铁戒指空间,只是这一次,因为害怕丹丹吃太多紫金矿会有附加作用,张容儿便吩咐丹丹每天只能吃三块紫金矿,可不能多吃。 丹丹有些委屈的看了看张容儿,张容儿神色严肃的看着丹丹,丹丹无奈,只好可怜巴巴的进了黑铁戒指空间。 随后,张容儿若无其事的回到了住的地方。 张容儿回去的时候,江铃已经在了,看到江铃,张容儿故做惊讶的道,“江铃,你回来了?我还说找你一起去小解呢!” 江铃目光闪了闪,勉强道,“我那朋友多找我聊了几句,姐姐,对不起,刚才没能陪着你去。” 张容儿摇摇头,淡淡道,“没事,昨天太累,睡把。” 张容儿说完话,便淡淡的侧着身子睡了下去。 江铃目光一闪,也靠在一旁开始睡觉。 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有事情惦记着,江铃反复提醒自己,不能睡觉,但是,越是这样提醒,却越发不能抵抗身体的疲倦,片刻后,她便睡了过去。 她睡过去后,张容儿的眼睛,立即冰冷的睁开了。 张容儿睁开眼睛后,看了看不远处的一个麻袋,她伸手从江铃的衣服袋子里,拿了一个包着粉末的帕子,把那帕子拍在江铃的口鼻,确认江铃完全昏迷,下一刻,她把江铃抗起来扔进了旁边的麻袋。 等把麻袋捆好以后,张容儿带着麻袋,放出丹丹,朝着之前的密林走去。 等到了地方以后,李宏图此时,早已等待多时,李宏图看到一个扛着麻袋的身影,有些不高兴的道,“怎么现在才来?人带来了?” “恩!” 因张容儿带着毡帽,而李宏图又太兴奋了,一时之间,却没有把张容儿认出来,只顺手的去接张容儿手里的麻袋,而在他接到麻袋的时候,忽然,他在耳边听到一阵风声,“啪!”,他的头部遭受道重击,他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看到他倒下地以后,张容儿的眼珠一转,忽然露出一丝带着几分邪恶的笑意来。 她招呼丹丹走过来,对着丹丹道,“好宝贝丹丹,没法儿,这一次,只有委屈你了!” “好了,宝贝儿,你就当咬一块生肉吃,乖哦,一会儿我多奖励你几颗紫金矿,听话哈!” 丹丹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张容儿见丹丹点头后,当下里,拿了东西蒙住自己的脸,再施展了真气把李宏图的任脉和督脉的命门穴位控制住,这才把李宏图弄醒。 李宏图醒来后,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但片刻后,他立即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而这一刻,他的脸色忽然一变。 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你醒来了?” “你……你是谁?”,他想说话,想动一下,但是发现他既不能说话,身体也被人控制住了,不能动弹。 只听那个声音笑嘻嘻的道,“醒来了就好,不然,这出好戏怎么进行下去呢?” “丹丹,好了,来,咬破他的裤子,然后把他那物儿咬下来,乖哦,主人我赏赐肉肉给你吃了!” 丹丹闻言,想起张容儿承诺的紫金币,不情不愿的走过去,对着李宏图,露出尖厉凶狠的牙齿来。 李宏图听到张容儿所说的话,再看到丹丹那森森白牙,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此时,他的眼里,不由露出惊恐不已的神色来! “不,不,不要啊!” 但是,那看不清面容的姑娘理也不理他,只是笑嘻嘻的对丹丹道,“好了丹丹,别磨蹭时间了,快点,我们还要赶时间呢!” 丹丹“旺”的叫了一声,一口尖厉的牙齿,一下子把李宏图的裤子撕开了,等把裤子撕开后,立即的,便露出了李宏图那软趴趴的玩意儿,张容儿嫌弃的看了一眼,便对丹丹道,“丹丹,快点!” 丹丹闻言,张大嘴巴,立即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下一刻,鲜血直接流了出来,丹丹咬下那玩意儿以后,把那玩意儿丢在一边,有些嫌弃的吐了吐森然的牙齿。 而旁边的李宏图,脸色惨白痛苦不已,看向张容儿和丹丹的神色,简直森冷不已,只恨不得立即把张容儿和丹丹抓起来,然后狠狠的折磨。 只是,他在看向张容儿和丹丹的同时,也不时的看向旁边自己的下体,以及被咬掉的那个玩意,疼痛只是让他肉体痛苦,但是,如果没有了那个玩意儿,他以后,还能算是个男人吗? 不,不,他想死,他宁可死了。 只要他死了,那么,家里的老祖宗就能知道是谁杀了他,就能为他报仇。 但是,那个声音好像看透了他似的,笑嘻嘻的道,“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觉得生不如死?是不是想死,恩?” “你不会死的,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我要让你痛苦,让你被所有人看不起,让你再也不能做男人,让你痛苦不已,狼狈不堪的活着,这,才是你应该有的命!” 那个声音不疾不徐的说着话,然后,她手里出现了一包药粉,她把药粉撒在他下体的伤口上,片刻后,他下体便不再流血,而那个声音的主人,在做完那一切,把那个麻袋连同他一起丢在那里,便骑着那只嚣张无比的狗,消失在了丛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