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没有命根子的男人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67章 没有命根子的男人

李宏图最终,实在忍受不住,直接昏迷了过去。 昏迷过去对他而言,当然是好事。 在他昏迷过去后,树上忽然飘荡着一群猴子一样的人,这些人身体上只围着皮草裙包裹住下体,脸上拿了不知名的颜料描绘得花花绿绿的,脑袋尖尖的,身形很是高大,目测身高起码有两米,身形很是粗壮,但攀爬在树枝上,这些人的身形却很是轻盈,很是灵活。 张容儿看到这些人以后,神色有些微变,这些人,赫然是荒山野人。 荒山野人在奉天王朝,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他们的战斗力非常强悍,肉体堪比知机初期的修士,当然,这只是他们的普通的人民而已,他们族群里,但凡稍微强悍一些的人,修为都能达到结丹期的修为,这样一群强悍的所在,对皇帝而言,自然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的存在,只是因为这个族群久居深山,很少出现在人群中,且这个族群对丛林太多了解,皇帝多次派人去攻打这群野人,但都损失严重,皇帝见这群人只是占据深山,很少出现在人前,这才作罢。 张容儿没有想到李家,竟然和荒山野人有勾结。 在张容儿看向那群野人的同时,忽然,其中一个脸上描绘着大量红色花纹,身形特别高大的男子忽然目光锐利的朝张容儿隐藏着的放心看来,张容儿心里一惊,下一刻,心念一动,便进入了黑铁戒指空间。 而在她进入黑铁戒指空间后,她的心跳,却依然狂乱跳动着。 那个男子,很强,起码有结丹后期的境界了。 过了一会儿,男子收回目光,似有一些不解的样子,不过,片刻后,这样一群身形轻盈,在丛林里来去如风的人,便来到了李宏图和江铃所在的地方。 看了看李宏图,那个为首的男子很明显看到了他的异常,他眉头皱了皱,吩咐下面的人再次给李宏图弄了药,然后把李宏图身体上的禁制解开。 李宏图睁开眼睛后,看到那个男子,先是“啊”的一声尖叫,接着,张大嘴巴,指着来人,滴里咕噜的说着什么,旁边的男子皱了皱眉,也滴里咕噜的和李宏图说着话。 这些话应该是荒山野人的土语,张容儿一句也听不懂。 这些人说了一会儿以后,旁边几个男子早已按捺不住,便朝着旁边的麻袋走过去,对着那麻袋疯狂的嗅着,露出一副痴迷的神采来。 李宏图露出冰冷残忍的笑容,挥手让那群野人把麻袋带走。 那群人拿起麻袋后,便身轻如燕的在丛林里攀爬树枝,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而李宏图,则逃一般的往露营的地方走去。 张容儿在这些人都离开以后,过了很久,这才骑着丹丹回到了住的地方。 她真的没有想到李宏图竟然打算把自己送给荒山野人,荒山野人这个种族因为缺少女人,便不时的往人类社会去弄走一些女人。 只是,因为他们精力太过旺盛,一般弄过去的女人,没个几日,便会被弄死。 且他们女人太过稀少,多是得到一个女人后,便一大群人连续对一个女人亵玩,女人落入他们手里以后,结局可想而知。 而李家,竟然和荒山野人有勾结,那么,李家在谋算什么? 张容儿回到住的地方后,为不引起人的注意,在黑铁戒指空间修炼了一会儿,又和丹丹玩了一会儿,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感应到附近没人,便悄悄的出了黑铁戒指空间躺在临时休息的地方,等着天亮。 天亮后,新的一天开始,因前面已经开辟出了道路,后面休息的人便赶紧赶路。 在这群赶路的人里,当张容儿出现的时候,原本被人簇拥着的张倩如神色怔了怔,眼底的阴冷之色一闪而过。 在张倩如身边,一如既往的跟班李宏图,此时,原本正神色复杂的和张倩如说着话,双目似留恋似痛苦的看着张倩如那张怯生生的小脸。 此时,发现张倩如的异常,李宏图转头,一下子就惊住了。 他的神色,变得难看不已。 如果昨天晚上那个被野人带走的女人不是张容儿,那么,是谁?李宏图想到后面一直没有见到的江铃,他的脸,变得狰狞不已。 这样一来,一切就都想得通了,是了,是这个女人,一定是这个女人,是这个毒妇害的他! 他不是男人了,他从今以后,再也不是男人了。 想到昨天晚上经历的痛苦,想到那恶狗一口咬下来,把他的命根子咬掉的痛苦,想到蛇吐着信子爬在他肌肤上,那舌头一下一下,舔着他身体的感觉,他再也忍不住,杀了她,他要杀了她! 想到如此,他“啊”的尖叫一声,便朝着张容儿的方向扑过去,“贱人,是你,一定是你,我要杀了你!” 张容儿抬眼,好像对忽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双眼睁大,一动不动。 倒是旁边的上官泓,发现了李宏图的异常,立即驭身过去,挥起一掌,把急冲过来的李宏图打在了一边。 张容儿“啪”的一下,就跌坐在了地上。 上官泓脸色有些难看,他是个正直的人,对李宏图这样欺负一个小姑娘的行为,很是不齿。 上官泓冷声道,“李公子,你本来就有修为的人,何苦为难一个从来没有修行过的小姑娘?” 上官泓这话一说,附近的人,便都同时看向李宏图,目光带着审视和疑惑,连带着的,刚刚和李宏图一直说话的张倩如,也被众人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毕竟李宏图是刚刚和张倩如说完话以后,才有了这番变故的。 旁边一个女子,对张倩如身边老是围绕着一大群青年男子,早就不满了。 当下就有些阴阳怪气的道,“张倩如小姐,是不是你给李公子说了什么话啊?不然李公子为啥有这般反应呢?或者,你是借着李公子的手,好除掉你的亲姐姐张容儿,毕竟,只要她死掉了,你就是张府的张家继承人!” 说话的这个声音姓周,是周家的一名庶出贵女,名叫周娥,因其有灵根,从小也是娇养长大的,说起来,周娥是大皇子曹商的表妹,因周家女子里,没有人的灵根高过她,所以,平时在家里,周娥也是出名的骄横跋扈,只是,在张倩如出现后,她的风光,就被张倩如给夺了去,平时围绕着她转的人,现在也不怎么理她了。 周娥此番话一出,张倩如脸色便立即青一阵白一阵,尤其一些不知内情的人,此时看向张倩如的目光,都带着鄙夷。 张倩如被人说中了心事,自然很是恼羞成怒,她心里暗骂李宏图是个废物,连这样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却偏偏在这样多的人的情形下,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当然,如果李宏图一下子把张容儿弄死,那也没话说,总算成功了不是?但是偏偏没成功,却又害的她被这样多的人指责,想到这样,张倩如看向李宏图的神色,就带着几分的阴冷。 李宏图正好看了过来,看到张倩如的神色,他心里不由一惊。 李宏图本不是蠢人,此时倒也回过神来,他细细一想,张容儿既然没有修为,那么,又怎么可能把江铃扛到密林,且封住他的身体要穴? 而如果他当众杀了张家嫡女,只怕不论两家关系如何,依照帝国法律,他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李宏图刚刚反应过来,便看到张倩如的神色,李宏图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看到张倩如有些嫌弃的神色时,他的心里,一下子就疼得不行。 他做一切,可都是为了这个女人啊,可是这个女人那是什么样的眼神,竟然嫌弃他?嫌弃他没有杀掉张容儿吗? 他神色不好,身体疼痛,心里更是痛苦不堪,见了她,却偏偏还要装作一副无事的模样,还要处处讨好她,可是她呢,不但没有半句安慰的话,却竟然嫌弃他! 他心里正在愤恨的时候,却见张倩如,双目此时,却又梨花带雨一般,双眼水汪汪的,含着眼泪看着他。 那是他的错觉,一定是他的错觉。 所以,几乎立即的,他就说道,“你们胡说什么?和如妹妹有什么关系?我……我刚才之所以如此,是……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了,对,是的,一定是走火入魔了。” 旁边的人,看向李宏图的目光,心里暗暗冷笑,这样明显的借口,真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 而李宏图,又如何能够说出,他被人在丛林里阉割掉,还被折磨的事情呢?不行,他没有命根子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一定不能让人知道。 李宏图眼珠一转,立即就道,“张容儿,和你一起的江铃呢?怎么没有看到她,她是我的女人,经常说你欺负她,哼……” 李宏图这话一说,旁边的人倒是有些理解他的行为了,毕竟,女人吹了枕边风这种事,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因为枕边风去杀人,就有些愚蠢了。 张容儿惊讶的抬头看向李宏图,道,“你……你和江铃是那样的关系?那你为什么让她住这样的地方?” 这话一说,正好问出旁边的人的疑问处。 李宏图冷哼一声,道,“我问你她在哪里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她?你们谁,今天看到江铃了吗?” 这话一说,旁边的众人倒是都愣了愣,毕竟,今天谁都没有看到江铃。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张容儿垂着头,道,“她昨天晚饭后,说去贫民区区找老乡,我后来睡着了,都不知道她没有回来。” 当下的,就有人证明,的确在晚饭后看到张倩如在丛林附近走着。 而贵族子弟里,上官泓忽然目光锐利的看了看李宏图,然后淡淡道,“好了,还要继续考核,都在这里争论什么,难道不想拜入奉天门了?” 说完话,便率先迈步走去。 而同时,有人低声议论,“李宏图昨晚,并没有回到营地!” 这忽然发生的变故,在上官泓的威压下,便暂时湮灭了下去,上官泓的修为,是这群里的最高的,在绝对的武力值下,人群下意识的,便住了嘴。 张倩如看向上官泓的目光,水灵灵的,忽然就多了一些什么。

下一篇   第68章 弑根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