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系统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7章 系统

这是一个看起来像戒指的东西,但是,却不是戒指。 毕竟,样式这样丑,谁会用这样丑的东西做戒指? 但是,张容儿接过那戒指后,手却像是控制不住一般,不由自主的,就把那个黑色小圈圈朝着自己的手指上套,而让人奇怪的是,原本这个黑色小圈有点大的,但是逃到手指后,却刚刚好,就好像是特意为她定做的一样。 就是手套上那个戒指后,那个戒指忽然就刺了她的手指一下,然后,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来到了另外的地方。 关于这个戒指的来历,刚才姚妈妈贴着张容儿的耳朵,看起来在说曾清芳嫁妆的下落,而事实上,姚妈妈却把这个戒指秘密交给了她,而姚妈妈贴着她耳朵说的话,大意是,这个戒指是曾清芳指明叫姚妈妈一定要交给她的,其它的,曾清芳则什么都没有交代。 等张容儿眼睛适应了周围的环境,结果,发现眼前竟然站着一个穿着道袍的女子,这个女子大约三十岁左右,宽大的道袍下身姿卓越,她长得极美貌,额头饱满,双眼含戾,一道浓浓的眉毛直入鬓发,头上简单挽着一个发鬓,见张容儿终于注意到她了,她那好像冰雕一般的容颜冷冷淡淡的道,“有缘人,欢迎来到‘杀尽天下贱人系统’!” “前辈你好,请问,这个是?” “如你所想,这里的确是黑铁戒指里的空间!” “哦!” “既然来了这里,那么,开始吧!” 张容儿诧异的道,“开始什么?” 美貌女子淡淡道,“看清楚了,我不会说第二遍的!” “断情三式第一式———落花无情!”,女子说话之间,手里陡然出现一把寒光闪闪的剑来,而女子长臂一挥,那手里的剑立即快若闪电的挥动起来,随着上下左右,各种方位来回挥动,只见满头的落花四处飞舞,而落花花瓣好像漫天都是,一朵一朵,都朝着她的身子上落下来,她身子一寒,该刹那,却是躲避也没法躲避去,而同时,张容儿也有一种预感,如果女子想要取她性命,只怕她早已死了千百次之多了。 等漫天的花朵都消失的时候,张容儿朝自己的身子看去,只见一件好好的衣服,竟然再也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 一个一个,全是被剑尖所刺下的痕迹,原来,那朵朵飘零的花朵,竟然每一朵,都是取人性命的。 张容儿拼尽了全力,尽量把那女子舞动剑法的过程一点一点的记了下来。 这还是没有真气的情形下舞动的剑法呢,如果有了真气,又会如何? 张容儿正在思考着哪里去弄内家真气的修行之法,她的手里,忽然多了一页纸,那女子淡然的声音再度传来,“这是‘无情神功’的断情心法第一层,等你练成第一层心法,且剑法第一式也修炼成功后,可以再次来找我,在没有炼成以前,不得打搅我,当然,就是打搅我,我也不会理你的!” 张容儿还要再问什么,但下一刻,一下子的,就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她睁开眼一看,身体上的衣服也穿得好好的,哪里有什么空间和女子? 只是,慢着,手里的这页纸?张容儿拿过来看了一会儿,几乎立即的,就有些欣喜若狂。 张家在奉天王朝,本身是二流家族,张家的修行功法,也只能算是二流功法,以传统的修炼内家真气为主,通过大小周天循环,一点一点壮大筋脉,壮大真气,突破境界,而张天河能够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则是因为修炼了曾家的功法如意神功的缘故,如意神功在整个修行界,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其和传统的锻炼真气固体不同,是修炼人的肉体为主的功法,听说修炼这门功法特别辛苦,会对肉体造成很大的伤害,很多人根本受不了这个苦,所以很少有人修炼如意神功。 也如此,即便张容儿快六岁,张天河也以张家功夫不是顶级功法,而如意神功不适合女子修行为理由,不让张容儿修行。 也不知为何,前世的曾清芳竟然默认了张天河的做法。 而这一世,张容儿知道,如果没有猜测错误,张天河只怕一样不希望她修行吧? 他们,只怕也是因为心虚的缘故,怕曾清芳的女儿有了本事,来找他们复仇? 可是,能够阻挡得了吗? 张容儿看了几眼手里的功法,心里越发的欣喜若狂,而她试着按照功法里的说明感受真气,片刻过后,竟然就感应到了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气息,天灵根的强大,在这里表现无疑,平常人想要感应到灵气,只怕不知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感应到真气呢。 等真气感应到以后,张容儿端坐闭目,按照功法上所说的路线,可以运行那一点点稀薄非常的真气。 张容儿记忆力相当好,很快,真气路线一路运行下去,畅通无阻,中途一点错误都没,就顺利无比的运行了一个周天。 其实,张容儿这样的状况,真的危险无比,毕竟,作为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第一次运行功法的时候,真的很容易走火入魔,一般都有长辈在一旁护航,且长辈的真气输入弟子体内,带着弟子模拟运行一周,这样,才不容易走火入魔。 而这一点,真的不得不说张容儿相当的胆大了。 张容儿运行完一次周天后,感觉真气壮大了一些,心里大喜,宁心静气,又继续运行着真气,连续运行了好几次,等她睁开眼,却发现窗户外面天色都有些黑了。 而她的房间门口,正有人在闹嚷嚷着。 “如梦,你算什么东西?快让开,小姐早就厌弃你了,你竟然拦着我不让我进小姐的门,要让小姐知道了,小姐一定把你卖掉。” “是小姐让我守候在这里的,没有小姐的允许,我不会让你进去的。” “我偏要进去呢?” “我不会让你进去的!” 一个要进她的房间,一个拦着,结果就是两人很快,就扭打了起来,而这时,房间门也被“啪”的一下打开了。 房门打开,杏儿看到张容儿走了出来,忙道,“小姐,如梦这个死丫头越发的嚣张了,连我给你端参茶来,她也不让我进来。” “是吗?我不是吩咐了任何人,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房间吗?你这违背主子意愿的奴才,是不是没有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才这样的嚣张?” “小……小姐!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担心小姐受了委屈,才想进来看看的。”,杏儿听见张容儿这样说,完全的傻眼了。 张容儿目光幽深的看着杏儿,良久,淡淡道,“是吗?杏儿,你真是这样想的吗?” “是啊,是啊,小姐,我真是这样想的!”,杏儿急切的表态。 “但愿如此!”,张容儿面无表情的道,“好了,你下去吧,这里如梦服侍着就行,记住,下一次,没有我的吩咐,不可擅自越矩,不然……”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杏儿的身子却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而看着如梦扶着张容儿走入卧室且关上门,不知怎的,看着一直以来对自己乖顺依赖的小姐忽然变成这个样子,杏儿的心里,忽然很失落,只是,想到哥哥和自己的前程,她原本游离的眼睛,变得坚定起来。 张容儿看杏儿把房门关上后,端坐在屋子里的桌子上,对如梦道,“如梦,谢谢你!” “小姐,你……你说什么呢,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梦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张容儿深深的看着这个因为被她夸奖,就有些脸红的女孩,道,“如梦,那件事情,你办得很好,我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你!”,感谢你前世,一直的照顾,感谢你今生,毫不犹豫,不顾危险的相帮。 “说起那件事情,小姐,新夫人好坏,她一进门就害小姐,而且还这样歹毒,妄想小姐一辈子都不能修行,真是太坏了,不过小姐好厉害,竟然让新夫人自己尝到了恶果,不过,这样的坏人,小姐,你干嘛不告诉老爷?” 张容儿苦笑,“如梦,没有用的,说了也没有用,说了,反而多增加是非!” 如梦看到张容儿小小的脸蛋上,露出一种看起来好像有些沧桑的神色来,她的心里变得特别的心疼,她在旁边坚定的道,“小姐,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张容儿看着如梦的神色,在心里暗叹一声“傻丫头”,接着,正色的对如梦道,“我相信!如梦,以后你就帮我守着我的房门,谁来也不让进来,如梦,你能做到吗?” “小姐,我能的,你放心!” “好,如梦,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不要小姐的亏待,我只要好好的一辈子!” 如梦乖巧的走出了张容儿的房间,张容儿在听到如梦那句“我不要小姐的亏待,我只要好好的一辈子!”,眼睛不由的,变得有些湿润。 过了一会儿,她收敛了情绪,定下了心神,而心里,也越发坚定了要变强大的信念。 张容儿端坐在床上,又重新的拿出那张绢纸,仔细的看着绢纸上的内容,反反复复,直到确认自己能完全背诵下来,且完全不会出错,张容儿这才把那张纸烧掉了。

上一篇   第6章 事后

下一篇   第8章 潜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