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任务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72章 任务

奉天门外门弟子分派任务的地方,具体位置在距离外门弟子居住的次峰有几千米开完的黑石峰。 等众人走到黑石峰的时候,遥遥的,便看到黑漆漆的几座光秃秃的山峰魏然而立,这些山峰高耸入云,似是看不到尽头,在山峰周围,花鸟虫草皆无,在山峰上,不少弟子脸色灰白的扛着一个个担子,步伐蹒跚,腰部好像直不起来一般,那群人整个精气神都没了。 前来领取任务的外门弟子们,看到这样一群人,脸色都有些变了。 而这时,带头的管事冷声道,“快点走,不然赶不到午饭时间可别怪我。” 人群里有人不服气的道,“难道我们以后就过这样的生活?” 却是无人理睬他。 过了一会儿,管事的把人带到山脚,当下对着众人道,“好了,这些都是硫矿,都自己开采去,开采好后,自己搬运到主峰的堆矿崖,那里会有负责记录的师兄在监管,现在开始干活吧,由于你们是第一天,所以今天中午,会有午饭吃,但是到了晚上,如果没有活没有做完,自己想想会怎样!” 管事的说完话,拿出一个蒲团,自己迈步走上去,催动法力,回外门钟翠峰去了。 在管事走了以后,张容儿目光一闪,第一个快步朝着旁边堆放工具的地方走去,等她顺手拿了一个挑担,一个斧头,旁边的人也反应过来,都快速的走过去挑选自己的工具。 片刻后,好的工具便都被挑走,剩下的,便只是一些陈旧腐朽不好使用的工具。 拿好工具后,一群人当即朝着黑石峰上攀爬着,只是于黑石峰上本来的人群不同,这一群人的精,气,神,却又好了很多。 那些只有十担硫矿任务的,当下便卖力的干起活来,在这些人想来,只是十个担子,每天还是能完成任务的,而黑石峰上,因为多了这两千多新鲜血液,一时之间,倒也热闹起来。 只是,过了一会儿,在花了一个时辰也没有挖好一担子硫矿的前提下,这些外门弟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旁边那些脸色灰败的熟手,看着这群生手,嘴角露出讥诮的笑容来。 张容儿也对这黑铁峰的坚硬程度,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来,以她知机期三层的修为,挖起硫矿来,初时不觉得什么,但过了一会儿以后,却也有些吃力,不但如此,而且越挖硫矿,却越发的觉得疲累。 张容儿挖了一会儿硫矿后,心念一动,对这种叫硫矿的坚硬岩石当下进行了探索,只是这种岩石材质相当特殊,以她现在的神识,却并不能够探索到什么。 张容儿为了不暴露实力,挖起矿来,也就比旁边的其它人挖的速度稍微快了一点而已。 等他们这一群人挖好硫矿后,终于有人挑起担子,一步一步的朝着对面的山峰攀岩而去。 对面的山道是通往主峰奉天峰开辟出来的,因山势陡峭,山道狭隘,异常难行走,一群人一个个的挑起硫矿一步一步,小心攀爬不,不小心不行,这一个不注意,从山腰掉下山崖,只怕就会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而等众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攀爬到了奉天峰指定的山崖堆矿崖。 在堆矿崖,只见小山一样的硫矿,堆得满满都是,在硫矿旁边,有几个足球场大小的深坑,这个深坑深不见底,黑漆漆的,周围有穿着内门弟子服装的人把守着。 张容儿放下硫矿后,留了一个心眼,发现有另外的内门弟子,正在一批一批的,把硫矿运往深坑。 这些硫矿,拿来做什么用? 当然,有些聪明人自然和张容儿有同样的疑惑,在回去黑石峰的时候,张容儿便朝着一旁一个外门老弟子有意结交道,“师兄,你入门几年了呀?” 那男子大概二十来岁,眉目阴沉,看了张容儿一眼,见其年龄太小,但容貌却难得的景致,他眉头皱了皱,道,“我入门已经五年了!” “五年?那师兄不是上一届考核入的奉天门?敢问师兄大名是?以后还请师兄多多关照。”,挖了五年的矿? “大名谈不上,我姓谈,名叫谈言!”,虽然见张容儿容貌长得不错,但是谈言始终对她淡淡的。 一时之间,张容儿也并不急在一时,她耐着性子,倒是连续结实了好几个师兄师姐。 等张容儿等人回到黑石峰的时候,之前带他们来的管事早已等待良久,看到回来的众人,冷哼道,“这一届的外门弟子都来这里领取午饭,过时不候,至于晚饭,完成任务的弟子便去膳食堂自己领去。” 张容儿已经辟谷,可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过去领了一份食物。 打开食盒后,看了看那食物,因过过更加凄惨的日子,张容儿对这样的食物倒也没觉得有多差,只是,在贵族子弟里享受习惯的弟子,却惨叫连连,很是不肯下口去吃饭。 这些饭菜都是一些粗茶淡饭,没有肉,只是素菜,的确味道不怎样。 张容儿当下默默的吃完了饭,而陈牛和陈花儿,则坐得离她远远的,很怕挨着她,好像她能传染病毒似的。 见状,张容儿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坐在一边。 等吃完了饭,人群又继续聚集在一起继续开始挖矿。 这一天下来,即便有人憋着劲,也没有人在太阳落山前完成任务,有那机灵的,灵机一动,为了一餐饭,把自己挖的硫矿让给自己的朋友,有一个人完成了任务,两人便合拢领了一份饭菜。 到了天黑的时候,陈花儿看向张容儿的脸色,越发的不善,神色相当难看。 张容儿当晚看天色晚了,也不继续挖矿了,当下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回到房间后,她想了想,却并没有立即盘腿修炼。 看这架势,只怕挖矿这事,要继续下去了,虽然她来奉天门是为了避难,但如果为了避难而耽误修行,只怕就得不偿失了,她修为如果不能提高,只能任由人宰割,那么,又如何复仇? 看来,还得想个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才好。 一夜无话,张容儿修炼一夜了。 第二天,她出门的时候,陈家兄妹早已去挖矿去了,这一次,两人并没有叫上她一起。 等张容儿到达黑石峰的时候,黑石峰上早已忙碌起来。 这一次,张容儿想了想,却是一边挖着矿,一边盘算,假如能够一边挖矿一边吸纳灵气就好了。 张容儿这边想着,心念一动,便有了催动心法的打算。 就是心法催动以后,这才发现,这一切,却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容易的,催动心法良久,张容儿由于身形是维持着挖矿的状态的,真气的流转,难免和平时不同,而最关键的运动着打坐,便要分心,稍微不注意,便会走火入魔,一旦走火入魔,可以想象怎样的结局。 也是张容儿修行以来,一直无人指点,不然的话,也不会这般大胆的尝试了,要知道但凡知道一些修行界的常识的人,都不会在喧闹的环境下有打坐的想法的。 张容儿反复尝试了多次,却是一点灵气都没有吸纳入身体内,相反,由于在喧闹的环境下吸纳灵气,有好几次,竟险些走火入魔。 张容儿尝试了数次,不得其法,心里难免有几分抑郁,不过,她是一个并不服输的人,她想了想,暂时并没有继续修行,却是仔细回忆一边挖矿一边吸纳灵气的每个步骤,反复总结和归纳,得到自己的优缺点,总结出吸纳不到灵气的主要难处。 如此下来,尝试了几天以后,还别说,还真给她摸到了一些门道,而就在她打算再次尝试的时候,这一天傍晚,陈牛忽然来到她身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道,“张姑娘,这个……给你!”。 他说着话,递给了张容儿一个小包裹。 张容儿愣了愣,诧异的看向他道,“这是什么?” 陈牛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红薯干,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好歹能抗饿!” 看张容儿定定的看向他,他的目光有些闪烁,道,“对不起,我……我妹妹……” 说了两句,却是说不下去,只能扭头便走。 待走了几步,他的声音再次传来,道,“如果没有了,你再来找我把,每天三十担子,怎么也不可能完成的。” 陈牛说着话,实在忍不住,对张容儿道,“张姑娘,你……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张容儿早有猜测,此时,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怕张倩如早就和外门这些管事弟子熟悉,毕竟她是白长历的弟子不是? 以白长历在奉天门的身份地位,那些外门弟子为能学到更加高深的功法和法术,必然会想着法子巴结内门弟子的,张倩如只怕稍微透露一下这样的意思,便有人上赶着来欺负张容儿了。 张容儿苦笑一声,没有和陈牛多说什么,当下转身走了。 到了次日,张容儿再次尝试挖矿的同时,吸纳灵气,这一尝试,因为手里握住一小块紫金矿,却一下子的,身体里便感受到了灵气吸入身体的感觉。 成功了,她真的成功了! 张容儿心里一喜,却是一点不敢分心,遥遥看去,只见她在烈日下,正在木然的挖着矿石,可事实上,真气如风如雾般朝着她的身体渗透着,经脉得到灵气滋养,一点一点,正在改变着,虽然着改变的细微之处很小,但经年累月,相信累积到一定时候,便会有所大幅度改变。 自从闲言慢语漫天飞,在几天以前,张容儿的身边,便如毒气一般,没有人再靠近她了。 到如今,张容儿一副木然的样子,看在有心人眼里,只当她被打击到了,心里不由的乐得不行,当然,不够,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样的折腾,依然不够。 转眼一月过去,看到张容儿虽然一副神色木然的样子,但依然还活得好好的,那人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 因为干满了一个月,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每个月,还是能够去领取紫金矿和丹药的。 张容儿虽然对这点东西不在意,但是也觉得有总比没有好,便也一个人慢悠悠的在发放丹药的日子,朝着物资发放处走去。 那发放物资的子弟,依然白着脸下巴高高的,不过,物质倒是完好无误的发放到了张容儿手里。 就是张容儿领取紫金矿和丹药后,在朝着矿山走去的同时,忽然,在偏偏处,旁边跳出来几个脸色阴沉的男子。 这几个男子把张容儿围拢后,二话不说,冷哼道,“师妹,把紫金矿和丹药交出来吧。” 张容儿看了看几人一眼,冷哼一声,道,“是张倩如派你们来的吧?” 那几人对看一眼,其中一人冷哼一声,道,“和她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咱们赶紧动手,懒得和她废话。” 那人说着话,便朝着张容儿的脑袋劈过来,这人拳头生风,速度又快又狠,张容儿被劈这么一下,只怕立即的,便会昏迷过去,至于昏迷过去后会发生些什么?这里离山峰的小道很近,只怕到时这些人把她的身体往下一抛,便只能当做失足意外了。 张容儿心里一冷,手掌一挥,真气凝结,手掌化作五个手印,便朝着来人的太阳穴攻击而去。 那人自然想不到张容儿会有修为,见状,脸色惨白,身形不由急急往后退去,只是,终究晚了一步,张容儿手掌印下来,砰的一声,这个感应期五层的弟子,立即毙命。 另外的两人见状,都吓得有些呆住了。 但只是片刻,那两人当即果断的朝外逃命而去。 张容儿目光阴沉,冷哼一声,“丹丹,左边那个交给你了。” 张容儿身形一跳跃,便故技重施,法力运转,朝着右边那人的脑袋劈了过去,那人的身体在张容儿的手掌下“啪”的一声,昏迷在地上。 在那人昏迷后,张容儿朝左边看去,发现丹丹巨大的身形把那人压在地上,大舌头滴着口水,正在那人脸上舔着。 张容儿看得心里一惊,正要说什么,下一刻,却见那人脑袋一歪,竟被吓得昏迷了过去。 等那人昏迷以后,张容儿心念一动,便把旁边三人都收到了黑铁戒指空间,当然,丹丹也被收了进去。 张容儿把那几人收进入以后,便朝着黑石峰疾步而去,等走了百多米远,在她身后,传来脚步声。

上一篇   第71章 外门2

下一篇   第73章 空间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