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再次相见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74章 再次相见

她抬眸,神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在那双眼睛里,他看到了平静,淡漠,讥诮,不屑! 她看不起他,毫不在意他! 从她的眼睛里,他读懂了这样的信息。 可是,正是因为是这个信息,让他脸色有些难看,他是四大家族的白家嫡子,天资卓越,她凭什么看不起他? 他朝她看过去第二眼,看着那双眸子,他不相信,不相信一个曾氏那样的女子能生下什么好女孩来?更何况她的资质只是一个注定卑微低下一辈子的四灵根而已,她不是应该自卑自爱自怜,整日哭哭啼啼,凄凄惨惨吗?她怎么能够淡然,怎么能够洒脱? 张倩如看向张容儿那双平静毫不在意的目光,心里也如是想着。 而白慕,抬头再次看向张容儿——— 只见眼波潋滟中,是一种超然的淡然,一种说不出的仙气在该刹那把身边的青衣少女环绕,他听见了心跳,“砰砰砰砰”,很有力,那粉色比最娇艳的花瓣更美丽的嘴唇,尝起来一定很柔软很美味吧? 白慕双目不由盯着张容儿白瓷一般透明的脸蛋儿,良久,移不开目光! 张倩如在一旁见着,心里更是又嫉又恨,这个小贱人,她———又变得美丽了! 不过几个月不见! 她怎么可以散发出那种脱俗中带着仙气的姿然呢?她不是应该低贱得如果一条哈巴狗一样祈求着她仰望着她吗?她怎么可以这样美丽? 看到白慕那种火热的目光,张倩如的目光,越发的森然了。 她心里暗恨,身子则忽然朝着张容儿倒了过去。 张倩如这一倒,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她倒在张容儿身体上,看起来柔弱,实际上,她手里真气流转,运起真元,打算把挑着硫矿的张容儿跌倒,弄个灰头土脸。 而这样的时候,她当然不能站起身来,她要柔弱的跌倒在地上,然后很美好的朝着白慕掉眼泪。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恨简单,白慕一定会这个小贱人,一定会。 张倩如盘算中,身体却已经开始行动,而事实上,在前世张容儿的确吃过张倩如很多次这样的亏,只是这一次,在她身子倒下来的刹那,张容儿身形一转,很巧妙的一扭着身体,就避开了张倩如。 张倩如对张容儿恨极,最后这一撞,却是用尽了全力的。 结果张容儿避开,张倩如的身子,直接就朝旁边的岩石撞击而去。 下一刻! “砰” 尽管最后关头张倩如施展出了真气护体,但是依然被撞了一个脑门直冒金星。 见张倩如直接朝着旁边岩石撞去,白慕转过头,嘴巴张得大大的,愣愣的看着张倩如,他还没有从张倩如忽然的举动中回过神来。 而就在这时,张倩如抚着脑袋,双眼泪朦朦,一副较弱不已的样子,看向白慕,又怯生生的看向张容儿,道,“姐……姐姐,你……你怎么……可以……” 这话一说,果然,白慕立即就回过神来,他当下冷哼一声,对张容儿厌恶的道,“道歉!” 张容儿闻言,愣了愣,抬头看向旁边的白慕。 白慕冷笑一声,对张容儿道,“快对倩如妹妹道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容儿听得好笑不已,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又对她客气过? 她冷笑道,“白公子要对我如何不客气?而且,请问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要向你的如妹妹道歉?” 白慕脸上愤怒之色更重,看向张容儿的目光,越发的不善,他抬起手掌,就要朝张容儿的面容打过去。 张容儿目光森冷的看向白慕,在白慕手掌挥过来的同时,张容儿挑着的担子被她一推,这担子立即对在了白慕的手掌上,而同时,张容儿欺身上前,五指一张,透明真气顷刻而出,“啪!”,白慕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道五指印记。 白慕又惊又怒,他真的没有想到张容儿竟然敢打他的巴掌,更加没有想到,他已经到了知机期一层了,竟然被张容儿打中了。 错觉,这一定是错误,他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四灵根的,年龄比他小的女童打耳光?怎么可能? 而这时,张倩如可怜兮兮的声音,再次在耳边传来,“姐姐,你……你怎么可以打……白哥哥?你怎么能打白哥哥?白哥哥那么善良,他也是好意说几句,也是为你好!” 张容儿听到这话,当即“呸”了一声,对张倩如的厚脸皮,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白慕在张倩如说完话后,却是回过神来,太丢脸了,他白慕何时被女人当真那么多卑微的外门弟子打过脸的? 他想也不想,便“呵斥”一声,祭出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来。 这长剑一出,他顿了顿,但下一刻,还是毫不迟疑的,便挥动银光,朝着张容儿刺去。 白慕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给这个女子一点教训,好叫她知道厉害。 他的银光挥洒之间,一招“寒星勾月”,直接攻向张容儿胸前,妄图拿剑尖挑碎张容儿的衣服,让张容儿当下出个大丑。 在地极界,剑法或者法术,一般都分为上,中,下各三品,当然,在下品之下,还有没有入品阶的法术。 白慕是白长历的亲侄子,白长历既无修真道侣,也无后人,自然把这个天资不错的侄子,当成自己亲生儿子看,所以白慕所修习的,自然是在奉天门算得上是上品剑法的“勾弦剑法”。 只见白慕行动之间,寒星闪闪,到处都是勾和刺,剑法结成一个密网,却把张容儿的全身上下,封了个密密实实。 张容儿眉头一皱,想也没想,随手操起扁担,便朝着白慕密集的剑网回刺去,她把扁担当成剑,一招“飞絮漫天”,以剑破剑,她修行境界本就比白慕高深,这悴不及防之下,即便只是用的一根凡铁扁担,但却一个来回,就把白慕的剑网破去,那扁担趁机追击,婉若游龙,顷刻之间,便刺到了白慕的胸前,皮肤被挑破,鲜血流了出来,白慕神色大变,大叫一声:“疾!”,长剑飞驰而来,“噔”的一声,扁担被削成了两半。 这一系列的变化,不过顷刻之间,因着这变故,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白慕的脸色,黑得如锅墨一般,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相信,他,被一个四灵根的废物给伤着了。 旁边的张倩如,此时更是阴冷,满脸的不可思议,不,不,不可能,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难道,是那个秘宝的缘故?想起那个秘宝,张倩如便是再傻,也知道被张容儿戏弄了,她想起了全身的臭味,心里真是恨不得立即杀掉张容儿解气,张倩如想到这里,眼睛有些阴晴不定,那个秘宝张容儿这个四灵根的废物得到后,就能变得这样厉害,能伤害白哥哥,那么她这样的万人里难得出现一个天资,如果得到了那个秘宝,又会有怎样的境界? 而恰好这时,张容儿好像一个站立不稳,身子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而张容儿嘴里,则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见此,张倩如倒是松了一口气。 她就说嘛,那个小贱人那里有那样厉害,估计是仗着什么功法强行提升了修为,结果现在受了重伤了吧? 张倩如冷哼一声,心里暗暗嘲笑不已。 废物就是废物,也想和她争锋? 白慕这时,又恢复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他淡淡的看了一眼张容儿,用一种施舍的语气,淡淡对张容儿道,“张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何必为了和倩如妹妹斗气,便跑来受这份苦?你再怎样修行,也只是四灵根,永远注定了只能是外门弟子,你在元帅府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不好吗?这样吧,你也别再去挖硫矿了,我去给外门弟子说一声,一会儿,我便派人送你下山!” 张倩如这时也是我见犹怜的走过来,看着张容儿,一副“我是为了姐姐好”的样子,怯生生的道,“姐姐,你就别和我闹别扭了,好吗?我知道我是单灵根,而你是四灵根,让你心里很不平,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姐姐,都是命中注定的啊,你说是不是?我也不想这样呢!” 嘴里说着不想,但话里话外,却处处透着刺根儿,这要是冲动的人,只怕立即就被她激怒了。 张容儿冷哼一声,对白慕冷淡的道,“要怎样做,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以前就说过,白公子,你姓白,请不要管姓张的事情,请自重。” 张容儿淡然有力的说完这番话,垂着头,捡起已经断掉的两节扁担,步伐迟缓,一副受伤很重的样子,缓缓朝着她居住的地方走去。 而在她身后,白慕看着她的背影,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在心里蔓延,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他神色微变,张倩如则以为是张容儿的话再次激怒了白慕呢,心里不由暗暗得意。 张容儿装作一副重伤的模样,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里。 只是,她刚刚把房间门打开,而看向房间里站着的一个男子,她的目光不由变得冷嗖嗖的。 “是你?你来做什么?” 五皇子曹纵见她冷淡,也毫不在意,自如的在她房间里看了看,道,“真是简陋,连个茶壶都没,这可不是元帅府嫡出小姐应该有的待遇。” 张容儿冷笑一声,站在门口,双眼警惕的看着他,道,“你为什么给我吃那个药丸?曹纵,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内幕,为何说我不吃下那药丸,会有性命之忧?” 曹纵笑嘻嘻的道,“小美人,干嘛这么生气?我做一切,不过都是为你好而已,不过,啧啧,看这环境简陋得,真是,这样的地方能住人?听说你每天要挖矿五十担子,想必过了今天,这个任务还会增加吧?要不,你还是跟我走吧,吃香的喝辣的,保管好好的服侍着你!” “滚!” 张容儿冷哼一声,随意祭出一把冒出诡异粉色光芒的剑来。 曹纵神色古怪的看向她,道,“原来你没受伤?”,随即,他哈哈大笑数声,连连道,“很好,很好,这很好!” 张容儿正要动手之际,他身形一动,便推开旁边的窗户,一个跳跃,身形便消失不见。

上一篇   第73章 空间变化

下一篇   第75章 新来的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