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新来的美男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75章 新来的美男

随后几日,张容儿便借着身体受了重伤为由,日日关着房门,在房间里修炼。 在房间里静坐修炼起来,吸纳灵气的速度自然极快,遗憾的是,对神识,却没有什么帮助。 张容儿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去挖矿修炼,这样可以锻炼神识,强大神识的可怕,张容儿可是领教过的,如今能有一个法子修炼神识,自然是很愿意的。 而在黑铁戒指空间里那样夸张的修行速度,在张容儿把回春丸当着糖豆一样每日服用一颗的情况下,竟然也提升了上来,甚至比在黑铁戒指空间里修行,更加的厉害,因为,在张容儿闭眼不问外事的情况下,竟然很快,只用了两个多月,就突破了知机四层,到达知机五层。 在这两个月里,张容儿去奉天门外门处,也领到了一个叫做“虎啸四行拳”的没有品阶的一个拳术,这个拳术对张容儿毫无用处,但是,狗狗丹丹看到这个东西后,却异常的兴奋,张容儿见状,就把玉简给丹丹了。 就是张容儿一直修炼提升境界,对于法术上的修行,却一本法术修行的秘籍都没,张容儿朝道袍妇人询问,道袍妇人冷哼叫她修炼好剑法,便不再理睬她。 张容儿无奈,在达到知机五层后,因心绪不稳,想了想,每天便只吸纳灵气两个时辰,而其它的时候,她都一边干着活,脑子里,则不断的想象着自己修炼剑法的情形。 如此下来,每天,便相当于她都演练了千百遍剑法一般,而脑子里演练起来,因为是意识,很多不顺畅的地方,便都被她在脑子里反复修复过了,等到回到屋子后,在黑铁戒指空间里演练剑法的时候,她祭出那把自己取名“无心”的长剑,当下便在黑铁戒指空间里演练起来。 由于脑子里早已演练多遍,这番演练起来,原本剑法里的漏掉,倒是被她修复了不少。 这“无心”剑使用起来,其实对于张容儿来说,不怎么顺手,她当初买到这把长剑的时候,因为对这把长剑有所感应,便以为买到了一个好宝贝,而事实上,由于没有祭炼武器的法术,这个剑到了她手里,用途却并没有发展起来。 她再次朝道袍妇人询问也没有祭炼武器的法术,结果道袍妇人说一句“心中有剑,便无处不是剑!”,则再次消失。 张容儿见状,心里暗暗叹息,看来,还是要靠自己啊! 像上一次和白慕比划之间,她如果把“无心”长剑祭炼过的话,只要她施展出剑法,她完全有把握十招之内,把白慕杀死,当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是怎样也不可能杀掉白慕的,毕竟白家还有一个白长历。 和往常一样,这一日,张容儿正在房间修炼,忽然,她的房门就传来了敲门声,张容儿眉头一皱,在黑铁空间里一动不动,不予理睬,但是那个敲门声,却一直不肯罢休,居然一直在敲门。 张容儿眉头深锁,心念一动,出了空间,对房门外道,“谁啊?” 敲门声终于停止,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张姑娘吗?我是外门弟子谢文华。” “原来是谢师兄,这么晚了,有事吗?” 那个低沉的男声道,“张师妹,这……我还真有点事,你看是不是开了门再说?” 张容儿想了想,把房间门打开。 而在房间外,站着一个英俊的男子,这个男子大概二十四五岁,鼻梁高挺,眉眼风流,手里拿一把折扇,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张容儿看着这张脸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 这个男子真是英俊,和白慕,刘玉,曹纵等比起来,还稍胜一筹的感觉。 男子看着张容儿,声音温和,语气亲昵,道,“张师妹,我是新来的外门管事,你没见过我吧?我的名字叫谢文华!” “原来是谢师兄!”。 张容儿的语气不卑不亢的,谢文华也不在意,只是温和的笑了笑,道,“我听说了你的事了,师妹,你怎么不去说呢?在奉天门,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姑息?张师妹,你怎么这么傻呢?真是一个傻孩子!”,他容貌英俊,笑容温和,语气亲昵,修长白净的手指,甚至伸出手来,对着张容儿的头顶,轻轻的摸了摸,张容儿对他的举动脸色一变,身形当下便移动开来,而谢文华,对张容儿该刹那的速度,目光闪了闪,当即面色自然的把手缓缓放下。 而耳边,谢文华的声音,则再次响起。 只听谢文华道,“张师妹,从明天起,你和其他女子一样,都是十担子的任务,就不用挑什么五十担子的任务了,而只要你的修为达到知机期,就不用再去挖矿了,到时会有另外的门派任务安排给你。” “原来是这样,那多谢你了谢师兄!” 谢文华笑容如玉春风,“真是一个傻丫头!” 他说着话,退出了张容儿的房间,张容儿在他出去后,面无表情,缓缓关上了房门。 而房门外,谢文华的神色,则有些古怪,在最开始,他并没有感应到房间里有人的气息的,可是忽然,那个房间就有气息了,而这个师妹,忽然就出现了。 在谢文华刚刚走后,张容儿的房间,则再次传来敲门声。 “张姑娘,是我!” 房门外,传来陈牛有些憨厚的声音。 张容儿起身把房门打开,而房门外,除了陈牛,还有一个很久不理睬张容儿,见了张容儿,下巴抬得很高,脑袋扭在一边的陈小花。 陈小花见张容儿打开房门了,嘴角立即堆起讪讪的笑意,冲着张容儿有些讨好的笑了笑,道,“张妹妹,你怎么这么久都不理我?” 这话一出,张容儿是愣了一下,旁边的陈牛,则是神色尴尬,满脸通红,忙结结巴巴的道,“花儿,你……你怎么说话的?你不是说你有话对张姑娘说吗?” 陈小花愣了一下,立即道,“那个,张妹妹,明天早晨,我们一起去挖矿呀?” 张容儿抬头看她一眼,结果,眼角一扫,便看到旁边的陈牛,正眼巴巴的看着她,满目的小心翼翼和祈求之色。 陈牛那个样子,让张容儿想要拒绝的话,立即就说不出口。 她现在还记得那红薯干的味道,甜甜的,软软的,虽然她一句辟谷,但是偶然,她还是会拿一根出来吃着玩。 陈花儿见张容儿没有拒绝,当下就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张妹妹,明天早晨我来叫你!” 陈花儿说完话,便退出了张容儿房间,拉起神色尴尬的陈牛一起走了。 而在陈花儿身后,张容儿的关上房门,良久,嘴角依然似笑非笑。 第二日,一早,果然,张容儿的房门,早早的就传来了敲门声。 张容儿打开房门一看,正是陈花儿和陈牛。 陈花儿一副亲切的模样,走过来就挽起张容儿的手臂,语气亲昵的道,“张妹妹,走吧,我们一起走,今天如果你完不成任务,你放心,我和哥哥都会帮你的。” 张容儿似笑非笑的看了陈花儿一眼,盯着她的眼睛,道,“花儿,那我真是多谢你了!” 陈花儿的耳朵,一下子就有些红了,但随即,她立即就让张容儿刮目相看。 她理直气壮的道,“谢什么谢,我们是好姐妹嘛!”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陈牛尴尬不已,对张容儿道,“张姑娘,真是对不起,我代我妹妹向你道歉。” 张容儿淡淡的道,“没事!” 陈牛看她有些冷淡,神色有些受伤,站到一边去了,倒是陈花儿,回来后,有些活泼的拉住张容儿的手,道,“张妹妹,看,快看,那是谢师兄!” 张容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谢文华身姿潇洒的站在一个云朵一样的法器上,正缓缓朝他们过来。

上一篇   第74章 再次相见

下一篇   第76章 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