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文华其人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78章 文华其人

陈花儿跟着谢文华朝着一个方向走着,很快,谢文华就越走越偏僻,也越走越快,陈花儿咬了咬唇,快步跟了上去,只是跟着跟着,慢慢的,就跟丢了。 在一个偏僻处,陈花儿看着分开的十字路口,一时之间,忽然不知道谢文华到底朝着哪条道走了。 而就在她怔怔出神的时候,忽然,她的身后跳出来几个女子,陈花儿看着这几个女子穿着的衣服,神色不由不变。 “是廖师姐,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这个几个跟着她的女子,也是外门弟子,只是几人都是上京城的贵族子弟,所以,虽然分到外门,但自觉比旁人有优越感。 廖师姐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笑道,“乡下野丫头,你说我们跟着你?呸,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好了,别和她浪费时间,快点解决她,我们好去追谢师兄,谢师兄现在正伤心,一定需要我们的安慰,至于这个女人,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都长了什么模样,嘿,就这副皮肤黑得跟个鬼似的,还敢肖想谢师兄?” 几个贵族小姐说着话,立即的,便对着陈花儿拳打脚踢起来。 上京贵族里,但凡有资质的贵族子弟,基本六岁以后,都是从小就请了修士来传授秘法的,这个几个贵族小姐拳脚挥洒下来,很快就把陈花儿打得奄奄一息。 打完人后,这几个人朝着陈花儿吐了几口唾液,这才朝着前方追了过去。 到了大半夜的时候,陈牛才把山涧小路上找到了陈花儿。 而陈花儿,经过此事,对廖师姐等人恨之入骨。 尤其几天以后,当她伤势完好,强撑着身体去谢文华的管事院子处,却发现廖师姐等人姿态暧昧的和谢文华说话时。 那时她想,一定是廖师姐等人在那日把她揍了以后,因为谢文华的一时伤心,那几个人凑过去安慰了谢文华,这才得到了谢文华的另眼相看。 可是,那个机会是她,原本是她的! 不说陈花儿和廖师姐等人的恩怨,张容儿在对谢文华说明自己的态度以后,原本担心谢文华会再出什么招数,但是好在谢文华在第二开始,便再没有出现在黑石峰,而一时之间,张容儿身边倒也平静起来,如此,张容儿连续过了十多日,倒是过了十多日的太平日子。 这十多日里,黑石峰上好几个外门女弟子都去谢文华的管事院子去巴结去了,而同时,张容儿也听说了谢文华和一个外门女弟子姓廖的,关系比较亲近,对此,张容儿倒是乐见其成。 她想,谢文华既然有了新目标,那么,便不会找她的麻烦了吧? 只是谢文华不再缠着她,别的外门弟子,便越发看她不顺眼,经常走在山崖的峭壁小道,便有人运起真气故意轰击碎石下来,有好几次,她如果一个躲避不及,便会被碎石砸中。 而即便如此,她挑着的硫矿,却也因着她的闪身,被击碎得满地都是,如此,她便又要费一番功夫才行。 当然,至于言语挑叛什么的,是每天都必然进行的节目。 张容儿本就不是真正的十一岁小女孩子,对此,约做思考,便明白了谢文华的目的。 而果然,在十多天以后,谢文华再次出现在了黑石峰。 这一次,谢文华没有粘粘糊糊的贴着她,只是静静的在不远处看着她,用一种很忧伤很伤心的眼神。 他就那样一直看着她,张容儿想过去说点什么吧,但谢文华又绝对不和张容儿说话,也不靠近她,而她又不能几个拳头把这人打趴下,这人快结丹了,她还不是他的对手。 对他那种粘粘糊糊,我很伤心的眼神,张容儿那心里,真是如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张容儿对谢文华的到来表示难以接受,但不少外门女弟子,对谢文华的到来,却兴奋十足,她们又多了一个接触谢师兄的机会了。 而这其中,尤其以陈花儿为最。 这天晚上,张容儿回去钟翠峰以后,想了想,还是去敲了陈牛住所的房门。 而房门打开,看见是她,陈花儿脸色特别的难看,语气很不好的道,“你来做什么?来勾引我哥?” 张容儿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对旁边的陈牛道,“谢文华此人并不如表现出来那样简单,陈牛,你最好管好陈花儿,不然出了事后,后悔也来不及了。” 陈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而旁边的陈花儿,则有些激动的道,“你……你好无耻,你怎么可以破坏我和谢师兄之间的感情?你走,你走,我们兄妹不欢迎你!” “我们两清了!” 张容儿淡淡转身,走得很干脆! 陈牛看她走得决绝,又听到她那句“我们两清了”,神色忽然有些难看。 他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要和他们兄妹断绝来往了! 再说张容儿,该说的,她已经说到了,至于结局会如何,又且是她能决断的?那两袋红薯干和这一个提醒,自己和他们,也算两清了,从今以后,便也当真从来不认识的陌生人罢。 张容儿了断了这番因果,那心里难得升起的点点因别人不怀目的而带来的关怀,也烟消云散。 而此番经过陈家兄妹的相处,张容儿那骨子里对亲情,友情等灵魂深处的点点渴慕,却越发消散。 她无情道的道心,越发的坚固如铁! 她道心一旦圆润,修行起来,便更加的快捷,天地灵气滋养肉体细胞,因为合乎无情道的关系,倒是很快,就有突破第五层,进入第六层心法的感觉。 只要进入知机十层,便可进入结丹的境界,在修行世界里,结丹,结婴,基本是两个很大的关卡,有大部分的人,便被卡在这两个境界,终身再也无法再进一步。 张容儿心里想了想,对于获得结丹圣药凝丹丸,越发的急切了。 而在半年以后,只要在门派考核里,能够考核取得第一名,便可以获得一枚门派奖励的结丹圣药凝丹丸,只是这个第一名,不但要打败外门弟子,还要打败内门弟子,才能获得这个凝丹丸。 不过,为了结成金丹,她一定要获得凝丹丸。 只要结了丹,那么,离她让生母的灵魂重新投胎和复仇,都又近了一步。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容儿的修行,便越发的苛刻,对于谢文华,虽然那种粘乎乎的眼神让她不舒服,但为了复仇,张容儿也尽量做到无视此人。 倒是陈花儿,不顾张容儿的劝阻,却越发的靠近了谢文华。 在日子又过去了一个月以后,张容儿依然对谢文华很冷漠,好像成日没有看到这人一般,谢文华粘乎乎的眼神,也越来越忧郁,越来越追随张容儿追随得紧了。 这一日,张容儿早早离开以后,谢文华好像失魂落魄一般,便也缓缓的朝着山野小路走去。 陈花儿见状,心里大喜,这可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啊,她会成功的,她一定会成功的,只要她成功了,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那么哥哥必然不会怪她的。 陈花儿思考之间,脚步越发快的跟着谢文华朝山野小路走着。 这一次,她可不能再跟丢了。 好在这一次,她的运气真的不错,她一直都没有跟丢谢文华,而这一次,也没有别的女弟子追上来打她一顿。 很快,谢文华来到一个悬崖的缝隙岩石处,孤单的坐在巨石上,神色一片的伤心难过。 陈花儿此时见没有其他人,她再也顾不得其它,走过去,来到谢文华身后,有些激动的道,“谢师兄,你……你在伤心吗?” 谢文华转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很淡,道,“不,我没有伤心!” 陈花儿却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只是激动的道,“谢师兄,你不要伤心,你真的不要伤心,看见你这样伤心,我……我也会跟着伤心!” 闻言,谢文华终于转身,细细的看着她,她在他的目光下,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部。 谢文华道,“我伤心就罢了,你为什么跟着伤心?” 谢文华的目光,此时是如此的幽深和深邃,陈花儿看向那双眼睛后,不由自主的,便沉沦了,然后,她忽然不顾一切的,抛弃矜持,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想要说的话。 “谢师兄,我……我喜欢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所以,跟着你伤心又算什么?” 谢文华的双目,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道,“你真的愿意为了我,做任何事情?” “是,谢师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不后悔?” “我发誓,永远不会后悔!” 谢文华笑了,那笑容姿态风流,风华潇洒,陈花儿被他的风采所吸引,一时之间,看得一瞬不瞬,也许连思考都忘记了。 下一刻,谢文华忽然就伸展出强壮的手臂,把陈花儿的娇躯,缓缓的抱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把陈花儿放在旁边的巨石头上面,他高大健壮的身躯,则缓缓的压了下来。 他的手,缓缓的把她的腰带,轻轻一拉。 “再问一次,你真的不后悔?” “谢师兄,我……永不后悔!” 陈花儿知道谢文华要做什么,可是,她此时,却不但不抗拒,还很欣喜。 她要成为他的女人了,她真的要成为他的女人了,他对她,果然是不同的! 她在痛苦和快乐里,好像听到一个漠然的声音冷淡的说道,“不后悔就好!” 等陈花儿从激情里醒来的时候,她的衣服,早已被谢文华整理得整整齐齐,而谢文华,则依然如往常一般,一双风流又温柔的目光正静静的看着她。 见她睁开眼,他温柔的道:“陈师妹,你醒了?” 陈花儿此时,却并不如她最初想象中那样的高兴,她觉得她的心里,空荡荡的,她的全身,都好像没有一丝的力气。 如果有一面镜子,她就可以看到,她的脸色,此时青白不已,整个人的精血好像都忽然消失了一般。 她运转真气,想要支撑着站起来,结果,她却发现丹田里空荡荡的。 “怎么会这样?谢师兄,我的真气呢?都倒哪里去了?” 谢文华则只是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道,“真气?你放心,还会练出来的,乖别急!” “谢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陈花儿的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谢文华那温柔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 “陈师妹,你还不懂吗?你已经被我采补了,你放心,只要你好好修炼,乖乖听话,以后我会好好宠爱你的,当然,如果你讨得我欢心,也许,我会传你采补之法。” “什么……采补之法?” “你应该知道吧?就是像刚才我和你那样,当然,你是女人,你要采补,以后要想增加修为,只有找童男了。” 陈花儿听后,神色不由大变,“你,你,你个骗子,你骗我,你欺骗我的感情,你骗了我的元阴!” 谢文华丝毫不动怒,依然温柔如水的道,“师妹,你看,我再三问你会不会后悔,你自己是心甘情愿的,我怎么欺骗你了?你说,我怎么欺骗你了?” “那……那你会娶我做道侣吗?” “不会!” “侍……妾?” “不会!” 他说着话,修长如美玉一般的手指,一下一下,抚摸她的脖子。 陈花儿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词语。 是啊,从头到尾,谢师兄既没有说会娶她,也没有说喜欢她,甚至她的身子,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上一篇   第77章 说明

下一篇   第79章 倩如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