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倩如说趣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79章 倩如说趣

几天后,张容儿再次看到陈花儿的时候,就发现陈花儿对着谢文华,再没有那样的灼热和急切的眼神了,不但如此,好像忽然想通了什么似的,离谢文华竟是远远的,谢文华来了,以前陈花儿每次都会眼巴巴的追过去,而现在,却离得远远的。 张容儿只当陈花儿想通了,倒也没有多想,她依然很规律的过着每一天。 当然,目前,她唯一烦恼的,就是谢文华了。 至于谢文华,此时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一般的女子吧,即便再高傲的女子,每次,他只要使出这一招,只要先表现自己的资质,背景,然后风度翩翩,温柔细语一番,女人就会上钩,而难搞一些的,只要在他先表示出热情的追求,然后冷淡一段时间,欲擒故纵,一般都会手到擒来。 他几乎没有失手过。 而这一次,张容儿却丝毫不被他所诱惑,她就好像一株寒梅,孤零零挺立而开发,自有傲骨,一无所求似的。 谢文华一时之间拿张容儿无法,他那种粘乎乎的眼神,他此时也有些分不清到底是真还是假了。 谢文华这边一时之间,便僵住了,他放不下他的傲气,因此,也并不回内门去,依然日日的缠着张容儿,他是打算和张容儿耗上了。 谢文华这边迟迟没有动静,而张倩如,却异常的不甘心,她嘴角冷笑,心里一动,这一日,稍做打扮,便拿了白玉盘端着几个家里派人送来的难得的灵果,朝着她师傅白长历住的地方走去。 她来到白长历房门外,依着规矩,对着房门轻轻敲了敲门,白长历的房门打开,他的侍妾小月走出来,笑吟吟看着张倩如道,“张小姐请进来吧,白长老此时正在大厅,并没有闭关!” 张倩如闻言,便迈步朝着白长历所在的大厅走去。 在大厅里,一个中年男子正端坐在凳子上。 张倩如朝中年男子走过去,一边很是乖巧的道,“师傅,你的修为又精进了!” 白长历身高比较高,有接近两米的样子,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娇小的长倩如走过来挨着他的身边坐下,越发的存托得张倩如惹人怜惜,尤其张倩如本就有一张怯生生的小脸,让白长历不由的,便生出几分温柔来。 “如儿,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张倩如撒娇着拉住白长历的手道,“师傅,人家想你了!” 旁边的侍妾小月看着张倩如和白长历相处的样子,不由得,眉头有些皱了皱。 而这时,白长历冷淡的对小月道,“小月,你先出去,我和如如有话说。” 小月原本和白长历谈笑而有的明媚笑容,慢慢的淡了,她垂下头,默不作声的走出去,当然,在出门的时候,张倩如怯生生的道,“小月姐姐,麻烦你关一下门。” 闻言,小月的手顿了顿,还是把房门关上了。 小月出去后,房间里,便只剩下白长历和张倩如两人。 张倩如当下对白长历道,“师傅,你闭关这样久了,都不理人家,人家好闷的。” 白长历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宠溺的道,“傻丫头,告诉师傅,有没有好好修炼?对了,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没?” “师傅,说起来,人家还真有不懂的地方呢!” “什么地方不懂?” 张倩如当下娇声道,“勾弦剑法我有些地方不知道练得对不对,师傅,你看看,帮人家指正一下。” “好!” 张倩如当下有模有样的挥洒起剑法来,只是她的剑法在她自己眼里自觉剑法修炼有成,但看在白长历眼里,却不免有些失望,破绽太多了! 白长历当下走过去,身子靠在张倩如身后,握住张倩如细嫩的小手,一招一式,开始细细的教起张倩如来,且很细心的,一点一点,指点着张倩如的不足之处。 只是,白长历教着教着,闻着少女身体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他的眸子,慢慢的,便变得有些异样。 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张倩如娇嫩的身子,总是时不时的,朝着身后蹭了蹭,白长历作为元婴修士,定力本来是不错的,但是,他怕伤着了爱徒,因此,便没有施展真气护体,娇嫩柔软的臀瓣时不时的在他的下体蹭了蹭,他由于修行,在那方面本就旺盛,此时,却不由自主的,身下便有了反应。 白长历有些尴尬,他顿了顿,身体有些僵硬。 张倩如回头,状似天真的转头,道,”师傅,你怎么了?” 白长历愣了愣,立即道,“我没事,如如,你可要好好练习剑法,好了,今天我先教你这些,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懂的?” 白长历说着话,有些掩饰缓缓放开了张倩如的小手,而他的身子,则掩饰的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去。 “师傅,我其它的都没有什么不懂了,不过,倒是有一件趣事,想说给师傅听!” “哦?什么趣事?”,白长历顺口道。 张倩如道,“师傅,听说当年曾家成为四大家族,是因为得到一个逆天的宝贝,是不是啊?” 白长历听得这样一句话,心里倒是一跳。 他是对那件至宝的知情人之一,闻言,立即有些热切的道,“如如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张倩如道,“师傅,说起来,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正要和师傅说呢,我姐姐张容儿,前些时候在山涧小道和白慕哥哥动手,最开始的时候,竟然一招,就破掉了白慕哥哥的‘寒星勾月’,且让白慕哥哥受伤了,白慕哥哥的资质自不必说,和我一样,且白慕哥哥从小就开始修行了,到现在,也有十来年的修为,又怎么会一招就被我姐姐张容儿打伤?更何况我姐姐是个混杂的四灵根呢,而且,她这才刚刚入了奉天门外门!” 白长历听罢此话,神色有些闪烁,目光有些深沉的看向身边貌似天真的小女孩。 张倩如冲他怯生生一小,白嫩的小脸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却是天真的儒慕。 张倩如天真的道,“师傅,我觉得姐姐不可能这么快就变强,师傅,你说是不是姐姐得到了曾家的秘宝,所以才会变得这样厉害呀?毕竟姐姐是曾氏爱女曾清芳所出,说不准曾氏把秘宝传授给她呢,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秘宝,竟然能够让她刚刚开始修行,而且还是四灵根,竟然就能一招把白慕哥哥打伤!” 白长历听到这话后,目光闪烁,眼里的阴冷之色一闪而过,接着,就淡淡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如如你是小孩子,有这样的好奇心也是有的,只是,这样的事情可别乱传,要知道大千世界,秘法万千,可能你姐姐得到了什么秘法也说不准。”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得到了什么秘宝呢!” 张倩如又和白长历说了一会儿话以后,便一副乖巧的走出了白长历的房间。 她走出去以后,眼睛里阴狠之色一闪而过。 而白长历,在张倩如走了以后,立即叫了手下的弟子来,仔细询问了白慕和张容儿打斗的事情。 白慕和张容儿打斗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因此,那弟子也有耳闻,当下,这弟子便和白长历详细说了这件事。 而白慕和张容儿打斗,虽然最后看起来像是白慕赢了,但最初张容儿一招伤了白慕,却的确是事实。 白长历目光闪了闪,把弟子吩咐了下去。 到了晚上,张容儿原本回到房间后,不知怎的,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她当下也没有多想,便要去黑铁戒指空间修炼的,忽然,脑子里,道袍妇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不要进入戒指空间,小心,有人在监控你!” 张容儿听得此言,心里一凛,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有人监控她,而她并不发现,那么,这个人的修为…… 张容儿因为功法的奇特,即便是结丹期的人神识扫描她,她也能够有所感觉的,而此番,有人监控她,她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却看不出来那个人到底在何处监控她,此人的修为可见一斑。 张容儿当下不动声色,回到房间后,便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吸纳天地灵气。 而她由于体制的缘故,害怕对方发现了什么,吸纳灵气的速度,也故意放慢了很多。 当然,在她看来放慢了很多,但是,对于在暗处的白长历来说,她一个四灵根的废物,能有那样的吸纳灵气的速度,却依然是吸纳灵气的速度比较快的。 张容儿放慢速度打坐了一夜,这一整夜,那种被人监控的感觉都存在,她面色如常,但心里,却越发的警惕。 这是什么人?竟然要监控她? 天亮后,张容儿如往常一般,不紧不慢的,朝着黑石峰挖矿去。 而这一整天,她一个人如往常一般不快不慢的挖着矿,挖好硫矿后,便挑着硫矿朝着奉天峰走去。 一整天下来,她丝毫没有在哪处山野停留,或者多看一眼哪个地方。 白长历监控了一天,也丝毫不气馁,至于张容儿的卧室,则早已被他翻查过,张容儿衣柜的夹缝上放着一根头发,等她回来,卧室一切如常,只是那根头发,却掉落到了地上。

上一篇   第78章 文华其人

下一篇   第80章 白长历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