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潜伏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8章 潜伏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容儿开始在卧室没日没夜的修行起来。 奉天王朝是一个以修行为主的王朝,王朝由四大世家连同皇室曹家一起建立,这四家分别是曾家,白家,上官家,周家。 因曾家的没落,张家的崛起,现在,这王朝第一世家变成了张家,白家,上官家,周家,刘家在张家的扶持下,发展迅速,刘家人自认高人一等,也自封了王朝第一世家之一,当然,刘家这个自封的王朝第一世家之一,别人承认与否,那真是不知道了。 在奉天王朝的最西面,是无根海,在最东面,是邻国荣耀帝国,而最南面,是修真小国幼临国,而幼临国紧邻着的,是原始丛林西僵,而最北面,连着两个国家西卓,会藏,然后便是北极雪山。 至于最为汹涌澎湃的无根海深处以后通往何处,以及闯过无数妖修毒蛇胀气等原始丛林西疆后通往何处,以及穿过最为寒冷的北极雪山后通往何处,奉天王朝的普通民众是无法得知的。 而在整个奉天王朝所处的世界,大家称为地极界,相传,还有一个天极界,在天极界里,遍地都是奇珍异宝,飞禽走兽,以及遍地都是仙人,这个传说也不知道真假,很多修士都很向往传说中灵气浓郁到极致的天极界。 至于整个天极界,除了由几个国家统治,这些国家里,几乎遍地都是修行世家和修行门派,在修行界,按照修行境界来分,分为感应,知机,结丹,凝神,结婴,应虚,问道等境界。 张容儿的父亲张天河被称为天级高手,其便是已经结了元婴的高手,当然,张天河的元婴相对而言,有些特别,他主要,是依靠通过外力以及厮杀锻炼身体的极限,一次一次,如此突破推动内修结婴的。 这主要原因,除了张天河的资质并不是绝顶之资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张家的祖传功法,只是一个二流的功法罢了。 张容儿前世没有接触过修行,所以,对很多修行知识都不知道的,而她修行的无情神功的断情心法第一层,相当于感应期的第一层心法。 张容儿每日一大早起来,就回忆起那道袍美妇人舞剑的动作,那一举一动,一左一右,好像无时无刻不刻录在她心里似的,她早晨起来,拿了屋子里装饰用的一把普通的佩剑就开始比划着,而因那些动作反复在她脑子里刻画,她挥动起来,一次比一次圆润流畅,不过,她深刻记得,那个道袍美妇人挥起剑来,好像有千万朵桃花同时在飞舞似的,而她舞动的剑法挥洒起来,却顶多不过数百朵落花飞舞罢了。 不过,她也不急,只要坚持努力,她相信,她一定能够达到道袍美妇人那样的境界的。 而早晨练完剑法,她便开始打坐感应气机,理顺气机,高妈妈亲手做了饭送过来,也只是送到她的房门外,等她想吃的时候,她自己再去端饭菜,如此反复数日,大概过了十多天,有一天,她忽然感觉有一股子的暖流在身体里横冲直撞,蛮横不已,完全没有章法,面对这样的情况,张容儿倒也不急,她当下里按照断情篇里所说的呼吸之法,凝脉静血,缓缓引导,直到把所有的气流引导顺畅,她的身体则由于疼痛和紧张,衣服早已湿透了,而气机顺畅循环后,她感觉身体一松,一种莫名多了力量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呐喊! 她缓缓睁眼,一双秋水明眸多了一股子的凌厉和幽深,等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体上,赫然分泌处了一层很厚的油脂状的物质,这种物质恶臭无比,闻得人几欲作呕。 张容儿见此,忙对外面的如梦道,“如梦,打水来,我要沐浴!” “是,小姐!” 如梦在外面应了一声后,便去吩咐下面的小丫头去了。 而张容儿在房间里等了又等,等了大概都两柱香的时间,却依然没有等到洗澡水。 张容儿神色有些难看,果然,刘氏现在大概养好身体,缓过来了吧? 等再等了一会儿,如梦神色尴尬的叫了人抬了水进张容儿的房间,张容儿看到如梦的神色,又哪里不会明白的? 只是她到底是个心机深沉的人,面上什么也不显,只挥手让丫鬟们下去,她自己则脱了衣服进了浴桶里洗澡。 就是虽然洗了一次,但洗澡水一下子就变得浑浊了,而张容儿身子上的皮肤虽然看起来更加的白净细腻,但张容儿老是感觉没有洗赶紧似的,只是再吩咐如梦去打水,也只是为难如梦罢了,张容儿当下只叫人把热水抬下去就不再多言。 如梦下去的时候,看着张容儿的脸欲言又止,但最终,到底什么也没有说,倒是杏儿和珠儿,看着张容儿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样子。 张容儿不动声色,这两个人,她留着还有用,等到是弃子的时候,只怕这两人的下场,就不知会怎样了。 张容儿洗漱妥当后,得知张容儿开了闺房的门,姚妈妈忙走到了张容儿的房门口敲门道,“小姐,我能进来吗?” “是姚妈妈?进来吧!” 姚妈妈走进来后,小心翼翼的关了张容儿的闺房,再四周看了看,这才道,“小姐,那个小娼妇越来越过分了,连小姐的用个洗澡水都特意刁难,这才进门十来天呢,这日子还长,以后不知会怎样对小姐,而且……”,姚妈妈神色有几分为难的说道,“而且”两字后面的话,却看着年幼的张容儿后,忽然说不下去。 张容儿看姚妈妈神色,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她那个“好妹妹”,也应该回来了吧? 当然,还不止回来那么简单,而且是带着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回来的呢! 张容儿淡淡道,“姚妈妈,是不是我的那个‘好妹妹’回来了?” 姚妈妈一惊,道,“小姐,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她只比我小一岁,今年五岁,可怜母亲一边为父亲奔走,反复去求外祖父和舅舅传授舅舅家传功法,母亲一直只以为父亲对她情深意重,哪里知道这个男人,在和她在一起的同时,在外面另外养着一个女人,还生了孩子呢?” 姚妈妈脸色有些难过的道,“小姐,你受苦了。” 张容儿目光幽暗的盯着旁边的窗户,良久,才道,“姚妈妈,你修为如何?” 姚妈妈一愣,不明白为何小姐忽然转移话题,道,“小姐,奴才也有结丹期的修为,小姐为何问这个?” 张容儿听后,倒是有些惊喜,道,“结丹期?很好,妈妈,我要你办一件事!” 姚妈妈听后,愣住了,道,“小姐,不,不会吧?” “姚妈妈,如今我身边只有你和如梦可信,你要相信我,没有我,比得上了解那个女人!” 姚妈妈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只有六岁,但却已经变得目光深沉,心机深沉的女孩,这哪里是以前那个整天只知道吃喝淘气的小姐?难道小姐知道了夫人的死,所以一夜之间长大了?姚妈妈很心酸,她是曾清芳的奶娘,当曾清芳亲生女儿一样长大的,可怜夫人本来可以得到一份好亲事,结果…… 姚妈妈定了定神,心里一动,道,“小姐,上一次那小娼妇喝的毁灵果?” 张容儿也不隐瞒姚妈妈,只淡淡的笑了笑,道,“姚妈妈,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他们那样恩爱,也不知道十年后,父亲依然英俊如昨日,而她皱纹满脸,皮肤不再光洁,头发一天天变白,姚妈妈,你说,他们还会一样恩爱吗?” 姚妈妈阴森森的笑了一下,道,“小姐,姚妈妈我活了这么大半辈子,见得多了,男人啊,没个不爱色的,到时,只怕有好戏看了。” “是啊,真是期待那一天呢!” “不过,小姐,这个女人真的会那样做吗?” “姚妈妈,不要低估那个女人的无耻程度,更何况她刚刚吃了那样大的亏呢,这缓和过来了,你说,她能不恨我吗?” “小姐,她再阴险狡诈,也逃不过小姐的手掌心啊。” 张容儿不置可否,顿了顿,又道,“姚妈妈,你身边有没有可信之人?” 姚妈妈忙道,“有的,虽然好多人都被老爷和那个贱人赶了出去,但是有好些人,老爷和那贱人都还不知道是我们的人呢。” “那好,姚妈妈,我要你派人在今天晚上,去那贱人的小轩厅,去看看那女人有没有对着什么物件说一些奇怪的话,只要确认那物件后,先别动手,只要无声无息的回来告诉我,不惊动那贱人,就算大功一件!” 姚妈妈听到这里,却脸色大变,道,“小姐,你怀疑夫人的神魂被那贱人……” 张容儿眼里流露出一种森冷的光芒,不是怀疑,是肯定。 按那贱人在她前世所说,她百般折磨害死自己的生母不算,还把她的灵魂囚禁起来折磨,且最终,把生母的灵魂炼制成一个器灵,让自己的生母永世不得超生! 张容儿想起前世,那心里的恨意,就如地狱恶鬼一般的森冷,等着,都给我等着,死?不,不,太便宜了,她要一点一点,让他们失去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尝尽天下间所有最极致的酷刑折磨!

上一篇   第7章 系统

下一篇   第9章 毒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