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掉入深坑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84章 掉入深坑

张倩如始终还是不放心的,她找了人来,要试探张容儿,看看张容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变成了傻子。 她故意俏生生的站在古树下,带着英俊的白慕一起,就是想要刺激张容儿。 而张容儿被人折辱后也不知道反抗,且看到白慕亲密和她在一起也毫无反应,张倩如的心里,终于也放心了。 只是,不,不,还不够,她朝着旁边一个妄想往上爬的外门弟子招手,那弟子立即走过来,而张倩如,则低声朝着那弟子说了几句话,那弟子听完后,连连点头,神色有些兴奋的跑走了。 而张容儿,则被送到黑石峰,肖寒丢给她一把锄头,便不再理睬她。 她状似迷糊的看了看旁边的人,便抡起锄头,也一点一点的,开始挖起矿来。 在她旁边,之前被张倩如指使的人来到张容儿身边,等她挖好矿以后,就把她挖好的矿挑走了。 接下来的时候,但凡张容儿挖的矿,相续的,便被人挑走,一天下来,张容儿什么任务也没有完成,所以,也没有领导吃食。 张倩如知道张容儿又饿了一天以后,笑得乐呵得不行,心里暗想,此番张容儿已经傻掉了,那么,元帅府的继承人,非她莫数了,而这样一个傻子,哪怕是嫡女又如何?别人拿起她和张容儿比较,难道还会夸奖一个四灵根的傻子不成? 到了晚上的时候,基本上的人,都往回走了。 在空旷的黑石峰上,空荡荡的,在夜色下,只剩下张容儿一个人。 张容儿感受四周,又询问道袍妇人,在确认无人盯梢后,她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松了一口气以后,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憋屈,让她心里异常的难受。 “唰!” 她一下子祭出剑,手腕一抖动,身若惊鸿,心念一动,数朵带着愤怒的粉色花朵,便在天空里飘散出来。 这些花儿似刚且柔,似毫无攻击力,但所到之处,满山黑石,却均都被飘洒着满山的硫矿残渣。 “疾!” 张容儿心念一动,对着一块巨石劈过去,她双目里,透过这块巨石,好像看到了那几个她的仇人,她的剑,更加快了,“唰唰唰!”,一个,两个,三个……无数小型旋风,在剑下,逐渐形成,无数的落花在旋风的催动下,形成一片落花之式,而等到数不清的剑花落下,张容儿的剑,缓缓收拢。 “落花无情”这一招,竟然在她心情愤怒之下,练成了大圆满之境。 张容儿的心,在挥动剑法的情形下,慢慢的,也平静下来。 而忽然,她脸色一变,当下,神色立即一副木然的样子。 等她刚刚拿着锄头隐藏在一块黑石后面,就在这时,在旁边,忽然传来脚步声。 然后,一个有些焦急的声音在一旁喊道,“张姑娘,你在哪里?” 他怎么来了? 张容儿不想见到此人,便收敛了气息,隐藏在了一旁。 “张姑娘,张姑娘……”,来人开始在黑石峰上,来回的乱窜着。 就在这时,后面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道,“哥,你魔疯了不成?管那样一个傻掉的女人的死活做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陈牛兄妹。 陈牛神色有些悲伤,道,“好好的一个人,忽然就变成傻子了,都是我不好,为了怕得罪人,都不敢傍晚回去的时候带着她一起回去,现在天黑了,晚上有野兽出没,她一个傻了的女孩子,如果出了事可怎么办?” 陈花儿撇撇嘴,冷笑道,“她再如何,也用不着你来管,哥,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身份?哥,事到如今,难道你还肖想一个傻子不成?” 陈牛神色一变,忙结结巴巴的道,“花儿,你……你胡说什么?” “哥,我胡说不胡说,你最清楚不过,哥,听我的,回去吧,以后都不要管她的事情,那背后的人,我们惹不起。而且,透过她的惨状,哥,难道你不想好好修行,以后成为大能修士,再不被人欺负吗?” 陈牛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哥,走吧!” 陈花儿拉起陈牛的胳膊,一路朝着来路往回走。 他们走后,张容儿却有些怔怔的,她真没想到,她才十一岁啊,陈牛竟然对她有那样的想法。 不过,即便对她有好感,有几分喜欢,但是,在权势面前,他也不过屈服罢了。 尤其在白天的时候,陈花儿还挥动起木头打了她呢,在亲妹妹和她张容儿这个外人之间选择,很显然,陈牛选择了自己的亲妹妹陈花儿。 这样男子的好感,她宁可不要,也幸亏她隐藏起来,不然,真不知如何面对。 在陈家兄妹离开后,过了一会儿,她便也运起真气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 而同时,张容儿目光一闪,提起笔来,给曾青写了一封信。 而几日后,苍佑皇帝忽然赐给了张天河两名极品美人,且这两名极品美人都有些身份,都是以贵妾的身份进入元帅府的,一时之间,元帅府倒是热闹起来,当然,这是后话。 在奉天门山脚下不远处,有一处镇子,因为奉天门的不少弟子都是权贵之家的子弟,或者便是别的修真国家的王子公主权臣之子,因此,这一处镇子大多都是住着这些人的仆从。 因着这些人,这个镇子便变得异常的繁华起来,在这个镇子上,也有只负责给人送信的地方,只要给些许紫金币,便可以把事情办得很漂亮。 张容儿把信写好以后,就运起真气趁着夜色朝着山下驰去。 好在一切顺利,那家负责送信的货行也是上官家开设的,很有信誉,张容儿给足紫金币后,便回到了山峰。 到了第二天,她便开始自己走去黑石峰挖矿去。 而慢慢的,她也做出一副自己能够出入来往的样子,也能自己一个人从黑石峰往外门来往了。 这一日,很古怪的,张容儿挖的硫矿,却是没有人来挑了,张容儿目光一闪,便自己挑起硫矿,跟着那些人的脚步朝着奉天峰走去。 一路上,她意料中的挑拌并没有出现,一直到堆矿崖,什么意外都没有出现。 张容儿的心里,不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心跳有些快,而随着离堆矿崖越来越近,那种感觉便越发的明显。 如往常一样,张容儿挑着担子,正要把硫矿方向,忽然,旁边一个管事的对着他们这一群人道,“今天的硫矿不放在这里了,都挑过来,放在这边。” 前面的外门弟子虽然诧异,但也没有多想,便跟着管事的朝前走去。 而后面的,见前面的都往前走了,便跟了过去。 张容儿走在这群人中间,被后面的人催着也往前走去。 只是这一次,却穿过堆矿崖后,众人的脚步,慢慢的朝着山崖下的深坑处走去,等靠近那个深不见底,看起来黑黝黝且雾气环绕的深坑,众人才发现,在深坑的旁边,有一条非常陡峭的小山道。 管事的道,“好了,把硫矿挑下去吧。” 这群外门弟子不疑其它,脚步便慢慢的朝着深坑下面走去。 而刚刚朝着深坑走了寸许,忽然,隐隐的,众人好像听到一声野兽的咆哮之声一般,随着咆哮之声,顺带传来的,还有隐隐的腥味。 这些外门弟子虽然之前都对深坑里面到底有什么而好奇,但都没有来窥视过,而此时,因有几分心惊肉跳,便朝那领头的内门弟子询问道,“这位师兄,这深坑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关押着异兽?我好像听到了兽类的咆哮声,听着就有几分心惊肉跳!” 那内门弟子,也就是领路的管事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做好你们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问这么多做什么?都好好干活,只要把硫矿挑到下面,自然也就没有你们的事情了。记住,今天看到的,你们都慎言,别到处嚷嚷着说去,不然,哼!” 众人听得这人所言,都噤若寒蝉。 那深坑往下的小道异常的狭隘,这些人现在也有了几分修为了,都比普通人强,但是,行走这走道,却异常的艰难,大概走了半个时辰,也不过只走了深坑以下一百米的样子。 而越往下,下面的雾气便越发的浓厚,和雾气一起,还有黑暗,深坑往下的光线,越来越差,越发的黯淡了。 而在这时,只听一声巨响,直达众人耳边。 “吼!” 说不清是什么巨兽的声音,这声音极度的震撼,吼叫出来,他们一群人都感觉地面在震动一般。 而那令人几欲作呕的腥臭之气,也越发的明显了。 听到那样的吼叫声,再闻到这样难闻的气味,就来领头的内门弟子,神色也越来越难看,张容儿不知何时,早已闭住呼吸,以期不让这气味影响到自己。 终于,那弟子沉吟了一下,拿出了一个瓶子来,一人给了一颗药丸。 众人服下药丸后,原本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的感觉,逐渐的倒是消散了不少。 张容儿猜测这颗药丸应该是解毒丸。 那异兽听声音,离众人所在之地,应该还很远,但即便如此,众人却这样远的距离,便中了那异兽散发出来的气味的毒了,如果靠近了,只怕众人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再往前前行了一百多米,在深坑的山崖边上,有一个突出的平台,那内门弟子当下指着众人把硫矿一个一个的放在了平台之上。 众人默不作声的,一一照办。 等轮到张容儿的时候,那内门弟子面无表情,同样指挥她把硫矿挑到一边去,张容儿见众人都无样,当下也就放下心来,挑着硫矿走过去。 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只是,等她刚刚放下担子,忽然,从前面的硫矿里,忽然如利箭一般的飞出来一条通体碧绿的小蛇,这蛇刚刚一出来,便带着一股子的寒意,再看它通体碧绿,旁边的众人,神色都是大变。 很显然,这是一条毒蛇。 张容儿因为心里有所防备,见是一条毒蛇,但也没有太大的担忧,她心念一动,剑便在手里了。 “落花无情!” 刹那之间,数不清的寒芒闪过,那毒蛇速度虽然快,但一个瞬间,便被张容儿肖成了碎片,尸体也缓缓的掉落在了一旁。 旁边的众人包括那内门弟子,双眼都是一惊,“好厉害的剑法!” 而便在这时,“嗖嗖嗖,张容儿所站着的位置,又飞出数条毒蛇来,这些毒蛇速度极快,都是朝着张容儿的命门攻来,张容儿一惊,身形不由往后退去。 “张师妹,小心!” 那内门弟子大叫一声,也是祭出一把长剑,便朝着张容儿旁边的毒蛇攻击而来,这人不愧是内门弟子,剑法是极好的,挥动之间,一个迎面,便解决了一条毒蛇。 旁边的内门弟子见情形不好,精明的早已放下挑担便往堆矿崖上面跑去,而后面的人见机,也跟了过去。 在这混乱一刻,张容儿见这个管事的内门弟子来帮忙,刚刚松了一口气,而下一刻,“啪!”,凌厉的一掌忽然打在她的后背上,而她的脚步在那一掌的作用下,身体不由自主的,便往前坠去,下一刻,原本看起来平顺的地方,她一脚踏下去,却踏了一个空! 张容儿的身子,像断线的风筝,往黑漆漆的深坑掉了下去。

上一篇   第83章 受重创

下一篇   第85章 紫金幽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