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不速之客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93章 不速之客

荣浩见众人都沉默了,便道,“这样吧,我们今天先打坐,然后等明天一早,大家一起去探索出口,只是从现在起,大家都是一条道上的人了,所以,大家都别再起内讧了,有什么不满,也暂且放下,可好?” 红衣少女在他的目光下,有些不甘心的道,“好吧!” 荣浩的目光,则朝旁边的曹纵看过去,曹纵淡淡的点了点头,当下迈开步子,朝着旁边的丹药房走去。 曹纵走进丹房后,那丹房的原本站着的内门弟子,立即诚惶诚恐的,便朝外间走了出来。 而见此,旁边的众人则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并没有反对。 曹纵走进丹药房后,丹药房的石门“轰隆”一声,立即关闭了。 曹纵此举,算是独自占了一个石洞。 那红衣少女见状,在旁边冷哼道,“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哼!” 荣浩淡淡看她一眼,道,“红衣师妹,你和张姑娘都是女子,你们两人,便一起占书房这一个石室吧,至于我们剩下的弟子,就都在此处打坐,大家明天集合一起去探索出路,可好?” 众人自然无异意,当下,便都各自找了一个角落盘腿开始打坐。 张容儿正要去书房的那个石室,而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石室门,忽然“轰隆”一声响起,而同时,众人的目光,都不由睁开了。 只见石门处,却忽然走进来两男一女,张容儿看见这三人,目光不由一冷。 这忽然来的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倩如和白慕,白寻,以及三皇子曹术。 而张倩如三人见到石室内的众人,也是一愣。 张倩如目光一闪,立即身若扶柳一般看向大厅里的荣浩,双目水盈盈,声音娇滴滴的道,“荣公子,你们怎么在这里?” 曹术看到荣浩,目光一沉,但立即,便若无其事的道,“浩弟怎么在此地?倒真是巧了。” 曹术最后一句,声音带着几分试探。 荣浩淡淡道,“我们之前在天坑驻守,忽然之间不知为何,莫名出现了很多蛇,我们一群弟子无奈之下,不想退到了此处,三皇子你们并没有在天坑底部驻守,又是为何来到此地?” 荣浩此话一出,立即,旁边的内门弟子都盯着曹术等人,毕竟,他们都很关心这件事情。 而张容儿,则更是盯着张倩如的眼睛,盯得很仔细,果然,在荣浩说到蛇祸时,张倩如的目光闪了闪,有几分不自在,但却一闪而过。 曹术此时淡淡的道,“说来也巧,我们是奉了白长老的命令前来查探天坑,不想,也来到了此地。” 这时,旁边的白慕和白寻跟旁边的内门弟子,也开始说话。 白慕和白寻在内门弟子里身份特殊,这些内门弟子里,有不少人和两人都很熟悉,这两人走过去以后,很快,就探询清楚了实际情况。 片刻后,这两人在回到三皇子曹术身边,对着曹术耳语。 曹术听后,目光闪了闪,看向旁边的张容儿一眼。 张容儿因为记起前世张倩如得到紫金幽兰,对于张倩如的出现,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而张倩如,此时则朝着张容儿靠过来,道,“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张容儿淡淡看她一眼,道,“妹妹,我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 张倩如垂下眼,眼里的阴狠之色一闪而过,接着抬头,状似非常关心的道,“姐姐,你身体好了吗?你能好了,真的太好了,呜呜,我之前听说你脑子出了点问题,你没事就太好了,我也可以对爹爹有交代了。” 张容儿心里冷笑一声,却是看也不看张倩如一眼,便朝着石室走去。 而张倩如,则眼睛变得雾蒙蒙的,一副委屈之极的样子,看在旁人眼里,只当是一位关心姐姐安慰的妹妹去关心姐姐,不想,却被姐姐欺负了。 这些人哪里又会知道张倩如所做的那些事情呢? 白慕这时冲过来,对张容儿愤怒的道,“张容儿,倩如妹妹只是好心才来关心你,你干嘛又欺负她?” 张容儿甚至不肖和他辩驳,只冷哼一声道,“滚!” 说完话,转身欲走。 白慕却不干了,大怒道,“站住!张容儿,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有作为人家姐姐的样子吗?你这样品性的人也配修仙?难怪只是一个垃圾四灵根,注定了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张容儿闻言,目光冷冷的看向白慕。 张容儿的目光,很冰冷,带着厌恶,恶心,像是出门踩到大便一般,她看向白慕的目光,也如踩到大便一般,真正恶心之极。 她冷笑道,“白慕,你,拿出你的剑来,如今有三皇子和荣公子在此,我们签下生死约斗,生死由决斗而定,我如果死你剑下,自然不会有人找你麻烦,而你,死在我剑下以后,也免得再有你这样恶心的东西污我的眼!” 白慕愤怒不已,当下“嗖”的一下,便把剑祭了出来。 他的心里,此时又酸又涩又愤怒,一时恨不得立即把看不起他的张容儿弄死,一时,心里又有一种莫名的悲愤和快乐,起码此时,她注意他了,她终于正眼看向他了。 而张容儿当下则道,“口说无凭,我们白纸黑字写下来按了手印,便开始吧。” 张容儿此言一出,旁边的奉天门弟子,看向她的目光都不由有几分古怪。 张容儿是四灵根这种杂灵根,竟然妄想和白慕这个天才比斗,还是生死比斗,这不是去送死是做什么? 就连旁边的张倩如,目光都带着幸灾乐祸,眼里的喜悦之色掩饰也掩饰不住。 白慕怔怔的看着张容儿,道,“你当真要如此?” 张容儿觉得很好笑,惹怒她的,不正是他么?而此时,却又很恶心的来装无辜来了。 张容儿冷淡的道,“哪位师兄处有笔墨,请借我一用,必有重谢。” 白慕此时,却回过神来,他冷哼道,“谁要和你比斗?没得被人说成我欺负你!” 张倩如此时忽然道,“慕哥哥,姐姐是不是生气了?姐姐,慕哥哥对我好,我知道你不高兴,姐姐,都是我的错,你……你不要怪慕哥哥了!” 张倩如一副要牺牲自我成全别人的样子,内门弟子看着她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不由对她异常的怜惜,有好几个男弟子,对张倩如都产生了好感。 张容儿忽然道,“妹妹,你明知道白慕和我自小定亲,但你们两人却亲亲我我,私定终身,此时又何必做出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好妹妹,既然敢勾引自己的姐夫,怎么还有脸做出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呢?难道你不应该脸红吗?或者,礼义廉耻于你们而言,并不存在?” 张容儿此言一出,旁边爱慕张倩如的弟子以及三皇子曹术,都目光惊疑的看向张倩如。 尤其曹术,他自认张倩如待他是和别人不同的,但此时听了张容儿的一番话,却打量张倩如的目光,不免有几分审视。 张倩如见状,神色立即一变,她目光一闪,心里暗恨张容儿阴险,咬了咬嘴唇,迅速做出取舍,眼睛雾蒙蒙的抬头看向众人,对着众人道,“姐姐,你……你误会我了!” “误会?难道说,你对白慕一点爱慕之心也没有?你们也并没有私订终身?或者,你对他只是兄妹之情?” 那“兄妹”之情从张容儿嘴里说出来,带着几分讥讽,“好妹妹,你别玷污了兄妹两字,算我拜托你了!” 张倩如此时,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落了下来。 只是此番,不管是白慕还是三皇子曹术,却都想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便都没有打断张容儿的话。 张倩如无奈,咬了咬嘴唇,哭着道,“姐姐,你干嘛要逼我?我有什么错?我只是和白慕哥哥感情好一些,你就嫉妒成这样,你这样不行的,以后会犯七出之罪!” 张容儿冷笑一声,道,“滚!别和我东拉西扯的,我是女人,并不吃你那一套,怎么,你不敢直接回答我的话,是因为你在到处勾搭男人?是因为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都是一个喜欢勾搭别人男人的贱人?而此时被我拆穿了,在几个男人之间,你并不甘心只选择一个,所以还混淆视听吗?” 张容儿此番话说出来以后,心里真正是畅快不已。 但看在旁边的内门弟子眼里,却觉得她啧啧逼人,实在太过分了。 只是,在同时,却对于张容儿说的张倩如“到处勾搭男人”非常感兴趣! 毕竟张倩如天资不错,也算是个天才,而容貌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压在身下狠狠折磨,滋味一定相当的不错! 张倩如此番见情况不好,终于,她不得不表态,哭着道,“姐姐,我……我没有,我对白慕哥哥真的只是兄妹之情,你……你干嘛迁怒我?” 张容儿看着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的白慕,心里大为快意,淡淡道,“你和白慕真的只是兄妹之情?你并不喜欢白慕?” “是,只是兄妹之情,我……我并不喜欢白慕!”,张倩如摇摇欲坠的说道。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敢看白慕。 只是,她不看白慕,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一双眼睛,都恶狠狠的盯着她。 可是,此时,她不能退,她一点也不能退。 张容儿这时的声音,也淡淡的传来,声音毫无温度,道,“原来是这样,看了是我误会你和白慕了,好妹妹,那可真是对不住了。” “没……没关系!” 三皇子曹术此时终于冷哼道,“够了!”,他转头阴冷的看向张容儿,道,“张姑娘,请慎言!” 张容儿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只是转身朝着石室走去。 而就在张容儿以为张倩如应该消停一会儿,却忽然听到张倩如道:“姐姐,那石室你……你能不能让给三皇子?”

上一篇   第92章 蛇潮

下一篇   第94章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