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选择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94章 选择

张容儿转头,挑眉看着张倩如,张倩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道,“姐姐,三皇子身份高贵,难道不应该让给他一间单独的石室吗?” 这时,石室内的红衣也走了出来,她冷冷的看了张倩如一眼,“这是三皇子的意思还是张倩如小姐你的意思?难道皇室出来的人,都是以身份权势来压人吗?也就这点手段吧!” 眼底的轻蔑之意表露无疑,让旁边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红衣因为在五皇子那里吃了瘪,本来正抑郁着,此番张倩如一说话,却立即撞在了枪口上。 三皇子曹术毕竟是个心机深沉之辈,看着红衣走出来以后,淡淡对着红衣拱了拱手,淡淡道,“原来红衣姑娘住在这个石室,既如此,这个石室术便不要了。” 张倩如见曹术都这样说了,当下,自然垂着头,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三皇子曹术应该对这个石室很熟悉,他当下,直接朝着炼器室的石室走去。 看着曹术的举动,旁边的内门弟子,都目光古怪的盯着曹术的举动。 曹术在旁边张倩如的提醒,愣了一下,立即,就反应过来,不慌不忙询问道,“我看这里还有一个石室,这个石室里,应该没有住人吧?” 旁边的众人都没有回答他。 他对着那石室挥起一掌,石室门果然应声而开。 当然,在众多外门弟子眼里,他是在石室门前观察良久才行动的,众人虽然有所怀疑,但都只是念头一闪而过,并没有深究。 但是张容儿的心里,却一惊,她脑子里的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们有地图,看三皇子曹术对地底这般熟悉,原来他们竟然有地图!”,张容儿想起在提到“蛇祸”时张倩如那闪烁的目光,张容儿心里甚至有一种念头,十有八九这些蛇的出现,和张倩如等人有着某种联系,不然,也太巧了。 只是此番,张倩如连连算计,想置她于死地,却想不到,她面临险境以后,却收获不小? 不说别的,单就那仙术,其价值就可以用无可限量来形容,至于获得的紫金幽兰,那也是稀世灵草,可遇不可求! 只是张倩如等人来到此地,见石室空旷,却也并不在意,显然另有所图。 张容儿心念一动,想到真正的天坑密室,她的目光,不由不善。 既然有真正的天坑密室,那么,那里的秘宝肯定比此处重要得多,珍贵得多吧,不然,张倩如等人也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张容儿思索之间,忽然,曹术的神色,在走进法器室以后,神色逐渐变得有些难看,张容儿看向他的背影,发现他在放着椭圆形五彩水晶模样的器物处,停留了很久。 张容儿不由心里一沉。 不知道这个椭圆形器物到底有何用途,竟然能够引得丹丹那般的狂燥兴奋。 想到丹丹,也不知道丹丹到底如何了,张容儿心里有些急,但是此时这样多的人,张容儿却不能进入空间去查探,张容儿虽然着急,一时却也无法。 曹术一行人走入石室以后,片刻以后,曹术便朝着张容儿走来。 在走近张容儿以后,曹术审视的看着张容儿道,“张姑娘,我有几句话想询问一下,张姑娘可否到旁边一下?” 张容儿淡淡道,“三皇子有什么话就在此处直言便可。” 曹术见张容儿竟然直接反驳他,眼里的阴沉之色一闪而过,但接着,就淡淡的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询问一下张姑娘,张姑娘来到此处的时候,这个石室内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张容儿淡淡道,“除了一个欲对我进行夺舍的老者,当然是什么都没有,三皇子想必已经对师兄们打探过了,怎么,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三皇子顿了顿,道,“可否请张姑娘描述一下那个老者的模样!” 张容儿当下毫不迟疑的便描述起了那个老者的样子,等听到那个老者枯骨似的模样后,三皇子的目光,不由越发的深沉。 三皇子询问完话后,便再次朝着法器室内走去。 三皇子一行人离开后,一时之间,整个石室倒是安静了下来。 张容儿心念一动,索性也并不进红衣所在的石室,只是坐在离荣浩不远的地方,开始闭目打坐。 只是,张容儿在打坐的时候,她的目光不由朝着曹纵所在的石室内看去。 那个老者虽然施展计谋对她夺舍,但是,起码那个老者说对了一件事,她按照那个老者的话去做,真的在丹田里找到了一丝很细很小的粉色真气。 这是种子功法留下的真气。 张容儿真的没有想到她的身体里,竟然留下了这样大的隐患,在当初,她自觉小心谨慎万分,自以为把种子功法里曹纵留下的子种逼出体外,但是没有想到,原来在她身体里,竟然还停留这这样一缕子种真气。 之前张容儿打坐那一夜,对着那子种真气万分逼迫,那子种真气却依然一动不动,固定死了一般停在了张容儿的丹田深处。 此时,张容儿有些事情也算想明白了。 原来,曹纵之所以一直不来找她,不过因为她一直在他的掌控下。 想到此人的心狠手辣,张容儿的心里,不由一颤。 不行,一定要把子种去除掉,不然,只要这子种在体内一日,那么,她永远被曹纵控制,最终,肯定会被他吸干所有的功力,白白为他人做嫁衣,真正到了那样的时候,她又谈何报仇?只怕想要有尊严的活下去,却都是一个问题。 张容儿想到曹纵这人,眼底的阴冷之色一闪而过。 是夜,一夜平静。 到了第二天,大家经过一晚的休整,身体都恢复了最佳的状态。 只有白慕,站在一旁,整个人看起来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白慕自从昨天张容儿和张倩如说了那样一番话以后,他的心里,就一直带着一种一直被刀子割一般的钝疼,他实在想不明白张倩如为何会那样说,她说她不喜欢他,她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 那么,那些曾经的柔情蜜意,花前月下又算什么?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张倩如的时候,那样一个善良纯洁的女孩,明明自己那样小,那样怯生生的,却还要保护他,他想到那一幕,心里真正又酸又涩,一转眼,她和他都长大了,他以为他们是天生一对,可是听听,他听到了什么呢?她亲口说她并不喜欢他,原来,他一直只是哥哥。 如果白慕知道那俏生生一副要保护他的女孩,一切不过是算计出来的,却不知又是怎样一番的心境? 只是,昨晚一晚,他站在一旁看着张倩如温柔小意和曹术说着话,温柔体贴的对着曹术嘘寒问暖,以前她对他说,她和曹术那只是兄妹之情,又一个兄妹之情!在那个怯生生的女子心里,她到底有多少个好哥哥呢? 白慕越想心里越发的痛苦,而且,不知怎的,他耳边反复响起张容儿的话,“怎么,你不敢直接回答我的话,是因为你在到处勾搭男人?是因为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都是一个喜欢勾搭别人男人的贱人?而此时被我拆穿了,在几个男人之间,你并不甘心只选择一个,所以还混淆视听吗?” 他自然是不如曹术的,曹术贵为皇子,修为又高深,所以,她在他和曹术之间,抛弃了他! 这个认知让骄傲的,从来没有受过苦,吃过亏的白慕如何能够接受? 忽的,他的眼里,再次出现张容儿满脸不肖的看着她,对他说,“而你,死在我剑下以后,也免得再有你这样恶心的东西污我的眼!” “免得再有你这样恶心的东西污我的眼!” 他何时,竟然变得这样的面目可憎?竟然让她无法忍受看见他一般? 他心口忽然一疼,一股子腥甜竟然冲出了腹部。 此番这两个打击对一向高傲自我的白慕不可谓不深,只是他的家族都早已偷偷私下投靠了三皇子曹术,他此番能有机会来到天坑地底,也是托了曹术的关系,想着曹术要办的大事,他咬牙强行把腥甜忍住了。 只是,虽然强行忍住,却受了很重的内伤。 修行之人讲究随心随意,白慕此番隐忍,却是伤上加伤,如果心结不能解开,只怕此番以后,他终身的修行,再难存进半步!

上一篇   第93章 不速之客

下一篇   第95章 上古遗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