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水潭悟道1 - 修仙女配逆袭记

第97章 水潭悟道1

只见那原本平静无波的水潭里,忽然出现一个全身漆黑的水怪。 这个水怪头上长着两个上角,身长一百来米,脑袋如门板一般高,张开嘴来,黑漆漆的口腔里,随即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和血红的舌头。 而那怪物看见谢文华,它张嘴一吸,谢文华的身子,立即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立即朝着那水怪嘴巴里飞去。 谢文华本身修为也是不错的,只是谁也没想到,一个眨眼的瞬间,只是一个照面,谢文华便要被水怪吸入嘴里。 张容儿等人惊恐不已的看过去,只见谢文华神色惊恐,不断的朝着水怪施展着法术,但是一道道光芒打在水怪身体上,水怪皮粗肉厚,竟是没有对水怪产生半点伤害。 这时,眼看着谢文华一下就要落入水怪腹部,谢文华眼里的阴狠之色一闪而过,他随手一掏,一个黑色的圆球出现他手里,下一刻,他真气一转,便把那个圆球朝着水怪的嘴里扔了进去,水怪嘴巴闭合不及,几乎立即的,那个眼球便顺着水怪的嘴巴流入腹部。 然后。 “轰隆!” 只听一声巨大的响声在水怪的肚子里响起,而谢文华则趁着水怪疼痛的刹那身形一转,确实一个跳跃,便跳出了水怪的掌握,下一刻,他迅速的,便朝着张容儿等人所在的石碑方向逃去。 这番变故只在刹那之间发生。 张容儿旁边的荣浩看着那黑色的散发着森冷之光的圆球,不由眼睛缩紧,惊呼道,“玄阴雷!” 旁边的几人听到这个名字,神色都是一变。 玄阴累是魔人修士才有的物品,是通过魔功采集玄阴之气炼制而成,其威力非常强大,是修行界里用来暗算人的厉害物品之一,在地极界,几乎鲜少见到魔门之人,魔门几乎都已经灭绝了,没有想到谢文华竟然有魔门之人才能炼制的玄阴雷。 而就在这时,旁边的曹纵忽然冷哼道,“这小子不安好心,看,正把水怪往我们这边引,妄想我们做替死鬼。” “此时水怪重伤,我们倒是可以拼一把,毕竟此处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毕竟是上古遗族留下的秘境。” “既如此,大家动手吧,主要集中攻击它的眼睛和喉咙,眼睛和喉咙是它最虚弱的地方。” 三人说话之间,倒是对着水怪各自施展手段。 旁边的荣浩此时是第一个出手的,张容儿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荣浩出手,荣浩手掌一转,手心里,立即出现一只毛笔。 “变!” 他声音一出,那只细小的毛笔立即变得碗口粗,他身形呈马步站直,手心毛笔一挥,只见天空里流光辗转,一个散发出散散森森寒意的“疾”字立即在空中成型。 他手腕一收,道一声“去!”,那空中的“疾”字立即朝着水怪飞去,顷刻就把水怪那长百米的身子整个包裹起来。 曹纵看着荣浩的手段,不由道,“‘乾坤纵横道疾字诀’,真是没有想到荣哥依旧修炼这般境界。” 曹纵话音刚落,只见被“疾”字诀所包围的住水怪,立即尖锐的大吼一声,张嘴一吐,一道通体的水柱朝着疾字诀攻击而来,这道水珠宛若水龙,森森寒气和“疾”字诀在半空相撞,片刻,疾字诀其形一乱,那大范围的笼罩攻击顷刻缩小了数倍,而大多数攻击落在水怪背部,根本像是给水怪挠痒痒一般,水怪根本毫不在意。 只是,便在这时,那水怪以一种特殊的幅度迅速缩小,到最后,尖锐如锋利的宝剑一般,一下子朝着水怪的眼睛奔去,只听“吼吼”数声,在水潭里,立即传来凄惨惨叫。 曹纵目光闪烁,良久,淡淡一笑,随即身形一转,隔得老远,便对着水怪一拳。 “混元真火!” 一道盆口粗的火龙,直冲云霄,朝着水怪的眼睛疾驰而去。 那火龙宛若有灵性,期间遇到水怪喷射过来的水柱子,竟然多次逃离而去,等到最后,火龙直接扑在水怪的头部,“咯吱咯吱”,一种皮肉被烧香的气息传来。 荣浩看着火龙的气势,不由惊赞道,“好拳!” 张容儿也没有想到曹纵此人真正出手,竟然这样厉害,张容儿想了一下,觉得此时不能藏私,因此,她手指微微一张,手指如电一点,一道光束迅速朝着水怪的眼珠攻击而去。 “灭情一指!” 刹那云破月来,不论是水柱还是火龙,或者是荣浩当下罩下去的“疾”字气罩,却被张容儿一指所出,便当即穿透而去,这灭情一指如灭尽万法,灭掉世间一切万物,顷刻之间,便直接抵挡水怪皮层,而水怪那笼罩起来的真气保护层,“咯吱”一声,立即破了。 “吼!”,水怪的头部,被张容儿灭情一指从眼角处,直接锉穿,那气劲竟然直接在水怪脑后喷射而出,在后面的水潭里激荡起数仗高的水浪。 刹那,不论是荣浩,曹纵,还是谢文华,白慕,一时都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曹纵是知道张容儿的底细的,知道张容儿是天资卓越,亿万年也难得一见的天灵根,倒是并没有太多的诧异,倒是旁边的白慕,最最不可信。 他自认到了知机期,修为也是不错,是个天才了,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张容儿那“灭情一指”的威力,那种发出来的威压甚至有了结丹期才有威压,怎么可能?张容儿不是一个废物四灵根吗?怎么可能发出这样威压的法术来? 错觉,错觉,那一定是错觉! 只是,心里想否认,但是,事实却残酷的打击了他,他知道,她的修为比他高,她的修为,竟然早已比他高了不少,而他,竟然如一个跳梁小丑一般,三番五次的,竟然自以为是的出现在她跟前,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他现在甚至不敢回忆自己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因为,那会让他脸红。 他还是有羞耻之心的,此时,张容儿那双不肖讽刺的双眼,一直出现在他脑子,反复出现在他脑子,不,不,他要变强,他一定要变强。 不提白慕的想法,旁边的谢文华,此时借着张容儿三人的攻击,倒是稳妥的退到了石碑旁边,而此时,他看向张容儿的目光,不由变得越发的灼热。 原来这个女子,竟然是一个这般深藏不露的女子,她的修为应该快结丹了,但是,即便没有结丹,却能散发出结丹期才有威压,谁敢说这个女子是个废物? 他看着张容儿那张还年幼的脸蛋儿,虽然年龄还小,但是目如秋水,琼鼻雪肌,那樱花瓣一般粉嫩的小嘴,更是看得他心神也激动起来。 曹纵轻轻一扫,自然把谢文华的目光扫在眼里,他冷笑一声,暗骂一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心里,却是越发的狂喜,看张容儿此番的成就,只要结丹以后和他双休,以这个女人的资质,那么,他通过这个女人的身体,完全可以修炼到元婴期。 这几个人里,唯一波澜不惊的,是荣浩,荣浩扫了旁边几人一眼,眉头,不由皱了皱。 接下来,众人各自施展手段,很快,倒是把瞎掉眼睛的水怪给杀死了。 众人刚刚松一口气,正打算去水潭对面取息壤的时候,“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声息响起,然后,一条比之前的水怪大上一倍的水怪,出现在水塘,那水怪哼的一声,众人只感觉耳朵轰隆隆的,全身气血上涌。 “快,快,快抱住这块石碑。” 这时,旁边的荣浩忽然大声大。 众人一下子冲过去抱住石碑,在众人抱住石碑的同时,那原本气血上涌的感觉,逐渐的缓和下来,石碑上一点一点温润的气息,滋养着众人。 而此时,离得远一些的白慕就惨了,他“哇”的一下,终于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来。 荣浩看了他一眼,手一卷,一个长绳子把他卷着拖了过来,白慕身体靠在石碑上以后,他吐血的惨状,这才停止。 此时,新出来的水怪在吼叫一声以后,大嘴一张,一下子就把那长百米的另外一条水怪,一口给吞下了腹部,而水怪在吞下之前死掉的水怪以后,便目光森冷的看着众人,且伸出血红的舌头,上下舔着牙齿。 在那水怪的嘴角,张容儿看到了一些口水正哗啦啦的往下流。 只是水怪虽然恶狠狠的盯着他们,但是却只是站在原地,并不前进。 过了一会儿,谢文华哈哈大笑道,“哈哈,原来这畜生害怕这块石碑,各位,大家不用担心了,咱们只管在旁边看戏就成。” 谢文华说着话,便把石碑放开,他站在一边,对着水怪吹口哨,一副挑绊的模样。 那水怪早已通灵,愤怒之极,朝着谢文华便吐出一条水柱,只是可惜,那水柱子在不远处,却忽然被一道无形的屏幕,给抵挡住了。 见无事,旁边的白慕当下也放开了石碑。 倒是张容儿,抱住这块石碑,神色不由变得异常。 当然,不但张容儿,便是旁边的荣浩和曹纵,神色都变得有些异常,这三人当下,便抱着石碑,一点也不松动。 倒是旁边的谢文华看着旁边那三人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道,“喂,我说你们不要这样搞笑好不,这水怪攻击不到我们,你们用得着这般怕吗?” 见旁边三人不理他,他有些无趣,心念一动,扔出一根绳子,朝着旁边的息壤丢过去。 谢文华想得挺好,自认为只要人不出去,如果能够被息壤勾过来,那自己也发达了。 旁边的白慕此时对息壤也很心动,只是他受伤很重,却只能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 只是谢文华的绳子刚刚一丢出去,结果那水怪“喷”的一下,一刀水剑,便把那绳子给割掉了。 谢文华反复丢出绳子试探,那水怪则反复把他丢出去的绳子弄掉,到了最后,谢文华也没法了,只能坐在一旁,无聊的盯着水怪看。 当然,他一边也骂骂咧咧的道,“tmd都什么上古遗族秘境,这不逗着小爷玩吗?进来这样久,一件宝贝没有得到,相反,现在被困在了这个鬼地方。” 想到这里,他看旁边三人一动不动,依然抱着石碑,心里一动,也回去再次抱着石碑,只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觉得自己很傻,当下也作罢了。 谢文华当下道,“喂,我说各位,我们是不是该想想法子如何出去?” 白慕在一旁道,“此处就这样大,又有水怪把守,便是想到对面去,这也去不了啊。” “所以说,要大家一起商量!” 两人当下挨着坐在一起,不紧不慢,倒是商议起寻找出路的法子来,至于张容儿三人,则一直没有理睬谢文华两人。 如此,大半天以后,见三人还是抱着石碑不放,谢文华两人就是再傻,也看出了一点名堂,当下,两人再顾及不得,再次抱住石碑。 而此时,在他们脑子里,不约而同的,都出现了一篇古怪之极的经文来。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 一时之间,这在场的五人,同时都觉得自己到了一种玄妙到极点的境界。 这种境界非常玄妙,带着一种对“道”的领悟,对大道那种玄妙,深奥,犹如有了一种全新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体会。

上一篇   第96章 进入秘境

下一篇   第98章 获得传承